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一路爆到底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08 死得好惨

一路爆到底 烂蛤蟆 2106 2019.08.18 16:30

  人呢?

  展飞羽心头一惊。

  这才察觉到,因为大雨的关系,小树林里弥漫着淡淡的雾气。

  眼前的世界,仿佛披上了轻柔的薄纱。

  闷热的空气里,弥漫着一丝若有若无的渗人寒意。

  沙沙沙……沙沙沙……

  雨声里,似乎回荡着蚕吃桑叶的细微声响。

  就像是平时在深夜里听到的那种不可名状的嘶哑低语。

  展飞羽莫名的不寒而栗。

  他看了看自己沾满雨水的胳膊,不知在何时,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哈出的气,白色的。

  见状,展飞羽心中不由涌现不安,想也不想,立刻拔腿快跑起来。

  熟料到,跑出不到十米远,低低的抽泣声,再次传来。

  比上一次听得更加清楚。

  仿佛有人就趴在自己的耳边哭。

  展飞羽瞳孔猛地收缩!

  就见到不远处,还是一颗大树旁,身穿一件红袄的小女孩,背对着他,肩膀微微颤抖着,抽泣个不停。

  与刚才的画面一模一样。

  诡异!

  惊悚!

  展飞羽心神大凛,赶紧跑路,一口气冲出百米远,可是,抽泣声萦绕耳边,挥之不去。

  停下来一看,距离展飞羽不远处,大树旁,红袄小女孩背对着他,肩膀微微颤抖着,抽泣。

  “咕噜!”

  展飞羽不禁害怕,喉结下意识耸动了下,手慢慢地伸向竹篓,握住了刀柄。

  大刀在手,胆气徒增!

  “你是谁?”展飞羽目光一瞬不瞬盯着红袄小女孩,故作底气十足的喝问。

  很大声!

  红袄小女孩缓缓地转过头。

  她的身子没有任何动作,她的头在转动,脖子扭了一圈。

  眼见此幕,展飞羽心里泛起无法言喻的寒意。

  “飞羽哥哥,我死的好惨。”

  伴随着凄凉的哭泣声,红袄小女孩终于露出了正脸。

  展飞羽瞳孔一缩!

  心脏仿佛被什么东西狠狠攫紧。

  “孔二丫!”

  难怪红袄小女孩看着有几分眼熟,分明是已经死去数日的孔二丫。

  她死去那天,穿的就是小红袄。

  展飞羽倒抽一口凉气。

  “阴鬼!”

  明明是大白天,只是因为阴天下雨,只是因为树林里光线安了些,阴鬼居然就可以出来害人了!

  展飞羽处境不妙,似乎陷入了鬼打墙中,逃不出去了。

  怎么办?

  展飞羽心里叫苦不迭。

  就在这时,隆隆!

  天上,如铅般沉重的乌云里骤然打雷,数百米长的扭曲闪电,如蟒蛇一样横亘天际,撕裂了滚滚乌云,将下方的小树林照耀得一片雪白。

  展飞羽眼前一花,再去看时,视线里的红袄小女孩已然消失不见了。

  寒气一扫而空。

  “老天爷,我谢谢你。”展飞羽大喜,连忙飞奔起来,一口气跑到村口,心里方才安稳下来。

  踏着泥泞的路。

  心绪沉重。

  砰砰砰……展飞羽回到家里,坐下来,依然能听到心脏狂跳的声音。

  过了一个多时辰,展飞羽逐渐平静下来,大雨也停歇。

  乌云很快散去。

  天光放晴,大地重新变得明亮起来。

  这时候,展飞羽忽然听到了有人在大哭。

  云谷村不是很大,村头有人喊一嗓子,村尾能听得一清二楚。

  出了家门,

  展飞羽一抬头就看到,不光是他,左邻右舍都跑出来,纷纷朝着村口那边跑去。

  展飞羽略一沉吟,也跟着过去。

  哭声越来越大。

  有女人的,也有男人的。

  到了村口,展飞羽目光一扫,就见到众人围住三个倒在地上的少年,旁边有一对男女瘫坐在地上,嚎啕大哭。

  展飞羽走近一些,神色不由大变。

  其中一个少年,遍体鳞伤,全是那种狰狞的抓伤,胸前血肉模糊。

  被开膛破肚!

  死状凄惨!

  另外两个少年还有气息,但他们的胳膊上,有白色的手印,与孔二丫被阴鬼抓了之后的情形几乎一般无二。

  “二虎子,狗蛋,还有王文生,他们三个跑到小河里游泳玩耍,却突然遇到大雨,于是他们三个就跑到那边的大树下躲雨,谁能想到,竟然冒出一个阴鬼袭击了他们,二虎子当场就被……”有人哽咽道。

  展飞羽听到这些话,方才了解状况,阴鬼害人,死的那个少年就是二虎子。

  绝望大哭的那对男女就是二虎子的父母。

  他不禁有些后怕。

  如果没有那道雷鸣闪电恰好出现,他只怕凶多吉少。

  “王文生,这名字够文雅的。”展飞羽忽然想到了什么,一转头,果然,就见到老村长神色焦急飞快地跑过来,奔向其中一个少年。

  “文生,你醒醒!”老村长抱起王文生,晃了几下,见少年没有任何反应,紧接着老村长就抱着他的孙子往家里跑去。

  而那个叫狗蛋的少年,他的寡妇娘亲也来了,一看到儿子胳膊上的白色手印,脸色瞬间苍白如纸,整个人不知所措,急得大哭。

  “狗蛋被邪气侵蚀了,邪气已经深入骨髓,比较严重,只怕活不过一个时辰,除非现在就吃下血气丹……”一个村民沉声叹道。

  “血气丹多贵,砸锅卖铁也买不起啊!”

  “买得起也未必买的到,血气丹不是谁都有资格享用的。”

  “血气丹是鱼龙帮炼制出来的,找鱼龙帮的人托关系,还是买得到的。孔二丫出事后,孔二柱子找展熊帮忙,不就是想通过展熊找到展虎,弄到血气丹救命吗?”

  “能弄到血气丹又怎么样,来不及了!”

  “可怜啊,李寡妇就这么一个儿子。”

  “王文生情况更糟,恐怕也活不成了,老村长最疼爱这个孙子了。”

  一个个村民七嘴八舌,摇头唏嘘,他们没有采取什么措施救治少年,就这样站着,看着,议论着。

  甚至,他们都不讨论怎么杀死阴鬼报仇。

  展飞羽感到心寒。

  在阴鬼面前,云谷村人简直毫无反抗之力,撞上就是个死。

  只能认命!

  展飞羽默默回家。

  心中,只有一个愈发坚定的念头——我要变强!活下去!

  ……

  天快要黑了。

  展飞羽刚吃好晚饭,就有人来叫他过去参加丧礼,他去了。

  还是火葬。

  但展飞羽只看到两个少年的尸体,二虎子和狗蛋,不见王文生。

  “听说,王文生命大,活下来了。”

  村民窃窃私语。

  展飞羽眉梢一挑,然后他的脸色迅速阴沉下来,阴沉得仿佛万载不化的寒冰。

  王文生能活下来,只有一种可能,老村长手里有血气丹。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