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一路爆到底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64 这人忒小气

一路爆到底 烂蛤蟆 2790 2019.09.17 01:22

  展飞羽哭笑不得,不失礼数微微一笑:“前辈是?”

  “你不认识我?”短矮者诧异反问。

  冷峻老者,也就是班正烈,嗤笑道:“你一个九流闲人,有几个人认识你?”

  转向展飞羽,面露一丝不怀好意,“他叫朱宏,大家都叫他侏儒,青阳镇上的闲散住户,你可以根据个人喜好决定怎么称呼他。”

  展飞羽恍然,朱宏并不是鱼龙帮的人,便笑着回道:“多谢前辈美意,可惜弟子酷爱刀法,无意转学剑术。”

  “剑是百兵之君,你居然不想学剑?难道你没读过《剑侠传》,一身白衣,一柄清剑,行走天涯,美人如玉剑如虹,剑如虹啊!

  我告诉你,练剑的全是真男人,只有大老粗才去练刀,没品味!而且,练刀进阶极其困难,能晋升到真血级已经不错了,再想晋升到‘灵血级’,简直就是痴人说梦。”朱宏撇嘴道。

  原血级,真血级,再进一步,便是灵血级!

  这个侏儒夸夸其谈,唾沫横飞,展飞羽彻底无语了,要知道,鱼龙帮第一高手洪知洞,修为只达到了真血三级,相对于真血十二级漫长修行路,距离顶点还是无比遥远的,遑论虚无缥缈的灵血级!

  再说了,你连一个残疾人都打不过,到底哪里来的自信?

  听了这话,班正烈显然也忍不了了,吐气如龙:“胡说八道什么呢,别带坏了先生的弟子,你跟我打也打过了,赶紧滚!”

  “哼,班肛裂,你给我等着,一个月后我再找你切磋,非把你打得屎尿齐出不可。”朱宏叫嚣一声,拍拍屁股,捡起宽厚大剑走了。

  临走前,朱宏冲展飞羽低语一声:“我敢打赌,要不了三天,你就会后悔的。”

  展飞羽不置一词,收回目光,视线落在面前的四轮车上。

  班正烈面容严肃,没有一丝笑容,淡漠道:“展飞羽,你先在这里住下,熟悉一下环境,明天我再给你讲讲练刀的事。”

  展飞羽自无不可,笑道:“一切听您安排,班大师。”

  班正烈冲远处挥了下手,喊道:“周麻子,滚过来。”

  忽然间,就见到一个满脸麻子的年轻小伙飞奔过来,点头哈腰道:“大师,有什么吩咐?”

  班正烈看了眼展飞羽:“这是一位贵客,游先生的六弟子,展飞羽,你给他安排一间最好的屋舍,不可怠慢了。”

  周麻子认真打量一眼展飞羽,连道:“是,大师,我这就去安排。”

  冲展飞羽伸手做出一个请的姿势,一脸谄笑,“展师兄,请跟我来。”

  展飞羽冲班正烈施了一礼,便跟随周麻子而去,很快,他们来到一排简陋的屋舍前。

  “伍师弟,王师弟,你们当真要走?”

  屋舍前的空地上,七八个精壮的黝黑年轻人聚在一起。

  其中两个人背着行囊,似乎要离开这里。

  展飞羽停住脚步,看看热闹。

  “为什么不走?留在这里干什么?天天当苦力,累得死去活来的,却一点武功都学不到。”一人很是愤慨。

  “就是,我的老乡,与我同日入门,他跟随李庆荣香主学艺,不到五年,现在他已经是原血七级武者,混得风生水起,我呢?到现在还是一无所成!你们都清楚是什么原因,大师什么都不教我们,我们怎么变强,怎么进阶?”另一人不但愤慨,还很委屈。

  其他人闻言,纷纷叹气,无力反驳。

  那两人不再废话,把行囊全部背上,头也不回地就走了。

  其他人默默目送,神色各异。

  眼见此幕,周麻子微微摇头,叹了口气:“上个月走了三个,这个月还没过半,又走两个。”

  展飞羽眉头微皱,“怎么回事?班大师真的什么都不教导?”

  “这,以后你会知道的。”周麻子欲言又止,却不愿多说什么,将展飞羽引领进入一间屋舍。

  展飞羽进门目光一扫,顿时嘴角抽搐了几下。

  只见简陋的毛坯房里,只有一张床!

  再无他物!

  床上的被褥脏得要死,能看到很多黄色斑点,异味很重,难闻死了。

  “这,就是班大师所说的最好的屋舍?”展飞羽目光带着一丝丝杀意。

  周麻子挠挠头,苦笑道:“展师兄别生气,我们兵器坊不同于别的地方,这里全是干粗活的大老爷们,流血流汗的,拿钱还少的可怜,屋舍也都是一个破样子,又穷又寒酸,哪来的最好的屋舍?”

  展飞羽怔怔无语,“你把这些被褥给我扔出去,换新的来。”

  周麻子摊开双手,一脸无奈道:“没有多余的被褥,真的,骗你我断子绝孙。”

  这么恶毒的誓言你都敢发?展飞羽震怒不已:“扔出去!”

  周麻子吓了一跳,连忙把被褥全部拿走了。

  展飞羽走进去,关上有很多窟窿的破门,坐在了空荡荡的床板上,神色略显阴沉。

  片刻后,周麻子端来了饭菜。

  杂粮馒头,咸菜,青菜,一碗冷水,没了。

  这就是晚饭。

  展飞羽怒极反笑,咬牙吃了。

  晚上,展飞羽躺在木板床上睡了一夜。

  第二天一大早。

  周麻子来了,笑道:“大师让我告诉你,他要打造一件兵器为某位老朋友贺寿,最近这段时间不能教导你练刀了,你可以先跟着那些老学徒学习打铁。”

  展飞羽咯咯咬牙。

  算你狠!

  半晌之后,他的情绪平静下来,起身来到外面,坐进了马车里。

  马车迅速驶离兵器坊。

  见此一幕,周麻子立刻跑到班正烈耳边嘀咕几句,班正烈脸上没有任何意外之色,只冷笑一声:“走得好,走得好,我这儿可不是伺候公子哥的地方。”

  ……

  马车驶入集市。

  “你去帮我购买床褥,洗漱用品,买好了就在街口等我回来。”展飞羽递给车夫一个清单,还有二两银子,吩咐道。

  “交给我吧。”车夫就是聚贤小居的人,谄笑着应下了。

  展飞羽独自混进人流,一路转到街尾,看了看周边环境,转入一条小巷。

  穿过这条小巷,豁然间,前方出现一个胡同。

  “这里就是坊市?”

  展飞羽左右环顾,胡同不是很长,约莫百余米而已,有十余间店铺。

  为数不多的店铺,有的开门,有的挂着关门歇业的牌子。

  也没有多少路人进出,显得比较冷清。

  就在这时,一个小乞丐走了过来,擦了擦鼻涕,笑道:“这位大哥哥,你想买什么?坊市里的事,我熟得很。”

  展飞羽沉吟了下,笑道:“你熟得很?有多熟?”

  小乞丐顿时如数家珍。

  珍宝斋,卖丹药的;文墨堂,出售字画;龙门刃,兵器陈列……

  展飞羽意外得知,龙门刃就是鱼龙帮的产业,所售出的武器,全是兵器坊打造的。

  “行了,知道还真不少。”展飞羽丢给小乞丐三文大钱,“我问你,珍宝斋出售的丹药有哪些,都是什么价位?”

  小乞丐接过三文大钱,小脸上露出欣喜之色。

  “珍宝斋出售的丹药可多了,有增强功力的,有疗伤的,有解毒的,也有害人的毒药。”

  说到此处,小乞丐看了看展飞羽身上的鱼龙服饰,“大哥哥,你是鱼龙帮的人吧?”

  “嗯。”展飞羽点了点头。

  “除非是一些特殊的丹药,鱼龙帮的人一般不会在珍宝斋购买丹药的。

  我听说,鱼龙帮是珍宝斋的大客户,每次都是大批进购丹药,比如血气丹,止血丹等等,价格相对便宜一些,鱼龙帮的人都是内部购买,能省下不少钱。”

  小乞丐搓着三个铜钱笑道。

  展飞羽听得心神一动,这件事他当然是知道的,鱼龙帮总坛有座望月楼,那里便是鱼龙帮成员购买或兑换各种物品的地方。

  只是,他忽然想到了一条生财之道。

  紧接着,小乞丐就贼兮兮地继续说道:“大哥哥,你手里要是有余钱,可以从鱼龙帮那边多买些丹药,我可以帮你转手高价卖掉。”

  展飞羽顿时无语了,看来这条生财之道,早就有人想到了。

  一番打听下来,展飞羽得知珍宝斋售出的牛郎丹,价格居然要六十两,比鱼龙帮的内部价足足贵了十两,太他么黑了!

  “先去龙门刃转转。”

  班正烈是锻刀大师,龙门刃里一定有他打造的兵器。

  俗话说,观字识人。

  观一个人的作品,多少可以了解这个人到底怎么样。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