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一路爆到底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32 兄弟情,几个钱

一路爆到底 烂蛤蟆 2042 2019.08.31 00:13

  这话把展飞羽吓了一跳。

  显然,陆奇是有备而来。

  他以“灰雾”为切入点打开话匣子,在聚贤小居里,游天河,白蝴蝶,张庭波,全部知晓灰雾的事,却没有一个人告诉他展飞羽。

  陆奇在这个话题上卖个了好,离间展飞羽对其他人的好感,从而争取展飞羽的信任。

  紧接着,引出他与林东、林庆,展飞羽、展虎与林东、林庆之间的恩怨,最后抛出一个生死攸关的重磅炸弹。

  为了这番谈话,为了把展飞羽拉下水,陆奇步步为营,环环相扣,准备的十分充足,几乎是使出了吃奶的劲。

  他绝不是在无的放矢!

  展飞羽呼吸一窒,目光森寒,“你是不是收到了什么风声?”

  ……

  一个麻袋被狠狠丢在地上。

  “呜呜,呜呜……”

  麻袋里有人不断的发出低吼声。

  忽然,麻袋口解开了,袋里的人滚了出来,一脸惊怒的表情。

  如果展飞羽在这里,他会一眼认出这人是给他送过红包的白三两。

  白三两怒目喷火,摆开迎战姿态,冷眼环顾,视线忽然落在一人身上。

  霎时!

  像是被当头泼了一盆冷水,白三两瞳孔一缩,整个人都焉了,脸上露出莫大的惊慌,忙不迭跪倒在地,谄笑道:“林大少,您这是跟小人开什么玩笑呢。”

  一张软床上,斜躺着一个年轻人,眉宇乖戾,趾高气扬。

  两位漂亮的侍女给他捶腿,揉肩。

  还有一位漂亮的侍女,正在表演用双腿夹开核桃的绝活,再把核桃果喂给年轻人吃。

  幸福死个人!

  这个年轻人,正是林东的亲儿子,陆奇同父异母的兄弟,林庆。

  林庆斜睨白三两,懒洋洋的道:“你叫白三两?”

  “小人白三两,给林大少磕头了。”

  白三两咣当当磕头,心中却是惊恐万状,冷汗湿透了脊背。

  林庆这样的大人物,为什么突然找上他?白三两一下想到了一个人,展虎。

  展虎得罪过林庆!

  林庆放过话,要弄死展虎,帮中的人对展虎都是避之不及,排挤展虎,只有他还与展虎还保持来往,称兄道弟的。

  没想到,终究还是惹祸上身了。

  林庆讥笑道:“白三两,你爹怎么给你起了这么挫的名字?”

  白三两极力谄媚:“小人生下来时,恰好三斤三两重,我爹说,以后喝酒要喝三斤,儿子就叫三两,图个吉利。”

  “屁的吉利。”

  林庆一口唾沫咳在白三两脸上。

  白三两噤若寒蝉,他向来油滑,依然谄笑道:“小人多谢林大爷赏一口唾沫。”

  见状,林庆乐了,慢悠悠起身,冷笑道:“展虎是你兄弟?你们的兄弟情,值几个钱?”

  “不是兄弟,真不是兄弟,我和展虎只是有点熟而已。”白三两连道。

  “怎么个熟法?”林庆不依不饶。

  “小人以前遇到点麻烦,展虎帮小人解决了,欠他点人情。”白三两没敢隐瞒。

  林庆:“那我让你出卖展虎,你干不干?”

  白三两呼吸一顿,便磕头道:“能为林大少效命,那是小人八辈子修来的福气。”

  ……

  傍晚,青阳镇大门。

  展虎挤过拥挤的人群,一路小跑过来,招手道:“白大哥,有什么急事找我?”

  白三两看了眼展虎,笑容有些僵硬,把他拉到一旁,压低声音:“你不是在查失踪案吗?我发现了一点线索。”

  “当真?”展虎心头一喜。

  “我听说,每到深夜时分,青阳河上便有一艘画船在漂流,画船里有女人在弹琴唱歌。有人看到,其中几个失踪的人,进入这艘画船里之后,就再也没有出现过了。”白三两神秘兮兮地道。

  “画船,女人……”

  展虎眉头皱了皱,心里觉得这条线索不太靠谱,有点道听途说胡编乱造的感觉。

  “白大哥,谢了。”展虎笑道。

  “谢什么谢,来来来,我这有好酒好菜,陪我喝几盅。”白三两不容分说,拉着展虎转身就走。

  二人你一杯我一杯。

  酒足饭饱后,又打麻将。

  不觉间,天色漆黑,临近深夜了,淡淡的薄雾飘荡在地表。

  展虎有点微醺。

  一个人摇摇晃晃往住处走去。

  他不知道,有四道黑影一路尾随他。

  ……

  天已经黑了。

  腰间别刀的展飞羽离开聚贤小居,快步来到展虎的住处,却没有找到他的人。

  问了问其他人。

  哪想到,那些人一听到展虎的名字,便如同老鼠听到了猫叫,纷纷摆着手,或说不认识展虎,或冷言冷语相对,甚至蛮横的驱赶展飞羽。

  明明住在一个地方的,还都是鱼龙帮的同事……

  展飞羽心头升起莫大的寒意。

  他这才知道,二叔展虎的日子过得有多凄惨,被排挤到了这个地步。

  就连包养的那个女人都跟别人跑了。

  他过得都是什么日子?

  是可忍孰不可忍!

  有苦自己咬牙扛,从来只报喜不报忧,从来不给展飞羽添一点麻烦……

  以致于,展飞羽压根不知道展虎的处境是如此糟糕。

  “我得马上找到二叔。”展飞羽发疯一样穿街过巷找人。

  眼瞅着快到深夜了,街上已经看不到一个行人,展飞羽还是一筹莫展,心里越发着急。

  蓦然!

  一阵若有若无的歌声飘来,有个女人在唱歌,歌声悦耳动听。

  “歌声似乎是从青阳河那边传来的。”

  展飞羽略一沉吟,转身走进一条宽路,朝着青阳河方向走去。

  歌声越来越清晰……

  “深更半夜的,谁在唱歌?”展飞羽眉头拧成一个疙瘩,步子走得不紧不慢。

  忽然,他感到一丝熟悉的寒意袭来。

  自从他离开云谷村来到青阳镇后,已经很久没有感到这种寒意了。

  展飞羽停下脚步,低头看了看地面,瞳孔不禁向内狠狠一缩。

  地面上,漂浮着一层薄薄的雾气,起起伏伏的。

  眼见此幕,展飞羽倒吸一口凉气,抱住刀柄,小心翼翼向前走去。

  在一个巷口停了下来。

  巷口之外就是马路,跨过数米宽的马路就是青阳河了。

  展飞羽不露身形,扫视着青阳河。

  此刻的青阳河上,一股股雾气上下升腾,那雾气好似阴霾,翻滚不休。

  整个河面看起来就像是九幽冥域。

  突然!

  一道亮光,从上游缓缓驶来。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