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大上海深情年代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章 重返上海

大上海深情年代 木子泳群.QD 3922 2005.08.09 09:36

    

  在特等客舱外站定,常小健听见咳嗽声,他知道父亲一向气管不是很好,深冬里南北气候差异大,更有些感冒。推门进去,见父亲已穿戴整齐,腰板挺直站在窗口,两鬓间丝丝白发在晨曦中格外显目,

  “爸,船进吴淞口了。”

  挽着父亲踏上码头,常小健眼睛已经不够用,五年未归,看什么都觉得那样亲切,实在抑止不住,突然放开父亲,在人流中展开双臂,旁若无人地欢呼:“回家了!”

  清冷的风卷起了黑色的大衣。

  常啸天看着儿子的眼睛带了笑意,蓦然柔和了许多。民国三十五年初,他重新立于上海滩,望向外滩林立的高楼大厦,深深呼吸着清冽的江风,眉头舒展,心臆开阔。他虽不似小健那般把上海视做家乡,可内心最深处,最割舍不下的除了上海还有哪里呢?抗战胜利了,他又回到了令他魂牵梦系的东方大都市。这里,写了他半生的荣辱兴衰史。可是岁月如梭,他,已经年至半百了。

  行李交由仆人运回公馆,父子俩坐上一部出租汽车,常啸天道:“随便走走,我要看看上海。”

  司机有些茫然,常小健解释道:“走外滩,然后从南京中路边上绕一下,最后到贝当路……”

  “不,到四川北路。”常啸天加重了语气。他要去天华总公司,忠义社的大本营。

  常小健笑道:“邵叔叔他们只知道您从重庆回香港,还不知道我们坐船回上海。”

  常啸天道:“就给他们个突然袭击!”

  一路上,抗战胜利的喜悦已如褪色的红纸,只有些粉红色的底子还残存于街面的商行、店铺的装饰上。战争中的孤岛,似乎并未遗失昨日的繁华,反而变得更加奢糜华丽。南京路依旧上香风扑面,气派卓然。尤其引人注目的是敞棚吉普车上坐着的高头大马的美军,搂了花枝招展的中国女人招摇过市,行人也不伫足,目光多半是平和中稍带鄙夷,显然已司空见惯。

  车到了四川北路,有一队****雄赳赳地开将过来,车停在半路,一时过不去了。常小健扶了父亲下车,在人群中挤来挤去,辨不清方向,不由问旁边的路人:“借过,天华公司怎么走?”

  他不自觉带了些广东口音,一个阿飞模样的小子凑上来,人群之中用肩一挤:“有没有美钞?”

  常小健被他近身紧逼得心烦:“阿拉勿有!”

  听他又说上海话,那阿飞大失所望,上下一打量:“妈的侬个小白脸,玩起大爷。”

  常啸天早看出门道,搭搭小健的肩,向下努努嘴,小健低头一看,大衣袋里的东西已被掏出一半,一时火起,一把逮住阿飞的胳膊:“兄弟,说清爽!”

  那小阿飞吃痛不住,哎哟着三甩两甩甩开他,左手放进嘴里,打了个响亮的唿哨,一下招来四五个黑衣黑袄的后生。兵已过完,街边人群动了起来,看这里有热闹可寻,又挤过来,把他们围在当中。

  常啸天负手立于人群后,饶有兴趣儿地看着。他知道小健刚才东瞅西望,口音又象外地人,所以被点了相。想到这里已经是自家地面,这伙阿飞真是应了那句话叫太岁爷头上动土,不由微笑。

  常小健哪会把几个小子放在眼里,几个回合下来,已打得他们四面开花,遍地找牙。他转着手腕在一干人中找到父亲,退过来道:“想不到邵叔叔的见面礼居然这样!”

  爷俩同声大笑,转身要走,突然耳中炸雷般一声:“小兄弟留步!伤了这么多人,怎么也要有个交待!”

  常小健回头见一壮年男子,大冬天剃个大青瓢,敝着外衣襟,火愣愣拔开人群大声嚷:“起来,都给我起来!你们老大才在医院躺了三天,就在这里丢人现眼!”

  小阿飞们已从地上爬起,低眉顺眼闪在他身后,纷指过来:“白爷,那兔崽子好厉害!”

  “他先欺负小黑的!”

  那汉子怒目直视那“兔崽子”,入眼一个高个小伙儿,眼睛亮过星星,笑弯弯正凝视着他。他简直不相信自己的眼睛,抓抓脑袋,突然一巴掌击在光头之上:“阿呀,小健!”

  常小健任由他把自己搂住,开心得不知怎么好,白冬虎象小时候一样,一下把小健抡起来,但他很快发现,小侄子已经高过自己,若不是有些膂力,还真抡不动。只转了一圈,就又发现一个熟悉的身影,正向他走过来,白冬虎把小健放下,眼泪涌出来,一把擦了去,仍止不住。

  那群小阿飞见到威严仗性的白爷先笑后哭,发了神经一般,齐齐望去,见那人浓眉鹰目,尽管发已花白,仍有一股慑人心魄的霸气四射开去。这张脸对他们来说太熟悉了,他的照片已被忠义社的后生小子们顶礼膜拜过无数次。此刻真神乍现,真是又惊又喜。

  “常爷!是常爷!”有人冲口一叫,立刻拜倒一片。

  白冬虎几步抢至近前,突然止步,径直跪下去:“天哥!可回来了!”

  他从小在常家长大,常啸天对他亦父亦兄,更有救命之恩。常啸天伸手扶起他,再看看小健也同样高兴流泪,一手挽上一个:“别哭了!叫小的们看笑话。走,带我见晓星。”

  天华总公司总经理办公室。

  邵晓星端坐办公桌后,正蹙了眉头对职员吩咐着什么,抬眼突见外间的兄弟、职员不知何故正一一站起,气氛异常,他的手立刻伸左边最上头的抽屉。人入江湖,身不由已,即使成为闻人富贾,也摆脱不了江湖的明争暗斗。所以,在忠义社副社长、天华公司总经理邵晓星的抽屉中,永远有一只上了膛的手枪。

  常啸天大步走了进来,邵晓星嚯地站起。常啸天环视办公室,见到办公桌上,厚厚的账簿本整整齐齐,案头的文件零乱摊开,自来水笔开盖,屋里竟散发墨水的淡香。常啸天感慨万分,隔桌望着昔日的飞刀小邵,五年不见,兄弟开阔光滑的额头上,竟也凭添了明显的皱纹,岁月的沧桑,守业的操劳尽写于此。

  “晓星!”

  “大哥!”

  隔了桌子,两双臂膀狠狠绞在一起,邵晓星目不转睛地望着常啸天,生怕跑了一样不肯放开手,四十多岁的人竟一踩椅子,飞身跳至桌外,常啸天愣了一下,赞道:“好!身手不减当年!”

  两人紧紧拥在一处。

  雷彪吩咐把汽车停在马路边上,听见乘云堂拳馆一片喊打喊杀声。总教练杨勇头上热气腾腾,拎着一只沉重的石锁走出来。他正练得起劲,听说老大来找,心道定是又有难收的烂账,好大不乐意,双手捣着那只足足百十斤的家什,晃晃当当走过去,低头向敞开的车门里喊道:“屁大的事还用老大出马?我去吓他们就成了!”

  说罢连人带锁坐进去,把轿车压得晃了晃:“快开车,回来还能教一趟拳!”

  雷彪叼着大烟斗,看着门生,没有丝毫不悦,这是华东七省的前国术冠军,他二年前收入门下。这杨勇成名虽早,却脾气古怪,玩世不恭,几杯酒下肚便天不怕地不怕。快三十的人,空有一技之长,却无谋生之道,和黑白两道全对不上路,人称浑人。抗战期间,他老母重病,无钱请医延治,胡里胡涂被人利用,为日伪做了几天事,又突然悔悟,宁步坐牢也再不玩活儿。雷彪辗转听说了这个颠三倒四的武人,将他母亲送医救治,伺机把他弄了出来。这位爷九死一生才出了七十六号,一听救命之人是洪门大哥,当即脸色一变,甩手而去。回家之后,遭母亲一顿迎头痛骂,训斥他忘恩负义。雷彪这一注下对了,杨勇人虽然浑沌,却极孝顺,对母亲说一不二、言听计从,从此收心敛性,入了乘云堂,乖乖在雷彪的武馆任教。雷彪素知他脾气古怪,软硬不吃,只是实在棘手的事情,才吩咐他做,平时并不把他当一般兄弟使唤。当了多年的老大,雷彪深知好刀用在刀刃上的道理。杨勇因此而得意,堂内只服雷彪一个人,并以武功第一自诩。

  “阿勇,你有用武之地了!”雷彪拿开口中烟斗:“带你去个地方,给我杀出威风来!”

  “干什么,看我干什么?”杨勇一上车,就被满车人瞅得浑身不自在,只对雷彪道:“老大,说好了我只管打,不杀人的!当年七十六号差点打死我,我都没替他们杀一个人。”

  “傻瓜,老大找你就是砍人吗?”

  “你出头之日到了!”

  满车人都在羡慕他,杨勇开始犯傻。

  “阿勇,上海洪门的比武大会一会儿就要预赛,决赛在明天。我要你代表乘云堂,给我拿个第一回来!”雷彪比划着烟斗,十分自信。

  “比武大会?怎么我从来没听说过?”杨勇精神一振。

  车上兄弟告诉他:“勇哥,你入门时间短,不知道。当年常爷在上海,每两年要举办一次比武大会。到时候不论辈份,十八般武艺尽可以使出来。已经比到第三届,咱们总堂的执事白爷、唐轩唐辕哥俩都拿过冠军。由社长亲手披红挂彩,好不威风呢!”

  杨勇此生别无嗜好,就是好武成性,听得眼珠发亮:“雷爷,真的?”

  雷彪人过五十,身材发福,笑起来很象弥勒:“小邵老三和陈阿水他们几个,以往仗着手下硬,一到比武总是抢我的风头。这一回,我有阿勇这个国术冠军了,让他们开开眼。风水轮流转,该我们乘云堂威风了!”

  杨勇问:“停了这么多年,怎么突然又急着要比武了?事先也没个知会。”

  车上人人奇道:“阿勇,你是真糊涂还是装糊涂?”

  “门里这么大的事你都不知道?”

  “勇哥,社长回来了!”

  杨勇一不上妓院二不进赌场,在武馆和徒弟们也很少交流,对门中的所谓大事真是一无所知,一脸茫然:“常啸天?他不是在香港吗?”

  一番话引来一片晒笑:“人人都知道,天爷都回上海两天了,正好赶上五十大寿,明天要为他祝寿!”

  “比武大会也是庆祝的一项内容,庆祝他重返上海滩!”

  “噢!这么说,明天能见着常啸天?”杨勇不由有些好奇。

  “叫常爷!”雷彪突然严厉:“在这儿由着你没大没小!对老大绝不可以直呼名字,给我记住!”

  杨勇痛痛快快应了一声,一想要比武,便心痒难耐,放下石锁,摩拳擦掌,跃跃欲试。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