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大上海深情年代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五章 再世为人

大上海深情年代 木子泳群.QD 8676 2005.09.17 18:26

    

  清晨阳光射入白色长廊,在徐丽敏的陪同下,蒋清款款而来。她身边还走着一个高大的年轻人,正以好奇的目光看着病房前焦急等待的一群男人。

  邵晓星闻讯从病房内急急迎出来,与蒋清打过招呼,惊讶地看着她带来的男孩子,蒋清为他介绍道:“犬子蒋器。阿器,这位是你丽敏阿姨的丈夫,你该叫姨夫! ”

  邵晓星目不转睛地盯着蒋器,他和林小健最初看见蒋器的感觉相同,都大觉眼熟,直到蒋器礼貌地招呼一声:“嗨!姨夫您好! ”口音中带出浓郁的外国腔,才让他很怔了一怔,联想也随之冲散。

  蒋清问:“啸天现在怎么样了?”

  邵晓星热切地看着她:“清姐,昨天彼得医生为天哥催眠,他叫出了你的名字……”

  前呼后拥中,蒋清步入病房,邵晓星和徐丽敏都紧紧跟随在侧,让她不由忆起当年的时光。眼前的常啸天,和二十年前有了太大的不同,她昨天看见他时,已经感到强烈的心痛。他的变化是如此之巨,呆呆地坐在轮椅上,软弱无助得象一个大婴儿,这仅仅只是岁月和疾患使之然吗?这就是她恨入骨髓发誓报复时想要看的结果吗?

  蒋清嘴上不说,心中已经出现了一个悔字,因为件件事实都在向她证实着,常啸天爱她,爱得始终如一,爱得刻骨铭心。当她看到惠若雪之后,这种感觉越发强烈,那位可笑的常夫人真如徐丽敏所说,是她的一个翻版,一个拙劣的翻版。

  为了年轻时代的冲动与任性,她和常啸天都付出了沉重的代价。此时此刻,望着那双无神的眼睛,二十年的怨恨烟消云散,一个女人,能成为男人内心深处永远的情结,她也有些自得。

  邵晓星拿过一只锦盒:“清姐,拜托了!”

  打开锦盒,蒋清面庞不由痉挛了一下,这是二十年前她的婚戒,她记得很清楚,是她家从法国专门请名家打造,每枚戒指的白金圆环上,都镌着她和常啸天名字的英文缩写。

  她向邵晓星投去复杂的一瞥:“不是已经丢了,怎么还会留着?”

  多年来,邵晓星一直保存这两枚戒指,他当年冒着生命危险从瘟疫村里取回这对戒指,就是为了挽留大哥的女人,谁知世事沧桑,直至今天才派上了用场。

  邵晓星动情道:“天哥心中分量太重的东西,都不舍得丢掉。”

  蒋清的手突然空了,她惊讶地低下头,看见一只手从她手中拿过了锦盒!

  所有人都屏住呼吸看着这一幕,蒋清是聪明人,知道该怎样做,她轻轻蹲了下去,紧紧握住他的手,和他一同托起那锦盒:“啸天,还记得我吗?我……阿清……”

  蒋器一直抱臂好奇地看着这一幕,轮椅上那个病人有宽阔的前额,棱角分明的嘴巴和一只很大的鹰钩鼻子,如果不是眼神呆滞,这肯定会是一个令人心动的男人。就是他,让妈妈痛苦得失掉理智,又是他,让妈妈这一年来牵肠挂肚,他和妈妈之间究竟有着怎样的恩怨纠葛和爱恨情仇呢?

  他跟着妈妈一起来到这里,除了好奇之外,更重要的是他没有忘记林小健的托付,林小健曾请求他见一回常啸天,把那天晚上发生的一切告诉他。他想,如果这个常啸天真的恢复记忆,林小健就可以洗清那一夜的不白之冤了。

  常啸天的目光还是怔怔的,他看看戒指,又看着蒋清,费力地思考着,这中间足足有十几分钟,对蒋清和邵晓星而言,几乎是一个世纪那么长。蒋清始终保持着蹲立的姿式,心却慢慢在往下沉,毕竟,对面那个人已经一年多没有了记忆。

  徐丽敏懂得好友的失望之情,硬把她拉起来,两人相拥而泣。蒋清这次回国,应徐丽敏之请,救邵晓星出狱,邵晓星对她又恢复了昔日的尊敬与爱戴,赶紧叫手下为她看座。

  蒋清忽然又有了主意,一把拉住徐丽敏:“阿敏,你和晓星还跳舞吗?跳一个给我看看……”

  徐丽敏其年也四十有余,近几年与丈夫分离,眼看着故人一个个离去,眼看着社团分化瓦解,她早已心境凄凉,听到蒋清的话,只是苦笑着摇摇头。

  邵晓星却明白蒋清的意思,拉着妻子连声道:“我们跳,我们跳,我们跳给天哥看!”

  他们真的相拥起舞,蒋清在一旁指点:“好好,再来一个狐步舞! 晓星,你又错了!你的腰应该向后仰……”

  邵晓星的手下兄弟惊奇地看着他们老大和大嫂一圈圈地旋转,舞姿慢慢变得那样优美,跳了一会,他们两人竟都面有红晕,仿佛回到二十年前的时光。这房中少有人知,这一对夫妻,就是在常府的舞会结缘一生的。

  蒋清一直在为他们低声唱着舞曲,她的情绪也随他们激动起来,她突然哼起了一支曲子,邵晓星和徐丽敏跳不下去,全停步看她,看她面向常啸天打着拍子,吟唱那首他们都非常熟悉的钢琴曲,徐丽敏先和唱了起来,邵晓星也跟了哼起来,三个中年人孩子一样地心意相通,一起唱了一遍又一遍……

  是贝多芬的《月光奏鸣曲》,常啸天最初听过林健在钢琴上弹过这首曲子,这也是蒋清当年在常公馆的保留曲目。

  不知过了多长时间,阳光一点点移过来,已经直射在病房内,蒋器早坐上了病床,地下的兄弟们有的已经偷偷打起哈欠,徐丽敏首先哽咽,她的信念一点点被唤起,又一点点崩溃,她真的受不了了,趴在丈夫肩膀上,啜泣起来……

  蒋清的声音也哑缓了下来,肩膀被儿子蒋器轻轻地扳住,她也绝望地拉住了儿子的手,准备起身离开。

  邵晓星声音暗哑地吩咐:“小魏,快,把车开过来,送清姐回去吧。”

  大家簇拥着蒋清母子向门口移去,正在这时,身后忽然有人开口,有些艰难,有些含糊:“……清?别……走!”

  于无声处听惊雷!所有人全转回身来。

  “别去……英……国……”

  蒋清泪水不由自主流出来,接下来她做了一个令在场人都十分脸热的动作,她回身不顾一切地拥抱了轮椅上的那个男人,她热切地说:“啸天是我,我是你的清清,你真的记得我!你看到了,我没有去英国,我就在你身边啊!”

  常啸天颤抖的手伸在她脸上,他抚mo着,费力地思索。

  邵晓星已经喜形于色,挥手清退了一众手下,跟着自己也退出去,临走之前还看了一眼蒋器。

  蒋器没有走,他突然红了脸,他是气的,他想蒋清疯了,由恨生怜并不为过,尽些心力也是应该的,毕竟人家变成这个样子,她也有份责任,可是现在那样子,脸红如处女,与那男人极尽亲密之能事,分明是由恨生爱了。

  这个过程太突兀,年轻的蒋器接受不了,他从心眼里往外讨厌那个轮椅上的男人。

  常公馆,忠义社紧急开香堂,由风雷堂堂把子唐辕主持。

  唐辕现在是门中炙手可热的大红人,他半公开的身份,是保密局上海情报四组的成员,这是忠义社三十几年来第一个有官方身份的堂把子,这说明风雷堂已经名正言顺吃起皇粮来了。

  邵晓星出狱接走常啸天,事发突然,确让惠若雪和姜琛措手不及。消息不断传来,邵晓星召集一众旧手下,开始在场面上频频出动,一时间声势很大,叫人不敢小觑。他们曾想象对付阿三、阿水那样干掉他,但很快发现这个邵晓星并不同于其他老大,他当了近十年的社团副首,入狱前是天华公司的总经理,地位在社团仅次于常啸天,在门内有着强大的号召力,他已经有了防备,家中警卫森严,下手很难。众所周知,他这两年是为了忠义社坐牢,这在门众的心目威信很高。常啸天如今还在他手上,现在也只有搬出常小康来与他抗衡一番了。

  可惠若雪事到如今,已经等不及儿子放出来,她怕如果不尽快想办法,那一年来的苦心经营马上要付之东流,她没和姜琛商量,就匆匆布置了今天的香堂,坐在主席一脸戚容迎候大家。

  雷彪最后一个到,却首先发问:“夫人,大少爷怎么样?”

  惠若雪以压服的语气宣布:“勘乱大队答应马上放人,不出三天他就回来主事! ”

  雷彪又问唐辕:“听说小邵给放出来了?我怎么没见他人呢?”

  唐辕怀疑地看着他,不知道这个老奸滑的话是真是假,想想反正他已经是个过气老大,不值一怕,便高声道:“安静!今天咱们要议的就是邵晓星,夫人有话要说!”

  惠若雪缓缓起身,拿出手帕擦擦眼角:“弟兄们,那邵晓星人是出来了,可是他昨天带了几十个人闯进公馆,话也不肯多说一句就掳走了啸天,样子活像只疯狗!他居然大白天把你们老大给抢走了,根本不把我这个大嫂放在眼里! 啸天在他手上不知现在是什么样。今天开香堂我要向大家控诉这桩事,让大家伙替我拿个主意,救回你们大哥!”

  唐辕最先发狠道:“谁和大嫂过不去,就是和社团过不去!乱臣贼子,人人得而诛之!”

  这算定了基调,便有人开始随声附和,雷彪一听是这么回事,眯起眼睛一声不吭。他心中暗道邵晓星你个倒霉蛋儿,出狱不好好呆着,开板就捅了这么大个儿的漏子,怕是要去见阿三阿水喽。

  他想置身事外,惠若雪偏偏要触他的霉头:“雷老大,邵晓星可是你们一辈的,由你出面处置他,最合适不过!”

  雷彪可不想接这个烫手山竽,扎煞了手道:“常夫人,小邵和我一辈不假,可我和他差了十几岁。现在,我手下的那几把硬手都被你们找去替情报站做事,我一把年纪叫小邵的蝴蝶镖射成蝴蝶精事小,有负夫人重托事可就大了。你还是找阿辕他们出面,他们把握!”

  惠若雪咬牙切齿,心想:“不用你个老狐狸和我推三阻四,搞掉邵晓星我连你一块废!”

  她再次站起来:“我要向大家讲清楚,忠义社的老大是常啸天,可啸天现在丧失记忆,如果要挟持他威胁社团,就是心怀叵测,我要你们约束好手下弟兄,千万不要被人蛊惑,要认清楚忠义社现在是谁的天下……

  “说得好,大嫂!我倒要问一问,忠义社是谁的天下?”

  一句话把众人的眼光齐齐移向门口,邵晓星一身长衫,神清气爽,负手现身在门口。

  惠若雪白日见鬼,大叫:“快来人哪!”

  满场骚动起来!唐辕还在摸刀,唐轩已经一手一只枪闪入,挡在邵晓星身前:“我看谁敢对我大哥无礼!”

  唐辕当即斥道:“唐轩,你要造反吗!”

  社团的现任三个老大和副手中,除了雷彪,全是新晋,当然要效忠夫人,一时间整个香堂的人纷纷亮家伙指向门口,连唐轩和唐辕两兄弟也以枪对峙。

  惠若雪掂了掂个数,自觉还在上风,骂道:“邵晓星,你今儿个是找死来了!”

  正在这时,雷彪突然站起来,双手向下压着,向众人连声喝道:“别动手,都不许动手!没看见老大在后面吗?谁都不许开枪啊!”

  邵、唐两人闪身处,常啸天的轮椅被推了进来,邵晓星一边跟进一边谈笑风生:“两年不见,和兄弟们的感情淡了,没老大保我,兴许我今个儿就变成枪下鬼。虽然大家伙儿不待见我,可我还是为在座准备了一份见面礼。大嫂,你到窗口一看!”

  惠若雪瞪着他走到窗口,向外一看,当即缩回头来,原来常府的院子里已经站满了人,密密麻麻把公馆围了个水泄不通。连喷水池中全是人,她掩上口,暗暗心惊,这个邵晓星在监狱里呆了整两年,竟然出来就是一呼百应,当真是心腹大患,定要除之后快,只是今天众寡悬殊,不能急于一时,要先稳住局面才是。

  想到这里,她突然有了笑容:“这是干什么?有话好说!全都给我放下枪!邵爷可是咱们忠义社的元老,大功臣,怎么能用枪指着他。再说,啸天也回来了,大家不给邵爷面子,也要给你们大哥面子!”

  邵晓星倒是什么武器也没拿,洒脱之极:“大嫂就是大嫂,讲起话来有理有据。我邵晓星有两年不问江湖事,这一年多到提蓝桥看我的人也越来越少喽,我还不知道是为什么,今天一看,诸位大都面生,才明白是忠义社是江山代有新人出,都把我这种老家伙给忘了。唉,人一老,脑筋有些木,跟不上行市,疑心也大,做事的方法还老一套,阵仗摆得铺张了点,见谅,见谅!”

  他边说边走,转眼门口也涌入十几个人,端了家伙把屋子围起来。在场的老大个个面面相觑,都有些畏手畏脚,他们的手下更是迟疑着开始枪口向下,无疑,场面暂时叫邵晓星控制起来。

  惠若雪听邵晓星还叫她大嫂,知道他不会用强,强镇定着坐下来:“前天,你不管不顾地接走啸天,这件事已经人人皆知,我这个大嫂的面子你可以不顾忌,可要是有人借题发挥,把社团搞乱,在座的诸位可就不能坐视不理了。邵爷,你这两年多在里面,外边的的情形你还不知道啊,我一番苦心才支撑了社团和公司!”

  邵晓星道:“大嫂,辛苦了!我今天只想问一问,天哥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老三和阿水又是怎么死的?”

  唐辕不能不说话了:“天爷出事,自然是林小健害的,你又何必装糊涂?至于三爷和水爷,那都是上海滩轰动一时的大案子,警察局查来查去都查不清爽,已经变成了无头公案。”

  有人帮腔,惠若雪更加镇定,慢条斯理道:“我们也晓得这些惨事事出突然,蹊跷可疑。大家猜想过,定是那些武功高强又对社团心怀深仇大恨的人做出来的。我刚刚听说那林小健根本就是装死,不知他是何居心,我们就等着邵爷重出江湖,查出个水落石出了!”

  她话里藏刀,句句机锋,都往林小健身上一推了事,邵晓星再不理她,把头转向雷彪:“彪哥一向可好?”

  雷彪本不想说话,见叫到自己头上,犹豫再三,还是排众而出,上前和邵晓星搭搭肩膀,表情有些惭愧:“小邵你出来了,出来就好!”

  邵晓星一笑,又向唐辕:“阿辕,刚见面你就向我举枪,你老大死了,我们之间有什么深仇吗?你不高兴我出来还是被人所迫?”

  唐辕被他问得瞠目结舌,邵晓星再向其他人招呼:“这几位面生,不知是哪一辈的,什么时候入的门?”

  这其中有个新堂主,是惠若雪、唐辕一手提拔起来,在门中辈份颇低,被他问得火起,又兼惠若雪有话在前,挥枪顶撞道:“你算哪根葱?管起我们来了?把天爷留下,饶你不死!”

  邵晓星已经走到香堂的八仙桌前,撩衣稳稳坐下,听到这里突然啪地一拍桌子,指点着教训道:“谁带你出来混的,一点规矩都不懂,也当起堂把子,真是笑话!星爷今天教你一个乖,洪门之中最重辈份,小辈见了长辈,要下跪磕头的!”

  说完,目光直逼惠若雪:“没有入门的人,是不该站在关老爷面前讲话的!”

  惠若雪听出他话中所指,不再示弱,也一拍桌子:“邵晓星,给你鼻子你上脸,刚从提蓝桥出来几天,先劫走啸天,又跑到这里指手划脚,你到底想怎样?”

  “想叫你……滚!”声音来自门口。

  惠若雪以为自己听错了,直勾勾地望着声音的方向,众人也都看见了,一直坐在轮椅上的常啸天,不知何时眼睛恢复了神采,慑人地直视惠若雪,张口又道:“你,给我离开……这里!”

  声音还有些迟缓,但很清晰,很有力。

  整间屋全静了下来,惠若雪大脑顿时缺氧,继而感觉到全身每一寸肌肉都在打颤,用手支撑着桌子,不叫自己瘫下去。

  常啸天挥挥手,轮椅向前面推过来,所到之处,枪全放下来,轮椅一直推到惠若雪身边,停住,常啸天目光轻蔑:“这不是……你呆的地方,不要亵du了关老爷!”

  惠若雪嘴唇抖动着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唐辕见势不妙,急忙抢上:“老大,您好了这太好了。可您不该这样对大嫂!要知道,您失去记忆这一年多,她一直是我们的主心骨。”

  常啸天斜了他一眼:“阿辕,风雷堂,堂把子?”

  唐辕恭敬地点点头:“是,老大。”

  常啸天无声笑笑,轮椅转了个个儿,面对众人点头道:“有出息!”

  惠若雪在他身后站起来:“啸天,这一年里,我为你苦撑社团,你,你不要听信人言!”

  常啸天点头:“谢谢!你……功成身退!阿轩,送上楼。”

  “爸!”常小康分开众人,出现在门口,他愣愣地望着父亲,竟不知自己是否身在梦中。

  常小康在勘建的羁押所整整关了七天,天天在心惊肉跳中度日如年,当今天一早狱警把提出来,他还以为大限将至,挣扎了连声叫着:“我不去!我不去!为什么不审讯?我要见律师!”

  这个时候的常小康,全然没有了当老大的阴森,他还是个孩子,却不幸是做了常啸天和惠若雪的孩子,吴浩海看着他叹息着,突然有些可怜他:“常小康,你可以回家了!天华公司抛售股票,事实确凿,只是数额较小,所以对你采取交保释放的措施,在事情没有结论之前,你还不许离开上海!”

  常小康听到声音从身后响起,看到狱警全部起立敬礼,他的心又狂跳起来,他知道是谁来了。

  狱警鱼贯撤出去,他开始害怕,转身后退:“吴浩海,你已经放了我,还要怎么样?”

  吴浩海道:“你错了,抓你放你都不是我。我是军人,我正在执行命令。这样的时候我不会公报私仇的。你记住!”

  常小康心里有了底:“量你也不敢!”

  他举步要走,吴浩海用手拦住,声音转冷:“你现在自由了,我问一个个人问题,我姑妈什么时候死的?”

  常小康毕竟小了几岁,没想到吴浩海是在诈他,吴妈的事一直是他的一块心病,他总觉得吴浩海早晚会来报仇,这个往日的穷小子现在几乎是无所不能,他又开始魂飞魄散,哆嗦着道:“去年夏天!”

  “真被你们害死了!尸体呢?”

  终于证实了姑妈的死讯,吴浩海悲痛不已,一把揪过常小康的衣襟。

  常小康呼吸困难,明白自己说漏了口,后悔不堪:“沉河了。是陈阿水干的!不关我的事啊!”

  吴浩海狠狠看定他:“烂梨陈死了,你就说是他干的,分明是死无对证!”

  常小康心念急转,心道非得抛出一个不成了,狠心道:“还有唐辕,是他亲手做的。”

  吴浩海想姑妈是死于去年的洪门内讧中,虽然不是常小康所为,但惠若雪肯定逃不脱干系,他对常家的怨恨更加深一层,狠狠推开他:“滚!不要让我再见到你!”

  常小康不知道自己是怎样走出羁押所的,衣服一周没换,身上到处都是跳蚤蚊子作的记号,这七天七夜吃到的苦头,是十九年来从未体验到的。常小康这副样子不想见任何人。到了这种时候,他想去的只有一个地方。

  简淑兰关了门正准备去上班,电梯訇訇地上来,铁栅栏门哗拉拉一响,走出来狼狈不堪的常小康。

  简淑兰当他从天而降,拉了他又哭又笑,常小康感动非常:“傻丫头,想我了?”

  简淑兰知道他出来直奔自己这里,心中更是惊喜,马上打电话请假,常小康给她安的这部电话几乎就是为他们两个人设的。接着她放了大缸的热水,细心地洒了玫瑰花瓣在里面。常小康舒舒服服地泡了一大通,闭着眼睛任由她用温水细细地冲,最后,用六神花露水全身抹了一遍,换了干净衣服,吃了简淑兰亲手做的几样沪式小菜,顿感神清气爽,精力恢复了八九成。

  简淑兰怜爱地看着他,劝道:“打电话去家里,常夫人知道你出来,到处找不到,一定很惦记!”

  常小康不耐烦道:“她只想着那个姜琛,心里根本没有我这个儿子,这么多天才保我出来。”

  简淑兰是聪明人,并不对小康和惠若雪的关系多说一句,继续劝道:“那你该马上回公司,别忘了你是总经理!”

  常小康有些悻悻然:“我这个总经理叫打虎队的疯狗大庭广众之下说抓就抓,无缘无故关了七天七夜,又说放就放,真正颜面丢尽!”

  简淑兰精明世故道:“阿康,你这一次其实是大难不死,应该庆幸才对。我们电台一位同事被召去当打虎队的上海话教员,听他回来讲,好多富商被抓进去,这两天又枪毙了好几个,杜文藩还要公审呢。你既然出来了,就说明你没什么把柄叫他们抓住。你要立刻在公众场合露面,证明你们天华公司有手腕,有势力,有办法自保,才不会让人小瞧了去!再说,这是你在社团中树立威信的大好机会,你老发愁常夫人当你是小孩子,不给你机会,这就是你最好的机会!是男子汉,应该越挫越勇,百折不挠。”

  常小康十分惊讶,隔桌狠狠亲了简淑兰一口:“阿兰,你是我见过的最不一般的女人。我现在还小,你要等着我,再过几年我一定娶你!”

  简淑兰理了理被小康弄乱的头发:“阿康,我是个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女人,从没有什么过高的奢望。世上的女人多得是,也许你明天就会遇见更好的;或者不等你长大,我早就结婚了。”

  常小康口气霸道:“谁有胆子娶你,我就杀了他!”

  他赶回家,正赶上父亲开口说话这惊人的一幕。

  “爸!”他没有母亲惠若雪那样惧怕,但显然有些恍惚,这种感觉有点象在梦游,一点不真实:“您……好了?”

  常啸天伸出手:“是阿康吧!快……过来,让我好好看看你!”

  众目睽睽之下的召唤,让常小康不由自主向父亲走过去。只有十几步远的路,他走得艰难混乱,一幕幕记忆浮现出来,父亲责骂的表情,轻视的表情,气愤的表情,暴怒的表情,他越走越慢,最后停了脚步,他对父亲已经有了太大的心理障碍,他一下子想起了大哥,想起了一年前那一场由他而起的风暴,想起这一年来妈妈一直在扶持他,他的声望正蒸蒸日上,他正拥有着了无上的地位和权力,他甚至想起简淑兰那一双期待的眼睛……

  只十几步之间,患得患失已到极点!

  轮椅轻轻挪到他面前,他的手被拉起来,抚mo的感觉那样陌生,其中的慈爱是他从未体验过的,常啸天的声音很轻很柔:“我……都知道了,是你救了爸爸。阿康,你长大了!”

  受宠若惊,实在是受宠若惊,常小康猛地抬头,在那张脸上他第一次看到了梦寐以求的父爱,一切惊疑和不安都烟消云散,他的心快跳出来,轻飘瓢的感觉象是在飞,他喜不自禁地蹲了下去:“爸,你真恢复记忆了,这可太好了!”

  惠若雪望着这一副父慈子爱图,一颗心开始放回原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