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大上海深情年代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一章 舍身相救

大上海深情年代 木子泳群.QD 6667 2005.10.01 07:56

    

  常公馆的主人套房已经恢复了宁静,抚平那只暴躁雄狮的,是杭州女子的吴侬软语。

  “先生,听邵爷他们讲,你又找到一个儿子,他生得高大英俊,样貌很象你的。”

  “是,他是蒋清的儿子,是个画家!”

  阿芳轻轻地放下手中的碗,用一方毛巾给床上的人温柔地揩着脸,自己却忍不住抿嘴偷偷笑起来。

  常啸天发现了:“阿芳,你在笑我吗?”

  “怎么会?我都替你开心还来不及。”阿芳干脆笑了直视常啸天。

  “可是,这小子不肯认我。”

  阿芳柔声细语,慢慢劝解:“我听说这孩子已经二十岁,他二十年没在你身边,你这当爹的也从没养过他,生疏些是难免的。不过,终究是亲生骨肉,蒋小姐也肯回来了,有他娘亲这一层,他早晚会别过劲来的。”

  历经坎坷磨难的江南女子,善解人意的性情依旧,倒叫常啸天不由感慨万千:“谢谢你,阿芳!”

  “哟先生,这次回来你对我好客套,真有些不习惯呢。”

  “阿芳,患难见真情!你差一点叫阿水、惠若雪害死,又跑了半个中国去找冬虎回来救我,为我们常家吃尽了苦头!我常啸天实在欠你太多了!”

  “我早说过,为了先生,我做什么都心甘情愿。”

  “惠若雪即使和我不再做夫妻,还有小康这个儿子;蒋清也有阿器。我一直没给过你名份,更没给你留下一子半女,现在看起来,最对不住的就是你……”

  “千万不要这样讲,阿芳是乡下女人,从来没想过名份,只要能守在先生身边,就是我最大的福份。再说,我还有小健!这么多年,我一直当他是自己的孩子。我知道他不是你亲生的,现在又不知在哪里,可我总有一种感觉,他早早晚晚会回来的。他在常家长大,他不会忘了这个家,不会忘了从小带他长大的芳姐。”

  听了阿芳一下子激动地讲出这么多的话,常啸天有些吃惊。自他康复以来,除了邵晓星,身边的人都绝少提及林小健,他们都觉得这是天哥最大的一块心病,阿芳刚刚回来,她并不知道这些,只是把思念一骨脑地全说出来。常啸天向她点点头:“小健的下落已经有了,他还在上海,他要是还不肯回来,天涯海角我都会叫人找他回来,我也不想让阿健和月儿的孩子流落在外面!”

  阿芳看出他的激动,有些后悔:“先生,您睡会吧!你一夜没睡,你的心脏又不好,别太劳累了。”

  “不,电话还没修好吗?我要和小邵通电话,公司那边不知怎么样了。”

  “唉,不是说好了,这些事都交给邵爷他们了吗。你要是再不肯休息,我只能叫那位蒋小姐来了,反正也不听我的话!”

  “哎,阿芳,你说什么吗?”常啸天口气变软:“我是那样的人吗?在我心中,你不比阿清轻的。”

  阿芳心中高兴,嗔道:“先生!”

  忽然脚步声大作,唐轩和刀疤顺带了人匆匆上楼,看见常啸天好好在躺在床上,表情顿时轻松。

  常啸天看到他们的样子,第一个反应就是:“出什么事了,小邵呢?”

  “我也不知道,我是被电话叫回来的,进门来见楼下除了守卫的兄弟,一个人不见,我还以为您又出事了呢!”唐轩显然是跑急了,头上热气腾腾。

  常啸天皱了眉头:“白冬虎不在楼下吗?他到哪里去了?”

  有兄弟进来答道:“十分钟前,邵爷和白爷一起走了,还有蒋小姐,他们临走时,只吩咐叫轩哥顺哥快些回来保护老爷。

  “蒋清?她也去了?”常啸天大为惊奇。

  天字七号码头。

  生死关头,蒋器只觉得自己被一双手推了出去,常小康看清车前出现的第二条身影,狂踩刹车已来不及。

  林小健被撞飞了起来,又重重地砸下,扑在车头上,鲜血喷溅在风档玻璃上。他慢慢支起身,隔着一层薄薄的血雾,看见里边的常小康嘴张得老大,样子象条失水的鱼。林小健已经视线模糊,他全力撑着不让自己倒下,他知道,自己一定会死,可他还要告诉里面的小弟,不要伤害他的亲兄弟,还有,他身后的人,就是刺杀父亲的凶手。

  他只无力地拍了一下玻璃,车内的两人就全惊跳起来,姜琛受惊尤甚! 他仿佛看见那个年轻人马上会踢爆车窗飞身扑入,这样凌厉的身手,早在他追杀特务汪煜时,已经领教过了,他现在已经不相信他的致命毒药,他根本想象不出来,在他的重毒之下,竟能有人跋涉半个上海,飞驰来这种地方救人,他一把抓过常小康,下意识中是想用他做挡箭牌,他没想到,这个下意识的动作,让常小康感受到力度,瞬间觉得是来到了龙华,他猛地甩开他,迅速提枪,一臂横在胸前稳住枪口,这个姿式使他漂亮的面孔显得狰狞无比,他扣下了扳击!

  ……

  弟弟摇摇晃晃跑去扑在哥哥的怀里,显得那样弱小无助:“阿哥,他们欺负我!”

  “有大哥在,谁也不敢动你半下!”

  “阿哥,你好厉害!我要你永远跟我在一起吗!”弟弟天真而且自豪。

  “当然,大哥永远会和小康在一起,永远保护小康!”

  ……

  “砰”! 凝滞的空气震颤了,风挡玻璃洞开,弟弟的子弹准确穿过了哥哥的心脏,林小健象枚落叶缓缓从车上飘下,从吐出第一口黑色的血,他已经嗅到了死神的味道,但他还是不愿相信,弟弟真的会向他开这一枪。没人听到他心碎的声音,实际上,在喝下那杯茶之际,他的心已经注定粉碎!

  常小康推开车门,枪口边移向堤下的蒋器,他只开了一枪,手腕就栽上了一只蝴蝶形状的飞刀,吃痛不过哎哟一声,枪也脱手而去。随着一声轮胎的爆响,劳斯莱斯象只受伤的硬甲壳虫,发动机戛然而止。接着,几声震撼的爆炸,几乎要响破人的耳膜,零乱的枪声与之比起来,就有些象炒豆般了。

  赶场一般,天字七号码头一时间开来了无数的车,跳下无数的人,保密局的特务、忠义社新旧势力几路人混战在一处,到处火光冲天,弹药横飞,竟都有些末世来临,胡乱为王的劲头了。

  姜琛在车内目睹混乱,知道大势将去,逃命为上,刚溜下车,就听有人在喊:“冬虎,快! 车上下来的就是姜琛!”

  一个提了双枪的光头大汉截住去路,怒视着他,模样象要一口吃掉谁似的:“姓姜的,三爷一家是你杀的?”

  姜琛的右手须臾间已戴上手套,听得壮汉一句一句逼上来:“水爷也是你杀的了?”

  姜琛见他对忠义社的死鬼如数家珍,也有些胆寒:“我是军统的,你敢怎样!”

  他想这样的关口,军统这个老字号还是比保密局管用些,谁知招来一顿冷笑:“真叫你说着了,我白冬虎专门跟你过不去!不管是军统水桶还是饭桶,统统都是马桶!麻烦你下去告诉陈阿水,叫他先别投胎,等我去地府找他算帐,叫他吃家法!”

  这话说得太狂放了,姜琛瞳孔都散了,他想起这个人来,当年惠若雪就最怕他回来,此刻居然叫他撞到了瘟神。他右手一提,掌心上翻,露出一排闪亮的毒刺,左手一揽,将常小康提了过来,常小康猝不及防,斜眼看见他的手,惨叫道:“救命!他手中有毒!”

  刚喊出来,耳中再听到金属破空之声,姜琛手一松,双腕齐齐被栽上雪亮的蝶刀,常小康趁机就地一滚,逃了开去。姜琛将断腕向白冬虎伸过去,白冬虎一声冷笑让过他的手,左肘夹上他胳膊,右手一劈,咔嚓一声,将他的小臂又生生折断,之后将断手反送上他的脸。姜琛鼻子上拍出一片密密的血洞,嗷地一声惨叫,左手向脸上抓去,竟将鼻子周围的皮肤全部撕破。他为了自救,开始一把一把地狠狠撕扯着自己的脸,却控制不了绿气的蔓延。他什么也顾不上了,拼命地抓拼命地抛,似乎已经不要自己的脸了,汁血四溅,状极恐怖。周围的人都吓得纷纷逃开。邵晓星已经赶到,飞起一脚将他踹在地上,和白冬虎齐开几枪。姜琛打了几个滚儿,血肉全碧,肝脑涂地,象截朽木一般横在常小康面前。他是真死不瞑目,想不到以他堂堂蝎王之尊,竟有一天会栽到上海滩的流氓手里。常小康吓得闭上了眼睛,不敢再多看一眼。

  仓库内外,码头上下,只有姜琛的手下还拼死抵过,忠义社弟子只要是认得邵.白两人的,看到老将出马,连太子都挨了飞刀,都不思抵抗,垂头丧气缴械投降。

  枪声未落,蒋清已不顾阻拦下了车。远远见了儿子被人抬上江堤,身体还在动,显然还活着,当场跪地连划十字,喜极而泣。邵晓星看一眼常小康,心中憎恨,也不理他,只扶了蒋清绕过一地的尸体向蒋器走去,走近才发现蒋器脸憋得通红,喘息声咻咻可闻,一手抓着胸口跪仆在地,一手向空中抓着,痛苦不堪地扭成一团,大家都一时发懵,只有蒋清知道儿子是犯了哮喘,急忙在他身上找喷雾器。大家都忙着救治蒋器,还是白冬虎看见常小康捧了伤腕,蹲在地上瑟瑟发抖,样子实在可怜,上前扶了他一下,刚把他拉起来,耳中就听到活转过来的蒋器一声痛叫:“林小健!”

  他勃然变色,抬头见邵晓星已经抢身车前,他们同时看到伏在血泊中那个熟悉的身形,邵晓星将他翻转抱起,林小健面色如纸,奄奄一息。邵晓星喉咙一哽,仿见二十二年前的一幕,白冬虎狂拖了常小康过来,明白是怎么回事,目呲欲裂地揪过他的头发,一拳将他击昏过去。

  林小健人还清醒,经这一动,大量的血从口鼻中喷呛而出,触目惊心! 邵晓星奋力抱起他,蒋器也跌跌撞撞地扑过来,加上白冬虎,合力抬他上了一辆车,邵晓星向白冬虎急急地吩咐:“快,回去叫天哥!”

  白冬虎如何舍得,还要跟了上车,邵晓星低吼一声:“快去,不能耽搁!”

  白冬虎很少见邵晓星这样声色俱厉,一跺脚,转身上了一辆吉普,飞驰而去常公馆。

  车向医院急驶。

  大口大口的吐血,不断地抽搐,林小健面孔扭曲,一直没能说出话来。蒋器在他身边死死抓着他的手,恨不能把呼吸全给他用,邵晓星不停地鼓励:“一定要活着阿健!听邵叔叔话坚持住!再挺一下就到医院了!天哥快来了,还有芳姐、彪叔、阿轩、刀疤顺,大家天天都盼着你回来,冰儿雪儿也总吵着要见大哥呢……”

  林小健全身毒发,耳朵也开始向外涌血,他抽搐的势头渐弱,听到了那些熟悉的名字,眼睛仿佛蒙上了一层雾,终于,他说了出来,声音微弱,几不可辨:“我……等不到了,告……告诉爸爸,我是林健的儿子,也是……常啸天的儿子,阿器……”

  未及说完,头便软软向邵晓星怀中伏去,手随即从蒋器手中滑下,眼角处竟也有黑色的血线缓缓渗出来。

  邵晓星眼中窜火,狂叫:“快!快!”

  司机肝胆俱裂,玩命踩下油门。车子飞掠过苏州河畔,蒋器扳起林小健的头,哑了嗓子拼命叫起来:“醒过来,林小健!千万不能死不能死,我不许你死,我要你活着!你听到没有……”

  只有蒋清看出一切已徒劳,用一方丝帕堵住口,回头无力地陷进前座,眼泪无声地流了出来。看了这决别的场面,她震憾异常,隐隐觉得是自己杀了林小健。

  轮椅被簇拥着,推过漫无边际的走廊,医院的天花显得空旷无比,迎面走来的人都无声无息,象是白影幢幢。只有一种声音变得越来越清晰,嘭!嘭!嘭!嘭!象是脚步声,又象是心脏在跳动。常啸天又开始了一种熟悉的幻梦,他躺在床上,小健探下头来,定定地盯着他,眼睛很大,象是注着一汪水,要把他的面容印在那两泓清水之中。

  这是常啸天记忆恢复后,经常做的一个白日梦,他从没向人提及,他怕被人知道他的虚弱,怕被人知道他还在想念出走的义子。马上就要相见了,不知为什么,这种幻梦般的感觉又来了,直到他被推到急救室门前才清醒。因为行进停顿下来,急救室的门只开了一扇,轮椅宽了些,抬不进去,几个弟兄正手忙脚乱地欲打开另一扇门,他却已经等不及了,因为他看见蒋清迎了出来,一脸戚容,哀哀地向他叫着:“啸天!”

  常啸天心速加快,似乎要跳出胸膛,他从轮椅上站了起来,僵直的迈开腿,竟要自己跨进去!白冬虎大惊失色,忙过去搀他,被他粗暴地甩了开去,阿芳从轮椅上取出一根拐杖,也被他狠狠推开,就这样一步一步踉跄挪到了房中唯一的一张床前。

  床上,覆着一张雪白的薄单。

  唰的一下,常啸天揭开了白单,下边的人双目紧闭,印堂青黑,惨烈的血痕纵横于惨白的面容上,赫然未凝。

  这是他的小健吗?

  “阿健!”白冬虎头一个冲上来。

  常啸天闻声身子一抖,心一下爆裂开去,两年,未见一面,竟会是这样凄惨的阴阳隔断!

  “小健!”“阿健!”

  阿芳、刀疤顺、唐轩一干人皆控制不住扑过来,或哭或叫,急救室内外登时乱成一片,常啸天现在听不得这种悲声,他向后狠狠挥手,狂吼一声:“不许乱,都下去!”

  他用颤抖的手摸向血污的面容,竟还有些不信,他寻出一方手帕,去擦那些纵横的血迹,手帕揩过眼角、鼻子、嘴边,又拭过双耳,熟悉的容颜从手下一一再现,五官依然清俊,安静得象在熟睡。常啸天静心屏气,只是端详着,端详着,复以手指,缓缓地理过那年轻的黑发,一下又一下,一下又一下……

  汽车在荒野掠过,幼年的小健温顺地躺在他的臂弯中,安心地熟睡,那是二十一年前那个春天的夜晚,他刚刚答应了好兄弟的妻子,正决心要把孩子养大成人,他要把他当成自己的骨肉,他要把自己的一切都给他……

  气氛窒息,所有人都惊惧地看着他,只有蒋清在旁扶了劝道:“啸天,不要这样。人死难复生,你要节哀,小心你自己的身体!”

  常啸天已然心神恍惚,抬头目光茫然。这时,邵晓星分众走来,方才林小健送进医院已经不治,大家这才发现蒋器竟在混战中也中了枪,手臂正流血不止,邵晓星和医生强行把他从小健的身边拖开,送到手术室,所以他还不知道这里的情形,猛见常啸天居然站在床前,吃惊之余上前扶住,凄声道:“天哥,小健死得太惨了!他临死还叫着爸爸啊!他根本没有忘了你!”

  阿芳忍了再忍,到底抑止不住扑上来:“阿健,怎么就这样子回来了?可怜你走得这么早,芳姐白疼你一场了!”

  没到床前,人已经晕了过去,混乱当中,常啸天一把抓了邵晓星:“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啊!”

  蒋器也冲了进来,受伤的手臂用绷带吊在胸前,悲痛已使他难以自制,他径直走到常啸天面前:“林小健是被你害死的!”

  “你说什么?”常啸天简直不相信自己的耳朵,愤怒地睁着充血的眼睛,瞪着蒋器。

  蒋清制止道:“阿器,你闭口!”

  “不!”蒋器推开妈妈,执拗地冲向常啸天,他刚才就想好了他一定要说出来,要当着常啸天说出来,他一定不用英语:“林小健那样聪明,那样喜欢读书,你连大学都不让他读完,就把他拉进社团帮你卖命!你整整二十年不让他知道身世,你受人暗算全算在他头上,你这么多年来给过他什么,你有没有关心过他的前途,有没有在乎过他的感受?!”

  蒋器越说声越高,指着一屋子人恨道:“他好不容易才摆脱了你们,要按自己的意愿去生活,你们又把什么破烂权力、肮脏财产强加给他,还有我!却不问问我们是否需要!你和你老婆斗,和你儿子斗,和你门里的人斗,为什么要扯上我们?让我们全都成了你权力欲的牺牲品!现在你开心了得意了,你到底把林小健给害死了!”

  “ 啪!”蒋清气不过,给了儿子一记响亮的耳光,转身帮邵晓星扶住了摇摇晃晃的常啸天。

  “妈,我一定要说出来,不然我会憋疯的。今天要不是林小健,躺在这里的就是我!”蒋器嗓子已经嘶哑,双膝一软跪仆床前,捶床哽咽道:“林小健,你不该死呀,该死是这些黑社会……”

  常啸天心如刀割,一言不发向外走去,白冬虎等人皆怒视着蒋器。

  常啸天在搀扶下只走了几步,一侧头,一口血疾喷了出来。众人惊叫起来,七手八脚把他抬上轮椅,常啸天大口喘着气:“我没事!接……接小健回家。他走了这么久,一定想家了……”

  邵晓星伏下身:“放心天哥,一切我来办!”

  急救室里,只剩下蒋清母子和邵晓星,蒋清这才把心思转到蒋器身上,看见儿子一脸憔悴,手臂上裹着的纱布透出丝丝血痕,想起他一天饱受惊吓折磨,刚刚还挨了自己了一掌,不由心疼道:“阿器,手怎么样?还痛吗?”

  蒋器仍然守在床前,木然摇头。邵晓星吩咐准备临时棺木,留下刀疤顺保护蒋清母子,临出门时,他沉吟了一下,回首道:“阿器,你过分了。你父亲在大上海闯荡几十年,我们这些在他身边的人都知道,他重情重义,顶天立地。你不配批评他做事的原则,就是小健在九泉之下听到你的话,也不会赞同的!”

  蒋器余恨不消:“他不是我父亲!”

  邵晓星被他一口噎回,叹口气摇头:“事实就是事实,你改不了的。你发脾气的样子都象极了天哥!唉!”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