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 奇妙世界 超凡心脏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三章 意味收获

超凡心脏 杨亚尚 2195 2019.06.13 11:08

  黄衣女出手,就像是大人揍小孩,男人和女人根本没有还手的余地。

  借着月光,王青发现房间内的情况和画面中的模样相同,一排书架,和只有一步之遥的石桌,只不过此时的石桌面上已经碎成一块一块的。

  “还真是假的。”王青嘀咕了一句。

  “也不尽然,看到你和石桌的距离了吗,若不是我及时赶到,只要你被魂气拖进石桌内,一切都会变成真的。”黄衣女开口道。

  王青下意识的后退两步,看着石桌发现还有灰色的气体从石桌上飘荡着。

  “不用担心,这家伙的魂气被我打的快散了,不会在对你造成什么伤害。”

  黄衣女将一本老久的土黄色书籍,扔到石桌上:“这是我无意中看到的。”

  “这是什么?”王青问道。

  “那二者的由来!”

  黄衣女似乎想到了什么“扑哧”一声笑出声,语气带着笑意道:“你一会可以看看,还有,这三个人我已经搞定了,他们已经被我吓得半死。”

  王青顺着手势望去,就见黄衣女的身后放着三个花轿,随着王青看去,轿帘自动掀开,轿中分别坐着叶铭瑄三人,每个人无神的望着前方,一会哭,一会笑。

  看了半天,王青突然道:“那两个男的你杀来吧,女的交给我。”

  “早知道这样,我何必那么麻烦。对了,你可能会得到一个惊喜。”

  黄衣女打个指响,刘野二人突然露出惊恐的神情,紧接着脸上闪过一丝痛苦,随后脖子一歪。

  至于叶铭瑄正在发生未知的变化。

  王青还是有些害怕黄衣女的,不是对方的身份,他害怕的是对方的实力,和脾气,明明轻而易举就能解决的,非要一次次打爆对方。

  哪怕是为了给小宝报仇,他也深深明白一个道理,女人不好惹,有实力的女人,更不好惹。

  “嗨,怨我,我这也是突然决定的,您受累了。”王青陪笑道。

  这是个需要他供着的大姐。

  黄衣女没有回话,只不过身影变得模糊:“时间来不急了,我先走了。”

  话音刚落,黄衣女的身影从原地消失。

  王青一阵尴尬,话唠一半就走,这都是什么毛病。

  小宝这时抬起头,鼻子嗅了嗅,一拍小手,开心道:“姐姐终于把人家忘在这了,我可以在这玩几天了,咯咯。”

  “玩几天是什么意思?”王青有种不祥的预感。

  小宝亮晶晶的大眼睛忽闪忽闪的:“就是说,我要在哥哥家做客啊。”

  “不好吧,不回家,妈妈会骂的。”王青道。

  刚刚重焕新生,他还想着享受人生呢,弄个拖油瓶他能接受,可弄个要命的祖宗他接受不起啊,刺激男人和女的话他还历历在目,天知道小家伙哪天会说出什么话,招惹什么人过来。

  小宝眼珠一转,露出坏笑:“那哥哥送我回去吧,大不了小宝回家,就和爸爸妈妈说,有人打小宝屁股,也不知道爸爸妈妈会怎么说!”

  王青嘴巴张的能塞下一个鸡蛋,懵逼的看着小宝。

  威胁,赤裸裸的威胁啊,前面还哥哥长,哥哥短呢,这会就来威胁哥哥了?

  小宝皱着小鼻子,哼唧道:“哥哥,那我走咯!”

  “走什么走。”王青一把拽住小宝的小胖手:“这孩子,老说什么傻话,来哥哥这了,不住几天,哪也不行走,帮了哥哥这么大的忙,哥哥还没来得及感谢你呢,怎么能让你走呢!”

  小宝小脸疑惑道:“只是几天啊!”

  “嗨,几的意思就是不限,只要你开心,你就可以一直住,什么时候住够了什么时候走。”王青解释道。

  “真哒?”小宝眼睛一眯,斜看着王青,一脸怀疑的神色。

  “那当然!”王青道。

  “好吧,哥哥既然这么诚心邀请了,我就勉为其难的住着吧。”小宝装模作样的说了一句,转头就飘到王青的跟前,咯咯直笑。

  亮晶晶的大眼睛笑成月牙形。

  等我能打过你爸爸妈妈还有哥哥姐姐的。王青表面上同样一脸笑意,心中悲愤交加。

  姐姐打不过,弟弟惹不起,耻辱啊,想我二十来岁的男子汉,今日被个三四岁大的小鬼威胁,丢人啊!!!

  “呀,有魂体。”小宝脸色一变,呀的一声,划成一溜烟直接躲在王青的身后。

  王青连忙抬头看去。

  叶铭瑄有些呆滞的从地上站起,身体和小宝蕾丝,不过她却是实体。

  “这就是魂体?”

  王青看了半天也没看出和人有什么不同。

  “不管了保险起见,我还是先试试。”

  “绝对摄取”

  王青暗暗发动技能,他可不想,还没笑两声又开始哭,万一技能还不好使,叶铭瑄随便吊打他。

  至于小宝,他根本不抱希望,战1的渣渣。

  叶铭瑄的身影,直接在原地凭空蒸发一样。

  “成功了?”

  王青露出惊喜的神色,回头看看石桌,他可是记得黄衣女说过,对方只是被她打残而不是打死。

  这可都是他活下去的本钱。

  “绝对摄取”

  石桌上的魂气消失不见,月光下只有一张破碎的石桌静静站在那,看着桌子上的老旧书籍,王青伸手拿起书籍,哗啦一声,石桌突然散架,碎石块散落一地。

  看着地上的石块,王青皱皱眉头,转身离开。

  黑色的石块中间夹着一抹猩红,他想那应该是鲜血染透了石桌。

  “哥哥,我们去哪?”小宝在王青的身后探出头。

  “回家!”

  “哥哥的家什么样?”

  “很大,很冷!”

  “以后不会了!”

  “嗯!”

  弯月挂空,一道长长的影子在地上拉的很长。

  奶声奶气的嬉笑声在山林间响起,惊飞了林中之鸟。

  三个小时后……

  锅炉房!

  “我们到了!”看着一排排的锅炉心花怒放。

  这将是我以后问之奋斗的地方。

  小宝站在门口,身体藏在门后,露出一只眼睛还是用小手挡着,脆声声道:“哥哥,骗人!”

  看着锅炉,王青道:“我什么时候骗人了,这不是很大很冷吗!”

  ………

  ………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