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幻想 白鹤凌霄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004章 丹炮 迷阵

白鹤凌霄 逐鹤散人 4864 2019.06.03 22:05

  远处,玄犀爵业攻城军大营.

  一人背负双手站在望台高处,静静地眺望着远处箭矢交错、炮石横飞、血肉撞击的修罗战场。他的形貌同样怪异,身形不高却肌肉发达,撑的衣襟鼓鼓胀胀的,如同枯树皮的面孔被熊熊炬焰映的狰狞如鬼,一头霜雪般的蓬松白发,而两道剑戟似得粗眉却黝黑光亮,细细的双目中蕴着精光,回映着地平线彼端血一般的烛天战火。

  这人便是贺宸渊十七万大军的先锋官,镇海铁砣雷石开。

  起用卢九魔这样的莽汉匹夫攻城,也许是对的,按照这样的攻击力度,紫螺城或许真会被他一举攻克!雷石开这般想着。侥幸的念头只在心坂停留了一瞬,仅仅只是一瞬而已,他就极其坚定地摇了摇头。

  守城的毕竟是陆鹰鹤啊!

  这位年轻的骠骑校尉,深得黑甲铁鬃鹰林景玄的真传,内外兼修,是如今黑鹰军中最骁勇最难缠最鹰派的铁血战将,否则林景玄岂会调他来守城?也许正是因为如此,贺宸渊才会派我领军攻城吧!一股两虎相争棋逢对手的感觉忽然浓烈起来。

  雷石开深知,尽管同为玄犀爵业效命,但他毕竟是贺家长子贺宸风的心腹,与次子贺宸渊并非同一阵营,在明争暗斗相互争权的豪阀之中,贺宸渊之所以委任他为攻打紫螺城的先锋将军,并非出于欣赏,更不是因为交情,完全是对他能力的依赖,一旦这种能力受挫,紧接而来的惩罚必定恐怖得超乎想象。

  一个月以来,紫螺城久攻不下,损兵折将无算,贺宸渊非但没有怪罪,反而亲自写信安慰鼓舞士气,并调拨了一批先进的攻城武器给他,另外还有一支神秘的奇兵。雷石开知道那是因为紫螺城之战至关重要,除了他以外,贺宸渊一时半会还找不到更合适的人选。

  只要能攻破这座城就可以将功折罪!

  此时的雷石开感到莫名的烦躁,他强自定定神,继续望向远处烽烟弥漫的战场。

  紫螺城这边,敌军剩余的十一座攻城塔的顶盖突然翻开滚落,一架架构造轻巧的单梢石炮以及操作的兵曹,被塔内的特设的机簧瞬间弹升至塔顶,就跟凭空冒出来似得。

  那些兵曹举起弓弩,对着城上就是一阵乱射。黑鹰军的弓手也不是吃素的,借着城垛掩护立刻展开反击,一轮对射下来,双方互有死伤。

  攻城塔上的抛石机发动,可抛射上来的并非石弹,而是一个个身穿盔甲的士兵,肢体僵硬,目光呆滞。

  犀牛群已经推进到城前四十步内,高近三丈的攻城塔与城墙几乎齐平,依照这样的落差和距离,即便是单梢石炮也能将一个满身披挂的士兵抛上城,只不过一次最多抛上来十一个人,立刻就会被守城的士兵剁成肉酱,这样做有意义吗?莫非这些也是玄犀爵业秘密训练的死士,战力远超常人?

  这些疑问在脑海中,如电光火石般一闪而过,陆鹰鹤尽管年轻,但久经战阵,眼见敌军举止异常,一刹那间心生警兆,高声喊道:“快泼水!”

  那些被抛上城墙的攻城兵,也在此际重重摔倒在地,身体居然不可思议地四分五裂开来,就像是摔碎在地的瓷瓶,一股股黝黑粘稠的液体漫溢而出,全是石脂!

  那些根本就不是士兵,而是一个个制作精巧体内被装满了石脂的假人,之所以装扮成士兵的模样全是用来惑人眼目的。

  万幸的是为了防备敌人火攻,城墙上提前备了许多盛满清水的木桶,守在木桶旁的兵勇们一听到命令,也不管三七二十一,几乎是在假人摔碎石脂溢出的同时,一百多捅水泼洒而出,这些石脂还没来得及点燃,就被水流一冲而散,顺着墙缝直流而下。

  陆鹰鹤暗道一声好险,只要自己的反应稍慢一步,哪怕只是一个弹指,这些假人携带的石脂被成功点燃的话,守城士兵的伤亡必将难以估量。

  “姓陆的算你厉害!”费尽心思琢磨出来的破城杀招被轻易识破,功亏一篑,气急败坏的卢九魔纵身跳下攻城塔。

  行军参知邵典紧盯他,说道:“这厮定是要去破坏城门,末将请战!”

  “你留下指挥,我去守城门!”陆鹰鹤眼见攻城塔已经抵达城墙之下,而敌方的攻城将领却临阵离开,想必另有所图,而且卢九魔所在的那座攻城塔透着古怪,定然藏有不为人知的杀招。

  “末将遵令!”战阵之中,主将的话就是圣旨,邵典没有任何异议,抽出战刀,转身下令:“弓手退后,步兵接防,准备近战!”

  这时候,城前壕沟中的石脂基本燃烧殆尽了,火焰逐渐熄灭,司库刚刚来报,城里储备的石脂已经告罄。失去火焰地阻挡,犀牛所拉的攻城塔很快抵达城前,藏在塔内的玄犀爵业弓弩兵疯狂地向城上射击。

  一阵机括摩擦得刺耳声响几乎同时传来,攻城塔前面的挡板翻落出去,一架架设计精巧的折叠攻城梯被内部的机关弹射而出,全用空心竹管拼接而成,非常轻盈,前端带着弯曲的大铁钩,刚好勾住城墙,玄犀爵业的士兵开始登城。

  站在远处高台上的雷石开猛一抬手,身旁的传令兵会意,举起一面三角形的黑色令旗上下挥舞各一次,鼓手立即擂响战鼓,隆隆的鼓点声穿透浓重的烽火硝烟,响彻在战场的上空。

  埋伏许久的一支骑兵立即冲杀而出,跨过冒着浓烟的壕沟防线,举起圆盾遮挡城墙射来的箭矢策马前进,三百骑倒有一半成功地冲到了城门前,铁桶一般护在黄发怪客卢九魔的周围。

  同时,陆鹰鹤听到那股若有若无的哨声第三次响起,卢九魔坐镇的攻城塔原本正对着瓮城的城门冲来,被烧得皮开肉绽的犀牛眼见着就要撞到门上了,听到哨声指令后突然掉头转向,带动所拉的攻城塔也跟着一同转向,一瞬间调转过来。

  陆鹰鹤起初以为这些畜生要逃跑,随即又觉得不对劲,因为攻城塔的后面用青桐浇铸着一颗巨大的虎头,从张嘴咆哮的虎口中伸出一根黑黝黝的粗铁管,管内有密密匝匝的风车线,管口用铜环箍住,通体泛着暗沉狰狞的幽光,衬与呼啸而来的寒风和阴霾肃杀的夜空,说不出的阴森迫人。

  陆鹰鹤眼眸一凛,顿感不妙,急忙掠向城门。未等他奔下城墙,只听一声轰天巨响震动四野,霎时间盖过了所有的喊杀声,从铁管中冲出一条赤红火龙,熊熊焰火裹挟着一枚脑袋大小的圆形石弹山呼海啸而来,结结实实地打在瓮城城门的门缝处,紧接着是第二枚、第三枚……

  砰砰砰……

  一声巨响伴随着一枚石弹,威力居然比架在高处的重型石炮还要猛恶,尽管是砸在城门上,甚至能感受到城墙的晃动。

  这绝不是抛石机,抛石机是利用重力惯性抛出石头进行攻击,若想增加威力,就要造得格外巨大,这也意味着需要足够的操作空间,这座攻城塔里无论如何也藏不下一座重型石炮,而且,砸在门上的石弹也不是被抛出来的,明显是被某种看不见的力量推送出去的,伴随石弹一同射出管口的熊熊烈焰便是最好的证明!

  究竟是什么武器呢?

  陆鹰鹤眸光倏凝:难不成……难不成是依靠丹药之力发射的新式武器——丹力破城炮?如果是真的,后续针对玄犀爵业的战争会更加被动,黑鹰军困守东陲多年,在新武器地研发上面已经严重落伍了。

  石弹撞门的声音不绝于耳,用铁皮铜锭加固的城门承受不住这等猛烈地撞击,铜钉脱落、铁皮变形,里头的硬木门板出现了蛛网般的裂痕,门轴已经断掉了。

  轰隆——

  半边瓮城城门瞬间坍塌,主城第一道防线被攻破……

  这尊丹炮想必是储备的丹药用光了,轰开城门后,犀牛拉着攻城塔便立刻回撤。

  “兄弟们,跟老子一起冲进去,砍下陆鹰鹤的脑袋当球踢!”卢九魔咆哮着,率先杀入了瓮城,出乎他的意料,居然没有遭遇守城士兵地阻挡,空荡荡的门洞里竖着一块白色的大石碑,上面龙飞凤舞般写着七个红色的草字:卢九魔命丧于此!

  “陆鹰鹤我操你祖宗!”性情狂暴冲动的黄发怪客气得浑身乱抖哇哇大叫,一拳挥出,白色石碑应声碎裂,霎时间,刚猛的拳风卷起地上的泥土灰尘,连同碎裂的石屑漫空飞舞,门洞里伸手不见五指。

  一名银甲百户举着火把,好意提醒:“卢先生请留神,末将感觉有点邪门……”

  狂怒之下的卢九魔哪里听得进去。“他姓陆的不过是洗炼品初级武夫而已,老子怕他个鸟来,你们这些脓包软蛋,要是怕死就留在这里,老子一个人冲进去,一把刀照样能杀光他们,哈哈哈……”

  这名银甲百户无奈,高声命令道:“都给我跟紧了,谁也不得后退,违令者斩!”

  他不经意间发现,漫空飞旋的粉尘石屑消失了,不知何时起了雾,起初只是薄薄的一层,却以眼睛可见的速度变浓,浓的犹如实质,仿佛黑灰色的幕布一样围在四周,空气刹那间变得压抑起来,手中火把滋的一声熄灭了。

  这名底层军官心下一惊,感觉自己与外界彻底失去了联系,黑灰色的浓雾犹如跗骨之蛆爬上他的身体,再渗入肌肤毛孔,令他的六识感官逐渐迷乱起来,甚至连上下左右东南西北都分不清了,时间与空间的感知也跟着丧失,一阵阵的天旋地转。

  在意识彻底消失前,他不由得大喊:“卢先……”一个“生”字还未喊出口,脖子陡然一凉,脑袋拖着血尾巴飞上半空。

  站在高台眺望的雷石开目眦尽裂,眼睁睁地望着这名跟随自己出生入死的属下,被卢九魔一刀砍掉了头颅。

  卢九魔是贺宸渊请来的,这等来历诡谲的域外魔头嗜杀成性桀骜难驯,想必是贺宸渊暗中许下了不为人知的承诺,这才使的动他出山效力。因此,卢九魔对他这位先锋将军很是不敬,雷石开是堂堂军人,不屑与此等江湖草莽一般见识,之所以一忍再忍,无非是想利用他一举攻克紫螺城,没想到城门洞开,空空荡荡的没人防守,这厮非但不冲进去,反而杀起自己人来了。

  变生肘腋,雷石开隐隐感觉不对劲,又眺望片刻,蓦地眼前一花,视线竟尔模糊起来,彷佛有一个无形漩涡将自己往里头硬拉硬拽,只差一步便要身陷其中,不可自拔。

  ……是阵法吗?

  急忙运足十成功力,强忍着头晕眼花的恶心感再一看,一百多名骑士神情呆滞,放着无人防守的城门不进,牵线傀儡一般围着卢九魔打转。

  城门内传来一阵奇异的波动,好像那里的空间被人硬生生地扭曲了,引得雷石开不由自主地眯了一下眼睛,睁眼再看时,原本神情呆滞的一百多名骑兵双目赤红,纷纷拔出马刀,彼此砍杀,舍生忘死地战斗者。

  “哈哈哈,姓陆的,你终于不做缩头乌龟了,来的正好!”卢九魔嘴角歪斜,露出扭曲的邪笑,此刻对他来说,周围的人全是陆鹰鹤,亟欲杀之而后快。

  他提着军刀杀入阵中,刀锋过处,一时间血柱冲天,断首残肢此起彼落,人马均无例外,夹杂着痛苦的惨叫,一百多名精锐骑兵割草般到下,转瞬间被砍死一半。

  卢九魔如癫似狂,他一个人一把刀造成的惨象,比紫螺城前数千人鏖战的修罗场还要血腥震撼。

  “姓陆的,今日就是你的死期!”他咧嘴狞笑,凶猛狂暴如同受惊的疯兽,惨叫哀号不绝于耳,漫起的血浆淹没马蹄,受惊的马匹四处奔窜,踩得一地炼狱光景……

  果然是惑人心智的阵法!

  雷石开心尖发颤,若想将一百多人悉数困在阵中,诱使他们自相残杀,这布阵者该是何等得强大?怪不得陆鹰鹤如此有恃无恐呢,原来有一位神通超绝的阵法师压阵!

  不单他看出来了,就连站在身旁的铜甲郎将徐茂也看出来了,这位求功心切的徐郎将跃跃欲试,按着刀柄高声提议:“雷将军,末将愿率一千骑兵前去驰援,定能一举攻入城去,就算那位阵法师再厉害,也不能把我们全困住,那是陆地神仙才有的本事,整个紫宸洲江湖也没几人,比三条腿的蛤蟆还珍贵,末将就不信了,就凭这帮残兵败将也能请来一位武神!”

  陆地神仙也称武神,即武道神仙。

  对于这位铜甲郎将的提议,军衔高出两级的金甲郎将雷石开没有立即表态,而是拄着战剑继续眺望门洞中同袍相残的惨况,刻满皱纹的嘴角露出一抹不易察觉地狠笑,眼眸中的震惊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恍然大悟后的泰然自若。

  兵法有云,知己知彼,方能百战不殆!

  一个月以来紫螺城久攻不下,下面的将官对他多有怨言,埋怨他为何不派出贺元帅调来的奇兵?在雷石开看来,这些人简直比猪还蠢,也不动脑子想一想,紫螺城是一座孤城啊,他姓陆的只不过是一名洗炼品武夫而已,凭什么如此淡定?在没摸清对手的底牌之前,岂能轻举妄动?

  底牌之所以能成为底牌,不仅仅是因为它不为人知的隐秘性,更重要的是关键时刻能够出其不意,并且一击必杀,决出胜负!

  答案现在揭晓了,那位阵法师一定是陆鹰鹤有恃无恐的杀手锏。阵法师属于炼气士的一种,许多军队之中都有阵法师,这些奇人异士在关键时刻能左右战局的胜败。可阵法师不管如何厉害,终究是有限度的,想用阵法杀死一百多名铁甲骑兵,对元神的损耗定然不小。既然如此,何不再加一把红炉火,活活地熬死他?

  战场瞬息万变,战绩稍纵即逝,雷石开湃霍然起身,一脚踢开马扎,提起战剑指向坍塌半边的城门,高声说道:“徐茂徐将军听令,命你率兵攻城,不得有误!”

  割据称王的诸侯们,大都沿用天象朝的军制,而在本朝军制之中,并没有将军这个军衔,所谓将军者,乃是对所有武将的尊称。

  “末将遵令!”铜甲郎将徐茂躬身领命。

  隆隆的战鼓随即响彻夜空,一千骑兵如同黑色的怒潮一路狂卷而去。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