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幻想 白鹤凌霄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018章 后患

白鹤凌霄 逐鹤散人 3239 2019.06.17 20:21

  须知高手相搏到了紧要关头,天平处在微妙的平衡状态,即便落下一片羽毛,也有可能打破脆弱的平衡,令占上风的一方落败,让处于劣势的一方反败为胜。

  随时准备应付战场变局的骠骑校尉,冷不防地冒出一个大胆的想法:铜甲校尉赵铁河手中的箭,全是紫袍炼符师动用本命符神炼制的,与孤先生之间,或多或少有些心灵感应,如果让赵校尉把这些箭全部射向两人隔空对决的战场,或许能助孤先生一臂之力。

  陆鹰鹤暗自盘算,如何才能悄无声息地通知赵铁河?要知道,以黑月的修为,只要自己出声提示,他便有能力提前防备,浪费符箭不说,甚至可能会伤到赵铁河。

  战局变化陡升。

  黑月收回那柄青绿色的软剑,剑芒持续变粗变长,直向孤先生劈来。

  孤先生正在全力驭符,不好硬接,被迫身形移动,引的这柄剑向旁边劈去。

  黑月趁机将幽冥印抬高一丈。

  原本的灼灼日轮已经变得很淡了,似乎随时随地都会被黑暗吞噬。

  陆鹰鹤心急如焚,无暇观看铁鬃鹰围攻伏青岩进行的如何了,抬头望向瞭望塔上面的赵铁河,两人目光刚好相撞,陆鹰鹤语带双关地说道:“赵校尉,你留着那些箭包饺子吃吗?给我全部射出去。”一指黑月。

  赵铁河一愣,好在这位初老的铜甲校尉并不笨,否则林景玄也不会让他来当禁卫军统领,当即就明白了长官的意图。依照他自己的想法,是准备用这些符箭来招呼伏青岩的,这厮的修为不低,已经有不少兄弟丧命在他的剑下了,只是铁鬃鹰骑兵往来驰骋,双方混战在一起,难解难分,他不敢轻易放箭,以免伤到自己人。

  一见长官下令,军人的本能让他立刻执行命令,也不管三七二十一,一股脑地射向黑月军师,箭如连珠,衔尾而至。锋利的箭镞摩擦空气的声音异常强烈。

  正如陆鹰鹤所料想的那样,这二十多支符箭果然与孤先生存在气机感应,立刻被苍穹中的金色日轮吸收,金光暴涨,又将幽冥印压下两丈,孤先生喘得一口气,原本端坐的身形凭空消失,

  惴惴不安的骠骑校尉瞪圆双目,等他捕捉到紫袍炼符师的虚影之时,悬挂苍穹的日轮和幽冥印全都不见了。

  “老前辈真是杀伐果决,宁肯两败俱伤,也不愿全力击败晚辈……还有你这个骠骑校尉,真是奸诈,咱们改日再会。”黑月军师气急败坏的声音越来越远,待的最后一个字时,已到城门了,只听一声砰然巨响,厚重的城门碎成粉末。

  “雷将军即刻攻城,这老匹夫的元神也快耗尽了。”

  黑月一走,原本站在一旁袖手旁观的北堂光跟着腾身而起,如飞而去,这个出身魔宗支脉的老瞎子爱惜羽毛,自始至终都不肯出手帮忙。

  黑月的受伤遁走令伏青岩无心恋战,可铁鬃鹰阵法娴熟,配合得当,尽管死在他剑下的骑兵已多达二十几人,可他一时半会也无法脱身,高喊道:“陆骠骑可否听在下一言?”

  “伏掌门是要交代临终遗愿吗?只要不太折腾人,本校尉愿意帮你完成。”陆鹰鹤端坐马背,右手按着亢龙刀的刀柄。

  伏青岩却好言好语地说道:“在下与贵军并无私仇,不过听命行事罢了,寄人篱下,也是身不由己,请陆骠骑让开一条路,放在下离去。”竟带着一丝祈求的意味。

  陆鹰鹤笑问:“你既然是听命行事,那就得全力完成任务,本校尉的首级还好端端地长在脖颈上,你就这样拍拍屁股走了,不怕黑月军师责罚吗?”

  伏青岩急道:“这是在下的事情,不劳陆骠骑费心。”一边挥剑迎敌,一边语调飞快地陈述利弊:“这些骑兵阵法是依照九宫八卦的原理练出来的,确实厉害,可在下毕竟是天罡品武夫,突围的本事还是有的,只是在下不想为此受伤而已,陆骠骑若是不肯放行,那在下只好拼命了,起码能拉一百人垫背,要不要赌一把?”

  “伏掌门所言极是,就算本校尉亲自加入战阵,也会有不少弟兄丧命。”陆鹰鹤沉声喝道:“放行!”

  原本摆阵冲锋的铁鬃鹰,纷纷绕过斗志丧失的伏青岩,铁色洪流般退回到长官身后。

  身为一派掌门的中年刺客长剑归鞘,抱拳深深一揖,再不多言,随后翻墙离去,心中不禁感叹:这位年轻的军官行事不按常理出牌,强兵压境,却撤走全部兵力,身边只留下几百人,究竟想怎样?不过他那份镇定自若、行事果决的做派确实让人心折,难得的是令出即行,一众部下对他服服帖帖,难怪紫螺城能守住一个月呢,只可惜黑鹰军覆灭在即……

  敌人全部退走之后,留在城内的只有陆鹰鹤、邵典、赵铁河,以及剩下的四百七十多名铁鬃鹰精锐骑兵。

  雷石开的大军很快就会攻来。

  陆鹰鹤提高声音,朝着空中喊道:“老前辈快出来吧,做做样子也就得了,您老还装上瘾了?”

  “你这小崽子是怎么看出来的?”一道淡淡的紫影出现在前方。

  陆鹰鹤笑道:“前辈答应过我的事情还没做呢,这关乎数千弟兄的性命,想必不会食言呢?再说了,您好歹也是紫袍级别的炼符师,整个紫宸洲武林也没几个,晚辈不信会轻易败给一位不知来历的军师。”

  “这厮魔道双修,也是个人物,我与他确实两败俱伤,若是他能把那一身不知从何处偷来的神通融会贯通的再好一些,老夫未必是对手。”孤先生神情肃穆庄重,显示出对黑月军师的尊重,这也是高手风度,不会因为不喜欢对方便刻意诋毁,岂料,这位老爷子话锋一转,又开始冷嘲热讽道:“唯独这厮藏头藏尾的,不肯以真面目示人,看着就来气,否则,老夫还挺佩服他的。”

  “魔道武功与咱们正道武功不同,正道武功讲求循序渐进,按部就班地往上修炼也就是了,最多吃一些增补的丹药,而那些修魔者,除了三品四境七重境界之外,还有三重境界,如魔如我、魔天相应、魔极是道!以黑月军师的道行,勉强停留在魔天相应的中期罢了,你我合力打败他,成了他心中必欲除之而后快的魔障,除非放弃修行,若想继续提升,就得想方设法破除魔障,他现在连你都记恨上了。”

  陆鹰鹤一愣,世间还有这等不可理喻的修行方式?随即无所谓地笑道:“这王八蛋忒小器,我只不过让赵校尉射了他几箭而已,至于不是你死就是我亡吗?看来晚辈还得好好努力,争取下次遇到他之前胜过他。”

  “你这年轻人有急智!居然想到了用老夫的符箭来搅局,让这场你死我活地战斗提前结束了,要不然,老夫与他耗到天亮也未可知,真要耗那么久,老夫距离元神自解也不远了,哪还有本是完成你交代的事?”

  一听孤先生的语气,就可以想见刚才那一战是何等的凶险。

  被紫袍炼符师夸作有急智的陆鹰鹤,好一阵心惊肉跳,亏得自己想到了这个法子,要不然,后果不堪设想。

  现在时代变了,武林宗门、世家豪阀掌控天下,战阵交锋与以往不同,带着浓重的江湖争霸色彩,没有高手压阵的军队是不安全的,陆鹰鹤猛然间发现,自己今年都二十岁了,还是最初级的洗练品,武道修行七重楼,不过只迈出了一小步而已。可是军队并不是提升境界修为的好地方,防守紫罗城的这一个月,他没睡过一天好觉,哪有闲工夫钻研武道。

  等东陲战事结束了,找林帅谈一谈。

  孤先生叹道:“纵使你修炼战阵武道十多年,却只有洗炼品境界,就算有着媲美冲凝品武夫的战力——不,以你的本事,连天罡品武夫也能斗一斗,可与入境的宗师相比,是天与地的差别,你甚至连一招都挡不住。武道修行,前三品蜕凡,每一品之间相差不太大,一旦入境,便能通玄,所展示出来的神通具有通天彻地之能,三品与四境之间横着一条无法想象的鸿沟,等你修到这一步时,自己亲身体会去吧。”

  洗炼品好比乡试,冲凝品好比会试,天罡品好比殿试,虽说越来越难,只要有老师指点,刻苦勤奋一些,有资格参加的考生还是很多的,至于能否金榜题名,至于高中之后能否入仕做官,那就相当于三品与四境之间的鸿沟,个人的学识能力只是一方面,还需要其他资源支撑扶持。

  黑月军师是听玄境界巅峰,活脱脱的封疆大吏,手握权柄,节制一方,那些个参加乡试的考生哪有资格跟他斗?而像孤先生这种级别,已经入主内阁中枢了,只差一步便能登上九五、君临天下!

  孤先生安慰道:“年轻人不用担心,老夫才是黑月军师最大的心魔,他肯定第一个来找我,在老夫没死之前,他也没心思对付你这个修为差他十万八千里的晚辈,你该吃饭就吃饭,该睡觉便睡觉,闲的蛋痛就去秦楼楚馆找个姑娘乐呵乐呵,年轻人就要做年轻人该做的事儿,哈哈哈……”

  一句话逗的众人忍俊不禁。

  城外传来隆隆马蹄声,雷石开的先锋骑兵很快就能攻进城门。

  邵典问道:“陆尉,我们现在怎么办?”

  陆鹰鹤冲孤先生一抱拳:“老前辈,这里就交给你了!”转身下令:“其余人带上牺牲的弟兄,跟我回后山溶洞。”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