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幻想 白鹤凌霄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019章 撤军

白鹤凌霄 逐鹤散人 3259 2019.06.18 20:49

  紫螺城依着地形开建,西面是海,北面和东面是悬崖峭壁,既是军港,又是青麟海航线连接黑鹰军山君背统帅部的中转站,如此重要的地理位置,乃兵家必争之地,除了常规的兵马驻防以外,还有许多不为外界所知的机关。

  退往后山溶洞的途中,骠骑校尉陆鹰鹤不自禁地抬头,望向在风雪中迷迷蒙蒙的三清神像,北面山壁上一座元始天尊像,东面山壁上一座太上老君像,而两面山壁连接处则是一座灵宝天尊像,三座神像皆是高达十五丈,雪夜凄迷,看不清细节,只觉得辉煌伟岸之势扑面而来,让人心生错觉:有三清神尊地庇佑,万事皆可逢凶化吉!

  所谓后山溶洞,是在原有天然溶洞的基础上扩建而来,能装下五千兵马。

  陆鹰鹤带着行军司马邵典、铜甲校尉赵铁河,还有一众铁鬃鹰骑兵,顺着跑马坡盘旋而上,进入离地三丈多高的洞穴。

  率先撤进来的士兵早已吃饱喝足,枕戈待旦、整装待发,伤兵全集中在角落,重伤者躺在担架上,轻伤者靠着石壁休息,军医桑青槐正带着徒弟医治,累得浑身是汗,忙的不亦乐乎。

  未受伤的士兵按照兵种的不同,阵列有序地席地而坐,各自闭目休息,身边放着兵器和行军背囊,里面有水壶、粮食,和治疗外伤的止血散、金疮药。

  在场有两千多人,除了伤者偶尔发出来的痛哼之外,甚至连交头接耳地窃窃私语也没有,四周尽是此起彼伏的鼾声,他们实在太累了。

  “参见陆尉!”一见陆鹰鹤进来,炮兵千户雷冲,弓兵千户薛志,骑兵千户董允,以及三个步兵千户,这些侥幸从守城战中生还的中层军官,连同丁聪丁千户,纷纷起身行礼,喝醒各自带领的士兵,列队待命。

  他们发现赵铁河浑身是血,忙不迭上前问候,想到长官在外头血战强敌,而他们却躲在这里享清福,一个个的面羞心愧。

  这时候,司库主薄徐德递来一张纸,上面密密麻麻的全是各类物资明细:“这是军需清单,请陆尉过目,粮食余量充足,够咱们吃一个月的,治伤的药品也不缺,刀枪弓箭也够用,只是那些笨重的功防器械——比如林帅调拨的几门石砲,就算全拆了,也无法从坡道上运进来,只能扔在外面,请陆尉责罚!”

  邵典说道:“那些石砲构造精巧,玄犀爵业目前还造不出来,为了不让机密落入敌手,末将已命人把核心部件拆下来了,请陆尉放心。”

  陆鹰鹤一阵欣慰:这位行军司马做事滴水不漏,确实是一把协理军务的能手,紫螺城能守到今日,邵司马功不可没。

  外面蹄声隆隆,雷石开的先锋骑兵已经进城了。

  丁聪最是怕死,急问:“陆校尉,他们很快就能找到这里,我们怎么办?”!

  陆鹰鹤神秘笑道:“自然是把他们全部消灭掉喽!”一指洞外:“各位可知道当年开建紫螺城时,为何要造三座神像?”

  那三座清神像如此巍峨巨大,硬生生地在悬崖峭壁上雕刻出来,就算数千工匠日夜不停地劳作,没有一年半载也别想完工,如此费时费力,想必另有用途,只是一众军官面面相觑,纷纷摇头。

  “各位弟兄有所不知,紫螺城北面与东面的山下藏着一座地下水脉,当初被三仙道府堪舆道士发现后,立即上报玄鸰掌教,玄鸰掌教奏请朝廷,朝廷颁旨拨款,下令三仙道府联合武略城开建本城,将这座地下水脉因势利导,改造成机关,这等绝密只有寥寥几人知道,直到我接替曹蛮防守紫螺城,林元帅才肯跟我说。之所以不告诉你们,是怕隔墙有耳,要知道,机关陷阱只有出其不意才能发挥奇效,若果让敌人及早察觉,那就没用了。”

  众人立时明白了,这位年轻校尉是要效仿古人水淹七军的壮举,用水攻!

  “如……如何才能让地下水脉流泄出来呢?”丁聪满心疑惑,这也是其他同僚和士兵的心声,

  陆鹰鹤耐心解释:“林帅说,这条水脉的源头是地底的一座火口湖。紫螺城东面和北面的山岭好比一座巨大的河坝,雕刻三清神像之处,便是这座大坝的堰孔,一旦打开堰孔,坝里的储水就会一举泄洪。”转头问邵典:“邵司马现在该明白,我为何请孤先生留在外头了吧?”

  邵典惊道:“陆尉是说,请孤先生劈开三清神像,启动神像内部的机关?”

  “正是!造之所以造三清像,是为了掩人耳目,藏在里面的启动机关才是杀手锏,孤先生祭出符剑劈开三座神像,毁掉里面的机关,等同于打开了地下湖的堰口……天寒地冻,洪水滔滔,定能一举冲溃玄犀爵业的攻城军马。”

  尽管这样做能给雷石开带来毁灭性的打击,可陆鹰鹤还是有些不甘心,却也无可奈何,建造这座机关陷阱所耗费的人力物力无法估量,原本指望能派上更大的用场,就这么用掉确实可惜,不过也好,与玄犀爵业交战多年,深知他们的战力,若想歼灭两三万人,需要付出极其惨重的代价,就算冲出来的洪水不能让雷石开全军覆没,也能淹死冻死七七八八,这支军马注定难成气候了。

  陆鹰鹤嘱咐过孤先生,务必帮忙斩杀雷石开,以绝后患。

  黑夜里只听见轰隆隆的闷响,诸将发现整座山都在震动。如果他们在溶洞外面就能看到,山岭上的树林蒿草一阵摇晃,忽然东倒西歪,一片片白瀑般的怒流从山缝间冲天而起,挟着万马奔腾之势,从东面和北面两个方向轰然扑向正在冲锋的玄犀爵业士兵。

  紫罗城毕竟靠海,怒流一旦冲出城去,很快就会汇入海洋,难以形成持久冲击,最好是等雷石开的大军冲进城——至少一多半进城——这样才有效果,这也是陆鹰鹤煞费苦心引诱他的原因,要不然,早就打开堰口水淹七军了。

  水流的声音震耳欲聋,大得掩盖一切。

  储在山腹的湖水沈睡了千百万年,一旦苏醒便如狂龙出岫,毫无防备的攻城兵顿时乱成一片……可以想见那些士兵在冰冷的湖水中苦苦挣扎的惨状,大伙儿都亲生感受过东陲北部的酷寒,待在水里,又穿着盔甲棉衣,不一会儿,人就冻僵了。好在溶洞地势较高,入口又被改造过了,不用担心大水淹到这里。

  陆鹰鹤掏出林景玄给他的羊皮图,一边对照一边往前走,来到集中伤员的角落,找到一处梅花形的印记,用刀劈开,下面露出一个圆形铁环,连着一根手臂粗细的铁链。

  运足气力一拽,只听一阵哐啷啷的声响,铁链被拽出五尺,引的后面的墙壁一阵晃动,原先严丝合缝的石壁居然不可思议地分开了,一条冒着森森寒气的通道出现在大家眼前,通道宽约八尺,高约一丈,刚好够车马通行,看样子,应该也是在改造而成。

  “全军听令,整顿行装,这条通道可以把我们一路送出紫螺城。”陆鹰鹤神情肃穆。

  邵典他们都是一惊,这是要撤退吗?

  可他们深知陆鹰鹤的脾气,不敢多问。

  纵然军人以服从命令为天职,可孤先生说过军人也是人,是人就有思想,就算嘴上不问,心里头也会犯嘀咕。

  邵典、薛志他们都不约而同的拿眼角瞥丁聪,希望由这位后台比较硬的千户开口。

  丁聪好奇心重,不解道:“林元帅的军令是要我们守住紫螺城,水淹雷石开之后,陆校尉应该率领弟兄们继续坚守才是,?”

  陆鹰鹤一瞪眼,凶巴巴道:“丁千户这么忠君报国,本校尉怎好不给机会?那你自己留下来防守好了,粮草、辎重、武器随便你挑,如何?”

  丁聪急地直叫道:“陆校尉何苦老是拿我寻开心?你让大伙儿撤退出城,总要说明理由吧?你这样做,置林元帅的命令于何地?”

  这一个营的兵马在开赴紫螺城之前,黑甲铁鬃鹰林景玄元帅亲自到场鼓舞士气,林帅当时下的命令确实是死守紫螺城。

  望着得理不饶人的胖子,陆鹰鹤脑筋飞转,当即敷衍说道:“各位有所不知,林帅派我等防守紫螺城,只是退敌战略中的一部分,我与林帅有过约定,紫螺城就守到今时今日,然后撤回山君背,与林帅汇合,林帅用兵,鬼神难测,各位还有异议吗?”

  丁聪却道:“紫螺城如此重要,说放弃就放弃了?”

  “我接到的命令便是如此,莫非丁千户想以下犯上、临阵抗命?”陆鹰鹤当即抽出亢龙到,横在丁聪脖颈上:“信不信现在就砍掉你的脑袋?”

  “末……末将遵命……”丁聪吓得冷汗直冒,哪还敢有异议,只怪自己嘴欠,别人都不问,我何苦自找没趣,招惹这煞星。

  诸将无人敢多嘴,纷纷整顿军马,连同伤员一共三千人,鱼贯进入通道,举着火把往前行。等到最后一名士兵进去之后,陆鹰鹤在里面重新启动机关,石壁重新合上,再把机关毁掉,这面石壁永远也打不开了。

  虽然没人看,但我还想聊两句:

  紫螺城一段,写到这里结束了,构思的时候,自以为很好看很吸引人,等写完回头一瞅,觉得不是那么回事,情节严重拖沓,整整十九章,几乎没有剧情推进,自己都不知是怎么写出来的,这对要求短平快的网文而言,是致命伤,何况又是书的开头,百分百扑街的命运。

  想办法在后续的更新中稍稍弥补一下。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