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幻想 白鹤凌霄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白鹤凌霄

逐鹤散人

  • 武侠

    类型
  • 2019.06.01上架
  • 10.47

    连载(字)

15位书友共同开启《白鹤凌霄》的武侠之旅

学徒书友20180712102937929 见习书友20190605155236204

本书由起点中文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001章 大军压境

白鹤凌霄 逐鹤散人 4039 2019.05.31 22:54

  黄昏时分,风咆忽然猛烈起来,刮得营寨四周的旌纛劈啪作响。陆鹰鹤记得,去年隆冬到来时,也是刮着这样的风,随风而来的是铺天盖地的阴霾,又黑又厚,紧接着如烟似雾的雪花便会从空中飘落而下,纷纷扬扬的,宛若黑幕里漏出的点点白絮,将周遭景物装点得如披银纱,分外好看。

  这样的风至多再刮一两个时辰,估计就要下雪啦!陆鹰鹤最喜欢在寒冬的雪夜独自坐在家里的暖阁中温酒读书,参演兵法跟武学,那是何等得悠然惬意!

  透过敞开的帐门,望向外面愈发晦暗的天空,远处的喊杀声渐渐停歇了,只余青鳞海的浪涛隐隐拍岸,预示着这一轮攻防战暂时性地告一段落。

  眼瞅着今年的第一场雪即将飘落,这位年轻的军官丝毫没有温酒练武,或者推演兵道的闲情雅致。现如今重兵围城,眼前所有美好的景物都将化为乌有,原先同住同吃的袍泽兄弟,或许转瞬间就会变成阴阳永隔的冰冷尸体。

  一想到这些,他就感到胸中发堵。

  这时候,帐外传来一阵刀鞘与盔甲相互磕碰的铿铿声响,一道瘦长的身影被摇曳的火光映在了厚厚的牛皮帐上。

  “陆尉,末将求见!”浑厚的嗓音略显沙哑,那是临阵指挥发号施令所致。

  “进来。”陆鹰鹤收起思绪。

  帐门掀起,狂风卷起的硝烟伴随着一名瘦削精悍的中年军官直扑进来,面孔虽被烽烟熏得乌黑,却衬的双眸精光闪烁,尽管疲惫却很淡定,那是久历沙场的老兵才会有的眼神。正是行军司马邵典,正六品的银甲校尉军衔。他握着缠有黑绒的刀柄,向案后的陆鹰鹤躬身行礼。

  陆鹰鹤却道:“邵司马与我一同坚守紫螺城,都是生死患难的袍泽兄弟,我的军衔虽然比你高两级,但是毕竟年轻,又同在林帅麾下效命,以后你单独见我时不必行礼。”

  单就年纪而言,邵典是要比陆鹰鹤年长好多,可是任谁都知道,这位年轻的骠骑校尉在各级将领折损严重的黑鹰军中,作风强硬雷厉风行,乃是响当当的铁血鹰派,文韬武略兼备,能攻善守,深得黑甲铁鬃鹰林景玄地器重,俨然是黑鹰军的中流砥柱。

  因此被问及外面战况如何时,邵典依然毕恭毕敬低回答:“跟之前一样,敌人集中兵力正面进攻,一刻钟前就退了,我方阵亡五十八人,伤者两百余,军医桑青槐正带着几名徒弟救治,城墙城门坏损严重,末将已调出人手全力修补。”

  邵典见这位年轻长官眸光一凛,那绝不是在意伤亡数字的意思,这一提醒,他立时警觉道:“陆尉是否也觉得敌军这次退的未免……未免有些快了?”

  陆鹰鹤盯着案上的作战地图,图上巨细摩遗地标注着双方的军力布防,下意识地微微蹙眉:“咱们与玄犀爵业交战多年,深知其脾性,这一拨攻城兵不死光了,他们是不会后退的,料想必有后招,务必严加防范。”

  “请陆尉放心,末将已经通知部队进入最高战备状态,并派出了一明一暗两拨斥候来回巡视,时刻监视敌军的动向。”说到此处邵典欲言又止,深藏心中多日的疑惑终究没有问出口。

  陆鹰鹤知道他想问什么,暗暗发出一声轻叹,然后轻轻摇头,指着几案上的茶盏说道:“你先坐下喝杯茶吧,休息一会儿!”

  天象王朝立国两百零四十三年,鼎盛时,皇令到达之处,万众俯首,乃是春秋国战以来的七百余年间,第二个版图囊括紫宸洲东南西北央五陆的大一统王朝,也是疆域最为辽阔的一个王朝,真可谓盛世风华继往开来。

  三十五年前,甲辰年中月十三日夜,登基仅半年的承宣皇帝突然遇害,史称“甲辰龙劫”,夏侯氏嫡系皇脉一夕断绝,朝廷群龙无首、党争激烈。原先被朝廷死死压制两百余年的江湖各派趁势而起,纷纷组建兵团割据称雄,彼此间相互倾轧攻伐,一时间烽火连天、整个紫宸洲波诡云谲。

  这场由武林江湖主导的、群雄争霸的宗门战争,断断续续地打了三十多年,直到现在也没有决出胜负,只不过,原先君临天下的天象王朝却被硬生生地拖垮了,现如今徒具其型,泱泱紫宸洲几乎被瓜分殆尽。那些实力雄厚的江湖宗门或世家大族,在其势力范围内铸造钱币、垄断税收、任免官吏、豢养军队,生杀予夺的大权尽握在手,俨然成为了割据一方的诸侯王,形同国中之国,江湖控制着朝廷,开创古往今来闻所未闻的荒诞时局。

  数千年来,依据荒古第一奇书《神鬼山海志》地记载,人们习惯上把瑰丽浩瀚的紫宸洲划分为东南西北央五块陆地,那些能够把势力拓展至两块陆地、甚至更多的家族或者门派,被称为钧天大阀,简称天阀,而玄犀爵业是新晋天阀之一。

  一个月前,玄犀爵业兵分两路,往黑鹰军统帅部所在的山君背一线开拔,陆路以步卒为主力,约有十七万众,骑兵与车兵各约两万余,由贺宸渊挂帅;海路则派出各类舰船七百多艘,兵力预计超过两万五,由贺宸鸣统领。显然要与陆鹰鹤所在的黑鹰军进行战略决战,誓要清除最后的障碍,彻底掌控东陲半岛。

  接到消息的第一时间,林景玄元帅立刻派出八百里加急快马,把陆鹰鹤从黑松岭前线调了回来。回到黑鹰军帅部的当晚,陆鹰鹤甚至脸都没有来得及洗,就急急忙忙地赶往帅帐面见殷景玄。

  “你别这般急匆匆的,城里的防务自有百里红、管尝、左龙他们安排。再说,还有爷爷我呢。先到膳堂吃些东西再过来。”年逾古稀的老元帅身形依旧魁伟健硕,声调也是一如既往得波澜不惊,似乎玄犀爵业的大军并未来犯,这里也不是商议军机要务的冷肃帅帐,而是隆冬时节,亲人之间闲话家常的舒适暖阁。

  只不过,风尘仆仆的陆鹰鹤发现,老元帅魁伟的背影显得倦怠而疲惫,说话时也没有转身,仍然聚精会神,继续审视着悬挂在帐壁上的一幅巨型城郭布防图,细细地斟酌筹划,这说明了局势并不像表面看起来那般轻松。

  陆鹰鹤的神经跟着绷紧了两分,哪里还有吃饭的闲心,腰身挺直如标枪,站在一旁静静地等待军令。

  林景玄似乎感应到了他的紧张,略带愧疚地说道:“今日是你的二十岁生辰,原本是要给你行及冠礼的,可惜啊,玄犀爵业强兵压境……唉,你我都是军旅中人,那些繁琐礼节能免就免了,这把亢龙刀随我征战多年,纵使不是什么绝世名刀,却也千锤百炼,就送给你作礼物,可不许嫌寒碜喔!”

  老元帅转过帅案,亲自将战刀递给心神不宁的陆鹰鹤。

  “多谢殷帅。”生性爽朗地年轻校尉没有矫情推辞,毕恭毕敬地接过,稳稳当当地挂在腰间,感受着亢龙刀沉甸甸的分量以及刀柄上温润的质感,令他稍稍安定了一些。

  “玄犀爵业由海路和陆路两线向我军发起进攻,兵力加起来接近二十万,而黑鹰军连年血战,兵员锐减严重,连同我的禁卫亲军也计算在内,再加上谭洗秋率领的灵鹤白猿门残兵,满打满算也就六万多些,真可谓众寡悬殊。依你看,这仗该如何打?”

  自打陆鹰鹤记事起,为争夺东陲半岛的霸权,他所在的黑鹰军与玄犀爵业的战争就没有间断过,起初黑鹰军占尽优势,可是近年来却被玄犀爵业压着打,损兵折将,所辖疆域丢失七成,真可谓全线溃败,这倒并非是黑鹰军窝囊,而是有客观原因的。

  黑鹰军是东陆武略城的王牌部队,而武略城并非一般的江湖门派,而是本朝开国皇帝夏侯晋亲自主持督建,其性质介于庙堂与江湖之间,总枢设在东陆靖波郡,乃是东陆武林的老牌霸主,肩负着防止鳞族余孽死灰复燃的艰巨使命,给帝都屏藩。

  若是按照阵营划分,武略城乃是名副其实的保皇派,宗门战争一爆发,就被其他派系视为眼中钉肉中刺,亟待除之而后快,随着夏侯氏皇权地快速衰败,其地位也一落千丈,之所以没被打垮,那是因为天象朝还未真正灭亡,再加上位列钧天九派之一、同属保皇派阵营的三仙道府全力策应,才能支撑至今日。

  正因如此,那些根基更深、实力更盛的武林宗派,生怕武略城联合朝廷以及三仙道府东山再起,重振天象王朝的雄风,自然帮着玄犀爵业着力打压,这也就能很好地理解为何黑鹰军起初占尽优势,而后却被玄犀爵业轻易逆转了,这乃是紫宸洲各方势力重新洗牌博弈后,政治军事格局变化使然。

  陆鹰鹤思考着林景玄的问题,没有立刻回答,而是问道:“尚继红城主有何指示?”

  “刚刚收到尚城主的密信,他要黑鹰军死守山君背,不得丢失一寸土地,不得后退半步,为国朝尽忠!”林景玄呵呵一笑,显然对尚继红的军令很不以为然。

  “山君背山高谷深,地形复杂,的确易守难攻,可是……”

  星夜兼程赶回来的年轻军官语调低沉。

  “玄犀爵业兵多将广,数倍于我军,声势强盛,锐气正浓,气势汹汹而来,一定想立刻决战,速战速决,我军应该暂时避其锋芒,再伺机破敌,既不能冒险出击,也不能被动死守,毕竟,玄犀爵业此次进攻并不仅是抢地盘,其真正的战略目标是要彻底消灭我军,若我军死守山君背,与其正面决战的话,岂非以弱击强正中敌人下怀?”

  望着外头彤云阴翳的天空,冷冽的朔风呼啸而过,卷的黄沙漫天,不由地蹙起剑锋般的浓眉,声音更加低沉了下去。

  “自古以来两军交战,军官的谋略、士兵的勇猛、军队数量的多寡、天时地利固然重要,但最重要的永远都是后勤补给。东陲半岛地形狭长,南部富裕温暖的地方都是敌占区,我军的地盘全在北部,严酷的寒冬长达半年之久,而且山地多耕地少,土地非常贫瘠,又经过多年地战争摧残,老百姓的温饱尚且难以自给自足,更别提供养数万之众的军队了,七成以上的粮草要靠武略城从东陆调拨运送,统共只有两条补给线,一条穿越青麟海,一条通过雪城山,眼瞅着就要入冬了,一旦大雪封山,雪城山的那条补给线肯定不堪再用。”

  “末将以为,玄犀爵业选择此刻倾尽全派之力出兵,用心险恶啊!别看贺宸渊率领的十七万陆军高歌猛进、气势如虹,很可能是战略佯攻,或许贺宸鸣的怒蛟舰队才是杀手锏,只要打败武略城的武威舰队,彻底切断青麟海航线,我军一定熬不过这个漫长的冬季,等到粮草耗尽军心涣散之时,贺宸渊再发动总攻,不费吹灰之力就能消灭我军。”

  “不是没有这种可能。”林景玄元帅点头同意,继续盯着帐壁上的城郭布放图:“本帅今早已经飞鹰传书给霍雄了,提醒他多加防备,务必守住青麟海航线!”

  霍雄是武略城副城主,统领武威舰队。

  陆鹰鹤暗赞一声姜还是老的辣,快步走到地图前,通过双方士气、兵力对比,以及对地形等诸般条件地仔细分析,极其慎重地给出了建议。

  “我军应当边打边退诱敌深入,适当地放弃一些外围据点,尽可能地把贺宸渊的主力诱骗至山君背腹地,那里全是高山峡谷地带,绵延数百里,任它兵再多将再猛,十多万大军身处群山环抱之间,必定会被山岭沟壑分割开来,难以全线展开,届时我军便可凭借有利地形发动奇袭各个击破,最后集中优势兵力相机决战,只是……”陆鹰鹤欲言又止,没有再往下说。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