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幻想 白鹤凌霄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027章 越灵霄

白鹤凌霄 逐鹤散人 2200 2019.06.26 23:07

  豹隐城少城主也感觉有异,原本往前冲刺的身形猛然一顿,拔出佩剑刺向如同彤云般扑击而来的红色身影。

  岂料红影在空中翩跹一折,轻轻巧巧地避开了刺来的青锋剑。

  陆鹰鹤只觉得这姿势又美丽又霸气。

  紧接着,一团红光在红影的腰间炸开,依稀可辨是一把红色软剑,带起一圈红艳艳的涟漪,当头罩向手提长剑的豹隐城少主。

  陈钊神情惊讶,他应该是料不到此时此刻会有人突然偷袭自己,而且来者武功不俗。

  他想也不想,急忙沉腰坐马、气沉丹田,抖动手中的长剑,挥出白茫茫的一片剑光,准备挡下对方的软剑。

  可惜他太高估自己的修为了。

  或者说对方太强了。

  只听得当的一声响,声音不大,却很清脆,就连响彻山谷的厮杀声也掩盖不住。

  陈钊忽然觉得,有一股无比柔和的力道顺着手里的长剑钻进了身体,以不可思议地速度在体内经脉中游走了一个周天,自己便不能动弹了。

  与此同时,红影落地还形。

  居然是一位相貌绝美的年轻女郎。

  最为惹眼的倒不是她清丽绝俗的相貌,而是她的身高,足足有六尺(一米八),在女子当中绝对鹤立鸡群,使得她看起来不仅有少女的灵气,更有女王的霸气,而且骨架也不似一般女子那样柔软纤细,而是少见的刚健硬朗的类型,一双煎水瞳眸微微带着些浅浅的冰蓝色,无形中平添了一丝妖艳的魅惑力,她整个人的气质是“英姿飒爽”这个成语最直观的写照。

  眼瞅着自家的少主受制,陈钊身旁的几名护卫挥舞着刀剑冲过去救援,忽然发觉眼前红光闪烁,一阵痛疼过后,竟然全部死在对方的软剑之下,身体支离破碎,惨不忍睹。

  这名来历不明的红装少女,提着被制住的陈钊急速后退,及时避开了四处飞溅的鲜血残肢,衣服上滴尘不染,然后,她冲着陆鹰鹤一笑,微微露出的牙龈,宛若鲜剖的石榴籽,有一股颠倒众生的美丽。

  陆鹰鹤十三岁参军,整日与各色粗鲁的兵卒闲扯厮混,很少接触这般美丽的同龄女孩子,年轻人心性使然,不由得有些痴了。

  好在他修炼的是雷霆怒心法,最讲求心无二用,急忙收摄心神,抱元守真,祛除心中的杂念,不以物喜、不以己悲。再说也不知这位半路杀出来的女子是敌是友,总之陈钊现在在她手中,却有些难办。

  豹隐城的那些山贼一见李忠被杀,自家少主又落入敌手,一时间失去了主心骨,他们本来就是一群落草为寇的贼人,毫无纪律信仰可言,对他们来说,树倒猢狲散是家常便饭,也不知是谁说道:“弟兄们,此时不走更待何时?”

  数百人一听,顷刻间做鸟兽散。

  “哪里逃?”铜甲校尉雷冲不等陆鹰鹤吩咐,自行组织人马追击,务求赶尽杀绝,不留活口,以免暴露行踪。

  这片山谷很快平静了下来,只有胡乱躺在雪地上的尸体,证明了刚刚的惨烈厮杀。

  陆鹰鹤望了一眼红衣女子,以及被她制住不能动弹的少城主陈钊,按着刀柄,没有说话。

  对方似乎在等他先开口,也是沉默不语。

  陈钊本是陆鹰鹤的猎物,现在反而落在了来历不明之人的手中,这令陆鹰鹤陷入了被动的境地,他正琢磨这该如何是好,忽然间灵光一闪,吐口问道:“这位姑娘,你那封信我已看过了,不知姑娘姓甚名谁,出自何门何派,有何指教?”

  对于陆鹰鹤一口气问出三个问题。对方明显一愣,显然没料到陆鹰鹤这么快就跟那封信联系到了一处,既然被认出来了,也就没什么好隐瞒的了,她嫣然笑道:“本姑娘姓越,名凌霄,见过陆骠骑!”尽管嘴上说的客气,但却如临大敌,一点都没有放松警惕,生怕眼前的这名年轻军官冲过来抢人。

  “越……越灵霄!”陆鹰鹤喃喃念叨:“北陆四象圣宗的宗主越青冢,不知与姑娘有何关系?”

  “正是家父!”自称是姓越名灵霄的绝美女子没有迟疑,当即回答,应该不是撒谎。

  北陆四象圣宗誉玄犀爵业一样,也是天阀之一,据闻是龙族地宗后裔所建,越青冢夺得宗主宝座之后,开始整顿内务,铲除异己,培养新人,同时鼎力革新,综合实力在短时间内获得飞速发展,一统北陆其他三十多家大小门派,创建北盟,在紫宸洲武林中乃是一股正在崛起的新兴力量。

  “黑鹰军与你们四象圣宗远日无仇、近日无怨,姑娘何必坏我好事?”陆鹰鹤单刀直入,指着陈钊说道:“在下率领四百弟兄翻山越岭,专为此人而来,姑娘可否把他还给在下?”

  越灵霄一挑远山般的黛眉,挑衅的语气与那封信里如出一辙:“战场杀敌,江湖斗殴,全凭真本事分高下,谁让陆骠骑没抢到来着?想要人,恐怕没这么容易。”

  “这位豹隐城少城主对在下很重要,姑娘若肯让给在下,在下愿欠你一个人情,来日必当奉还,如何?”陆鹰鹤强行压住心中的怒火,好言相求,眼下黑鹰军正值多事之秋,他不想节外生枝开罪四象圣宗的少宗主。

  两人的对话却惹怒了陈钊,这分明是把他当做可以随便转手的物品,气得这位少城主双目中几乎要喷出火焰来,却碍于穴道被制,发不出一丁点声音。

  对于陆鹰鹤提议,越灵霄不置可否,而是岔开话题反问道:“既然陆骠骑声称看过我留下的信,不知意下如何?”

  在信中,这位高傲的少宗主声称,她可以帮助黑鹰军完成千里奔袭凤仙郡的战略计划。可陆鹰鹤知道,天上不会无缘无故地掉馅饼,对方肯定有别的目的。

  陆鹰鹤不想被她牵着鼻子走,带着戏谑的口吻调侃道:“帮助黑鹰军完成千里奔袭的战略,若以四象圣宗的少宗主的身份,确实有这个本事,不过,谁知道姑娘是不是冒称的?拿什么证明你是越青冢的女儿?光凭姑娘红口白牙,不足为信!”

  “你……”越灵霄未料到陆鹰鹤会来这么一手,气得柳眉倒竖,蓦地,一双剪水瞳眸滴溜溜一转,一振手中的软剑,嗤的一声,陈钊的脑袋拖着血尾巴飞到了半空。

  这位少城主死不瞑目。

  “你想抓住此人,无非是打算从他口中逼问出黑鹰军主力在哪里,对不对?现在他死了,你只能跟本姑娘合作!”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