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我把悲伤喜欢过了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章 广岛,深不可测先生(一)

我把悲伤喜欢过了 杨蔚然 2106 2018.12.19 23:15

  “这么巧?”行李传送带边,一个低沉的有磁力的男声传到李偲的耳朵里,她本能地转头,视线在划过一堆无关紧要后,看到了昨日酒店大堂“让房”的那位深不可测先生,尽管传来的是一句问候或者说是搭讪的话,但他面无表情的站在身后。

  “呵呵,巧。”不知道是因为想起妖精讲得“艳遇”还是因为抢了他的标间,一贯死皮赖脸的李偲居然觉得不好意思起来,旁边的同事也转头看着他们俩,小财务这时候倒是靠近了,眨巴眨巴眼睛凑过来打听,“你朋友?”

  “呃……嗯。”

  深不可测先生看了一眼小财务,彬彬有礼地对她打了声招呼。不用看也能感觉到小财务花痴的表情正像一朵菊花一样万瓣绽放开,“Camille,你朋友很有型耶~~”

  要不要这么明显啊,人家连身都没潇洒地转,你这上赶着当迷妹!幸亏财务总监不是你,幸亏公司保险柜你一人打不开,否则,人家一个眼神一句话,你是不是什么版本的账本你都丢出去,公款也要挪用干净啊。李偲觉得有些丢脸,唯一能做到手也只得内心冲同事翻个纯白的白眼。

  大家陆陆续续拉着行李往机场外走,深不可测先生一直跟在李偲的后面,他身上的古龙香水在提醒着她他们的距离。趁周围没什么人的时候,他快步走上前:“既然说是朋友,那朋友,你叫什么名儿啊?”

  她侧了四十三度角头斜看了他一眼,不是很正大光明地小声地说:“李偲。”

  “什么?我猜?我半仙都不算啊,你……”

  “拜拜噢!”李偲说这句时近乎尖叫,这离别的话有必要这么亢奋吗?但见李偲兴奋地张开怀抱奔向逆光里看不清面貌但可以从有些秃顶的轮廓里断定是个老男人的穿着考究的人,深不可测先生有些石化了。他感觉这个女人是“深不可侧小姐”。

  他不由自主地干脆紧跟几步,又听到李偲仍是兴奋的话,他不傻了,她说:“这么好老爸?来接我”。

  盛夏的阳光十分毒辣,但是爸爸的车内绝对凉爽,有空调有冷饮还有爸爸的打击(透心凉)。

  “一路上都平安吧?”

  “何止平安,简直平淡。我都盼着能出点什么事,就是没有啊!太不刺激了!”

  说这话时,她突然想到刚才背后还站着的深不可测先生以及那晚的宾馆房间争夺战,不由得觉得好笑,“呵呵,爸爸,你真是个人才,你给我取得名字让我在一万次告诉别人之后,仍有人会理解为‘你猜’。”

  “那是你L、N不分的发音导致,当然我也确实有才。你告诉别人结果时,要么别人会认为你这是个包袱,要么你这人矫情,懒得猜。”

  “懒得猜?凭我这颜值?!”

  “听这意思……我女儿又有人追了?”

  “嗯嗯,没没。”不是不想说这个话题,是不想被挖到深不可测先生也是不想被唠叨想过往的情事,哎,一堆把柄。

  和邓江心分手后,李偲就不愿再和家人谈起感情的事,她觉得自己有多失败就令父母多担心,和爸爸玩笑一开多就会露马脚,换来的不是父亲的各种“总结”就是“教训”,别人的爸爸是“蓝颜知己”,我的爸爸不过是个“难言知己”。

  今天爸爸来接她原来是带任务的,打击性地丢来一话题——“相亲”。原来这些天,她那美丽动人的妈妈正在心情美妙而焦虑地为她张罗相亲事宜。在李偲的字典里,“相亲”的名词解释是“伤自尊”或者“没人要”。即使她再不保守,也只能理解成:自己送给别人去挑选、审核以及取舍。

  “老爸,你们觉得好就好,我直接见完面就跟他回家过夜。怎么样?”

  “那可好!我可以早日当外公!”爸爸也是嘻皮,玩笑开不过他样的。

  “要这样理解,我早该让你当了。”

  这话可一语双关的感觉,爸爸听着有些沉重,里面似乎包括着他知道她与邓江心同居,以及同居里发生了什么怀孕之类的事。这样的话题,像是李偲情人一样的深爱着她的父亲最终会生疼,占不到上风,唉。

  爸爸沉默。

  “爸爸,爹地,老爸,老李------”李偲长臂绕脖嗲声嗲气地叫着。

  “哎哎哎,开车,松松松!老李,老李,没大没小的你!今天晚上陪我参加一个饭局。”

  “不要吧,这么快就开始相亲?!!”

  “老爸的商务局,你嚎个啥。”

  “啊~~~~~~”李偲转为哀嚎。她从来都讨厌商务饭局,那些商务礼仪,那些既要面子还得顾着里子的套话,简直无聊得要变成异形。吃个东西都得很淑女、小心必需保证没吃饱,或许还得保证喝饱。家现在可是成了幸福港湾:短裤背心叉开腿,西瓜冷饮不停嘴,绝味。

  “不去!你们地产界的局,我去干什么啊,我还要回家追《实习医生格蕾》(美剧),Derek 和Meredith闹僵了,我今晚要看怎么个重大转机,放过我老爸。”

  “你先帮老爸重大转机吧你,我们集团搞了个项目,上头叫我去负责,合作方是个美国的房地产公司,你我当翻译,也有助你顺畅地看美剧。再说了,今天班子成员都在,你去露个脸,说不定以后我们集团总部有空缺,你就可以进去了。事业单位还是比在外打工稳妥,我这是给你创造机会。月收入也不差啊,省得你万国游没钱。再再者说了,今天给爸爸站台,算给你报养育之恩的机会。”

  这些理由里,好像最重要的是,父母疼子女总是要把她放置在稳妥之地才安心——稳妥的感情,稳妥的婚姻,稳妥的工作,即使她一再表示自己并不需要这样的稳妥,他们依然在为了给女儿打造一个稳妥的世界而心力费尽,哪怕让她结束一段他们看起来不怎么稳妥的恋情。李偲在这个“稳妥”的框框里想逃离又不得不依赖。

  “那,养育之恩慢慢报,这回你要给我劳务费。我不要按小时算钱,你们公司不是最近发购物卡了吗?都给我吧,嘿嘿。”

  爸爸笑着看着前方的路丢过来一句经典的:“我已经上交你妈了,跟你妈要去。”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