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我把悲伤喜欢过了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九章 别人,是你的艺名吗?(一)

我把悲伤喜欢过了 杨蔚然 2122 2019.01.15 23:25

  在女人眼里“爱情”是最需要被炫耀的“财富”,而男人似乎异于女人!

  李偲和易数在一起两个月又十一天,都没有一张合影,他永远都躲在镜头后面拍她,李偲的QQ空间相册一堆一堆的,各种各样的“我”,就是没有“他”。妖精旁敲侧击地提醒过她好几次,要多了解易数,要留下他们两个在一起的证据,防止他人觊觎,更防止男人装单身。李偲本来大大咧咧从不在意,但禁不住妖精说,小心思也渐渐起来。

  对啊!他住哪?他有什么怪癖?他会不会在离开我的视线之后是另一个人?另有一个人?

  这日,李偲和易数坐在黑暗的电影院里,电影是无奈之下的选择————《澳门风云》。老式港片喜剧套路,也就拼凑了几个内地演员,笑起来很费劲,几多无趣。看了没几场戏,李偲便拉起座椅扶手,像条蛇一样钻到易数怀里,悄声问:“亲爱的老大……我觉得我可以和家里人说我们俩的事了。可是……怎么说呢?”她昂起头企图用小鹿一般无辜的眼神和轻抚易数肚皮的手拉回他放在大银幕上的注意力。

  而这种撒娇,只换回了易数的一声“嘘,你看张学友。”

  “张学友,我想削你!”李偲贼心不死地摇他的腿,恨不得把他摇成一堆散架的白骨。或许在易数的眼里,她考虑问题总是太简单。李偲知道易数一想这问题就头疼,大十岁这样的年龄差距,对于她传统的父母亲来说,也会很头疼。但是,挑在这时候说,她自有自己的用意。见他还在看刘嘉玲,她抽身、起身并扭身走人,易数被惊吓了,只好放弃“津津有味”,追她一起出了放映厅。

  “你今天是怎么了?没见你以前这么躁啊?大家都在看电影,你这么瞎闹很不礼貌。”走到过道里,易数看李偲有怒气但不是很“冲冲”,就开始数落她了。

  “因为我觉得我刚提出的问题很重要,比看这破电影重要。我想早一点让你认识我的家人,我的家人也早一点认识你!不好吗?”

  “不是跟你说过,这个问题,我们慢慢来解决吗?今天闹一闹就有个完美的解决方案了?”易数何以不知李偲对这份感情的认真与对未来的憧憬,这是再合理不过的要求,尽管如此还是得耐着烦地把他那套说词搬出来,希望能安抚李偲的“狂躁”:“第一印象很重要,我希望见你父母的时候,能有一个合适的机会。我们把感情巩固得妥妥地再说不是更好吗?少让家长担心啊?父母年龄一天天老,我们没资格再让他们经受些什么,你说呢?”

  “对啊,我完全没想这些,我这方面特别弱。”李偲由生气暴怒的怒目转为闪着小鹿般无辜的眼神,微微低着头,等着易数接话。要不说,姜还是老的辣,李偲此话一出,易数愣了几秒,立马察觉出他的胜利。

  半小时后,车子驶入一个小区的停车库。这地方李偲太熟悉了,这楼盘刚打地基的时候,她上大一;这楼盘封顶的时候,她大四毕业;摆在楼盘项目经理办公室的图纸,她都看过;项目经理的老板椅,她也坐过。因为,项目经理就是她爸爸,这就是当年开盘之后他们集团卖得最火爆的“汀兰苑”。她爸只恨自己当年犹豫了几下,没下手给自己留个小户型,不然按照这年年飞升的房价,资产早就翻一翻了。他故作神秘地是拉我去他家吗?他是一个人住还是和父母住?去他家要见他父母吗?还是见他养了个得了神经病的太太?他是《简爱》里的罗彻斯特先生吗?这……

  “发什么呆?”

  “呃……”李偲指指门,“会不会……打扰到……”

  “我又没养猫也不养狗,打扰到鬼啊。”

  “你自己住?”

  “嗯,进去吧。”

  被推开的大门后面是肆意、张狂和自我而又安静低调的空间——深色木地板承载着宽敞明亮的大通间,书房、卧室和客厅之间没有墙体也没做隔断,它们像是被人散落在房间里的一个一个小岛屿彼此孤立又互相融合;落地大窗外是洒满阳光的露台;静默垂立的窗帘匹配极简主义的家具;大片空白的墙壁衬着孤立的落地灯;随意挂着的油画也无附庸风雅之嫌。美中不足的是他乱堆乱放在沙发上的衣物,不管怎么样,她喜欢这里!喜欢这种专属于个人但又不狭窄封闭的空间。

  “这楼盘是田总推荐给我,听说是你爸爸的项目。”

  “你把这里改造得太有你自己的风格了。除了你乱堆在沙发上的脏衣服,文艺、现代又温暖自我,这里一切堪称完美哦。”

  “墙上那幅画,就是上次我们没看着的,后来我那画家朋友送我的。”易数拿着从冰箱里取出来的可乐递到给李偲,“知道这房子为什么没隔断吗?因为它是框架结构的,所以房子中间没有承重墙,我敲掉了中间的墙体,这样显得宽敞、通透,空气随时流动。”

  “我要是能拥有你这样一套房子就好了,特别像我以前练舞时候的练功房,明亮又自由!”

  “你还跳过舞啊?难怪腿长胳臂长的。”不知何时易数打开了电脑里的音乐,走到李偲身后在她耳边说:“你知道这首歌是谁唱的吗?”

  “Rod Steward的《for the first time》!”竟是李偲的最爱。

   for the first time I am looking in your eyes……

  “要不要跳一个?”易数搂着李偲的细腰说。

  李偲有些要迷醉了。

   Stop!好像跑题了。她打下易数的手,还有他情意绵绵的吟唱,看着易数,问道:“带我来你家的确是让我了解你的一个好方法,还有呢?”

  “还有?还有什么?我连老巢都暴露给你了,你以为我随便带人回家的啊。”易数笑着放下手里的可乐,慢慢把她推到墙上,越来越靠近的唇和越来越紧的拥抱都在企图让她忘掉“了解”他。

  但是浪漫的气氛依然无法稀释李偲内心对未知的好奇,她想更多的了解他,不是指他住什么样子的房子,做什么样子的装修,而是想知道他对他自己是不是做了什么‘装修’。因此,每一个亲吻的间隙都是喋喋不休的追问。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