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我把悲伤喜欢过了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章 怡似,一场艳遇很入流

我把悲伤喜欢过了 杨蔚然 3928 2018.12.18 12:11

  二

  怡似,一场艳遇很入流

  李偲报到的“凌势”公司刚刚搬进新写字楼不久。这家公司符合了她对美丽新生活的一切要求——高能高效高端高科技高素质高起点高举高打,新楼新人新产业。作为本市高新科技行业里的重点企业,无处不在的high-tech气息和新兴行业所带来的新鲜感,这玩意儿,足可高效高能地冲淡失去邓江心所带来的所谓痛苦。当她每天穿着高跟鞋叮叮叮叮地走在新公司的地板上时,当她看见头像扫描门禁系统上显示出宋体的“李偲”二字时,她便清晰地告诉自己,再也不用委曲求全却只求成个残疾是怎样的好。

  公司虽然不是几百人聚集的大企业,但是每一处都透着美资企业的人性化管理。据说,公司总经理杜总曾留学美国,回国后创立了这家公司。所以说领导的格局往往影响着整个公司的企业文化。在这儿,空调想开就开不用看老板脸色;咖啡,饮料,茶甚至零食可以去茶水间随时取用;朝九晚五周末双休鲜少加班;公司里博士、硕士、海归扎堆,随口开开的玩笑都带着洋文以及技术含量;各种贵重少见的实验设备在公司实验室里散发着无比冷艳的光芒。最心水的是李偲办公桌的位置,简直是兵家必争之地——正前方是总经理杜总的办公室,作为总经理助理,在这个风水宝地可以第一时间看见领导的一举一动,既方便工作也方便忙里偷个闲;左手边是公司实验室,平日里都是关着门,出出进进做实验的技术人员大多沉闷内敛不吵不闹;而那些爱唧唧歪歪的,爱八卦的销售啦,财务啦,人力资源部啦,都被丢在了右手边,并且有巨大的屏风遮挡;工作累了还可以一拍椅子,转身看看身后落地窗外的车水马龙,告诉自己你是忙碌在CBD的人了!

  当然新工作也带来了新挑战,新人李偲不仅要协助处理总经理的商务事宜还要接手以前从未接触过的管理工作,在这样的公司工作,她几乎没有太多的时间去反刍失恋的悲哀,说句像教科书一样的话,这样的人生每一天都极尽充实而有意义!当然,关键得不行的薪水也是以前的两倍还有多。尽管刚开始接触新工作节奏快速老板只求结果难免压力徒增,但好在公司还走人性化管理路线,基本上每月都组织一次员工来搞搞活动解解压增增同事情,若是再来个办公室恋情啥的,堪称人间好日子了。

  这一周,公司业绩出来,简直了得。杜总满意外带爽,奖励大家去海边旅游,以资鼓励。

  作为总助,李偲责无旁贷地代表杜总与公事部一起与旅行社协调每个时段的游玩事宜,保证大家玩得开心就保证了老板的开心。这是她第一次与公事部打交道又是服务各部门,所以感觉比上班还要累,每天回宾馆都会累到沾枕头就睡。

  但是今天晚上,也是由于她的一个小建议,害惨了自己。导游宣布安排了帐篷给大家,让大家享受一下在海边宿营的感觉,当然也有人建议“混帐”睡,气氛一下起来,整得很开放很狂欢似的。

  一颗少女贪玩心令忙碌过后的李偲由服务者立马转换成了享用者。她也兴致勃勃地冲往夜色中的海滩,一站。所有狂欢的激情立马退潮,她狂感全身发麻!整个头皮麻暴!头上有带有嗡嗡之声的不明飞行物擦过,脚下有带有湿滑皮肤的看不清的物种滑过,莫名其妙他就开始痒过全身!这就是传说中的露营啊?!

  你们把我也变成害虫吧!

  身为处女座,李偲绝非浪得虚名,洁癖是必然的,像她的精神一样,不容哪怕是看不见的一缕尘。她深切地害怕着脚下各种软体小物种,配合以要死要活的惊声尖叫,她愧对小时候爸爸要她看的法布尔的《昆虫笔记》。

  她在一通摸了电门似的蹦跳和尖叫后,看到了周围性感的男男女女惊讶到下巴掉地的表情,真是失态、丢人、钻地逢啊,这么“无良”的安排可是她完全来自她的浪漫主义,这小脸啪啪打的!

  尴尬致死,李偲本能地顺手拉起身边小财务一起奔往酒店,可是小财务像脚底生根下盘极稳地纹丝不动!她眨巴眨巴眼睛说,“姐,我觉得海边宿营好浪漫啊,难得来一次,我已经和采购部的小倩说好了睡一个帐篷呢,那些虫虫可以踩死它嘛,没事的啦!对不起啦!”失望,更尴尬难过,好在有人英雄救美,技术部的张强跑过来,说,“李总,你不用怕的啦,大不了你睡我的帐篷,我不睡,我专帮你踩通宵虫虫,保证你睡眠均匀的呼吸,如何?”说此番的过程,他还看着她几乎是每个字都伴之以挑眉。

  不挑还好,这一挑眉让李偲过敏得更严重了,数万只虫在爬而全身都痒了!又都爬到肠胃了!

  “嗯嗯,你的好意我领会了,不用了,不麻烦你。我我我,我还有事。”

  边向酒店奔跑边看到,全公司上下男男女女都对海边露营这玩意近乎痴迷,她只能跟导游说:我要住酒店,明早集合记得叫我就行。导游说,旅游旺季,可能会没有房间,而且自费去订房间会很贵啊。

  贵?贵和脏之间,她怎可能有犹豫?

  背着大包,李偲冲到临海的唯一一家酒店。

  “有房吗?”嗯?男女双声道。

  李偲猛一转头,右边站着一男的,也看着她。前台美女说,您好,现在房间只剩一间标间890元一晚和一间超豪华套房2890元一晚,您两位怎么订?

  紧张的李偲快速调动“最有效”的思维:虽然我可以接受很贵的标间,但是无法接受很贵的豪华套房啊,虽然咱也算是公司管理层,这不是第一个月的工资还没到卡上吗?如果他不住套房,我就得滚回沙滩和不明软体物种相伴,oh no!我一定会被发现死在沙滩上,死因:脏死恶心死吐死的。

  虽然妈妈教导在外应该彬彬有礼互相谦让,但是此时此刻,李美女觉得事关生死,不弱肉强食从林法则一把是过不去了,她大声对前台美女说:“标间给我,喏,身份证拿去,谢谢。”

  “咦?你就这么肯定我愿意住超豪华套房?你替我出钱?”果不其然,这男的开始发难了。

  好吧,迎男而上:“别这样啊先生,您一看就是上流社会,我有很足够的理由或者没法说的理由极需要这件房间,就别跟我争了好不好?”李偲身用比平常温柔两倍的声调和无比虔诚双手合十的姿态,跟他示弱,期盼他看在自己是单身女青年,还是一忽闪着大眼睛的美女的份儿上,就别跟计较了。

  他没说话,只是面无表情地从头到脚打量李偲,这位美女高挑、漂亮又似单纯;在他看着自己的时候,李偲也把他扫描了一遍,这位先生大高个,卡其色棒球帽下只露出戴着黑色宽边眼镜的眼,小麦色的皮肤上随意套着一件大大的白色T恤,夏威夷风格的齐膝大裤衩下伸出两条布满腿毛的腿连着一双凉拖,被它的主人散漫地支在这儿,一条朝着她,一条超前台美女,既有深不可测的气场又有禽兽的感觉,难道是个深不可测的禽兽?最可怕的是,白色短袖下肱二头肌和肱三头肌很发达,如果他要动手应该扎实地疼…………

  那个男的保持静止状态,已经过去很久了,也看不出他有任何指向意义的表情。安全和舒适之间李偲选择安全:“算了,您还是......”

  “腿还挺长。”

  嗯?我天!我没听错吧,这是要闹哪样啊?李偲头皮一阵发麻。这位是病人吗?这是往哪瞧啊?!这人怎么貌似高端却又满脑子淫邪,这还是在酒店大堂呢,你不会也太明目张胆了吧。李偲不由自主看了一下自己的腿又很不知所措的地看了下前台美女,希望前台美女与她一样惊讶继而帮她怒斥,不料前台美女也正在看她的腿。OH shit!工作人员,你是不是应该记住可疑人员的脸啊,你也看我腿干什么!

  “就是被咬了这么多个包,还有一大片的发红,你是过敏吧?不愿意睡帐篷?”经他一说,再低头才看到自己的腿都被挠的红一块白一块的了。这样说来,之前那句就不是语涉淫邪了。

  “行吧,小姑娘我就不计较了。”说完,他绅士地跟前台表示要checking in那套超豪华的套房。

  大概站在他身后楞了三秒钟,然后发觉该谢谢上帝安排了个好人,还得谢谢人家慷慨大方。得了便宜一定要卖萌!趁前台checking in的空档,李偲打算多夸夸他,可是称呼帅哥太轻浮,叔叔又太老,琢磨了半天也没想出个合适的称呼,只能对他的背说:“您真是好人,您一人来旅游啊?谢谢您啊,多亏您了。”

  他一直不言语,表情比较坚毅,离开前台的时候,匆匆又严肃地对她说:“行了,你自己注意点,不是每次都这么好运气。”嘴角微微咧了下,算是笑,然后转身离去。看那背影,至少一米八。

  搞定!李偲有些激动,进房间第一件事就是给闺蜜妖精打了一电话,迫不急待地告诉闺蜜她差点被迫睡沙滩被自己的洁癖折磨死的事儿。

  妖精,本名其实很端庄——罗淑仪,一股台湾家庭妇女厨房洗涤精的味儿。之所以叫妖精,是因为她打从进大学开始就特别厌恶“萝莉”,、“可爱”这些让她深感做作的字眼,永远都是以成熟妩媚的做派出现在大家的面前,而且她作为生活委员的特别精于管钱,所以李偲管她叫妖精。而李偲可能是因为从小学国标舞很多年,大家都说她走路腰摆的好看,虽然她一直坚称走路没扭,再加上凡事爱求个与众不同,妖怪就成了她的代名词。一室能容二妖,俩妖相悦也在朝朝暮暮。

  妖精不愧是妖精,听话总能抓住她要的点,“那男的帅吗?多高?看上去有钱吗?要搞清楚家产多少,婚不婚的不重要。戴结婚戒指没有,或者有没有结婚戒指印?”

  “咳咳,什么是重点?妖精婆,重点是我很幸运地住进了我能承受得起的标间,遇到绅士。别人看我的腿被蚊子咬得过敏了。”李偲努力想拉回妖精对她转危为安的关心。

  “你不是没事了嘛,跟我说说那个人吧,以我的嗅觉,这绝对是艳遇。”电话那头的妖精声音穷追不舍。

  “妖精,我没注意那么多,我就注意到他是一气场很强大的人,我还担心他打我呢,那手臂壮的……”

  “啊!那身材不错咯!绅士加猛男!天赐的啊!”李偲已被妖精突然高八度的声音震离了手机八尺远。

  妖精继续亢奋,“被他拥抱一定很不错哦~~妖怪你还不如直接勾引他,跟他去住豪华套房,又不用出房钱还能享受到高级客房和销魂的夜晚,欧耶!”

  她受不了妖精在她面前肆无忌惮的YY,“妖精,你的声音真好听,让我联想到了窗外银色的月光在摇荡。”妖精没反应过来,李偲接着说,“简称’yin dang’哇哈哈......”

  “你要死了吧,妖怪,我是在为你想啊,你也该找个新男朋友了”妖精还准备说她的道理,而此时妖怪已经累得眼皮打架了,两妖相争必有一伤。

  她不得不打断她:“我知道,我知道,我累了,我后天回,记得接风洗尘,我真的累死了,不说了。”

  艳遇?个鬼!还是干净如新柔软如亲的大床最靠谱。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