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我把悲伤喜欢过了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一章 反转,我非始作俑者(一)

我把悲伤喜欢过了 杨蔚然 2141 2019.01.27 23:25

  “遭遇分手”,李偲不是生手。时间一到,还得强力调整好表情如常回家。

  正常的对白莫过于父母的嘘寒问暖和她嗔怪式的应对。只是回到自己房间,面对第一个没有酒精的夜晚,入睡成了无法正常起来的事情。窗外的野猫发春式地嘶叫着,楼下夜宵摊点勺碰锅炒菜声和着喝酒碰杯的人声,以及远处车子碾过马路,一辆一辆一辆。

  所有声音都在此刻放大构成轰鸣。

  “工作”显然不知怜香惜玉:马不停蹄的会议和一单一单的进口业务一轮一轮地虐着顶着黑眼圈的李偲。与此同时,手机、QQ上时不时蹦出来的易数也在一次一次地虐着明明无法强大起来的她。

  李偲深知自己对他的感情,完全没胆去看任何有关他的信息,她当然恨他的欺骗又当然不可抑制地想他。她只有用大堆大堆的躲也躲不掉的工作来淹没自己对他的留恋,工作也混乱了:信用证出现好几个不符点,银行拒付货款;发货地址没和供应商确认导致货物发错地址;简单的清关文件也总是在出错,清关的时间一拖再拖;网络推广的计划书也是照着网上的版本依葫芦画瓢随便写了一份给了杜总审阅。

  杜总再温和也得把她叫进办公室进行了批评。

  “你有能力但不够尽力,专业的人应该把个人情绪对工作的影响降到最低,不要再让公司因为你的失误而遭受损失,不要只是对付完成一个工作,要想着做好它。如何做,你好自为之。”

  “杜总,您是知道易数有老婆的吧?”李偲带着颇有怨气的口吻问。

  “不知道,我们大学后就再没见面。你还有什么事吗?”还未等李偲回复,杜总低头在处理文件了。

  熬到下班,为了避免和杜总再照面,关机中的电脑还在亮着李偲就已经提包走出了公司大门,此时此刻除了低头迅速走出写字楼暂别这个该死的8小时,实在无法让自己从混乱中脱离而喘口气。

  但避不过的总是要迎头撞上———易数,像一堵墙一样杵在李偲眼前,悴不及防就撞在他身上,抬头看见想要推开的时候,已经被他抓着手带到一边。

  “怎么不接电话,QQ也没反应?”

  惊魂未定,李偲看着易数皱着眉头站在前面,中间隔着一周前的美好,两个月前的悸动,那些追不回讨不到的时光,那些已成事故的故事。有心痛,有屈辱,更有恨!恨他制造的假象,恨他把她捧上云端又把她摔下地面,更恨自己的愚钝!李偲甩开他的手快步走开,易数一把搂过她:“偲偲,你应该听我解释。”

  李偲举起包砸向他,“你真正该做的不是解释,而是在所有一切发生之前阻止它们发生,你这么自私的看着我掉进去,你有为我想过吗?两个多月的时间,不够你对我解释吗?那些不愿接的电话,不可以解释吗?那晚莫名其妙的对话,还不用解释吗?你有的是机会解释,但现在我已经不需要,你也没机会了。”

  “偲偲…你冷静冷静。”他一边躲闪一边说。

  “我现在只想一刀捅死你!警告你不要跟过来,不然我一定会把你往马路上推!滚!”

  李偲转身跑起来,因用力过猛穿着高跟鞋的脚差点扭到,正害怕易数再次抓住她的时候,大头扶住了她。她趁机拉着大头挡住了易数伸过来的手,男闺蜜在关键时刻保护了她,搀扶着她上车,一脚油门彻底把几乎要急哭的易数甩在了脑后。

  “你怎么过来了?”李偲揉着脚踝问道。

  “那就是易数?哎……”

  “hi~~”还没等她回答,懒洋洋的声音就自后座上飘来——妖精懒散得横躺在后座上。

  “你怎么也来了?”不想回答大头的问题索性转头想和妖精搭话。

  大头看人都到齐了便说道,“去深度了解一下刚才那男人的故事,顺便吃个饭。”

  “什么意思?”李偲问。

  “去了就知道了。”说完,大头脸上浮现出神秘的贱贱的笑容。

  进包厢落座不久,菜单还没来得及看完,包厢门就被人打开了——“不好意思,路上堵车我来晚了。”循声望去说着一口甜糯音调的人——竟然是苹果!而立刻迎上去替她拿包的是大头。李偲惊诧不已,真是山中访一日,世上已千年。我去周庄不到一周,这又是发生了多少故事啊?他们这是?

  “苹果,你们都认识的。我们,在一起了。”大头跟得了小红花的孩子似的,迫不及待地炫出他眼里的苹果。

  “你们好。”苹果跟她俩打招呼,言语中带着羞涩。

  李偲满脑子都是苹果那天站在易数老婆身边时的场景——她怎么看我?她告诉大头了吗?她和易数老婆什么关系?这些疑问不停地在脑子里转恨不得钻出头皮亲自问个明白。她想装作没事人一样回应苹果的微笑和问好,结果落在他人眼里却看起来僵硬和冷漠。

  见妖精和李偲都意兴阑珊,神色暗淡,大头收敛了一下脸上的得意之色,倒了杯啤酒放到妖精面前,“好了,重整山河待后生,妖精你明天之后又是一条好汉!咱就当自己走错了路摔粪坑里了,爬起来洗洗就好嘛……”

  “你才摔得一身屎呢!”妖精瞪他,“在我们俩个感情失败的人面前秀恩爱你们真做得出,你又不是宣布结婚,干嘛这么着急聚餐啊!”

  “今天主要目的是为了深挖易数这个人。”大头说着,李偲只是木着脸看了一眼坐在旁边的苹果,苹果也正看着她。

  妖精说:“我叫大头去找苹果打探,死也要死的明白是不?谁知道他们俩还真看对眼了。”

  “宝贝,你就把对我说的,跟妖怪再说一遍。”大头转头看向苹果,苹果望了一眼李偲开口说道,

  “李偲,她是我表姐。但是我不会是你的敌人。对这个表姐的私事我并不想参与太多,所以你不用担心我怎么看你,怎么说你,更不用担心我会仇视你。你也不必有破坏了人家美好家庭的罪恶感,那个家早就被我表姐自己给破坏了。”

  “什么意思?!”李偲预感有什么庆幸的消息要传过来。

  苹果告诉她易数和闵雯琴之间从机场那天开始发生的事情,才知道难受的人原来也不只是她李偲一人......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