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我把悲伤喜欢过了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八章 防线,万里长城永不倒(二)

我把悲伤喜欢过了 杨蔚然 2163 2018.12.24 23:15

  赵大头,本名赵东晓,李偲的幼儿园发小加大学校友,绝对好基友。妖精曾疑惑她俩厮混在一起这么久,怎么就没成情侣。李偲的解释是,大头看过她小时候常年四季要尿尿但是不敢举手告诉阿姨而憋不住尿裤子的囧样,她也看过大头被别的男孩打得哇哇哭的怂样,彼此在最初就被拉出了梦中情人的阵营,再加上两人的关系太熟不好下手,只能成哥们。

  大头就是大头,头大想事情就是面积大,并且什么事情都能直击重点,不像妖精什么事儿都是先自己high了,high完就不管后面啥情况了。大头曾经说过,她和妖精,一个是又妖又怪,一个是又妖又精,但是真到关键问题,妖精一点都不精,你却总是很怪。

  从大学开始,李偲就特别依赖他们,一个给她冲动的力量,一个给她冷静的能量,以此来平衡她那经常纠结不堪的内心。比如现在,她终于打算听大头的,赚钱是第一要务,开工!

  很快,一上午就在忙碌中度过了,午饭时间妖精打来电话,约李偲下班吃饭,她知道这不是单纯的约吃饭,根本就是吃八卦。为了防止被妖精吃掉,她必须拉上赵大头作陪。

  晚6点的中西餐厅,到处都是食客,忙碌的服务生穿梭其间传菜点单,忙得很有节奏,妖精的筷子此时也很有节奏地在碗边,“叮,叮,叮”。

  赵大头受不了了,一把抢过筷子,“你别敲了,要饭呢你。”

  妖精收起盯着妖怪的眼睛,转头白了大头一眼,抽回筷子,“吃你的。”再继续盯着对面的李偲,良久,幽幽冒出一句,“我觉得你应该去烫个卷发。”李偲抬头含着一嘴的意面看着她,没明白她的意思,妖精什么时候开始准备当我造型师了?“你直发太久了,你该改变一下形象了,是时候以你浓浓女人味来迎接新恋情了。”妖精还在继续,“你大一说等你大二要去卷发,你大二说毕业以后卷发,你毕业了年年都说要卷,你到现在还没卷过头发呢。”

  “so?”

  “新生活从头开始吧!”

  赵大头吞下最后一块辣椒炒肉,对着妖精发话了:“你是想说要妖怪跟你似的带着满头卷子去收服那个大叔是吧。我觉得妖怪不适合,你别搞得跟你已经看见他们的未来似的,你喜欢年纪大的男人,妖怪又不一定喜欢。妖怪这么单纯一女的,回头别被人骗了。”

  妖精面有愠色,“你滚一边去,什么叫我喜欢年纪大的男人,你想说什么?今天不是谈论我那个“叔叔”,是她的那位大叔。年纪大怎么了,年纪大懂得疼人。年纪大了有型有款有情怀,再说了爱情和年纪有关系吗?翁帆还嫁了杨振宁呢,马兰不是跟了余秋雨吗?廖静文不是跟了徐悲鸿吗?我只是想告诉妖怪,是时候整装待发了。只要他没结婚,不,结过婚也没事儿,只要没孩子,不,有孩子也没事儿,你咋样都可以是一段美好爱情的主角啊。”说完转头看着李偲,“妖怪,听我的,我有预感,你和他一定是没完没了”。

  大头呼呼生风地摇摇那颗头,也看着她。

  李偲包口包嘴地嚼着意面,看着妖精,想着她和她“叔叔”的事儿:“叔叔”,是妖精对他前男友的爱称,这位只比她爸小5岁的货真价实的大叔是妖精在大学毕业后在东莞某外贸企业工作时的上司,离异单身,强势多金,小小妖精跟他痴缠了2年多,为他淌过血、流过泪还掉过队(脱离三人组织)。直到妖精决定辞职回来找工作才跟他断开,但这位“叔叔”曾经是小小妖精一心想嫁的人,这段感情也曾经折磨她脱皮抽筋的。妖精现在拿“叔叔”和深不可测的易数先生相提并论李偲只会觉得结局也会一致,皮啊筋啊没个好,此男很危险,当然要远离。

  “还好到目前为止,我的安全防线还是一道坚固的长城——第一,我和他没有彼此任何联系方式;第二,我也只是和他在酒店抢了个房间,然后又发现他和我爸公司有业务联系,但是也仅此而已;第三,我的目光都只在大头这个年龄层的男人身上停留;第四,我爸我妈要是知道我找这么一大叔,他们会掐死我的!综上所述,我不可能爱上大叔!”李偲一口气讲完。

  可是妖精依然锲而不舍地在扯断她的安全防线,“别提你爸妈了,要不是你爸妈那么强硬地干涉你和邓江心的事儿……”大头用筷子敲了一下妖精的碗,示意她停止。

  如果说她的爱折腾爱纠结爱对他要求来要求去都在他承受范围内,那当女生跟爸妈说要嫁给这个小城市来的男孩时,他们的反对和强势以及指手画脚就彻底让他不堪压力,选择了放弃。那么彼此爱得不够坚定才应是最主要的原因。

  赵大头一边摸着他的头一边说,“过去的就过去算了,你们女的就是口里没味,什么大叔啊,高富帅啊,正太啊,八字没一撇的事情,说的好起劲,瞎扯蛋。”啪!他把筷子往桌上一扣,正在愣神的李偲被拉了回来,低头看见餐盘上一只虾子粘着溏心蛋的蛋液被扔在桌子上,哦,虾扯蛋。

  妖精还要反驳些什么,李偲的手机响了,一看,爸爸的。她示意别说话,赶紧接了电话。电话那头的爸爸语气听起来很如意,得意洋洋地说着,他抓住了美国地产公司总裁不满意原翻译的机会,力荐了自己女儿。并且千叮咛万嘱咐她要抓住机会好好表现,连请假的理由都替她想好了,反正就是没有给她推辞的机会。

  挂了电话,大头问什么事,李偲把爸爸要她去当翻译这事一说,妖精的眼睛又开始发亮了,“深大叔会去吧?”“深大叔?!咋又来个深圳人啊?”

  “你那深不可侧大叔!”

  “我的亲娘啊,妖精,你这外号,我跟不上你节奏嘞。你说我怎么知道他会不会在,应该没他什么事儿。妖精,你别老说我,你自己的事儿呢?我怎么没见你谈个正儿八经的恋爱啊。”

  妖精随手一撩她那大波浪,无限风情地说道:“目标还在试探中,有好消息我不会憋着的。”

  大头贱兮兮地问了一句:“是大叔不?”

  “并不是,是你大爷!”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