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我不想再做大师兄了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二章 皇陨

我不想再做大师兄了 搞怪小白 2729 2019.09.25 18:00

  刘小白匆忙地跳离自己所在的地方,也许是由于他曾经达到过帝境的实力,所以对于危险往往要比其他人更为熟悉,就在那一刹那间,刘小白感知到自己的脚下有什么动静,正在向着最上面,也就是刘小白的脚底赶来,再结合刚刚的那股尸臭,以及刘小白上辈子看过的那些僵尸片,不难判断出这有可能是这处世界未曾出现过的僵尸。

  一双没有血肉的骨手破土而出,刘小白险而又险地躲过这突来的袭击,而在其他位置也出现了骷髅袭击,但他们也并不像刘小白那般幸运,能够躲开这突然袭击。

  顿时,刚逃出来的百十人瞬间减半,整条街道上血迹遍布,残肢死尸,也不知道是谁来了句话,“快跑啊,趁他们还没有出来”,众人一哄而散,各奔西东,也不再似之前那般团结,刘小白也在其中,匆忙离去,其心动摇。

  在他离去之时,那一路上看到了年过八旬的老人守着一家尸体痛哭;有孕妇悲惨地倒在地上,肚子处有着一个血洞;有孩子哭丧着,满脸泪斑地寻找自己的父母;有人在翻动死去之人的尸体,谋财害命;更是有富家子弟闭门防守,不救外人性命;自然刘小白凭借着非凡的视力也注意到寂无灭的村长,有仙人立于空,不闻凡疾痛苦。

  不知是前世的人人平等理念深深影响着自己,还是其他原因,刘小白心中有着一股不知名的情绪在叫嚷着,“救他们,救他们,打破这一切,打破”。

  而这一切,似乎只有掌握力量才能改变,刘小白看着那在面前追逐他人的丧尸骷髅,那一具具死尸有的已经远远超乎了生前的修为,他们拥有了力量,却被其掌控。有人为其入魔,有人为其癫狂,有人为其是天下万物为己物,那么自己如何去改变,唯有掌控,将力量控制在自己手中。

  众生百相,这在其中只是一幅而已。而修仙从帝境晋升到仙境需要创造出属于自己的意象,刘小白曾经完全无法去完成这一意象,而如今,在他不知觉之中,他的心里,一幅极致画作开始了它的绘作。

  再看天元城城门之处,然而这与刘小白等人前进的方向并不相同,天元城有一部分残破的城墙是被建立在混兽山脉之中,刘小白等人前往的正是那里。

  曾经刘小白看到后的对其的第一感觉是异世的长城,但是现在的人大都不知道这段城墙的来历,以及如今阴气具现,地形在它的影响下,开始变化,丧尸现,骷髅生,将军魂,帝王血,种种意识着埋没的古国即将重现。

  .........天韵城酒肆楼..........

  阎王坐在其中一个不显眼的地方品茶,不过因为他自己的颜值,这个座位却变成了酒肆楼关注最多的地方,不一会儿,一个黑袍包裹的人走了过来,坐下。

  对于这一对差距极大的人,自然免不了神识探测了,只不过一个是深不见底,另一个则是有法器阻隔。

  阎王挥手一甩,一道结界符咒显形,将阎王两人所在的这一块范围笼罩,别人也无法继续探听。

  “额,我应该叫你什么呢?”阎王突兀地开口,打破这片刻的沉默。

  “叫我庭玉就可以了,阎王”,黑袍人说道。

  “那好吧,太子殿,哦,不,是庭玉”,阎王在说这一句时,太子庭玉很是明显地看了眼结界符咒是否激活了。

  “怎么样,天元城现在如何,那两个人还能不能活着”,庭玉说道。

  “这个嘛,要取决于你说的阴虚古穴是不是真的,如果你说的是真的,我们自然会让那两位皇子血流而尽,以死亡来开启这处宝库。”

  “不过,相信太子,咳,庭玉,你应该明白如果那一处宝库打不开,你会付出什么代价,而你的父皇也不能阻止”。

  “这个,我自然是知道,但是他们两个当中绝对有一个人有帝王血,只要把他们两个全杀了就可以了”。

  “而且你要是帮我杀了他们,等我登上皇位后,镇国密钥可以送给你,如何”,太子庭玉说道。

  “呵呵呵,没想到太子殿下的心真是狠毒啊,对于自己的亲兄弟都能下手,论凶残,我自愧不如啊,不过就是不知道像太子这般的人能不能去当个好国主呢?”

  太子庭玉抬眸看向阎王,冷冰冰地说道,“我如何当好国主与你又有什么关系”,天境巅峰的修为压向阎王,只可惜阎王完全不受影响,饮了口茶,说道,“太子殿下真是人才啊”

  太子庭玉也没有再多说,起身离开,结界符咒失效,阎王摇了摇头,嘲讽地说道,“不过井底之蛙而已,又有几人能目光放到更远的天地呢”,阎王哭笑不得。

  太子庭玉身体一顿,不过还是挥袖离去了。

  ........天元城城门........

  城墙处,二皇子非常丧,以他天境的实力居然被天元城城主给压制了,四皇子的到来自然也是引起了他的关注,不过也没有过度关注,毕竟他现在异常狼狈。

  天元城主似乎也抑制不住心里的欲望,直接从城墙上跳下来,地境中乘级的实力爆发出,一杆人境元器长枪在侧面刺向二皇子,二皇子却在应对着面前的几人刁钻的元技。

  “秘术,正皇无恋”,二皇子元气倒转周身,一条条朦胧的血脉之气在他身边环绕,与此同时,二皇子的气息也在不断提升,天境中乘级,天境高越级,天境巅峰,就差点界限就到了下一境,帝境了,也就是刘小白之前所在的境界。

  血脉之气运转身边,抵挡着几人的元技,但与此同时,一道寒光闪现,就在二皇子提升自己的时候,从后面刺透二皇子的胸膛。

  那一瞬间,二皇子的气息萎靡下来了,呆呆地看着胸前的枪头,而他身上的一道玉佩爆发出极致的光芒,包裹住了二皇子的伤口,为其留下了一口气。

  天边也是平白出现了一位老者,极速地赶往二皇子身边,想要护佑住皇族血脉。但同时在他前进的路线上,一道灵力波打断了他的前进,正是寂无灭。

  寂无灭挡住了皇族的那名老者,没办法啊,毕竟他许诺的是,阻止在场的最强者。两人站立在空中,元灵对撞。整片天空都在变化,一道接一道地碰撞,另外也带着些两人的近战肉搏,而这样一来,老者也开始落入下风了。

  而同时,天元城城主元浮手中长枪微转,一道元气漩涡在枪头形成,生生地将护佑二皇子的那道屏障摧毁。二皇子口中不断吐血,那双眼睛愈来愈暗。只是没人注意到,某一个细节,那便是二皇子受伤滴落在地上的鲜血消失了。

  老者见到二皇子生命力开始衰落,也爆发了全部实力,手中的元气直接打出,随后又是抓住空气中的元气,如同抓住一道丝布,直接打向寂无灭,那一片空气瞬间出现了些元气利刃,跟随着老者的动作击向寂无灭。

  “天灭,地灭,而我不灭,吾乃不死族”,寂无灭直接用肉体抵挡,那一瞬间造成的伤害,以特别快的速度恢复着,而在他身后的是数柄血色镰刀。

  老者完全没有料到,寂无灭会用肉身强抗元技,而这么恐怖的肉体,他从未见过。

  就这一时的惊诧,血色镰刀便是直接冲着面门而来。

  老者慌忙应对,最后躲开了要害,一双血手从天而落,老者面容狰狞,强忍着疼痛,一双元气化作的手再次打向寂无灭,企图将他打退,但是老者他多想了。

  地面上,四皇子轻咬自己的嘴唇,看着地面上进行着最后挣扎的二皇子,他的那双眼盯着四皇子,仿佛是觉得自己将死,眼中的那一抹释然,让四皇子微微一颤。

  直到身边的元叔唤醒为止,四皇子也向着另外的那个方向赶去,二哥再见。

  而在这场局中究竟是谁在掌控,四皇子来到此地,她的目的究竟为何?在二皇子陨落之时,那一抹鲜血为何消失?通往混兽山脉的路,是天堂,还是地狱?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