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我不想再做大师兄了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一章 觉醒

我不想再做大师兄了 搞怪小白 2750 2019.08.15 18:00

  当清晨的第一缕阳光照入山洞时,刘小白也醒过来了。

  精神力使用过度,难免会出现意识不清,而对于此类最好的方法无外乎就是放空心神,去睡觉。

  刘小白看着太阳中的第一缕紫气,心中也在考虑去打破那几道枷锁。

  曾经帮齐安诺打破的几道枷锁,刘小白还略微有点印象。

  头部,金之重器;左脚,风之极度;以及脾,暗之苍魔。

  而这次刘小白大致打算去解开左手,火之钦炎,右手,水之极御。因为这两处是最为薄弱的,之后在考虑其他的。

  因为机会只有一次,当其中一处枷锁受到攻击后,另外几处枷锁则会逐渐隐入血肉,当完全隐入之后,便再也无法打开枷锁,也就无法再解放里面的初元了。

  至于最终初元是什么样子的,这个要看运气。

  没错,要看运气,多种初元解放后会在短时间内相互结合,形成一种新的初元。

  结合后的初元有可能异常强大,也有可能异常鸡肋,于是有些人也仅仅是解放一门初元,或者是解放几门已知配方的初元。

  刘小白也不知道两处结合会形成什么,毕竟没试过。不过世面流传较多的已知的初元配方是水之极御加上暗之苍魔,形成冰之丧泣。

  刘小白屏蔽心神,抛空一切,开始将精神力引导进自己的灵魂之中,全身的经脉如同3D投影般显现在自己的眼前。

  而刘小白进一步关注于自己的右手,水之极御,相对于攻击型初元,防御型初元在解开枷锁的那一刻,带给身体的伤害更为要小,这为刘小白冲击第二处枷锁提供更好的灵魂方面的便利。

  此时此刻,展现在刘小白眼前的是一道厚重的峭壁,这一处峭壁所阻挡的便是水之初元,靠近峭壁,给刘小白的感受是,贴近这处峭壁,便可以感受到一股清凉,以及连续不断的浪潮声,这处峭壁成功阻挡了一片海洋,而目前刘小白的任务便是打破这处峭壁,让海水流进自己的身体。

  将精神力化作一把尖锥,对于精神力化形这一操作,刘小白表示自己练习太多回了。刘小白控制着尖锥狠狠地向自己的峭壁枷锁砸去,而后刘小白面色苍白,枷锁毕竟也是身体的一部分。

  刘小白索性将自己的衣袍撕裂,放在嘴中,死死地咬住,“呜,啊”这处山洞中传出令人畏惧的惨叫声。

  不同于测灵,测灵进行之时会利用自然光元气对测灵者进行简单的迷惑,忘记疼痛,不过在古翔国外,大多数家族并不会采用这一方法。

  刘小白嘴角留下一缕血,但是他眼中的光芒越来越亮,在他看来,峭壁已经越来越薄。

  “轰”的一声,富含着元气的海水从一个小口流进刘小白的身体了,而与此同时刘小白猛然吐出一口血,但是他说道,“成功了”,随后,这一窟窿愈来愈大,最后整面峭壁轰然到达,海水从左手涌向全身,一股清凉感在全身散开,让刘小白忍不住去享受这股舒适感。

  但是刘小白清醒过来了,还要继续,下一处,可能会受到更重的伤,不过这也没关系,一切都是为了实力。毕竟这次的事情大致让刘小白明白,别人如果想将你泯灭,并不会顾忌你的身份,而是顾忌你的实力,而且在这个世界中,而且自己想要做个路人甲,也需要一些实力,不然就是个经验怪。

  刘小白开始着眼于右手,火之钦炎,钦炎是天下七十二奇火的基础,是修仙界火的基本,精神力接触这道枷锁,随后便被吸入相应的幻觉世界之中。

  迎面而来的是一波波火浪潮,刘小白汗流满面,眼前的这处小世界便是右手处的枷锁,此时是火的一片世界,许多火流星从天而降,向着中央的祭坛砸去,而刘小白便在祭坛中央,而在祭坛的四周皆是熔炎,而祭坛就相当于是在熔浆里面的一座孤岛。

  此时的刘小白嘴唇干渴,四肢无力,浓浓的燥热感在身上蔓延,这道枷锁,仅仅是站起来,将面前的一道火炎形成的镜子打散,当然是要在火流星将祭坛打沉之前,又或者自己死去之前,而四周的熔浆时不时地打一个浪潮。

  刘小白感觉自己已经与水无缘了,灵魂身体的水分一点点减少,意识也开始模糊了。

  为了什么,选择火焰,对于你而言火是什么样的存在,火,就当刘小白将要沉睡去时,从左手传来的清凉感瞬间让刘小白回神,选择火焰,是因为火焰是攻击型,适合自己,至于火是怎样的存在,简单来说,就是让自己强大起来的存在。

  刘小白用拳捶在祭坛上面,滚烫的感觉让他清醒过来了,刘小白全身用力,调动元气加持本身,但没有什么作用。很快刘小白发现自己的问题了,为什么要去想调动元气呢,觉醒初元需要什么呢,实际上来说,应该是要精神力去打破枷锁。

  刘小白精神力加持本身,支撑着自己努力站起,此刻他的感觉更像是一个被抽去机械枢纽的傀儡,这也是因为,肉身之力在灵魂身体里无法显现。

  站起来了,精神力开始有些匮乏,此时刘小白的识海严重缩水,之前水位可以说是埋没过自己的腰部,而现在水位勉勉强强刚过自己的脚部,当然刘小白觉得自己时常会看着识海思索自己会不会某一天淹死在自己的识海中。

  此时的刘小白他的身形跌跌宕宕,就连站立也成了问题,更别说抵抗这个地方的高温了,刘小白需要足够的毅力来站立,并且能够打碎那面火镜。底下的祭坛很明显已经被打碎很多,仅仅剩下刚才躺过的地方仍旧存在。

  外界的刘小白也是满脸是汗,随手从扇子中抽出一片扇面利刃,直接对着自己的腿扎去。火焰小世界里,刘小白也是清醒过来了,腿上的刺痛让他暂时忘记了灼热。

  刘小白咬牙,一道精神力形成的小匕首向着火镜刺去。

  在所有初元中,攻击型初元觉醒是最为危险的,但觉醒后也是最为强大的。

  “火之钦炎,我要定了”,纵使此刻的刘小白狼狈不堪,但是眼中的坚定愈发浓烈,一击未散,刘小白再度调转匕首刺向火焰形成的镜子,一分一秒过去了,脚下的祭坛已经缩小到自己的脚下。

  孤岛,孤独,无力,绝望,在这里弥漫,“区区一个小世界也想阻拦小爷的路”,刘小白直接动用所有的精神力控制火流星,既然无法打散,那就换一个来打散这一切,“啊”。

  刘小白浑身散发白色的雾气,那是精神力的体现,雾气与火流星相撞,直接向着火焰镜子撞去。而此时刘小白也模糊了双眼,失败还是成功。

  刘小白的身体晃晃荡荡地向下跌落,滚烫的熔浆埋没了身形。

  山洞处,刘小白坐在那里,此时的他完全沉浸于灵魂枷锁中,一道虚幻的身影出现在身边,“唉,你这是何必呢,重修,真的那么容易吗?”那道身影张开手掌,一团灰蒙蒙的东西在掌心,随后便被他打入刘小白身体中。

  “这是你曾经托付给我的,现在还给你,我一直以来都没有怪你啊,轩辕”,身影越来越模糊,声音也开始断断续续,“看来这般微小世界承受不了我的神格啊,轩辕,我期待你能再回神界,宙怨还是要靠你来解决。”

  由此可知,他所说的重修也许并非我们所认知的重修啊。

  ............神界...............

  一棵古树上,一老汉倚树饮酒,瞬间脸色变了变,不过很快就恢复原色,“这些小家伙们,一个个的都挣着去那个世界吗,唉,命中有,命里无,缘有尽,怨由生,也不知道我这老骨头还能撑多久啊,真希望他们能快点长大,是吧,吴凡大人”,在老汉身边的真是吴凡(时空主神)。

  “宇老,你就别这么称呼我了,只不过因为时空混乱,我来到了不同的时间线影响了不同的人罢了,而我的结局或许早就注定好了”,吴凡冷静地说道,仿佛死对他而言也是一种解脱呢。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