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我不想再做大师兄了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章 夺舍

我不想再做大师兄了 搞怪小白 3527 2020.02.06 00:00

  “吴凡大人,你真的要继续下去,瞒住所有神明?”宇老看着一旁在饮酒的吴凡,吴凡苦笑着,欲言又止,最后在宇老的目光下,也只是说了几句话“我逃了,不仅仅是他,我也原谅不了我,因此我来到了这里,这里未来有我所需要的”,一条河,吴凡的话语并没有说全,看向了星空,快了快了,再坚持一下吧。

  吴凡如同醉酒一般跌跌宕宕地离去,没有人看到他那神格已经破裂,无论何时,他的身上永远都是那个寂寥的气息,吴朔,我没有别的愿望,我只希望我俩万年前的约定还是有效的,最后那件物品你一定要带回去。

  偌大的棋盘早已摆开,棋子逐渐开始入局,阴阳之争,又将是如何的结局!

  刘小白依旧昏迷,只不过此时的他却是浮在空中全裸的,而那名老者眼光迷离地欣赏着自己未来的躯体。

  炼丹,那是不可能的,这种强化别人体质的傻事,他是不会去做的;这种夺舍还是要趁快,不然会有麻烦,老者将小白放到了菩提树下,菩提树具有固魂的作用,这也是老者为他夺舍后能够更好地固定灵魂。

  刘小白意识也不知怎么回事,仿佛又是回到了那一刻,与父亲相见的时候了,不仅仅如此,过往的一切如同回忆一般,在自己身边依次出现,多少个过往,曾经的仗剑走天涯,英雄会上少年郎,五郡争霸,最后的那一抹回忆却是停留在安陌面前。

  机械且无力的声音在此响起,“系统遭受未知病毒攻击,已锁定源头”,这一刹那的回忆让刘小白以为金手指系统还没有消失,刘小白此时此刻感觉到一缕阳光照射在自己的精神海之上,温暖的如同母亲的怀抱那般。

  老者他那枯黄的手摩擦着刘小白的脸,这便是他未来的身躯了。

  刘小白来不及感受那一抹温暖,便发现,此时此刻,自己仿佛到达某种境界,这种境界并非是元气方面的定级,反而属于精神力方面的定级,精神力在这片时空中又被称为元灵,人之灵,曾有人对它的定级则是分为初窥境、御物境、豁达境、盘神境、以及神格境;这只是刘小白知道的定级。

  初窥境是炼丹师和筑符师的基础,精神力不同于元气修炼,元气修炼百人之中不过三人,而精神力修炼则是十万人之中不过三人,初窥境,顾名思义,便是初窥得世间万物,精神之河逐渐充满;御物境,则是先前刘小白处于的阶段,驾御万物,但是顶多是一些较轻的物品,御物境所能达得的力量是有限的;豁达境,念头通达,对于任何事情更多的能够看到本质,而且此时的探知方式从眼睛改到了心,精神力在自己不用刻意使用的情况下,便能够使用,就是被动技能了;盘神境,被称为匹敌仙境的存在,这一层次可谓是精神力不凭借任何外物,幻境什么的挥手便来;神格境,轮回之后的存在,精神力足以去翻山倒海,甚至于匹敌于这处世界的最高者。

  刘小白念头豁达,至于心中一直在想的那就是也被解决,就是自己见到齐安诺的一些愧疚也是消去了,问古往今来的穿越者,他们或多或少都是在那人将死之时替代他的,这一点自己做的不好,自己是从一开始就抢占了他的身体,可是也仅仅局限于抢了身体,而现在齐安诺也已经走出了自己的道路,自己并没有像做某些老头那样,灭人神志,夺人身体。如果以后有机会的话,刘小白会将这具身体还给齐安诺,刘小白有着某些预感,那就是他的身体还在。

  刘小白看着精神之海上的那番画面,啊,把你的手拿回去,可恶。没错,刘小白忍住了,没有醒过来,刘小白从一开始进入精神海中便想到了,自己的修为并不及这名老者,也只有精神力可能会达到出其不意的方面,没办法,毕竟是活了很久的人了,刘小白坚信自己的灵魂强度会强于老者的。当然如果被他查到自己此时还留有意念,可能会再度出手,所以刘小白沉下了心慢慢等待。

  只见老者拿出一本枯黄的书,轻轻地翻开,极为地虔诚,透过精神之海,刘小白看到那张纸上写道,夺舍之事,凶险至极,如若后辈使用,需注意这些,吾为轩辕,曾被称为轩辕神帝,虽创作此法,却为天地大事,往后人谨记勿用以坏事。

  夺人身体,更多的是从灵魂方面入手,首先是隔绝对方的灵魂之火,不给对方任何察觉的机会,其次便是夺舍期间,也是一种拼后备的表现,谁的储备较深,灵魂较强,更能够在整场比拼中取得胜利。除此之外,便是夺舍的药材:筑灵芝一枚,菩提树一棵,昏厥草数棵,境界差距,以及顽强的意志。

  同时需要准备一些符咒,吾当年之事,便是提前准备好了一些符咒。老者从怀中掏出了一块黑布,打开黑布,只见其上有一个符咒,老者没有去看那张符咒,仿佛是早就知道了什么,刘小白倒是没有多想,抬眼看去,那一刻,他的精神之海开始震动,波涛汹涌,一层接一层地浪潮打在了岸边,造成某些地方的损裂,刘小白捂着自己的头脑,让自己努力去忽略那道符咒,他明白那是摄魂符,又名鬼符,原因便是每制作这样的一张符咒必定注定了一个人的死亡——制符师的逝去。

  老者将那张摄魂符贴在刘小白额头,而他则在一旁躺下,闭上眼。

  那一刻,刘小白浑身都感觉到了一股危险,黑云压城城欲摧,刘小白抬头看去,精神世界中的天空黑云密布,随后黑云化作一张脸,老者的脸,向着刘小白袭来。

  刘小白也不慌张,挥手调用精神之海,抵挡老者的攻击,老者看到这庞大的精神之海后,变得更为兴奋了,眼睛冒着狼光,“都是我的,都是我的”。

  刘小白不再在海边了,冲到精神之海中央,一道道精神水箭打出,精神力包裹着自己,刘小白挥动拳头在黑云袭来的那几刻,便与之交手,很快黑云包裹住刘小白,仿佛要隔绝刘小白和这些精神力之间的关系。

  刘小白看着将自己包围住的黑云,可以说是海龙卷吧,而自己则位于中心,时不时从侧面冒出一团黑云打击到刘小白身上,刘小白大喝一声,“想要阻断我,想多了!给我起”,就这样,从刘小白身上精神力暴涨。

  精神之海之中的那些精神力所化作的海水涌动,一道道水柱同时涌起,飞入高空,直接接入黑云之中,一时间,云还是水分不清了,整个海龙卷之中既有黑云突袭,又有水龙咆哮。

  此时的刘小白不敢有任何一丝放松,黑云也是,估计是老者低估了刘小白的内心了。于是一道道蛊惑的话语也是冒了出来,“少年,将身体交给我,我能助你成为人上之人”,“甚至于我能让之前那些嘲讽你的人后悔,放开心神,不要再抵抗我了,到时候,我就是你,你就是我!”

  “这个,估计就不可能了,我既没有多少仇家,也没有多少遗憾,唯一的愿望就是自己活着”,随着精神之海的波动,一道屏障形成,阻挡在刘小白和老者面前,似乎是老者也知道一时是不大可能了,黑云聚拢,化作了老者的模样,而这算得上老者和刘小白的正式见面,只不过在刘小白眼中,老者化形成了一个仙风倜傥的老仙人。

  “不久的将来,这片土地将会爆发一场大难,为了这场大难不会损失多少凡人,将你的身体交予我,苍生之命在于你的决定。”

  刘小白心里想道,一上来就占领道德制高点,有点难对付啊!“我这个人非常自私,尊老是尊老,爱幼是爱幼,但是任何人都不能强制我去做某些事情,让座是不可能的,我只跟随自己的内心。”刘小白突然有点反感,这些事情自己前世倒是经历过。

  在外界,菩提树下的一老一幼相拥入睡,是多么和谐的一种风景了。

  “不肯么,那就别怪我心狠了”,本来还想留你一丝灵性,看来只好抹杀你之后,自己再慢慢融合了。精神与肉体之间的那一丝联系便被称为灵,有灵则身体协调。

  刘小白那一丝的心悸,急忙忙地看向了天空,在天上黑云已经化成了摄魂符的模样了,刘小白满脸惊讶,毕竟刚才那张摄魂符帮助他进入精神世界之中已经损坏了。而在刘小白看不到的外面,老者的身体也在使用摄魂符的时候开始干瘪起来了,最后化作一张干枯的皮囊。

  “很惊讶吧,如果你已经到达豁达境了,那么你刚才肯定看见了摄魂符,没错,一名筑符师只能练就一道摄魂符,可是我本身也是一位筑符师,哈哈哈”,老者边说,边挥手将整张符咒压下,“凡人们常常知道的是,摄魂符是打开精神世界的钥匙,可是摄魂符的作用是在精神世界里面啊”。

  刘小白身体僵硬,一种晕车的感觉出现,心念仿佛在和这片精神之海失去联系,“本来我是不打算用的,毕竟用了后不成功便成仁,哈哈哈,如今看来,这摄魂符的作用原来是这般”,老者取笑着刘小白。

  刘小白倒在地上,这种感觉,完全没有感觉,身体,没有身体,就连自己的意识也越来越模糊了,终于刘小白倒下了,在他的地盘中。(不好意思,就此结束了,全局终)

  .......

  老者将视野望向整个精神之海的中央,在那里有一个小亭,在亭中有一团燃烧的火焰,只要将那团火焰熄灭,替换成自己心中的精神之火,便可以接受这具身体了。老者压住自己快起来的步伐,“就这点事情激动什么呀!真是的,白活这么多年了。哈哈哈哈”,随后,老者跑向亭子,重生,权利,财富,仙途,仿佛都在眼前。

  “问前尘,多少泪;问今生,多少苦;问天道,几人得以升仙;问轩辕,过错可否悔改”,吟诗声从岸边传来,老者也是抬眼看去,那一刻,他双眼突出,极为地震惊,嘴中一直在说四个字,“怎么可能?”

  那一日,黑云压城城欲摧,甲光向日金鳞开。精神之海的岸边,那一缕白衣身影,吟诗与否,仙人之姿,那一眼,望尽了过往,“罪,必诛。”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