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我不想再做大师兄了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九章 战火(一)

我不想再做大师兄了 搞怪小白 2557 2019.09.03 18:00

  是否能下一盘好棋取决于博弈之人,决策之间彼此是生是死,又或者是赢是输!

  .......天元城.........

  辰时至,灾乱将起,酒肆楼的聚餐也是结束了比较匆忙。

  原因方面也是非常不解的,是酒肆楼内部决定将这些客人全部清场,即便是惹恼了许多家族子弟,不过酒肆楼后台大,也就没有什么反驳。

  “二哥,看来是天公不作美啊,今天,你我兄弟聚餐也没聚到性情。”四皇子说道。

  而二皇子倒是没说什么,摇了摇头,实际上,他很是兴奋,或许以后再也见不到他的四弟了呢!

  暗处风起云涌,两人走在这条直接贯通整个天元城的主干道。

  城内,那些百姓饮水的那一刻,并没有什么事情发生,只不过饮水的声音犹如野兽一般。

  其余一切都还是那么的正常,但这无疑是更大的诡异。

  与此同时,吴志封也没有听从吴小六的安排,放弃天元城,虽然不知道这里将要发生什么事情,但是看吴小六的脸色以及那迫切想要将吴志封劝出城的语气,也是大致猜测到这次事情的严重,天元城有可能就此除名。

  夜色萧瑟,阵阵凉风吹袭,吴志封站在原地,犹豫犹豫,片刻后,仿佛下定了决心去完成某一件事。

  于是,就在这处杂草丛生的院子里,黑风寨众人以及刘小白席地而坐,这里也是黑风寨在天元城的一大据点。

  众人面有疑惑,毕竟睡得好好的,突然被叫醒,还说有什么特别重要的事情。

  吴志封露头了,依然是昨日的那番打扮,布衣草鞋以及铁甲,草鞋上略有些泥土,那是昨天穿越山脉时留上的,身上披着残破的战甲,只能堪堪护住胸口和左肩。

  “咳咳,之前小六说天元城将有大难,备,备不住城毁人亡,这件事你们如何看”,吴志封平定心情说道,毕竟自从来到这见过了太多的毁灭与矛盾。

  话音刚落,下面便是议论纷纷,更是分为了两拨人。

  终于,有人忍不住了,说道,“老大,我们完全可以撤出天元城,免得我们全搭在这里,能躲开就躲开”。

  当场便有不一样的声音传来,更是有好几个眼睛透红的壮汉站起来,“老大,你说的是真的吗,如果,如果是真的,我们几人自愿留下来,因为我们的,父母还在此地”。“是啊,老大,要不你带那些兄弟走吧”。

  沉默了片刻,吴志封说道,“我们不会走的,我们要是走了的话,那就是违背了‘风革’的宗旨,我们为什么要加入‘风革’你们还记得吗?”

  “我们不是真正的黑风寨之人,我们是风革,是有血有肉有情的凡仙”。

  刘小白听着吴志封的滔滔大论,倒是注意到了风革,轻念着。如果没有记错的话,曾有人和自己非常认真的说过,风革。

  风革是一群凡仙组成的组织,有散仙联盟差不多,只不过他们敢于将对抗仙门拿在明面上。

  天有不公,有人修仙有人为凡,而仙无七情,喜怒忧思悲恐惊,视凡人为彘狗,仙凡不公。

  加入风革之人,大多是天生无初元之人,也就是他们的十大枷锁是死的,无法打破,进而无法修炼。

  修仙是给了许多人长生的希望,给了人无穷的力量,但同时修仙一途也将人类分为仙凡两个阶级,常常便是这样,仙人高高在上,可随意草菅人命;而凡人卑微其下,不得掌控自我生死。

  虽说在古翔国以及其外的国家中,宗门也大多规定了约束仙人的规章,这种现象是少了不少,但仍然存在,而与此同时,也多了仙仙相护,凡人之死轻若鸿毛。于是乎,风革诞生了。

  风革利用人造初元与各大修仙之地展开斗争,而这在后世也留下了一段传奇。

  只不过刘小白不知道的是,他当初在风革的刺杀榜上挂了将近两年左右,之所以没事也是源于金手指系统导航,一系统在手,危险提前避。

  “老大,我也要留下”,“老大,这种事情也算我一个”,“老大,我,孤家寡人一个,也算上我”,声音此起彼伏,越来越多的人站起来了,出声援助,就剩下几个唯唯诺诺的人没有出声。

  同样也因为他们前段时间也在一起有过生死,那个来自由宗盟在外面调来的仙人,异常的强大。

  “好,好,好”吴志封连说三声。

  “那所有人收拾收拾,一刻钟后,我们开始,行动”。

  “叩叩,叩叩”敲门声响起,所有人紧握武器,外面的街道上也传来了不正常的咀嚼声。

  紧紧地盯着那扇门,吴志封走向那一扇不断被敲响的铁门,一手紧握着武器,另一手握住门栓,打开。

  “大,大哥,你们快,快跑”,在门口处的正是吴小六,浑身是血,在他的胸口有着一个穿透了他身体的血窟窿。

  “呜,呜,吃,吃”,在门口正北方,大量的‘人’走来,他们的脸颊以及身上的衣服残破却布满着鲜血。

  吴小六抓住了吴老大,嘴中还在吐血,断断续续地说道,“老大,快,快离开,他们,已经,不是,不是,人了”。

  “砰”,吴小六的手无力地垂下,砸落在地面上,吴小六死了,死在吴志封怀中。

  再看远处那些‘人’已经没有了灵魂,向着刘小白等人走来,“呜,呜,吃,吃掉”,而刘小白透过些许身影看向外面,也是大吃一惊,那是丧尸,怎么可能。

  .......天韵城........

  “陆阎为什么要动天元城,你忘了我们的计划吗?”白发银装如同天使般美丽容貌的一位女子质问着阎王。

  “林淼淼,过程不重要,结果最为重要,不是么?”阎王说道。没错,那个女子正是向刘小白讨要九转命魂丹的林淼淼。

  “我们本来就是要夺取七星宗的镇守之印,只不过要去打破它的护宗大阵,没想到七星宗居然会找到这种已经绝迹的阵图”。

  “可是,陆阎,这没有必要去牺牲一城之人啊”。

  “呵呵,有些可笑,你认为我残忍吗,那我告诉你,所谓的宗门是更为残忍的,就说七星宗吧,他们利用古阵将围绕在七星宗附近的六城之人的性命为阵基,这不也没办法了吗,他们终究因为七星宗死亡,不是吗?”

  “这,可是”,林淼淼想要反驳道,“但是齐安诺已经失败了,被重创,并且已经被七星宗方面怀疑”,阎王说道。

  “那你打算怎么做,陆阎”,“当然是毁灭所有人了”,“可是这样我们也不一定能离开”。

  “这个嘛,林淼淼,你要明白我们被派到这个地方,已经算是不被重用了,而且毁掉所有人,有助于我们离开,当下”,阎王顿了顿。

  “我们离开监狱只有打破这个结界,结界的关键则是在于国都,惊鸿以及五大宗门的镇守之印。”

  “可是外面的人不是都关注于这处监狱吗,我们这样做,魔门也不一定原谅我们”。

  “呵呵,没想到流放之人还在惦记宗门,厉害厉害,在我的家乡有过这样的一句话: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而且很明显能看出阎王打破监狱后不打算回归魔门了。

  很显然,阎王便是魔门中人,对于这处监狱而言,正如林淼淼所说,外面有着不少人惦记着其中的人。魔门想要那些极恶之徒,风革这是单纯地为那些罪人之后考虑,罪不及子孙,恶不分仙凡。而仙门则是派出镇守者,也就是五大宗门,以及古翔皇族,以戴罪之身,称王称帝,极其可笑。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