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晋隋唐 北风浸润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部 第六章 谋生计抜陵造反 据叛军贺拔杨威

北风浸润 兰鉴 3647 2021.02.23 13:24

    元叉和刘腾执掌朝政,贪贿敛财毫无节制,生杀予夺任由心情,官职升迁必须向其进献资财,政绩考评全凭向其进行贿赂,甚至郡县小吏都不能得到公正选用。牧守令长率皆贪墨,刻剥平民脂膏,以赂朝廷权贵。魏国治下,民不聊生,人心思乱。

  正光四年二月(公元523年),柔然发生饥荒,请求魏庭援助没有得到应允,单于阿那瑰率军剽掠魏国边镇。大魏派遣尚书左丞元孚持节抚慰晓谕柔然,却被阿那瑰软禁起来,虽然礼遇有加确是真正的扣押。阿那瑰率领三十万部众一直剽掠到平城附近,魏国派遣尚书李崇、左仆射元纂统帅十万骑兵出击,方才逼退阿那瑰的柔然大军,追击三千里也没能接触其主力。但是,此役柔然裹挟走了边镇两千百姓,掠走牲畜十万余口,边镇军民生存驻防环境愈加恶劣。

  怀荒镇连年大旱,加之柔然剽掠,镇民请求镇将于景开仓济民,于景思虑贬谪之身,不敢擅自开仓放赈。镇民迫于生计竟然发动暴乱袭取粮仓,群情激奋之下将于景夫妇凌辱致死。怀荒之乱呈燎原之势,三月,沃野镇戍卒破六韩拔陵率众反抗朝廷,击杀镇将聚集人马,饱受打压的镇军和迫于生计的戍民立即云集响应。破六韩拔陵改元真王,自称天子,引兵南侵。

  怀朔城外尘土飞扬,沃野义军逐渐聚集,将城池团团围住。城楼前,一名身披甲胄的长者谓身旁将佐,“贼兵已至,度拔以为如何破敌?”

  “回禀行台,以吾观之,贼军甚众,趁其立足未稳,攻其无备,挫敌锐气,方可固守。”旁边身着甲衣未戴兜鍪,头发扎成辫子两鬓斑白的将军回道。

  发问者乃是魏国北道行台、怀朔镇将杨钧,出自弘农杨氏,始祖为西汉丞相杨敞,“关西孔子”四知先生杨震即杨敞的玄孙,汉朝以来杨氏便为北方著名的世家大族。回应者乃是贺拔度拔。

  原来北道行台杨钧从恒州移镇怀朔,得知破六韩拔陵造反,思虑必来侵夺周边镇戍,听贺拔度拔父子四人皆有万夫不当之勇,故而调令武川戍主贺拔度拔父子驻防怀朔,并加授统军之职。

  “破六韩拔陵,何许人也?”杨钧轻声问道。

  “拔陵者,虽止戍卒而已,然破六韩此姓乃是匈奴贵胄。相传匈奴右谷蠡王潘六奚归附,其子孙遂以潘六奚为氏,后人汉音讹呼‘破六韩’。风闻破六韩宗主孔雀已然附逆,其领地统辖部众一万有余”。贺拔度拔熟知北地人物,细语应答。当此兵临城下之时,二人深知不能助涨敌军气势,是以低声对答。

  贺拔度拔转而语带轻蔑高声吼道:“拔陵戍卒而已,叛军不过是乌合之众。”

  言语间,只见城外义军簇拥,有一敌将骑乘高头白马手握长柄大刀,高声叫阵:“我乃真王帐下大都督、太尉、平北王卫可孤,今率大军十万围攻怀朔,尔等何不开城投降,真王定有重赏、不失爵禄。”卫可孤虚张声势,扬言十万大军。不过观其军容,虽非十万也是两万有余,所率之众多是边镇戍卒,常年与蠕蠕交锋所以骁勇非常。

  “尔等皆是受人蒙蔽,行此祸家灭族之事,如若弃暗投明,归顺王师,吾当表奏朝廷赦免死罪,归戍乡里,封爵赏地。”杨钧铁面正色呼道。

  贺拔岳站立城头,目测伪署王卫可孤距城三百余步,心想以己之力或许可以射杀。如此天赐良机,若能一击毙命,叛军定然作鸟兽散。贺拔岳主意已定,并不通报镇将,正好借二人相互叫阵游说的机会行事。当即搭箭扣弦拉满硬弓,箭支挟着劲风呼啸而出。

  敌将战马扬蹄惊叫,卫可孤丢弃战刀抚住左臂,双目瞪圆咬牙切齿。卫可孤近身侍从惊惧不已,叛军将卒一阵惊慌骚动,都担心主将若有闪失该如何是好。

  常言道“百步穿杨”就属箭法精妙,贺拔岳三百步开外,一箭命中敌将,守城将士惊呼叫好士气大增。虽说“强弩之末不穿鲁缟”,卫可孤只受轻伤,但是此举足以震慑敌军。

  贺拔度拔请缨出战,击敌立足未稳之机,战虏心惊胆寒之时。杨钧欣然应允,拨一旅军队与度拔,并遣窦乐、杨宽领军助战。卫可孤大败而去,撤出包围圈十里开外扎营。

  卫可孤毕竟人多势众且非庸碌之辈,稍作休整后又步步紧逼,聚兵袭扰守备部队,收紧包围城池的圈子,日夜不停的攻打怀朔镇。杨钧也算统军御下有方,贺拔父子协力固守城池,率领数千将士以死相抗,坚守怀朔半载有余。

  朝廷听闻沃野叛乱,视为疥癣之疾不是十分在意,勒令北道行台围剿,直至闻报破六韩拔陵引兵南侵,并且围困怀朔、武川重镇长达数月,方才委任临淮王元彧为都督北征诸军事领军平叛。

  叛军攻势稍微停歇,杨钧召集诸将帅府议事。“如今怀朔粮草将尽,援军无望,何以解目下之危?”杨钧冷峻的面庞挂着一丝忧虑。

  “父帅,孩儿曾在高阙戍为将,整备军械、积存粮秣,欲抗柔然入寇,不料竟以资敌。贼众武器精良,粮草充足,肆威逞强,气焰嚣张,我等守御半载,援军不至,坚守待援恐非长策,不如趁兵马尚存溃围而出,会合官军再作计议。”一名青年小将抢先开口,乃是杨钧幼子杨宽,北道行台郎中。杨宽未用“蠕蠕”蔑称,而呼“柔然”部落,只因其曾送阿那瑰归国,与柔然部族有旧交。

  “老朽身受朝廷重托,统御边镇,智力衰微不能平乱便罢,岂可弃城逃遁。孺子切勿复言!”老人厉声呵斥,憔悴的面容上露出愠怒。

  贺拔度拔与窦乐相视对望,目下困守孤城,同是驰骋疆场老将,同样携带子侄并肩作战,闻听主帅呵斥幼子,心中不觉划过一丝悲凉,然而此等节义勇气更加令人钦佩。

  “我等誓死追随将军。如今形势紧迫,破城只在旦夕,破胡愿突出重围,告急大军,乞求援师。”贺拔胜抱拳挺立慷慨请缨。

  杨钧未置可否,只是捋着胡须微闭双目陷入沉思。“为今之计,只有如此。”杨钧望着贺拔度拔,此举无异赴汤蹈火,为人父者深知此中酸楚。鲜卑男儿自是豪迈,度拔微笑顿首,这是战场厮杀磨砺的坚定,也是对破胡武艺的肯定。

  贺拔胜招募果敢少年十余人,准备趁夜溃围。

  新月如眉,暮云如烟。两个时辰前这里喊杀震天,攻者云梯临城弓矢齐发,防者凭城拒守投掷礌石。此间,守城将士倚墙沉睡,城外营火逐渐暗淡。“晃啷!晃啷!”铁链发出摩擦声响,最后“嘣”的一声闷响,伴随马蹄疾驰十余个身影飞奔出城。杨钧放下吊桥,送贺拔胜出城请求援军。

  “官军袭营啦!”城下营帐中蹿出众多士兵,集结成队搜寻袭击者准备接战。站在城楼远远望去,实是一阵骚乱,良久才恢复镇定和秩序。

  “官军突围啦!”义军营地中几支马队向南追奔。

  贺拔胜所率十余骑突近最后一道防线,随行健儿纵马驰射,箭矢飞向结阵拦截的叛军队伍,应声倒毙数十人。接近敌阵,贺拔胜抽出长刀飞身跃马横切侧劈,随即撕开两个身位缺口,扈从紧随其后刀劈斧砍冲将入阵。

  敌阵血肉横飞,叛军肝胆碎裂,无人近身围堵,包围逐渐散开,贺拔胜率众突出敌阵向南行去。

  然而没过多久,前来追击的叛军骑兵就已经逼近,贺拔胜侧身回望,从箭菔中扣出三支鸣镝,一弦搭三矢拉满角弓,伴随“嗡”的声响,剪枝离弦飞出。鸣镝响处追兵应声落马,叛军追兵大为恐惧不自觉地放松了缰绳放慢了马蹄。

  贺拔胜兜马回身厉声断喝:“我乃贺拔破胡也,谁来受死?”

  贺拔胜擅长骑射,驰马射飞鸟十中五六,孤身掠敌阵全身而回,这等技艺和胆略超凡脱俗。北疆镇军戍民无人不知无人不晓。追军听闻破胡大名,惊得勒马停立竟然不敢动弹。

  贺拔胜心情稍微放松悠然率众南行朔州。

  贺拔胜率众顺利抵达朔州治所盛乐城,临淮王元彧正屯兵于此。

  贺拔胜不顾鞍马劳顿,片刻未歇恳请求见临淮王。元彧看罢求援文书,便即召见贺拔胜。

  贺拔胜步入衙堂,但见一人堂中踱步,此人身材挺拔,身着朝服冠冕,显得十分儒雅,两侧文吏、甲士侍立。贺拔胜看到这般庄重的环境心中不禁一颤,行跪拜礼:“怀朔镇统军贺拔胜参见临淮王。”

  “怀朔战事如何?”元彧目视血染征袍的勇士,心中敬意油然而生,亲自上前扶起贺拔胜。其虽未敢贸然领军进击,内心却着实担心前方战事。

  “拔陵麾下大将卫可孤围攻怀朔半载有余,杨将军统领将士誓死守御,五千戍军仅存四五,破城只在旦夕之间,翘首以盼王爷驰援。届时里应外合定然破敌!”贺拔岳起身对答,嘴唇已经干裂开来渗着血丝。

  元彧颇不为意,“吾奉诏讨伐拔陵,自当与贼一战。待我击破贼帅,此围自解,未便舍此救彼。”元彧暗思,杨钧也是不负众望,数千守军对抗数万之众,竟已坚守半年有余,以其守战之勇应当还能坚持旬月,可为我牵制数万贼虏。旬日之间,破六韩拔陵贼军定为我所败,怀朔之围不战自解,此乃孙膑围魏救赵之妙策。

  元彧年少便负盛名,文采风流倜傥慷慨,平生所敬之人乃是“王佐之才”荀彧,尝以敬侯(荀彧,字文若,谥号敬侯)自比。早年为避侍中穆绍父亲名讳,改名为“彧”,字也更改为“文若”。其自恃熟谙兵法,故而对此“围魏救赵”之计颇为自信。

  贺拔胜见临淮王不肯发兵,当即叩首禀道:“怀朔被围日久,粮秣告急,士卒疲敝,陷在旦夕,士女延首,企望援军。大王帝室藩维,与国休戚,受任征讨,理宜唯敌是求,今乃顿兵不进,犹豫不决。怀朔若陷,则武川随亦危矣。两镇若失,则贼锐气百倍,虽有韩(韩信)白(白起)之勇,良(张良)平(陈平)之谋,亦不能为大王用也。王不若发兵先救怀朔,贼兵溃散,武川得全,拔陵之众必然望风逃遁。”

  “将军所言极是,本王不日发兵。”元彧深感破胡言辞恳切,虽然仍在犹疑但还是口头许诺发兵救援。

  “王爷既肯往救,小将飞马先回,报知统帅,准备接应。”贺拔胜憔悴的面容露出笑意心中万分欣喜。

  临淮王应允并赐予酒食,贺拔胜众人饱食一回,稍作休息便辞别返回怀朔。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