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历史神话 西唐往事之迷途的先驱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与少年游(二)

西唐往事之迷途的先驱 时念冬 2913 2018.08.22 21:13

  自希伽尔城去往凌天山不过一千二百朴里,没有山丘也没有丛林,只有一片广袤平坦的草原。四个人骑着黑绒羊,白昼里驰骋,黑夜里休憩,路途颇为轻松畅快,地平线上的凌天山也渐渐露出了它巨大的真容。

  第五天的晌午,我们四人便到了凌天山脚附近的芙尔芮城。虽是在白天,但城池内外已经点燃了一堆又一堆的篝火,欢快的人群正围在篝火旁唱着那一首首流传多年的民谣。歌声高亢洪亮,伴着浓郁淳厚的烤肉香气弥散而来。

  “乔里,今天是呼萨月的第二十天?”我看着前方的一堆篝火,向乔里问道。

  “好像是,来的路上我看见有些山菊都谢了。”乔里嗅了嗅空中的烤肉香味,回答道,“我都没注意,这就到奈明罗节了。”

  “唉,往年这个时候,我应该和我阿爹、我哥哥一起到牧场上抓肥羊了。”托林皱着灌木似的浓眉,又提起了他的阿爹,“我阿爹烤的羊腿可香了,可惜今年吃不到了。”

  “行啦,你个浓眉娃娃句句不离阿爹。”诺拉诺伸手拍了一下托林的脑袋,“昨天苏如恩大哥烤的小骆驼就属你吃的最多,那时候怎么不见你说你阿爹烤的羊腿好吃?”

  “对啊,要不你认苏如恩大哥做阿爹吧。进城以后我们买只大肥羊,让咱大哥,不对,是让你的新阿爹烤给你吃。”乔里戏谑道。

  “乔里说的对,娃娃,认个这么俊俏雄壮的阿爹不吃亏。”诺拉诺大笑了几声,跟着起哄道,“来,快叫两声阿爹给苏如恩大哥听听,然后再给你乔里叔叔和诺拉诺叔叔行个扣手礼。”

  闻言,托林气得鼓起了腮帮子,一对灌木眉更是挤在一起随着沉重的鼻息上下浮动着。

  “别别别别,我不缺儿子,就缺像你们三个这样的兄弟。”我看着怒火中烧的托林,连忙摆了摆手,“晚上,我给你们做烤全羊、烤斑鸦吃,大家快进城吧。”

  “真的?还撒你昨天用的那种香料?”浓眉娃娃听到烤全羊、烤斑鸦立即没了火气,骑着黑羊走到了我的边上,“苏如恩大哥,你简直就是我的亲哥哥呀!”

  “苏如恩大哥的眉毛可你没一半浓。”乔里看着眉飞色舞的浓眉娃娃,不禁笑出了声。

  “哈哈哈,你这娃娃,真没出息。”诺拉诺放声大笑,指着托林的眉毛说道,“要不要我帮你把眉毛修一修,整对像苏如恩大哥那样云彩似的好看眉毛。”

  原本停息的戏谑和调侃随着浓眉娃娃的一番变脸再度开始,四个人在喧闹声中走进了充满节日气息的芙尔芮城。

  奈明罗节是苍下人一年之中最为重要的年节,每年呼萨月的第二十天也就是奈明罗的诞辰,人们将齐聚在篝火旁歌颂伟大的先贤奈明罗。

  相传,奈明罗是继塔克罗之后第二个登上凌天山并获得翼兽坐骑的人。后来,在奈明罗的引领和保护下,陆陆续续地有人登上了那座让人望而生畏的魁梧巨山。终于,凌天山上有了落穹之城问天和守护着一代又一代苍下人的翼兽骑兵。正是因为这些驰骋紫穹的翼兽骑兵,苍下成了朴族诸国都不敢入侵的地方。即使是在百邦盛世那个战火纷飞的骚乱年代,苍下人也依然过着宁静而恬淡的生活,甚至没有分裂出一个城邦。人们都一直感激着带来这一切的伟大先贤奈明罗,于是,便有了奈明罗节。

  在奈明罗节的这一天,苍下人都会起个大早,去往附近的安尘教寺,依次祭拜亚图、桓树、凌天山、翼兽神呼萨和奈明罗五座雕像,以祈求来年的生活依旧平安宁静。晌午时分,则如我们先前看到的那样,每个家族的人都会聚在篝火旁吟唱关于奈明罗的歌谣。而到了夜晚,将有一位德高望重的老人走到当地的祭祀广场,为小孩和年轻人讲述奈明罗与凌天山的传说,并鼓励他们像奈明罗一样勇敢地对那座巍峨的大山发起挑战。

  尽管乔里三人对于奈明罗的传说和故事早已稔熟于心,但他们还是不厌其烦地拉着我去到了芙尔芮城的祭祀广场。

  阳光刚刚隐匿,天辰的光芒成了清冷的星辉。一个须发花白的老头儿拄着拐杖颤巍巍地走到广场中央的高台上,缓缓地坐在了温暖的兽毛大椅上。

  咳咳咳,那老头儿清了清嗓子,用着低沉而苍老的声音开始讲述奈明罗登山的古老诗篇:

  那是在山菊开始凋谢的深秋,

  威猛的索罗棱·夏铎之子,

  苍下的第三位卓达,

  伟大的托澎斯·夏铎,

  抱着新生的男婴,

  站在白石宫殿的高台上,

  向他的臣民高声宣告:

  这是我的儿子奈明罗·夏铎。

  (注:白石宫殿是苍下国最初的王宫。)

  托澎斯洪亮的声音传遍了整个苍下,

  敏锐的白头鹰穿过浓密的云层盘旋而落,

  像斑鸦一样温顺地匍匐在托澎斯的脚下,

  为奈明罗献上了一双明亮的眼睛。

  矫健的寻风豹踏过广袤的草原奔驰而来,

  如家猫一样温顺地匍匐在托澎斯的脚下,

  为奈明罗献上了一双修长的捷足。

  强壮的裂石熊越过茂密的葱林斩棘而至,

  像绵羊一样温顺地匍匐在托澎斯的脚下,

  为奈明罗献上了一双有力的臂膀。

  (注:白头鹰,即是白头海雕。寻风豹,栖息于草原上的一种猎豹。裂石熊,体长4.5米,肩高2.4米,前掌极为粗壮,可以拍碎巨石。)

  时光匆匆随江河流逝,

  伟大的彭托斯之子,

  英勇的奈明罗·夏铎,

  在整个苍下的祝福下,

  长成了一个高大威武的男人。

  刚刚生出第一丝白发的,

  伟大的第三位苍下卓达托澎斯,

  为自己的儿子解开辫子,

  戴上了尊贵的金丝红翎头巾。

  “我的儿子,

  英勇的奈明罗,

  请告诉我,

  你想要什么坐骑?”

  伟大的托澎斯召来了苍下境内最健壮的走兽。

  “阿爹,我不要这些,我想要一只翼兽。”

  年轻的奈明罗摇了摇头说。

  “哦,我的儿子,

  英勇的奈明罗,

  如果你想要一只翼兽,

  只能自己爬上那座山。”

  伟大的托澎斯伸出手,

  指向了巍峨的凌天山。

  (注:最早的苍下罗塞头巾是金丝红翎头巾,后来改成了蓝鳞紫巾。)

  告别伟大的托澎斯,

  英勇的奈明罗来到了凌天山的脚下,

  握着那双威猛的索罗棱留下的,

  由黄金和精铜锻造的夏铎登山镐,

  一镐一镐地往上爬去。

  狂风吹过,暴雨捶打,

  秋霜冷彻,山石滚落,

  但这所有的所有,

  都没能停下英勇的奈明罗挥动他有力的双手。

  红翎飘摇,巨鸟啼鸣,

  凶扈的红霞隼看见了同类的羽毛,

  看见了山壁上徐徐攀援的奈明罗。

  呼呼呼,红色的巨鸟扇动翅膀,

  卷起狂风俯冲而下。

  敏锐的奈明罗拔出了宝刀,

  隼首离身,刀回鞘。

  不可一世的禽鸟之王,

  像一只弱小斑鸦一样,

  不堪一击。

  巨鸟的尸体刮着山壁急速坠落,

  腥臭肮脏的诅咒之血喷薄而起,

  粘附在了奈明罗健硕的身躯上。

  腥味弥漫,

  招来数不尽的巨嘴蚁。

  黑色潮水般的蚁群袭来,

  淹没了山壁上挂着的奈明罗。

  一对对拇指般大的蚁嘴,

  无情而野蛮地叮咬着英勇的奈明罗,

  扯碎了他华丽的衣襟,

  啃断了他浓密的长发,

  咬开了他坚实的肌肤,

  吮吸着他的血液,

  吞噬着他的筋肉,

  但这一切的一切,

  都不能使坚毅的奈明罗松开手里的那双夏铎之镐。

  终于,

  空中的白头鹰看到了漆黑的蚁潮,

  看到了正饱受着煎熬的奈明罗。

  正义的雕儿长啸一声,

  唤来成百上千的伙伴,

  驱散猖狂的巨嘴蚁群,

  救下了可怜的奈明罗。

  扯掉血迹斑驳的衣袍,

  割下凌乱不堪的头发,

  坚韧的奈明罗拭去脸上的污血,

  忍着躯体上的千疮百口,

  继续着他的攀援。

  天辰黯淡,星辉出现,

  也不知是在第几天的夜晚,

  英勇的奈明罗登上了山巅。

  这首诗乃是苍下境内最为古老的诗集《奈明罗·夏铎之歌》的开篇之作,没有人知道这本长诗是谁写的。但可以肯定的是,这部长诗来自凌天山的那座落穹之城,因为山下的人并不知道凌天山的山壁上有什么东西。

  据乔里说,整本《奈明罗·夏铎之歌》有五万多字,若是那老头儿要将整本书朗诵下来,怕是要到深夜了。

  “走吧,别听了。”我张开双臂,将手搭在了乔里和诺拉诺的肩上,伸出脚轻轻踹了一下身前正听得入迷的浓眉娃娃,“这老头儿指不定还要讲到多久呢,明早我们还得去买些登山用的器具,早早回酒楼歇息吧。”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