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我能复制天道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二章那是妖心之魔

我能复制天道 云老鬼 2280 2019.06.03 20:01

  萧风等人,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斩杀了江别阁。

  这一幕是江白鹤没有想到的,她怎么也想不到,刚一见面,连句话都没有细说,便直接动手。

  这个江别阁早就已经有了反心,就是因为江家家主有病缠身,所以才久久没有将其除掉。

  如今萧风刚刚一到这里,便为他们除掉了此人,让江家少了一大障碍,江别鹤心中发生了很大的改变。

  田韶光并不明白萧风的意思,只是单纯的看到其出手,不得不帮一把。

  如今已经斩杀江别阁,看着远处的浏阳河畔,田韶光背着双手道;“如今这个情况,我们还进入吗?”

  萧风皱眉思考了一下,回头看着虎车道;“现在你该下车了吧!是不是应该解释一下,我想浏阳河畔,没有那么简单吧!江家也不止是家主有病在身吧!”

  田韶光明白这句话的意思,他此时也能够想到,这江家寨一定是有什么隐秘,而这江白鹤,也一定是隐瞒了事实。

  虎车上的江白鹤,低着头,像一个犯了错误的孩子,眼神躲闪,双手来回摆弄。

  “你应该说实话了!否则他不可能进入江家寨的,这对我们来说,只不过是浪费了点时间,而你们会失去什么,你应该明白!”

  萧遥坐在虎车上,看着身边江白鹤的样子,知道她此时定是心理负担太大了,毕竟欺骗在前。

  江白鹤抬头,看着萧遥那天真无邪的样子,嘴角露出一丝笑容道;“如果是你,他会怎么样?”

  “如果是我,他根本不会问,此时已经在浏阳河畔了!”

  萧遥说完,脸色变得严肃,继续说道;“首先你不是我,我并不会隐瞒,其次,就算是有,我也会直接说,他的心很软!”

  江白鹤听到这就话,低下了头,思考了良久,站起身,走下虎车,“萧少爷!真的不是有意要欺骗你们,因为江家现在已经面对很大的困难!”

  “说说看,也许我能够理解你,但你要想好了再说,不要弄巧成拙!”

  萧风没有生气,脸上的表情也没有任何变化。

  不过,这个样子,在江白鹤看来,那完全是对自己的惩罚,反而让她有一种恐惧的感觉。

  双手拉着衣角,不知道此时该说还是不说,心中翻江倒海般的挣扎。

  “不要犹豫,说了还有一丝希望,如果不说,那你连最后的希望都没有了!”

  萧遥坐在虎车上没有动,但她知道,此时如果江白鹤什么也不说,那等待她的,将是一生的遗憾,因为萧风这一辈子不可能回头。

  而正因为这一点,萧遥也在犹豫,犹豫自己现在是不是也应该说,如果不说,担心最后会失去萧风,如果说了,那对萧风并不是好事,反而会带来很多麻烦。

  江白鹤听到这句话,眼睛中一抹坚定之色闪过,随即抬起了头,脸色再次恢复到以前那个自信傲慢的江家大小姐。

  “我的确不是有意欺骗!因为家主便是我爹,此时已经是疾病缠身,也牵扯到我江家的生死存亡,所以隐瞒之处还请萧少爷原谅!”

  听到江白鹤这句解释,萧风低头深思,说实话,他对这话只是半信半疑,因为就算是这样并不是欺骗的理由。

  而且,这种事情,并不是不能说,相反,说了之后,都有所准备,事情岂不是好办了很多。

  “江家有多少亲信,多少敌人,这个你们应该心里有数吧?”

  萧风能够理解,这种时候,任谁都会担心,如果说了实话,那援兵会不会直接拒绝。

  所以,无论这是借口,还是事实,萧风都能够接受,而且,他已经击杀了江别阁,那时他便已经决定,无论如何都会帮助江白鹤,解决眼前的困难。

  江白鹤听到这个问题,脸色难看,低着的脑袋抬起,看着萧风道;“江家所有人都不是我们的亲信,如今他们已经彻底的反了,相信现在我哥和我爹,已经被他们囚禁!”

  萧风知道这件事情难办了,转头看了看田韶光道;

  “峰主,接下来我们有可能是一场苦战,但有您老坐镇,我想应该问题不但,而只要我能救得江家主,相信问题能够迎刃而解!”

  田韶光倒是无所谓,他此行的目的是为了萧风,为了看一看这小子到底会不会医术,是不是丹药师。

  田韶光能够如此回答,萧风也算是心中有底了,毕竟他不了解这浏阳河畔,到底是何等实力。

  “上车,我们一边走,一边说,我还真想看看,你这个江家之主的女儿,到底是怎么样混得这么惨的!”

  萧风微笑着上车,虎车慢慢的向前行进,满脸轻松的等待着江白鹤的回答。

  江白鹤毕竟是一个女孩子,听到萧风这样说,脸上多少有一些挂不住,整张脸红的像个大苹果。

  “萧少爷说的对,的确是我兄妹二人无能,在我爹生病以后,我们只顾着到处寻医,根本没有心思过问浏阳河畔的事,导致浏阳河畔混乱不堪!便有很多人起了歪心思!”

  江白鹤情绪有些激动,一口气说完,整个人都有些颤抖。

  萧风没有说话,只是微笑着点了点头,因为他知道,这个时候的女孩子,如果你要接话,接不好,就是泪流满面。

  江白鹤见没人接他的话,情绪反而稳定了下来,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继续说道;

  “按照如今来算,浏阳河畔除了几名不露面的江家老辈以外,应该有三人反叛,其中一个已经被斩杀,另外两人是江南鸿,江别褚!”

  “这两人境界如何?”

  萧风听到只剩下两人,有句话说的好,擒贼先擒王,将这两人解决,那其他人便不算事了。

  “两人皆是武师境初阶!”

  江白鹤话说的有些心虚,毕竟萧风的境界刚刚武者六阶。

  但听到是武师初阶,萧风倒是轻松了很多,因为此行还有一人,那就是田韶光,以他的身份,以他的境界,估计在这浏阳河畔,没有人是对手的。

  就在几人说话之际,虎车已经来到了浏阳河畔的过河桥,被数十名江家寨弟子拦住去路。

  “你们真的不顾及一点同门之情吗?我只想回家看看我爹!”

  江白鹤下了虎车,看着面前这些昔日的同门,那一张张熟悉的面孔,如今却如同仇人一般盯着自己。

  见到江白鹤现身,这些人明显犹豫了一下,但只是短暂的,随后在人群中走出一人,此人手持一对双锏,体型略胖。

  “大小姐!你不要说我们不念同门之情,你可知道你爹得的是什么病?”

  江白鹤听到这句话,双眉紧皱,“不就是修炼产生心魔,我已经找到人可以医治了!”

  这个略胖之人笑着摇头,“那根本不是修炼产生心魔,那是妖心之魔!”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