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游戏 游戏系统 魔兽世界里的暗黑英雄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七章

魔兽世界里的暗黑英雄 望月狂啸 6180 2019.08.29 21:53

  铁马兄弟会是一个隶属暴风城皇家的精英组织,接受的职业范围很广,基本由战士,猎人,盗贼和圣骑士组成。在第一二次兽人战争中,铁马兄弟会发挥了极大的作用,但是也付出了极大的牺牲。特别是第二次兽人战争中黑石山一役,因为洛萨的死亡而愤怒的联盟军队以950名士兵和480名铁马兄弟会成员的生命为代价,将兽人赶到了黑暗之门脚下。

  战后,被摧毁的暴风城被重建,铁马兄弟会也重新成立。可惜,铁马夕日雄风不在。相对于一蹶不振的铁马兄弟会,暴风城的皇家更看好新兴的暴风骑士团。于是,国王便下令要求铁马兄弟会与暴风骑士团合并,虽然铁马兄弟会成员普遍认为这是一种背叛,但是还是表示尊重王族的意见。同年,铁马兄弟会于暴风骑士团合并。

  瑟银兄弟会并不是一个军事组织,他们是由黑铁矮人氏族里一群极富天赋的工匠以及锻造大师组成的,传言他们是从未见过的艾泽拉斯上的杰出奇迹之一。他们拥有着能制造火焰领主——拉格纳罗斯的装备和武器的知识。

  马志回想起这些,再结合瓦里安的说法,认为阿什坎迪,兄弟会之剑所指的兄弟会应该就是瑟银兄弟会。

  没有了安度因•洛萨的名头,这把阿什坎迪,兄弟会之剑的价值陡然低了不少,不过它本身史诗级品质也足以让马志觉得这把巨剑有很大的收藏价值。

  马志怀着兴奋的心情,接着一一打量着剩下的武器,史诗级的武器还有几件,法杖给约瑟夫,单手斧自己留着,单手锤自己也有用,再选个好点的盾牌。剩下的看看有人要没有,没有的话,自己留着找机会出售。

  经过克罗米辩识后,那些附加了魔法效果的装备饰品都有了下家,大家根据自己的需求选了几件,瓦里安则是象征性的随便选了一个饰品,谁叫人家是个国王,好东西见得多了,看不上这些。

  “这里面还有一些图纸,可以给麦格尼,相信他可以让这些图纸发挥最大的作用。”克罗米拿起一堆图纸,递给马志。

  “还有一些,是奈法里奥斯做实验的记录,这些不能流传出去,我要销毁。”克罗米担心万一哪天有人得到这些记录,继续祸害巨龙,还是直接毁掉算了。

  马志对那些实验记录没有任何好奇心,毕竟自己不是奈法里奥斯,不打算去创造新的巨龙。

  “那奈法里奥斯的尸体怎么办?留在这里吗?”马志看着大家分好战利品,就只剩一头巨龙的尸体了,这可也是好东西,浑身上下都是珍稀材料。一般的巨龙尸体都很少见,更别说是黑龙王子的了。

  “分尸,龙头我要带回龙眠神殿,剩下的你们自己分。”克罗米打量着奈法里奥斯的脑袋,似乎在考虑从哪下手。

  “让我来吧。”瓦里安手持巨剑,将奈法里奥斯的脑袋砍了下来。

  克罗米将奈法里奥斯的脑袋收起来,指挥着瓦里安肢解奈法里奥斯的尸体。

  看来克罗米对奈法里奥斯是真的恨极了,就连龙血龙肉都不放过,用容器装起来。

  “这不太好吧。”马志看着手上的龙肉,克罗米给了他一大块,说是让他烤着吃。

  “对于奈法里奥斯所做的一切,这样一点都不过分。想想那些可怜的幼龙,就因为奈法里奥斯,他们的寿命很短,一旦孵化出来,根本就活不了多长时间。”克罗米并不觉得过分,反而觉得这样做也难以平息她心中的怒火。

  马志无话可说,想到青铜龙对于后代的保护和照顾,克罗米看到奈法里奥斯拿龙卵做实验,难免发怒。不过这样一来,就不知道死亡之翼耐萨里奥还能复活奈法里奥斯吗,毕竟连尸体都没有了。

  武器装备分了,尸体也分解了,大家收获颇丰,可以打道回府了。

  一路往回走,顺手将奈法里奥斯口中所说的双头龙杀掉,将尸体烧掉,毕竟没人敢去吃被邪恶力量污染后的肉块。

  克罗米默不作声,一路将所有的幼龙尸体烧掉,红龙瓦拉斯塔兹的尸体被她收起来,打算带回龙眠神殿安葬。

  马志等人离开了黑石塔,黑石塔下层的那些兽人,巨魔和食人魔也没有出来找死,奈法里奥斯临死前的惨叫,让他们明白什么叫明哲保身。

  众人从黑石山下来,找了个低凹处,稍作休息。

  “你们有什么打算,是回铁炉堡,还是去暴风城?”瓦里安看着马志一行人问道。

  “瓦里安陛下,你们不打算回铁炉了?”马志有些奇怪。

  “我们要赶紧回到暴风城,揭发黑龙公主奥妮克希亚的阴谋,就不去铁炉堡了。”瓦里安想到一个危险的黑龙就在自己的儿子身边,归心似箭,不敢有半点耽搁。

  “那我们能和你一起去暴风城吗?黑龙公主奥妮克希亚可不好对付。”马志想到雷吉纳德•温德索尔就是在暴风城被黑龙公主奥妮克希亚所杀。

  “不胜感激,有你们在,对付那头黑龙,我们救更有把握了。”瓦里安拱手道谢,马迪亚斯跟他说过,马志并不是暴风城一员,没有义务帮他。瓦里安见识过黑龙王子奈法里奥斯的实力,觉得奥妮克希亚作为他的妹妹,实力不会太差,有马志这些人帮忙,奥妮克希亚翻不了天。

  “不用谢,这是我们应该做的。”马志连忙让开身子,“不说其他的,只单说范克里夫,他是一定要去找奥妮克希亚算账的,我们也是为了帮他。”

  “马志说的没错,国王陛下,当年在奥妮克希亚的阴谋操控下,石匠工会发生暴动,接着被赶出暴风城,这些我都记在心里,每日都在想着复仇。”范克里夫说道。

  “石匠工会暴动,我失去了我的妻子蒂芬,而你们则失去了家园。”瓦里安想到死去的妻子,心情很低落。

  “国王陛下,不要伤心,只要我们回到暴风城,黑龙公主奥妮克希亚的阴谋就破灭了,我们的仇也能报了。”雷吉纳德•温德索尔上前安稳道。

  “雷吉纳德辛苦你了,你为暴风城所做的一切,我将铭记于心。”瓦里安看着雷吉纳德•温德索尔,感激的说道。

  “为了暴风城,我无怨无悔。再说了,我的命还是陛下你救的,要不然我还在黑铁矮人的监牢里关押着呢。”雷吉纳德•温德索尔说道。

  “我们立刻启程,赶回暴风城。”瓦里安实在放不下自己的儿子,决定立刻行动。

  可当众人来到闪金镇时,马迪亚斯从军情七处的谍报人员口中,意外得知一个消息,瓦里安国王已经回到暴风城,他被人救回来了。

  听到这个消息的瓦里安,直道这不可能,就想直接去暴风城,干掉那个敢假冒自己的人。

  马志赶紧拦下,将里面的内情解释给瓦里安听,再听说自己和那个假冒的瓦里安一样,都不是真正的瓦里安,而是被奥妮克希亚分裂灵魂后的产物,瓦里安当时就差点崩溃,想到自己千辛万苦的从卡利姆多万里迢迢的赶回来,竟然是这个结果。

  马志给了瓦里安一个建议,让马迪亚斯掩护他进城,和另外一个瓦里安私下见上一面,将事实摆在另一个瓦里安的面前,剩下的就看另一个瓦里安的选择了。

  瓦里安和他的两个同伴在马迪亚斯的掩护下,偷偷潜入暴风城。剩下的人在雷吉纳德•温德索尔元帅的带领下,光明正大的进入暴风城,也算是给两个瓦里安见面创造机会,吸引奥妮克希亚所变化的卡特拉娜•普瑞斯托女伯爵的注意。

  暴风城依旧如此平静,仿佛国王陛下瓦里安的失踪并没有给暴风城带来什么影响,居民仍然在有条不紊的生活着。

  由于雷吉纳德•温德索尔是暴风城的元帅,没人敢拦着他,所以在雷吉纳德•温德索尔的带领下直接来到暴风要塞,这里也是国王处理政务的地方,整个暴风城的核心区域。

  卡特拉娜•普瑞斯托女伯爵和伯瓦尔摄政王两人一左一右的陪同着瓦里安的儿子安度因•乌瑞恩,站在暴风要塞门口,看着来势汹汹的雷吉纳德•温德索尔元帅。

  雷吉纳德•温德索尔元帅怒视着卡特拉娜•普瑞斯托女伯爵喊道:“就像很久以前在卡拉赞注定的那样。怪物,我来了,带着公正的裁决而来!”

  女伯爵卡特拉娜·普瑞斯托喊道:“抓住他,抓住这个卑鄙的罪犯和他的同伙!”

  暴风城防御部队最高指挥官马库斯·乔纳森将军带着卫队出现了:

  “雷吉纳德,你知道,我是不能让你通过的。”

  雷吉纳德·温德索尔元帅:“你一定要做你认为是正确的事情,马库斯。我们一起服役于图拉杨将军,他使我们两个成为今天的样子。他看错我了么?你真的相信我的目的是要破坏我们的联盟吗?我给我们的英雄们蒙羞了吗?把我监禁在这里可不是明智的决定,马库斯。”

  马库斯·乔纳森将军:“我很惭愧,老朋友。我不知道我该怎么办了。并不是你使传奇英雄蒙羞,而是我。是我和其他堕落的政客。他们让我们的生命中充满空洞的诺言和无尽的谎言。我们令祖先蒙羞。我们令牺牲的同胞蒙羞……原谅我吧,雷纳德。”

  雷吉纳德·温德索尔元帅:“亲爱的朋友,你用警惕的眼光注视着他们。你真忠心。你不会像那些在你之上的英雄一样,为你的人民做出伟大的牺牲,我对此毫不怀疑。现在是结束她统治的时候了,马库斯。走吧,朋友。”

  马库斯呵斥着周围越来越多的士兵:“退后!你们没看到英雄正在与我们同行吗?”

  “雷吉纳德·温德索尔元帅不得受到任何伤害!让他安全地通过这里!到旁边去!让他们过去!”

  马库斯将军对雷吉纳德元帅说:“去吧,雷吉纳德。愿光明指引着你。”

  一路上,士兵们向元帅致敬,并激动地道出他们的尊敬:“我为你感到骄傲。”

  “您对我们所有人都是一种激励,阁下”

  “您是一个活生生的传说……”

  “您才是瑟银的胆量。”

  “愿光明与你同在,先生。”

  “我们不过是您脚下的尘土!”

  “那边走过来一位英雄。”

  在暴风城要塞门口,元帅手指前方,鼓励着大家:“朋友,勇敢起来。这只爬虫可能会剧烈地翻滚起来,不过那只是绝望一种的表现罢了。”

  来到大厅内,雷吉纳德•温德索尔元帅站在女伯爵面前:“你逃脱不了你的命运,奥妮克希亚。预言早已注定了这一切。卡拉赞的大厅里浮现的幻境早已预示了你的结局。现在,来做一个了结吧……”

  女伯爵卡特拉娜·普瑞斯托大笑起来,“了结?哈哈哈哈。你会被监禁并因叛国罪接受审判,温德索尔。我会很高兴看到他们宣布你有罪,并把你送上绞刑架。当你瘫软的尸体在绞刑架上摇摆的时候,我会为一个疯子的性命终于得到终结而高兴。毕竟,你有什么证据呢?你难道要在这里挑衅一个贵族,然后毫发无伤的离开?”

  雷吉纳德•温德索尔元帅并没有在意黑龙公主奥妮克希亚的威胁,很平静的说道,“黑铁矮人认为这些石板是经过加密的。但这并不是什么密码,只是古老的龙语而已。听着,你这条恶龙。让真相大白于天下吧!”

  雷吉纳德·温德索尔元帅开始咏唱咒语。

  女伯爵卡特拉娜·普瑞斯托大吼道:“龙族士兵们,撕裂他们!快!”

  元帅的法术似乎生效了,所谓的女伯爵现出了原形,黑龙公主奥妮克希亚现身了。

  黑龙公主奥妮克希亚:“我好奇的是……温德索尔,在那个幻象中,你最终有没有活下来?我之所以这样问,是因为我确切的保证你今天死定了,就是现在!”

  黑龙公主奥妮克希亚抬起右爪攻向雷吉纳德·温德索尔元帅。

  伯瓦尔·弗塔根公爵大喊道:“不!温德索尔!不!温德索尔元帅!”

  一直陪同雷吉纳德•温德索尔元帅过来的几个人早已在马志的提醒下,做好了战斗准备。

  看到奥妮克希亚已经开始动手,范克里夫早已按捺不住心中的怒火,抢在前面发动进攻。

  马志提着刚从黑龙王子奈法里奥斯那里得到的新盾,冲锋到奥妮克希亚的爪子前面,替雷吉纳德•温德索尔元帅拦住了这记置他于死地的一击。

  周围的卫兵不再掩饰自己的身份,露出自己龙人的身份,开始向众人攻击。

  克罗米因为在与黑龙王子奈法里奥斯的战斗中,受了伤,只能去充当辅助,协助马志攻击奥妮克希亚。

  就在大家乱成一锅粥,战斗场面十分混乱之际,两个瓦里安带着军情七处的人员赶到,加入战斗。

  两个瓦里安的出现,让伯瓦尔摄政王吃惊不已,但是现在的他没有空闲去想这个事情,众多的龙人让他自顾不暇,何况他还要保护王子安度因•乌瑞恩。

  两个瓦里安没去管龙人,他们的眼中只有黑龙公主奥妮克希亚,这个幕后黑手。

  马迪亚斯率领着军情七处的潜行者一直在切割着奥妮克希亚的双翼,阻止她升空。

  范克里夫火力全开,双手快如闪电,在奥妮克希亚的腹部,左右横挪,打算给她来个剖腹手术。

  拉克佐手持巨锤,殷勤的给奥妮克希亚做腿部按摩,让她移动迟缓。

  凡妮莎紧贴拉克佐的左右,两手的拳刃专找腿根薄弱处下手,打算割断奥妮克希亚的腿部肌腱。

  两个瓦里安和马志一起面对面硬刚奥妮克希亚,只要她敢转身攻击别人,三人的利刃就敢不顾一切的砍向她的脖子,将她斩首。

  约瑟夫手持法杖,穿着术士的复仇套站在远处,诅咒简直像不要钱一样,如雨般撒落,中间还夹杂着骨矛和白骨之魂。

  伯瓦尔•佛塔根公爵在雷吉纳德•温德索尔元帅的帮助下解决掉龙人,将安度因•乌瑞恩王子带到安全的地方,不敢离开,生怕王子殿下出现意外。

  奥妮克希亚一爪将马志拍开,对着身穿角斗士套装的瓦里安深深吸了一口气,就是这个人浑然不顾自己的生死,舍命攻击,对她的威胁也是最大的。

  马志一看这个情形,下意识就喊道,“小心她的吐息。”

  马志原本打算上前替瓦里安拦住这道魔法,但看到身穿布衣的那个瓦里安挡在奥妮克希亚面前,突然想到两个瓦里安好像就是在这个魔法的攻击下融合的,如果自己上前,导致两个瓦里安不能融合怎么办。但是万一出了差错,两个瓦里安死了又该怎么办。

  就在马志犹豫不决的时候,奥妮克希亚的吐息开始了,怀着制敌于死地的想法,奥妮克希亚没有攻击别人,致命的吐息完全没有遗漏,全部的能量都放在了两个瓦里安的身上。

  惊人的一幕出现了,在黑龙公主奥妮克希亚的魔法下,两个瓦里安靠在一起,渐渐融合起来,这个情况让在场的众人惊呆了,就连奥妮克希亚都没有料到这个结果,愣在那里。

  合二为一的瓦里安没有任何犹豫,双手巨剑高举到头顶,怒吼着砍向奥妮克希亚,将还在失神中的奥妮克希亚斩首。

  战斗结束了,手持巨剑的瓦里安站在奥妮克希亚的尸体面前,漠然无语,不知道他是不是想到那个在生死危机关头,挡在他身前的那个人,虽然看似他们融合在一起了。但是他自己的心中隐约感觉到,是那个人的消亡,成就了他,他还是更像角斗士瓦里安一些,内心的狼性一直在影响着他的性格。

  战斗结束,伯瓦尔•佛塔根公爵带着安度因•乌瑞恩王子来到瓦里安面前,看着面前的瓦里安。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怎么会有和陛下你长的一模一样的人。”伯瓦尔•佛塔根•公爵还在迷糊中。

  “他也是瓦里安•乌瑞恩,就像是我的双胞胎兄弟一样,我们可以说是一个人的两个性格的表现。”瓦里安解释道。

  “那现在?”伯瓦尔•佛塔根问道。

  “现在我们合二为一,我们融合在一起了,就像是在被黑龙公主奥妮克希亚分裂灵魂之前一样,或许会有一些微小的改变。是的,一点点微小的改变。”瓦里安握紧拳头,压制自己内心的狼性,努力让自己更理智一些。

  “陛下,在你去塞拉摩参加签订和平协议的过程中,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为什么突然之间音信全无。”伯瓦尔•佛塔根公爵有很多疑问,瓦里安为什么会失踪,卡特拉娜•普瑞斯托女伯爵又怎么突然变成黑龙公主,塞拉摩的吉安娜·普罗德摩尔和这些事情到底有什么关联,这些都是他迫切想要知道的。

  “我不想再提起这件事,不要再问了。我累了,先去休息了。”瓦里安突然转身离去,留下愕然的伯瓦尔•佛塔根公爵,径自离去。

  马志看向离开的瓦里安,知道奥妮克希亚的魔法还是有后遗症的,想到之后的安度因•乌瑞恩离家出走,与瓦里安的性情大变不无关系。

  最终伯瓦尔•佛塔根公爵在雷吉纳德•温德索尔元帅和马志的解释中,知道了事情的经过,不禁有些羞愧难当,自己竟然被一头黑龙迷惑,还差点喜欢上了她,不幸中的万幸就是自己还没有酿成大错。

  奥妮克希亚的龙头被挂在暴风要塞的城门上,闻讯赶来的贵族声泪俱下,大骂黑龙公主奥妮克希亚,仿佛他们所犯的罪恶都是奥妮克希亚的错,是黑龙公主奥妮克希亚逼迫的他们,他们是无辜的,他们没有罪,他们最大的错误就是没有认清卡特拉娜•普瑞斯托女伯爵的真面目。

  马志看着在场的贵族,摆出一副副肮脏的嘴脸,突然明白了什么叫权利使人堕落。不过性情大变的瓦里安不会像以前那样用怀柔政策对待这些贵族了,他们以后的日子会过的很凄凉。马志看着伯瓦尔•佛塔根公爵努力克制自己的怒火,红着双眼听着这些贵族的哭诉。这些贵族完了,没人能帮他们,自己都没有给自己留条后路,能怪谁呢。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