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中土百年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章 是沉香不是迷香

中土百年 轻尘揶揄 2361 2021.05.05 01:02

  这胡府后院的墙高过两丈,要是李寅杰一个人来,就算翻过去了,也指不定得闹出多大的动静。还好身边有李守相助,两人借助军中专用的攻城钩锁绳具,悄无声息地爬上墙头,只等天上的那一团团乌云遮住这不合时宜的月光。

  不多时,月色忽暗,两人环视左右两侧,确定没有巡逻的侍卫,便“嗖”的落入院子中,然后便疾速前冲,悄无声息地钻进后院的树丛,借助树木枝叶掩护自己的踪迹,动作一气呵成,干净利落。

  此时已经是子夜,绝大部分人都已经安睡,还没睡的,除了偷鸡摸狗的,大概就只剩下这些护卫了,而就算是巡视的护卫这个时间也大都是漫不经心,松懈万分了,毕竟谁也想不到这天底下会有人有这个胆子,敢到吴国第一权臣的胡尚书令府中偷香。

  两人小心翼翼地沿着后院的石子小路,找到了一幢二层的小楼,这便是胡家小姐的闺房所在。

  李寅杰当天下午就查清楚了这胡家小姐住在胡府的哪个方位,哪一个楼阁。虽说京都大户人家府邸的布局都大同小异,但是这谁住哪里确实还是得查清楚,要是不小心摸到了大舅子或者岳丈那里去还好,要是摸到了哪个姨娘那里去,那可就不好解释了!

  李寅杰在树丛中抬头一看,发现楼中灯火早已经熄灭,心想这“精灵”姑娘一定是已经睡着了,正要沿着房柱从窗户爬进去,不料突然被李守拉住了胳膊。

  “这是沉香,对人体无害,只会使人沉睡;这是迷香,你少点用,万万不可用量过度!”李守从怀中掏出两个小纸包,一本正经,面不改色说道。

  李寅杰惊呆了,一时不知如何言语,心想这平日里也看不出你李守是这种人啊,果真是知人知面不知心啊,没想到你居然是这样的“好兄弟”。

  见李寅杰不说话,李守似乎是意识到了什么,恍然大悟道:“我以为你是第一次,没带,今晚出发前才去找府中的兄弟拿的!没想到你不是!”说着就要把那药放回怀中。

  李寅杰见状赶紧伸手夺过那两个小纸包,心想自己还是太年轻了,居然连沉香都没带,这要是让房中的丫鬟醒了岂不是坏了自己的好事。然后言不由衷道:“孤怎会用这些东西,你也不要用,孤先替你收着!”

  然后就留下李守一人在树丛中放哨,自己走到楼下,带上了军队专用的爬墙牛皮手套,双手用力扣住走廊的梁柱,往上爬去,直到爬到了一楼楼顶,二楼窗户一侧。然后又借助木阁楼层间突出的部分,侧身贴着墙移动到了窗户旁。

  只见窗户并没有关死,而是虚掩着,李寅杰喜上眉头,顿时感觉真是如有天助,于是满脸微笑地,一手用食指和中指扣住窗边的缝隙,一手轻轻的打开窗户,腰腹再一齐用力,一个翻身便进了胡家小姐的闺房中。

  ......

  胡家小姐虽然早早的就已经上床,但是却一直无法入睡,明亮的双目漫无目的地看着模糊漆黑的床顶,思绪有些混乱,但满脑子都是今日的少年。

  今日第一眼看到那少年的时候,胡晓靖就认出了对方是当朝太子,毕竟诸皇子的画像,从地方到京都,稍微大点的官吏家中都会有,既是防止皇子外出落难时无法求助,更是因为官员们害怕自己万一在不知情冒犯了哪位,丢了头上的乌纱帽是小,要是因为这个就掉了脑袋就未免太无辜了。

  之后离开时胡家小姐还特意再次走近一看,确认那个黑袍子少年是当朝太子无疑了。

  只是看那少年呆呆的样子,还装成了城防司的兵士,穿一身黑袍在城中闲逛,在人群中如此显眼,实在是不像父亲口中那个循规蹈矩,处事周全,思虑深渊的太子殿下啊!

  只是不知道他什么时候才能查到我的身份,会不会为了见我经常都去那家香料铺子守着,或者胆子大些,找个理由来府里。又或者,看这人就“不正经”,要是趁夜色摸进府里来见我......

  想到这里,胡晓靖突然觉得有些可笑了,一抹红色又涂抹上了脸颊,脸上还有些微微发烫。自己在乱七八糟地想些什么呢,什么时候那么不着调了!胡家和皇室的关系向来都是表面和和善善,背地里斗得你死我活,就算是他来了,恐怕两人也不会有什么好结果!

  他会不会已经忘了自己呢?或者压根就没记在心上!亏自己还偷偷把手帕留给了他!

  那要不要以后每日都去那香料铺子呢,万一真是个傻的,就是寻不到;或者是个胆小害羞的,压根就不敢来,那可怎么是好啊!胡家小姐本就混乱的心境又添加了另一件烦心事。

  正想着,就听到了窗外的动静,她心中又惊又喜,莫非是真的来了,竟是这样快,今夜就偷偷摸摸来了,果真是个“不正经”的人!好在自己今夜没把窗关紧。

  可是万一晴儿醒了,叫人,他可怎么逃啊!想到这,她又有些担忧,虽说他是太子殿下,就算被抓到了也不会怎么样,但就怕这会彻底斩断两人的关系。

  胡晓靖透过纱幔看见了这个少年翻窗而入,心中更是紧张,只是一直祈祷晴儿不要醒,亦或是这少年快点走,可别被侍卫抓了。

  只是这时一阵淡淡的幽香在房间弥漫,胡晓靖顿时警觉,立刻屏住呼吸,伸手从床侧边偷偷拔出了防身的短剑,停止了胡思乱想。这难道是迷香,那这人该不会是采花大盗,或者太子原本就是个人面兽心的家伙,有不轨......怪不得这么大动静,晴儿到现在还没有醒来。

  李寅杰在城西校场训练多年,动作迅速敏捷,反身就悄无声息地关上了窗户,然后径直走到床前,掀开纱幔,满心欢喜的想叫醒这位天上下凡的“精灵”。哪里猜得到,这天上下凡的“精灵”原来是不用睡觉的,居然是醒着的,还一脸惊恐的看着自己。

  李寅杰顿时明白了什么——自己可是放了沉香的,一定是误会成迷香了。然后身子一跃,双膝跪在床上,一手捂住胡家小姐的嘴,一手做了个不要做声的动作。

  “是我,是我,不要喊!”李寅杰拼命压低声音说道,第一次做这样的事,心中难免有些紧张。不过这胡家小姐的朱唇确实是软软的,手心倒还真是有些痒!

  胡家小姐倒是丝毫不动弹,渐渐平静了下来,被一个男子压在身下,也确实动弹不得。

  李寅杰见状慢慢挪开了手掌,轻声说道:“我是今日你送手帕的那个军士,千万别叫!”

  “你把我的侍女怎么了!”胡晓靖焦急问道。这丫鬟陪了自己七八年了,可不能因为自己的糊涂糟歹人玷污了呀!

  “不用担心,这是沉香,只能让人沉睡,对身体无害,你放心,没事的!”李寅杰轻声解释道。

  听到李寅杰这么一说,胡晓靖悬着的心才算是稍微放下了,但是面对当前这难以言说的处境,只好侧过脸,羞涩地问道:“你难道要一直这样和我说话吗?”

举报

作者感言

轻尘揶揄

轻尘揶揄

新人新书,求推荐票求收藏!

2021-05-05 01:02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