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异世大陆 穿书之废材成了魔尊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百三十九章 挺身而出

穿书之废材成了魔尊 月拂柳 2780 2021.09.26 21:05

  他的话音刚落,那六个弟子便双手合十,面朝外围成一个巨大的圈,把苏庭越两兄弟与道长以及那张供桌都围在中间。道长大步走到供桌前,开始作法。

  他先在黄土上点了三柱香,又从腰间抽出一把明晃晃的长剑,然后空出两个手指抓着鸡头,另外的一只手拿着长剑,只轻轻一滑,便轻而易举的割破那只公鸡的喉咙,接着就见那鲜红的血液开始缓缓的流进供桌上一只干净的瓷碗里。

  待瓷碗里的鲜血满上以后,他便伸手从怀里掏出一只小小的稻草人,一边念念有词,一边用右手食指在鸡血里蘸了一下,然后在稻草人上快速的写着什么。

  写完,他虔诚的把稻草人往供桌上一摆,接着又从后背里抽出一根白色的拂尘,左手做出一个道家手势,右手拿着拂尘在空中飞快的比划着,一个人在那里大声的念叨着什么。

  童青青和其他人一样,都听不懂道长到底在念些什么,她只觉得那调子怪瘆人的,听着听着,她就不自觉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一阵夜风袭来,她更觉寒意逼人。拢了拢披在身上的长袍,她把目光移向供桌前的兄弟俩。

  只见苏庭左正躲在哥哥的怀里,眨巴着一双乌黑的大眼睛,有些好奇又有些惊恐的望着那个手舞足蹈的道长。而他身后的苏庭越,则是一脸的虔诚与期盼。

  看着哥哥,童青青心里突然有种说不出的难受。她猜想,哥哥此时对这道长的法术有多虔诚,多期盼,到最后就会有多失望,多难过!

  她不忍再去看他,便扭过头,无意间却看到了离她不远的赵子熠。

  此时的赵子熠正双手交叉放于胸前,冷眼看着眼前的场景,嘴角还时不时的勾起一丝浅浅的弧度,像是正在不屑的观看一个十分滑稽可笑的跳梁小丑。

  看他那副样子,童青青不由得皱了皱眉,刚想把目光收回,赵子熠却突然朝她的方向望了过来,直直的望向她,他的目光灼灼,就像是供桌前的那盆燃烧着纸钱的熊熊火焰,灼得她的脸直发烫。

  她慌乱的把脸转开,假装没有发现他正在专注的凝视着自己。可是,她的脸却开始一点点的泛起了红晕,那抹红晕,就像是一滴浓稠的红墨汁滴进一汪清水里,肆无忌惮的蔓延开来,从脸颊,到耳根,再到脖梗……

  她越发的感觉不自在,很想立刻转身逃离这里。可是,她又不敢离开,不只是因为她不放心苏庭左,更是觉得此时她如果离开,是不是会显得自己有些心虚?

  她望着前方,可眼角的余光却不自觉的扫向赵子熠,扫向那个正目不转睛看着自己的英俊少年。她看到他似乎在笑,很得意的笑。

  时间仿佛变得更加漫长起来,童青青站在那里,越发的局促,她甚至都不知道应该把手放在哪里。她一会儿扯了扯衣摆,一会儿理了理长发,一会儿又十指交叉放于腹前……

  不知过了多久,累得满头大汗的道长终于停了下来。

  他从袖口里取出一沓厚厚的黄符,先到火盆里烧了些,然后又走到那六个弟子围成的圈子外头,绕着圈子,一边念念有词,一边用力把黄符一点一点的抛向上空。

  顿时,这个不大的院子就像下起一场土黄色的雪。那些黄符在上空转了个身,又在寒风中飘飘荡荡的落了下来,一张接着一张,纷纷扬扬的,让人看得眼花缭乱。

  除了苏庭越,周围没有人发现,苏庭左已渐渐变得有些烦躁不安起来,他龇牙咧嘴的低低咆哮着,显然是又要发病了。

  苏庭越紧紧搂着他,牢牢的抓着他的双手,生怕他发起病来,会影响道长作法,而让大家的努力都前功尽弃!

  他并不知道,这场所谓的招魂法术不过是为了掩人耳目而已,它的背后,隐藏着一个不可告人的阴谋!这个阴谋,马上就要揭开它可怕的面纱!

  这时,道长已来到了赵子熠的跟前,他将手中最后的一点符纸向上抛去的同时,竟将一把灼热的烟灰快速的洒向面前的赵子熠,然后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抽出腰间的长剑,直直的向他刺去!

  道长的动作十分突然,所有的人都始料未及,包括武艺高强的赵子熠!

  赵子熠只看到他的手朝自己的方向猛的一扬,还没看清到底是怎么回事,就已觉双眼如被火灼伤般疼痛不已。

  这突如其来的疼痛加上随即而来的声利剑出鞘的细响,让他马上意识到危险此刻就在自己的面前,他只好强忍住那剧烈的疼痛感,双脚在地上轻轻一点,身体就如同一支离弦的箭,快速的往身后飞出一丈远。

  那道长刺了一个空,并不罢休,紧接着又举着长剑他快速挥去。而他的六个弟子也没有闲着,早已和院子里的护卫们打得不可开交。

  他们这伙人果然是有备而来,不只是道长自己,就连他的六个弟子,也都是一等一的武林高手。院里院外加起来几十个护卫与其交手,竟未占到半点便宜。

  而赵子熠的眼睛进了许多烟灰,他什么都看不见,只能依靠感觉与那道长决战高低。

  他刚刚站稳,立刻又感到一阵寒冷的剑风朝他呼啸而来,他下意识的抽出腰间的佩剑,快速朝剑风来的方向挥去。两把利刃瞬间猛烈的碰撞到一起,发出一声脆响。

  力度之大,让道长猛然一惊,他虽知赵子熠的本事,但还是以为,对方已伤了眼睛,便如同猎鹰没了翅膀,任他再厉害,也飞不起来,只能乖乖的任自己随意宰杀。可他却不曾想,猎鹰即使没了翅膀,其锋利的爪子同样也可以将猎物一点点的撕成碎片!

  看来,眼前这个年轻的少年真是不容小觑。

  他停了下来,悄无声息的绕着赵子熠转圈,以寻找合适的机会,一击致命!

  说实话,若不是赵子熠眼睛受了伤,此刻看不见而且疼痛难忍,就凭这个不知从哪来的道长,根本就别想动其一根汗毛。可如今,赵子熠眼前一片漆黑,耳边又都是吵闹的打斗声,他根本不清楚自己的敌人身在何处,别说主动出击,就连准确防守都很困难。

  一旁的童青青看着这一切,不由得心急如焚,她随手捡起地上的一把剑,想也没想就朝道长猛的刺去。

  道长只轻轻一闪,便轻易的躲过她的剑锋。他不屑的瞥了她一眼,轻蔑一笑,随即也快速向她挥出一剑,童青青躲闪不及,手臂竟被他一剑刺穿。

  那剑穿过肉、体的声音令人胆战心惊,她只觉一阵剧烈的疼痛从手臂处迅速的蔓延至全身。闷哼一声,她便倒在地上晕了过去,手上的剑也“哐当”一声掉在她的脚边。

  与此同时,一柄利剑也猛的从道长的胸口刺出,露在外头的剑锋上还滴着血,剑的另一端,是赵子熠微微发颤的手。

  此时,他的眼睛很痛,可他的心却更痛,痛到在无法呼吸!

  他知道是她救了自己,他知道若不是她及时出手,自己根本杀不了道长,甚至还有可能被其所杀!

  可是,他不想这样,他宁愿自己被那道长一剑刺死,他也不想她为了自己去冒险!如果她就这样死了,那么他绝对不会原谅自己!

  一辈子都不会!

  “陈太医!陈太医!快,快救人!”他颤抖着双唇,近乎歇斯底里的高声喊道。

  “清芷!”这时,另一声更为凄厉的喊叫声刺破那嘈杂的打斗声,从不远处传来,一边与敌人厮杀一边拼死护着弟弟的苏庭越刚好看到了这一幕,他眼睁睁看着道长那明晃晃的剑刺入了她的纤细的臂膀,眼睁睁看着她像一只布偶一样倒在了地上,却脱不开身前来救她。

  他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却无能为力!他感觉自己的心像是突然被活生生的剐出了一大块,痛得让他就快要发疯!

  “啊~”他涨红了双眼,像一只被逼到绝境的狮子般痛苦的嘶吼着,疯了似的举起剑对着敌人一阵乱砍乱刺……

  此时,陈太医已来到赵子熠跟前,他正想替其查看眼睛,赵子熠却一把推开他,着急的吼道:“先救她,先救地上那位姑娘!”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