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异世大陆 穿书之废材成了魔尊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百三十八章 质问

穿书之废材成了魔尊 月拂柳 2350 2021.09.25 21:43

  周氏怔了一下,静静的凝望着他,许久,才缓缓开口:“越儿,有些事情,不知道远远要比知道的好!你好好休息,我晚点才来看你!”说完,她轻轻叹了口气,就起身离开了。

  随着屋门被轻轻关上,苏庭越的心也开始渐渐沉入谷底。

  门突然被轻轻打开了,一个小小的身影蹑手蹑脚地走了起来。

  “庭越哥哥!我来看你了!”脆生生的童音在耳边响起,苏庭越一看,不由得惊喜万分,果然是苏清芷,她的手上,还抓着两块他最爱吃的芙蓉酥。

  “清芷,你怎么来了?要是让爹发现了,就麻烦了!”苏庭越说着便掀开被子坐起身来,扭过头不安的朝门口张望了一下。

  “哥哥放心,没有人看到我来!”苏清芷先是对他得意一笑,接着又把目光移到他的额头,问道:“庭越哥哥,你额头上的伤还疼吗?”

  “不疼了!”苏庭越笑着用手轻轻抚了抚苏清芷白白嫩嫩的小脸。

  “这个给你!”苏清芷突然伸手把手中的那两块芙蓉酥递了过来,乖巧的说道:“要是庭越哥哥还疼的话,就吃点芙蓉酥,吃了就不疼了!”

  “好!我听清芷的!”苏庭越的心里感觉又好笑又感动,他伸手接过芙蓉酥,大口大口的吃了起来。芙蓉酥很甜,可他的心里比芙蓉酥还甜。

  “庭越哥哥,我跟你讲个秘密,你可不要告诉别人哦!”苏清芷神秘的对他眨了眨眼睛,然后凑到他耳边,小声的跟他说道:“今天,我是骗爹爹的!我其实特愿意做庭越哥哥的新娘子!”

  苏庭越愣住了,他紧紧抓着小姑娘的手,激动的问道:“此话当真?”

  “嗯,这是我们两个人的小秘密哦,咱谁也不告诉!”童青青用力点了点头,一本正经的答道,然后伸出一只胖乎乎的小手,说:“咱拉勾!”

  “好,咱拉勾!咱谁也不告诉!”

  这是他们俩第一个,也是这辈子唯一的一个共同的秘密!

  那一年,苏庭越九岁,苏清芷六岁!

  光阴如梭,这个本是两个人的秘密,到如今却变成了他一个人的秘密!变成一个就算烂在肚子里,也永远都不会再说出来的秘密!

  想到这里,苏庭越不由得苦涩一笑,他伸手轻轻抚了抚还烙印在额上的那个浅浅的伤疤,心里更涌起一股难以言表的酸楚。

  这个浅浅的伤疤,无时无刻不在提醒着他,那天发生的所有事情都是真的,并不是自己的幻觉,不是!

  如今,这件事已过去十年了,而他依然牢牢的记着他们之间的这个秘密,依然牢牢的记得那天那个小姑娘对他说的每一个字!

  一切的事情,都恍如隔夜!

  可童青青却不记得了,她一点都不记得了!

  他突然觉得自己真的像她说的一样,很幼稚,很可笑!最啊,这世上,除了自己,谁还会把一个六岁的小孩随口说的一句话当真,还一直记在心里?记了整整十年?

  可他就是当真了,就是记住了。他耐心的等她长大,耐心的等她从一个胖乎乎的小圆球,长成一个亭亭玉立的少女!

  他的同龄人纷纷娶妻生子,只有他,还在固执着等着她,守着她,还在固执的相信,总有一天,她会真的成为自己的最美丽的新娘子!

  他为她拒绝了所有媒人给他介绍的姑娘,拒绝了所有试图接近他讨好他的小丫鬟!可他从不后悔,因为如果她愿意,他可以为她拒绝全世界!

  他一直以为,即使到了最后,她依然成不了自己的新娘,他也心甘情愿,因为只要能守在她的身边,呵护她,照顾她,他便心满意足了!

  可是,他不知道,他的心为什么会这么痛?为什么?

  夜,渐渐的深了,南郡的百姓们,早已进入了梦乡。

  道长要苏庭越准备的东西也早已准备妥当,一只被绑了双脚的活公鸡,一大碗狗血,一大捧黄土,还有厚厚的两沓纸钱,都已整整齐齐的摆在院子里的供桌上。

  画着一脸奇怪图案的道长带着六个同样画着一脸奇怪图案的年轻弟子也早已到了这里,他们正在院子里四处贴上土黄色的符纸,就等着子时一倒,便开始做法。

  而屋内,赵子熠正阴沉着一张脸看着童青青:“为什么不提前知会我一声?就这样自作主张,你们到底还有没有把我放在眼里?”

  “对不起,可是,”童青青涨红了脸,许久,才嗫嚅道,“要是我们提前告诉三皇子你了,你肯定不会同意!”

  “知道我不同意你们还去做?到底这是谁的主意?治病就要找大夫,这种骗人的江湖把戏,你难道也信?”他又一脸不悦的责问道。

  童青青低下头,不再言语。

  “我知道了,是你哥哥找他们来的!对吧?我现在就去找他!”赵子熠说完就转身想离开。

  “不,不是他!”童青青见状忙叫住了他,“是我!一切都是我的主意!”

  “是你的主意?”赵子熠回过头,不屑的冷哼了一句。

  “是的,是我的主意,是我让他去找道长的!三皇子要打要罚,就请冲我一个人来吧,求您不要为难我哥哥!”童青青说着便“扑通”一声跪在地上,着急的答道,末了,又轻轻的补充了一句,“他的身体还没完全康复!”

  赵子熠先是一愣,终于缓缓转过身来,冷冷道:“你当真愿意替他受罚?比如,替他死?”

  “嗯!哦不,不是替他,是替我自己!”童青青怔了一下,随即就点头接着马上又摇头,语气充满着的果敢与坚定,仿佛她早已置生死于度外!

  赵子熠久久的望着她那乌黑而淡然的眼眸,内心突然涌起一股莫名的醋意。

  他已经意识到,他又把她当成另外一个人了。可他的心里,还是不舒服,很不舒服!

  “你们还真是兄妹情深!”赵子熠嘴角微微牵起,声音却还是冷如冰霜,听不出他到底是感动还是嘲讽,“不过,是谁告诉你,我要去为难你哥哥?我不过是去找他了解一下那道长的情况!”

  他话还没说完,就已经大步跨出了屋子。

  跪在地上的童青青仰头惊愕的望着他高大挺拔的身影离自己越来越远,忽然觉得有些纳闷,为什么赵子熠明明不是一个冷酷无情的人,但为什么对别人,尤其是对她,总是一副冷冰冰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样子,仿佛是身体里藏着一块千年不化的寒冰石似的。

  实在是好生奇怪,不过,他总算是没有为难自己,童青青长长的舒了一口气,站起身拍了拍裙摆上的灰尘,也跟着往院子走去。

  此时的院子,早已烛火通明。苏庭左在哥哥陪同下,正站在堆满贡品的供桌后头,两只黑眼珠子滴溜溜的乱转,好奇的四处张望着,似乎并不明白大家在做什么。

  赵子熠正想走过去向苏庭左问些什么,那道长却走了出来,大声宣布:“时辰已到!”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