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异世大陆 穿书之废材成了魔尊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百三十七章 兄妹

穿书之废材成了魔尊 月拂柳 2156 2021.09.25 21:43

  脸紧紧贴着他宽厚的胸膛,听着他强而有力的心跳声,童青青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庭越哥哥,你,你可不可以先放开我!”

  可是苏庭越却似没听见似的,把她拥得更紧了,她感觉自己就快要喘不上气来了。

  “你不用谢我,你也是为了早些治好左儿的病,我支持你是应该的,”童青青想了一会儿,又开口说道:“再说了,我们是兄妹,哪用得着说什么谢不谢的客套话!”

  兄妹?苏庭越一愣,内心不由得苦笑了一声,他慢慢松开自己渐渐变得僵硬的双臂,转过身,脚步凌乱的朝门外走去!

  在他的内心深处,他从来就没把童青青当作自己的妹妹!

  可是在世人眼里,甚至在童青青眼里,他俩可不就是兄妹吗?

  还记得四岁那年的一天早上,他发现家里突然多了一个像糯米团似的圆滚滚的女婴,娘和他说,从今天起,她就是你的妹妹!你要好好照顾她,保护她!

  他似懂非懂的点点头,可是他知道,那不是她的妹妹!

  他就这样,看着苏清芷一天天的长大,看着她从一个只会哭的小糯米团慢慢的变成整天跟在自己屁股后面的小跟班。

  虽然他像哥哥一样保护她,照顾她,可是偶尔也会小小的欺负一下她,比如捏捏她圆鼓鼓的小脸,扯扯她的小辫子什么的。然后被她追得满院子跑,直到自己认输求饶才作罢!

  他们两个人就这样在打打闹闹嘻嘻哈哈的日子中无忧无虑的长大了,直到有一天,他跟着爹娘去参加了一个表哥的婚礼,他懵懵懂懂的看着表哥与身穿大红嫁衣,披着大红盖头的新娘子一拜天地,二拜高堂,最后被大家簇拥着进了洞房后,他才好像明白了些什么。

  回府后没几天,他突然当着全家人的面大声宣布,他以后要娶妹妹为妻!他要亲手为她穿上大红嫁衣!

  一旁的妹妹一块桂花糕正咬了一半,忽听到哥哥的话,立马扔下糕点,高兴的拍着小手欢呼道:“好啊好啊!清芷要嫁给庭越哥哥喽!清芷要嫁给庭越哥哥喽!”

  接着,她又扭过头,一本正经的朝苏庭越说道:“庭越哥哥,我的嫁衣要有很多很多的红花和彩色的珠子,就跟表哥的新娘子的一样好看!”

  彼时大家正在用晚膳,他老爹一听,差点没被一块红烧肉给呛住,他老娘更是一口茶水喷得老远,连连咳嗽,伺候他们用膳的下人则是大眼瞪小眼,忍住不敢笑。

  “胡闹!”最后,还是苏怀先反应了过来,他把手中的重重筷子一摔,对苏庭越大声呵斥道,“你们是亲兄妹,你这说的什么混账话!”

  “清芷不是我妹妹!她是……”苏庭越正要狡辩,一只瓷碗快速的朝他飞了过来,重重的砸在他的脑门上,他的额头一下子就被割出一道口子,鲜血顿时顺着他的鼻梁流了下来。

  “你给我住嘴!”苏怀大声的打断了他,好像没看到眼前这一幕似的,依旧怒骂道:“你知不知道你在胡说些什么?清芷不是你妹妹,那她是谁妹妹?”

  “行了行了,小孩子不过开开玩笑闹着玩罢了,你跟着较什么劲呀?”周氏见苏庭越受了伤,又心疼又着急,忍不住冲着苏怀抱怨了几句,“看把孩子给伤的!”

  她说完,又手忙脚乱的过去查看苏庭越的伤势,见他额上的伤口不浅,更是心疼不已,扭过头神色慌张的对向妈妈喊道:“快,快去叫大夫来包扎一下!”

  “我没说错!清芷本来就不是我妹妹!”而脑门上淌着血的苏庭越,却像没事人一样,一边用手捂着伤口,一边望着父亲一脸倔强的反驳道。

  “越儿,快别说了!”周氏一听,顿时吓得双手一抖,她只恨自己的手慢了一步,没有及时的捂住苏庭越的嘴。

  现在,她只能心疼的搂过儿子的肩膀,因为她知道,今天的一顿打,这孩子是避免不了了。

  “你还嘴犟!看我不打断你的腿!”果然,苏怀一听,更火了,抬脚就把饭桌踢翻在地,顿时,满满一桌的菜和碟子都洒在地上,随着一声巨响,地上瞬间狼藉一片,眼看着一场可怕的暴风雨就要来临!

  年幼的苏清芷静静的看着这一切,顿时吓得小脸惨白惨白的,她哆哆嗦嗦的走上前,小心翼翼的扯了扯父亲的袖口,奶声奶气的哀求道:“爹爹不要生气了,不要打断庭越哥哥的腿,清芷不嫁给庭越哥哥了!清芷不嫁了,爹爹不生哥哥的气好不好!”

  别说,她这一求饶,还真管用。

  苏怀低头望向她,只见她水灵灵的大眼睛正眼泪汪汪的望着自己,他的心一下就软了。他重重叹了口气,然后缓缓俯下身,把眼前这小小的还没他一半高的女娃轻轻的抱起来。

  “好,爹听清芷的话,不生气了!爹不打你庭越哥哥了!”苏怀轻轻的说道,他的眼里满满都是一个父亲对女儿的疼爱。

  “真的吗,太好了!谢谢爹爹!”清芷一听,不由得眉开眼笑,她搂住父亲的脖子,像一只小鸟一样,轻轻在他的脸上啄了一口。

  就这样,一场突如其来的风波终于在童青青这蜻蜓点水般的一个吻中结束了。

  等大夫匆匆赶来帮苏庭越包扎完伤口,夜幕已降临。

  安静的屋子里,只剩下周氏和苏庭越母子俩。

  周氏坐在苏庭越的床头,心疼的望着他,轻轻劝道:“越儿,你记住,从现在起,你不能再说将来要娶清芷为妻,更不能说清芷不是你妹妹这样的傻话了!”

  “为什么?娘,清芷她明明就不是我妹妹!”苏庭越拉过母亲的手急切的说道。

  “娘也不知道应该怎么和你解释,反正就是不行!娘只能告诉你,清芷的身份特殊,如果你不希望她有事,也不希望我们全家人有事,就千万不要再说这样的话!”周氏伸手给他掖了掖被角,心事重重的望着他喃喃说道。

  “最好,也不要有这样的想法!即使有,你也只能把它深深埋在心里,哪怕烂在肚子里,都不可以说出一个字!”她想了想,又补充道。

  “为什么烂在肚子里都不能说出一个字?”苏庭越一愣,似乎遭到当头一击般,傻在那里,失魂落魄的问道:“那娘能不能告诉我,清芷到底是谁家的孩子?”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