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极品女符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无题

极品女符 秦不 2099 2019.08.14 23:54

  谢谢DivineW打赏100起点币

  两个赶来的主事你看看我,我看看你。

  “爆裂火符?”

  “爆裂火符能产生这么大的威力?”

  “可是从这手法来看确实是六阶符咒爆裂火符。”

  “可能要请主阁的人看看,这个应该是符师的手法操作问题导致的这么大的威力,或者把这几个黑人拉起来问问不就行了吗?”

  讨论了半天他们决定开始救人了。

  “......”躺在地上的几个人想死的心都有了。

  这才看到他们吗?

  “哦,实在是不好意思,刚刚动静太大,都去注意这个施符的手法和符咒去了,没看到这几个焦黑的人,主要是周围都是焦黑一片真没看见。”

  两个主事边说边解释,躺在地上的人已经流出了眼泪。

  好了,大哥,能别说了吗?

  可以先止痛吗?

  大家都是内阁的,留兄弟一条命好吗?

  随着两个主事分别施展了符咒让这几个焦黑的人先止痛。

  “这个程度的黑,那可能需要大半个月才能恢复了,话说这爆裂火符有没有把重要部位烧到,几位?”

  “.......”

  两个主事嘻嘻哈哈的把这几个人很是随意的抬到了担架上,再用高阶的清洁符把周围处理了,随后这几个人被主事唤来其他的人给送往了医符院处理。

  然后两个主事开始利用符咒之力把这周围的环境恢复如初。

  “这件事看起来并不简单,我刚刚看到那几个焦黑的人的面庞,从轮廓我基本可以看出是那几个长期惹事的小子,没想到这次踢到了铁板上!被做成了铁板烧。”

  “啊你是说那几个小子啊,真是厉害,这么焦黑你也能认出来是哪几个。”

  “他们平常闯祸那么多,身高体型,脸型,都太熟悉了,这次被人收拾了也刚好是个教训。”

  “不过我听说这几个人也是六阶巅峰,能把这几个人烧成这样,那也只有七阶水平吧。”

  “七阶?达到七阶可以申请主阁,或者是内阁主事,按道理七阶是内阁里面高阶的人,并且人数不多,这几个应该都知道,也不会去惹这群人,那到底是谁做的?”

  “哦,说起来是不是你刚才出去了一小会儿干的?”

  “......你想象力这么丰富吗?”

  “先问问守门人,今日是不是有人进来过,这里虽然是内阁中央地段,但是是中央地段的边缘,只是距离守门较近,我怀疑他们是跟刚刚进来的人起了冲突,被人给收拾了。”

  “无论如何这件事可是要查清楚,不然,这些花花草草谁来赔钱?”

  “恩,你说得很有道理。”

  “咦,你接到消息了吗?外阁守门的那个小子被调到了内阁,就在刚刚。”

  “有消息还称有一个大叔和一个小姑娘从守门进来之后通往内阁中央了,不会是这两个人下的手吧!”

  “可能是那个大叔,我看了消息,时间刚刚吻合,现在过去应该还能抓住这个人。”

  “啊,那就快点走啊,不然抓不住人又得自己掏钱赔花花草草了。”

  两个人飞快的在自己脚上贴了符咒,飞奔出去。

  “消息里面有没有说朝哪个方向啊?”

  “跟我走!”

  穿过亭台楼阁之后,远远的这两位内阁主事就是看到了辛不和秦洛两人。

  “哦,我看到那个打坏花花草草的大叔了!”

  “那就先下手为强吧!免得跑掉了。”

  “你说得很有道理!”

  两个人分别同时出防御和攻击符咒,而攻击符咒正是千藤索,两个人合理的千藤索起码有七阶中阶的威力,他们觉得这次能够一击必中。

  秦洛和辛不同时眉头一皱,竟然有人在背后搞偷袭!

  找死!

  刚准备动手,就听见背后的人叫了一声:“那位大叔麻烦你站住!”

  秦洛有点愣。紧接着又听到对方说:“你刚刚损坏的花花草草都是要赔钱的!”

  秦洛怪异的看了一眼辛不。

  “实在不好意思这位大叔,刚刚做的事竟然是让你背锅了!”

  “也是,我这么一个柔弱无骨身娇体软的小姑娘一推就倒的怎么能干出这种事呢?”

  “......你还要不要脸?”

  辛不黑着个脸,很是难看。转过头就只见对方的千藤索的符咒来了,千藤索困住了辛不。

  这两个主事松了一口气,秦洛站在旁边看着被千藤索困住的辛不,脸色已经黑得不能再黑了。

  却只见那两个主事一人拿着一个算盘和本子,一边写着什么名贵品种的花是多少,草是多少,损坏的楼阁是多少,一边就打着算盘。

  秦洛差点没有笑出声。

  “真是不好意思大叔,看起来还要让你破费一下了。”

  辛不冷哼一声,只是动用了玄力,符咒都没有动用,千藤索就自动解除了,在绝对的实力面前,符咒只用玄力就可以解除。

  那两个主事看到这一幕吃惊了一下,但是很快两个人就互相指责。

  “你是不是又去买存货的符纸了?跟你说那种符纸的效果很差,长期威力不到一半,你看又过期了!”

  “说我?你怎么不说你老买劣质的符笔,长期画符笔都断了吗?画出来的效果也只有一半!你看又不行了!”

  “是你的问题你还敢说我?”

  “明明就是你的问题!”

  “不说了,现在不是我们两个人说这个事情的时候,现在是找大叔赔钱的事情!”

  “这位大叔,你今天是否是才从守门进来?就在刚刚。”

  辛不皱眉:“是。”大叔叫他?

  “那之前就在进入内阁之后有一片焦黑,是否你也在场?”

  “是。”原来是因为这个事情他就说这两个主事叽叽喳喳说些什么呢。

  “那这位大叔有几个人被烧成了焦黑,周围的花花草草树木楼阁均被烧成焦黑是否跟你有关?”

  “算...算是吧。”额,说起来秦洛是自己带到这里来的,那她打了人也确实是跟自己有关。

  两位主事互相对视一眼,就是这个大叔没错了。

  “那大叔你承认你动手或者动脚对他们做出了不当行为吗?”

  “额....这个?”踩了几下算不当行为吗?

  “所以大叔这是你该赔付的款项!”两个主事把刚刚算的账本拿了出来。

  “......这事是跟我有关,可是我没说是我干的呀!我旁边不是还有一个人吗?你们怎么不问她!”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