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异世大陆 人龙道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章 老婆婆

人龙道 克里马茶 5489 2019.04.16 12:13

    落石镇有统一的巡逻队和执法队,巡逻队负责村子中重要地方的巡查,而执法队则类似军队,平常基本不会大规模的出动。三个村子的巡逻人员和执法者加起来将近二百多人,其中鲛人大概只有三四十,而且多是执法者。

    执法队闻讯赶来龙洞的时候,已经是上午了,阳光明媚天蓝海碧。在于江消失不见的地方,此时聚集了足足有百十人,两两结伴,顺着坠龙岛西侧一直往东,每隔几十丈一组,凡是有洞口的礁石旁,基本都有人把守。整个坠龙岛西片难得来这么多人,看着好不热闹。

    而先前来的布吉三人,正在一处相对安静的石礁旁边,和几个执法队的鲛人正交谈着什么。

     一个年长的鲛人,衣着明显不同于一般执法者,他衣着宽松布衣,脚下是一双很普通的渔夫鞋,这种鞋鞋底用草绳编制而成,鞋身裹着普通粗布,只有在劳作的时候,渔民才会穿上。

  鲛人长者手中紧紧的攥着一根沾满血迹的粗绳,小眼睛微眯,不紧不慢的问着话。

    “除了那四具尸体,就捡回这么几条绳子,你们确定是一人所为?”

     “大人,是一个人。”布吉面对眼前的长者,低着头极为肯定的回道。

     “模样,身材,衣着都没看清?”长者明显有些怒意,继续问道。

   布吉并没有再说话,反倒是旁边的年轻渔民低低的说一句,

     “好像是……光屁股”。

     “混账!”   长者身后的执法队中有人怒斥道。

    这看似普通的年长鲛人名叫萧向寒,实际上是落石镇执法队的副队长,也是西石村村长,平日里朴素低调,在镇子中是难得有几分儒雅的鲛人,普通渔民对他也颇为敬重。

   萧村长挥手示意身后的几个鲛人执法者不要言语,让他们各自带人去查探后,才继续问道:

  “除了光屁股,还有什么线索?”

   三人面露尴尬,最后布吉才坦诚的说道:

  “那贼人身法奇特,而且好像对这里的环境极为熟悉,我们好几次都差点跟丢了。”

  “难道是镇中之人?”萧向寒沉吟了一声后,又道:

  “嗯,你们先休息吧。想起什么再来告诉我。”萧向寒知道,恐怕是问不出什么有价值的线索来,挥挥手示意三人去休息,自己独坐在石头上的蒲团上,仔细总结起来。

   按常理,要是镇中的人决计不会往龙洞里跑的,那纯粹是找死。落石镇周边的种族也不多,当年鲛人把大多数外族人都赶了出去,以鲛人在南海岸的霸道,萧向寒想不出谁能有这样的胆子,跑到落石镇杀人。

  他想来想去,除了镇中的穴兔和黄鼠等少数族人擅长奔跑,再没有能跑得过鲛人的,于是叫来两个鲛人小声吩咐了几句,然后才召集人手,安排蹲守的事宜。

  落石镇已经很久没有发生如此严重的事情了,一次就死了四个人,而且还有鲛人,对于向来蛮横的鲛人执法者来说,自己族人被杀是决不能善罢甘休的,他们会把这恶劣的行为上升为对整个鲛人族的挑衅,好勇斗狠是天性,即便是还算温和的萧向寒。

   

  龙洞的危险众所周知。所以萧向寒的办法就是守株待兔,只在方圆几里的范围内安排巡逻人手,既然确定贼人进了洞,那洞里并无食物,只能在里面等死,唯一可能出问题的就是,坠龙岛绵延十余里,龙洞纵横交错,并不是所有洞口的都能安排到人。萧向寒尽可能把人手分布在贼人进洞方圆几里的范围内,镇上的老人都明白,这看似不大的范围,显然对于身陷龙洞的人来说,基本也是九死一生了。

    萧向寒这么做,其实也是最经济安全的办法,如果要进洞搜索,浪费的人力物力可是不小的数目,加上老一辈对龙洞的恐惧印象,作为西石村的村长,他必须慎重行事,面面俱到才行。

  相比龙洞外的人声鼎沸,进了洞的于江此刻倒是颇为安静。他自然知道龙洞的可怕,老猫曾和他来过一次,即便是老猫对于这个地方也是心存敬畏的。而且于江很多次也只是在龙洞比较靠外的洞口出入过,稍微深一点的地方,纵有夜视之能,他也不敢进去。

  于江所在的位置,是坠龙岛的尾巴所在,也就是说,他进洞以后,并没有急着往里钻,而是躲在洞口一处阴暗的角落,因为他知道没人愿意进龙洞冒险的,就算是有他在第一时间也能发现。

  黑暗的角落里,于江看着网兜里的鱼,正在暗自侥幸,说实话在逃命的时候,他几次都想把这累赘扔掉的,直到跑进洞里,他才发现,这累赘竟然成了他的救命稻草。

  这里的情况和外界流传的差不多,根本不生活物。不论是谁,搁这里几天不吃不喝肯定得死翘翘。但是萧向寒做梦也想不到的是,于江与人不同的眼睛和他背来的那一网兜的鱼。

   

  刚进来那会儿,或是太困了,于江就稍微休息了一会儿,不过他并不敢熟睡,洞内昏暗无比,只有借着夜视才能勉强挪步,但是气流很顺畅,四通八达的洞里混杂着风声,水声,和偶尔传来的嘈杂人声。

  歇息了没多久,只觉着腿脚有了几分力气,于江也不管外面什么情况,他开始顺着自己熟悉的路线在洞里不断的深入,照着他的计划是,先在洞中休息一晚,饿了便吃些鱼肉,等外面的人走了或者是警惕心放松了,第二天晚上自己再从北面的水洞出去。

   这里说的水洞是坠龙岛北侧在水下的一些洞口,洞口常年浸没在海水中,于江第一次是老猫带来这里的,也是老猫发现的水洞,就算是当地活的久了的老人也不知道这些洞口的存在,当然,至于老猫是如何知晓的,他也从未问过。

   

  龙洞中肉眼基本看不到什么,但通过夜视可以看到一种微微发亮的石头,这也就是为什么他在黑暗中还能辨别方向的原因。

      一如往常,于江按着记忆不急不缓的穿行在龙洞中,坠龙岛南北两侧的跨度不大,只因龙洞曲折,所以要是不停歇从南到北穿过去,也得足足两个时辰。

   不知道走了多久,约莫快到达水洞的时候,一团亮光吸引了于江的视线,那是从另一条陌生的洞里散射出来的,于江的角度正好可以看到。

  “以前来的时候没见到过啊?”

  心中虽有疑惑,不过于江丝毫也不停顿,直接向着那边摸去,因为这种亮光他再熟悉不过,就是老猫口中的血石才会发出来的红芒,而且很显然,这团红芒比他以往见到的要大的多,亮的多,所以他必须要过去看看,因为老猫对这种血石很是在意,每次发现一块都能高兴好几日。

      越往里走,红芒就越清晰了,直到走到跟前,于江才暗暗心惊,“真是好大的一块”。这是他这两年来见到过最大的一块了,足有拳头大小,而且直接裸露在岩石外,他快速将其用随身带的小尖锤子给敲了下来,丝毫不费力气。握在手中时,感觉和之前的血石也有所不同,竟然暖暖的。发出淡淡的红光,给人一种很亢奋的感觉。

   “这回老猫得高兴坏了吧!”

  看着石头,想起老猫,突然他神色暗淡起来,黑瘦脸颊上刚露出的喜悦之色顿时消失了,他没想到这次出来,竟然闯了如此大祸,自己被困在龙洞不说,耗子现在也不知道什么情况,他一时间不知道如果出去了该如何面对老猫,因为他曾拍着胸口承诺照顾好耗子,结果弄成这样。

    黯然的把石头收入怀中,于江正要回头往外走,又一道亮光在洞的深处若隐若现,于江用手使劲揉了揉干涩的眼睛,他以为自己用眼过度,出现了幻觉,再去仔细观看,再三确认后,于江纳闷,平日就算是运气好,一个月最多也就出个三两块血石,而且还得使劲敲。今日倒好,这血石竟然往外蹦似的送到自己面前。

    这等好事岂能错过,于江这时也来了精神,加快脚步跟了过去,好像完全忘记自己是在避难,而且也忘记了在一条陌生的龙洞中乱窜是有多危险。

    再次轻易的收获了第二块血石后,于江不由得往洞里再看了看,果然,深处的红芒更盛了。不过于江这会已经不是惊喜了,反而是一种莫名的恐惧感萦绕在他的心头。从小的经历再加上这两年来老猫对他的历练,刚好在这个节骨眼上,还是小心为妙。想到这里,他才意识到自己已经不知不觉在这条洞里走了很长的距离了,更重要的是,以往在不熟悉的龙洞中,他都会做标记的,每走几步就会用锤子敲一阵子,直到能看清那种的闪亮的标记,才会继续前行。可是到了这条洞里,血石的红光让他好像迷了心窍,把这么重要的事情都忘记了。

   于江一拍脑袋,心想着一定不能再走了,来前的路自己已经没有把握能完全记得,这里纵横交错,岔路极多,还是得赶紧往回走才是。

    昏暗的龙洞带给人的是无尽的压抑感,这里已经完全没有任何风声了,于江抹去额头上的冷汗,迅速掉头往回走去,完全不理身后那极其诱惑的红芒,眼看着那光线渐渐消失不见,一路走着敲着。

      “咦?”于江轻喃一声,没来头的感觉不对劲,来时的路虽然没有标记,可毕竟没有多远,多少有些印象。可是眼前的路给了于江一种根本不曾到过的感觉,硬着头皮又摸索了一阵,眼前猛然一亮,那熟悉的红芒再次出现在眼前,而且自己刚做的标记也显现了出来。

   此时于江只觉得背后发凉,“难道自己绕了一圈不成?”可是转念一想又觉得不可思议,往回走的这段距离极短,而且方向也是绝对不错的。

    在徘徊了几个来回后,于江才惊恐的发现,自己竟然迷失了。

  不断出现的红芒,一次次的转身,像是陷入了无限循环。知道这么下去非累死不可,于江索性最后也不管了,直直地朝着红光闪烁的方向走去。

     一块,两块,三块……一直走,红光越来越亮,直到怀里已经装不下了,于江眼前的路还在不断延伸,就好像无底洞一般,而那似乎永远也捡不完的血石,就好比指路的幽灵,一步步把他往更深的地方带去。最后,于江索性把身上的血石全部丢掉,生吃了一条鱼,恢复了些许体力后,才继续向前摸索。这条陌生又熟悉的洞曲折婉转,岔路极多,但红光却只有一处,于江此刻脑子也不多想,只能是听天由命了,既然这红光在给他指路,索性顺着指引走下去,至于是福是祸,也顾不了那么多了。

    不知道过了多久,洞中本就无法辨别时间,于江只感觉好像走了几天甚至几个月,网兜的鱼只剩下一半了,可远处的红光依旧闪烁,于江模糊的意识到,好像有人在前方一直呼唤自己,那飘渺的声音如同母亲。

  “来吧,孩子,来吧!”

  随后,精疲力尽的于江沉沉的睡着了。

   等他醒来的时候,于江的眼前却是另一番景象,这里像是一处地宫,周围的洞壁上嵌满了那种血色的石头,把整个空间照的通亮,环顾四周,石室第一眼给人的感觉很空旷,中间只摆放着几块棱角平滑的石头,而在石室的一角,具体也分不清什么方位,赫然盘坐着一个身影,确切的说应该是一位暮年老者。

     那是一身淡黄色的长袍,和年龄很不匹配的颜色,袍子上很多残破的缺口,像是被火烧过的的痕迹,衣服边缘是那种黑褐色的镶边,在腰部的位置绣了些余江从未见过的图案,颇为大气,而且这袍子的布匹应该也是上等的面料。

    见那人一动不动,于江咽了一口唾沫,半天没敢动弹,只是用很小的声音说道:

  “您……您……”估计是被吓到了,结巴着不知道说什么。

  于江一咬牙,挪步刚要上前查看,谁知那人居然动了,细看之下,原来是一位老婆婆!

  面容枯瘦,一头稀疏的头发在周围红芒的映照下,不知道是黄色还是白色,她的眼睛已经深深的陷了进去,竟然看不到眼珠,犹如两个黑洞。一双如枯骨的老手伸向于江,用一种嘶哑的声音说道:

  “孩子,……有吃的吗?”

  于江下意识的把手中的兜网往上提了提,他望着老人的眼睛,反而问道:“婆婆,您的眼睛……”。

     “瞎了”,很随意的回答后,老婆婆的手始终保持向前伸的姿势,又问了一句:“有吃的吗?”

   于江心虽疑惑,不过还是取出一条最肥的鱼来,处理干净后才递到老人手中。

    怪婆婆接过鱼,二话不说直接就咬了上去,几个呼吸,一条肥鱼就跟变戏法一样,只剩一副骨架被扔在地上。

      “还有吗?”怪婆婆的声音稍微大了一点。

      于江一下子看呆了,他从小吃鱼,也见别人吃鱼,可从没见过如此快速的,心中不免惊叹,兴许是老婆婆饿坏了吧。

      “您慢点吃,还有。”

  说话间,于江又处理好一条送到老婆婆手里。

   如此这般,一个一直吃,一个不停给,原本沉甸甸的网兜最后只剩下几只小虾了。

   这怪婆婆吃到最后也不再问了,只是把手伸出来,等着于江再给她递吃食过去。

  于江拎着轻飘飘的兜网,面色难为的说道:

  “婆婆……就剩几只虾了”

  “虾也行,拿来”

  吃了十几条鱼,老婆婆嘴里明显利索了不少。

   “可是,您要吃完了,我就……”

  于江看着眼前比自己还可怜的老婆婆,而且双目失明,“可这也太能吃了吧”,于不由得发出这样的感慨。无奈,面对这老婆婆过分的索求,于江最后递给怪婆婆两只虾,把手中的兜网往身后一扔,说道:

  “这是最后两只,您慢点……”

  话还没说完,“哧溜”两声往嘴里吸东西的声音,刚送到怪婆婆手中的虾已成腹中食。再看于江,明显是受到了惊吓,嘴巴微张,一边的嘴角不受控制一阵阵抽搐,别提多难看了。于江还没反应过来呢,那只干枯如柴的手再一次伸了出来,等了片刻没见动静,手指还往上挑了挑,似是根本没听到于江先前的话。

    “没有了……婆婆!”于江揉了揉自己僵硬的脸颊,有些低声的回道。

    “那不是还有几只么?”老婆婆说着,手也稍微往旁边移了移,正好对着地上网兜的方向。

    听到这话,于江脸都白了,心想着这老太婆也太过分了,吃自己的不说,还谎称自己是瞎子。

  “既然婆婆能看到,为何欺骗小子?”于江语气明显有了一些不满。

   “既然还有吃食,你又为何欺骗老身?”老妇人不温不怒的回道。

   “这,这是留给我自己的吃食。”说着,于江后退几步,又把干瘪的兜网拎了起来。

    老妇人沉默了一会儿,手也放了下去,背对着于江缓缓坐了下去,佝偻的背影看上去有种随时要倒下的感觉,就连周围的血石似乎都暗淡了。

   于江见这老婆婆不再言语,看着她那孤独瘦弱的背影,再想想他们的处境,不禁心生悲悯,先前的恐惧早已不复存在。

  他轻步来到老妇人旁边,蹲身把手中的兜网递给一言不发的老婆婆。

  “都给您吧。我这会儿也不饿”,于江面露带憨笑说道。

  “你想听故事吗?”老婆婆没有理会眼前的兜网,空洞的眼睛看着眼前的于江,突然冒了这么一句。

   “啊?听故事,现在吗?”

  于江也是被老婆婆的奇怪反应弄得不知所措,心想着现在是听故事的时候吗。可没等他说出口,那老婆婆已经若无旁人的讲了起来,完全不在乎于江那纠结的模样,整个人好像陷入了回忆中,自顾自的讲述着。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