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兽血之怒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章 空手套白狼

兽血之怒 谁谓路远 2265 2020.03.07 07:51

  “柴竖志,你不用拿话激将雪慧师姐和罗莽师兄。就算雪慧师姐和罗莽师兄想要插手此事,我也不会接受雪慧师姐和罗莽师兄的帮助。”李观岳道,先让雪慧师姐和罗莽师兄置身事外。

  “小师弟!没事,大不了我们三人就此离开宗门!”沈雪慧和罗莽低声道。

  李观岳转过身,微微一笑:“雪慧师姐,罗莽师兄,这件事,交给我。”

  感受到李观岳微笑中的自信和从容,沈雪慧和罗莽愣了一瞬,小师弟似乎有把握化解今日定境危机。

  沈雪慧和罗莽点点头。

  李观岳转身,眼眸璀璨如星,遥指傲然而立的柴竖志,大声喝道:“想要灵石,就和我赌一场。”

  柴竖志眉头一皱,隐隐担心李观岳耍诈。

  但此刻定境阁前汇聚了许多宗门弟子,若一味回避,今后他这个外门第一弟子就要沦为笑柄。

  念头一转,柴竖志既没有答应,也没有拒绝,而是问道:“赌什么?”

  李观岳斩钉截铁道:“赌今日定境。”

  “还以为赌什么呢,原来是赌今日定境。”

  “今日定境,结果已知,这有什么可赌的。”

  众人起初一脸错愕,随后纷纷摇头,脸上满是失望。

  沈雪慧和罗莽相视一眼,脸上露出不解,小师弟为何要赌今日定境?

  柴竖志愣了一下,眼神戏谑,嗤笑道:“我若答应,等一会你赌自己今日定境后必定离开宗门,我岂不是必败无疑。”

  “哈哈,若是这般赌法,柴师兄确实毫无胜算!”

  “哈哈,我明白了,这打赌根本就是李观岳设下的圈套,柴师兄的担心完全有道理。”

  “哈哈,真是好险,还好柴师兄心思敏锐,算无遗策,刚刚没有上当。”

  众人哄然大笑。

  罗莽一张黑脸涨成红脸,他相信,小师弟心中绝不会是这般打算。

  他正要扯开嗓门与众人争辩两句,却被沈雪慧拉住。

  沈雪慧摇摇头,低声道:“罗莽师弟,别急。以小师弟的心性,绝不会用这种无赖赌法。小师弟刚才说,这件事,交给他,我们就先看看。若小师弟掌控不住局面,我们再出面替小师弟弥补。”

  罗莽压下心中不忿,点头道:“好!”

  面对众人的哄笑,李观岳神态若素,淡淡道:“自己是什么样的人,往往就会把别人也想成是那样的人!”

  柴竖志眼中闪过一道寒光。

  定境阁前,笑声立止,许多人脸色难看。

  李观岳这句话,骂刚刚所有哄笑之人都是无赖。

  “说吧,究竟怎么赌?”柴竖志沉声问道。

  “今日定境后,我若不能成为外门弟子,你想要的四百颗灵石,我双手奉上。我若成为外门弟子,今日定境阁前,你跪下认错!”李观岳道。

  四年积累下来的灵石,昨夜已用光,不过这件事只有李观岳自己知道。而且经历昨夜蜕变,今日之赌,败的人绝不会是他,有没有灵石都一样。不过没有灵石而设赌,李观岳算是空手套白狼。

  众人目瞪口呆。

  他们都想错了,这不是圈套,李观岳竟然赌自己通过今日定境,成为外门弟子!

  柴竖志眼睛眯起,灵识悄然散出,一遍遍探查李观岳的深浅。

  良久之后,柴竖志确定,李观岳身上毫无灵气波动,依旧是肉眼凡夫之躯。

  “你要送我灵石,何必多此一举。”柴竖志嗤笑一声。

  “赌,还是不赌?”李观岳问道。

  昨夜一夜未睡,虽然对神秘紫血了解依旧不多,但他发现神秘紫血的一个用途。

  只要将丹田中的灵力聚集在神秘紫血旁,修士身上特有的灵力波动就会消失。

  换言之,神秘紫血可以用来隐藏修为!

  李观岳尝试过,就连方雨柔都看不出他已是修士。柴竖志没有方雨柔强大,更不可能看出李观岳已是修士的秘密。

  “我输了要跪下认错,你输了却只需将灵石奉上,这未免太不公平。这样,我输了,条件不变。你输了,就从定境阁膝行至弟子峰,向我奉上灵石。”柴竖志冷冷道,这场打赌,他稳操胜券。

  沈雪慧和罗莽面露担忧,要是赌输,从定境阁膝行至弟子峰,小师弟的双腿恐怕要被磨断!

  众人看向李观岳,赌输的结果极为残酷。李观岳主动提出赌一场,恐怕也没想到,最终骑虎难下,他还敢赌吗?

  “依你。”

  众人念头未落,李观岳已经答应。

  “我已经等不及想要看到你膝行向弟子峰的场面了。”柴竖志脸上露出微笑,笑容却充满了冷意。

  李观岳转身走到定境阁前,拱手一揖,大声说道:“弟子李观岳,三年前入杂役峰,今日期满,请定境阁长老为弟子定境。”

  定境阁大门后,站着两个人。

  一个是须发皆白精神矍铄的老者,另一个是一袭绿裙,秀发间点缀着三三两两小花朵的少女。

  “爷爷,等一下你一定要想办法让他通过今日的定境。”绿裙少女低声道。

  “这定境必须要靠自己的实力才能通过,我怎么帮得了他。”皓首老者摊手道。

  “这定境就是爷爷当初定下的规矩,爷爷怎会没有办法?”绿裙少女水灵灵的大眼睛瞪着皓首老者。

  “真没有办法,当初定下规矩时,爷爷一心想着一定要杜绝有人作弊!”皓首老者苦着脸道。

  “我不管,我不管。”绿裙少女直摇头,随即威胁道:“今日他要是定境失败,我就……就趁爷爷睡觉时,拔光爷爷的胡须!”

  皓首老者忽然一脸痛苦模样,像是失去了最珍贵之物,问道:“乖孙女,告诉爷爷,你是不是看上了门外那个肉眼凡胎的臭小子?”

  绿裙少女欺霜赛雪吹弹可破的脸蛋微微一红,目光闪躲了一下,撇嘴道:“爷爷你别瞎猜,我怎么会看上他呢。我东方雨柔的丈夫,必须是顶天立地的盖世英雄!”

  皓首老者摇头叹道:“既然是这样,这小子没希望了。丹田破碎,不能修行,而且你看他眉清目秀,身上透着股书生气,哪有半点顶天立地盖世英雄的样子。”

  绿裙少女眼中闪过黯然。

  三年夜夜相处,又岂只有少年对少女暗生情愫。

  那从不乱分寸,细心盖被褥的少年已在少女心中留下一道无法磨灭的印记。

  只是少年不能修行,修凡相隔,百年后,少女初长成,昔日少年却已化成一抷尘土。

  那时阴阳相隔的痛苦,叫少女如何承受。

  少女只能将对少年的情愫深埋心底。

  李观岳喊了一声后,等了许久,定境阁毫无动静。

  “还没过定境时间,怎会没动静。”李观岳心中轻语一声,再次作揖喊道:“弟子李观岳,三年前入杂役峰,今日期满,请定境阁长老为弟子定境。”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