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幻想 武侠之英雄有梦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章 被遗忘的江湖梦

武侠之英雄有梦 作家5XDhEA 3677 2021.11.25 19:03

  叮叮叮……

  半空之中,满是纵横交错的刀光剑影,连绵不绝的金属撞击声,两人的速度快到极致,宛如幽灵般。

  下方百姓们的眼睛,只能模糊地看到两个残影,在虚空不停地闪动。

  “看招!”

  刀芒一闪,青袍男子手中的离魂刀以一种诡异的角度,陡然挥向蓝袍男子的腰间,划过空气时,响起尖锐的啸声。

  “哼,雕虫小技。”

  蓝袍男子临危不乱,横剑一挡,刀剑相撞间,擦出铿锵的火花。

  “呼。”

  一股强劲的气流随之爆卷,吹得两人衣裳猎猎,紧紧地贴着皮肤。

  噗噗噗……

  随着两人战力不断提升,一道道凌厉的剑气和刀气,如陨石般自天空倾泻而下,一间间建筑陡然破裂,或炸出窟窿,瓦片碎石飞溅而出。

  “救命啊。”

  “杀人了。”

  “快跑,快跑起来。”

  “驾!”

  ……

  成千上万的百姓们惊慌地往四处躲避着,整条街道上早已乱成了一团,一辆辆马车远遁而去,掺杂着沉重的马蹄声。

  人群中,甚至传出小孩们无助的恸哭声。

  “还好没事,差点被毁容了。”

  苏景天朝南的方向急速逃跑着,如同猴子般左窜右拐,他摸下脸,暗呼好险,刚才差点被洒落的瓦片划破了皮肤。

  他的衣襟和头发都显得凌乱,除了要躲避掉落硬物,还要躲避着横穿直撞和人群,可谓狼狈之极。

  原本如河流蜿蜒延伸的街道之上,留下了一道道触目惊心的裂痕,蔬菜和水果,布匹等散落四处。

  此刻,如果有江湖的老一辈在此,必然会认出上空的两人,正是江湖之上郝郝有名的师兄弟,二师兄石昆,和三师弟张罗山。

  据说,当年他们是苍云派掌门最得力的两名弟子,天赋卓越,青于蓝而胜于蓝,连入门最早的大师兄都被比了下去。

  尤其是张罗山智勇双全,才貌出众,不仅得到派内众人的尊敬,更是迎娶了掌门的女儿为妻,风光无限。

  得知年事已高的师傅打算将掌门传给三师弟张罗山,早入门的二师兄石昆再也压抑不住内心的不甘,如果不是因为张罗山的出现,这掌门之位本应是他的囊中之物了,甚至连师傅的女儿。

  后来,石昆暗中毒害了掌门师傅,并且将三师弟的妻儿杀害,当他对张罗山下毒时却被识破,由于两人功夫在伯仲之间,最终石昆成功地逃离了苍云派。

  恩师和妻儿的死,此仇不报,枉为男儿。

  张罗山放弃了掌门之位,将位禅让给了秉性仁厚的大师兄,这些年来,自己则一路追踪石昆的行踪,只可惜石昆诡计多端,导致张罗山错手杀害了许多无辜之人,恶名彰起。

  为了避免连累苍云派数百年的声誉,张罗山断绝了与苍云派的关系,一力承担所有的罪孽。

  这些年来,虽然张罗山虽然多次找到石昆的踪迹,但都被对方被成功逃脱,最近他功力大进,偶然得知石昆的落脚处便飞奔了过来,誓要手刃仇人。

  逃亡的人之中,也有不少习武之人,他们虽然心里愤怒不已,但没有丧失理智冲上去,以空中两人展现出的恐怖实力,只怕他们连对方一招都接不下。

  “呼……”

  跟着百姓们一路狂奔,苏景天跑出了安全距离之后,双膝停了下来,他转身,目光落向远方上空的两人,心思无比澎湃。

  这样激烈的打斗场面,在前世里他只有在电视之上见到过,不,甚至比电视里打斗的场面更壮观,更让人热血沸腾!

  一队上百人黑色劲装的捕快们,闻讯赶到现场,腰间悬着佩刀,他们远远地望着上空激战中的两名高手,缩了缩脖子,没有一个人敢上前冲上去。

  总捕头临危不乱,整齐有序地指挥着手下们去维持秩序,疏散着附近的百姓们,没有强制让手下们去阻止这场骚动的两名肇事者,除非想让手下白白去送死命。

  “呜呜……”

  远远望着被毁坏掉的店铺,或家园,许多百姓悲从中来,一些妇女甚至埋头抱住双膝,蹲在地面痛哭了起来。

  叮叮……

  高空上,两道身影游斗了数十招之后,依然不分胜负,身子似花瓣般旋转,两人轻盈地落在坑洼不整的街道上,身上原本完好的衣裳,此刻显得有些破烂。

  两人的身上都散发恐怖的气息,激荡着衣裳如充气般地鼓起,一蓝一紫的澎湃真气,宛如彩带般乱舞,各自缠绕着宿主的周身。

  在澎湃汹涌的真气笼罩之下,两人的身影显得有些虚幻了起来,让人无法用肉眼望清,脚下石子铺砌的路面,在激荡的真气不断侵袭之下,嘎嘎,如同玻璃般纷纷震得龟裂。

  “二师兄,今日就是你的死期。”张罗山眼中闪烁着滔天般的恨意,手握着龙鳞剑,直指苍穹。

  “三师弟,这话你之前已经说过多次了,可哪一次最后不是被我逃脱了呢。”石昆的眼睛眯成一线,透露出森冷的杀意,以前虽每次逃脱,但都落得十分狼狈。

  横扫千军。

  “三师弟,你去死吧!”

  手中的离魂刀的光芒暴绽,石昆一刀狠狠地向前劈去,化作一道长达数十丈的蓝色刀芒,挟带着凶悍的劲道,狠狠地向着对面的张罗山,暴射而去。

  “砰砰……”

  刀芒划过之处,掀起阵阵的爆破之声,坚硬的街道如陶瓷般纷纷崩裂,尘土飞扬,宛如一条凶残的地龙,在地底深处横冲了过去。

  随着体内的真气疯狂地涌入,张罗山的手中的龙鳞剑紫光吞吐,挟带着丝丝的电光,宛如一只火焰的凤凰,在滚滚的雷电之中涅槃重生。

  “看剑。”

  张罗山喝道,一剑劈出,一道巨大且耀眼的紫光剑芒呼啸而出,犹如天空坠落的天罚闪电。

  雷霆斩!

  “轰。”

  两道力量,犹如两颗彗星撞击在一起,响起雷霆般的轰鸣之声,大地甚至微微颤抖,震得远观百姓们的耳朵嗡嗡作响,差点双耳失聪。

  随后,一股更加恐怖的能量余波,犹如排山倒海的巨浪,带着摧枯拉朽之势,迅速向四周卷袭而去。

  砰,嘎吱,噗……

  一间间房屋轰隆倒塌,街道两旁的树木在咔嚓中生生地被折断,地面出现了蜘蛛网般的裂痕……

  一只被缰捆住没法逃脱的马匹,在嘶叫中被高高地抛起,随后掉在地面上,马嘴喷血而亡。

  “快逃。”

  也不知谁先喊了一句,远观的百姓们迅速地再后退了数百米,避过了卷袭而来的沙石碎瓦,即使如此,产生的阵阵气流滚滚涌来,让人几乎无法睁开眼睛。

  刮起的气流,吹拂在脸庞隐隐生痛,苏景天眯起了双眼,勉强地望着远处。

  远处沙尘弥漫,好像有一场雾气在弥漫着。

  “这……也太恐怖了吧?”

  苏景天艰难地吞了口唾沫,朦胧的视线里,远处中央地带出现了一个巨大无比的深坑,周围多间的高耸建筑物,在刚才的力量冲击力之下,生生地被夷为一片废墟。

  “这真的是……人力所能造成的吗?”苏景天嘴唇发着抖,心里无比震惊,如果不是亲眼所见,他简直不能相信。

  “咳。”

  张罗山喉咙吐出一口鲜血,衣裳如同布条地挂在身上,他身上有多处血痕,整个人看上去十分狼狈,但他依然如松树傲然地站立着。

  反观对面,原地已经没有石昆的身影,坑洼的地面上留下了一滩血迹,一条断掉的手臂,孤零零地躺着。

  “嗖。”

  千米之外,一道身影正以肉眼难辨的速度,宛如闪电般,极速地往远处逃遁而去!

  张罗山的目光迅速扫视了一眼狼藉的四周,有一抹愧疚闪过,随即,他握紧了手中的龙鳞剑,只要最后能成功手刃仇人,就算死后到达地府十八层受苦受难,他也认了!

  “往哪里跑!”

  张罗山长啸了一声,身形化作一道惊虹,往远方急速飞掠而去,数息之间,已经看不到半点踪影了。

  当雨雾般的沙尘被吹散,百姓们发现远处已经没有罪魁祸首的两人,心里顿时一松,如果那两人继续在这里战斗下去的话,只怕星澜城不知要被破坏成何等样子呢。

  “这就是属于这个世界的……武功吧……竟然可以厉害到如此程度!”

  握紧着拳头,苏景天眼中异彩连连,心里澎湃如大海汹涌的浪潮,一个曾经被他遗忘多年憧憬的梦想,在内心最深处再次地被唤醒。

  在前世还是小孩或少年时期,在父亲未发生车祸前,他一放学回到家,总是喜欢蹲坐在电视机前,观看各种古装武侠剧,例如《神雕侠侣》、《风云》、《雪花女神龙》和《天龙八部》等。

  书店里,他手中拿着武侠小说,忘乎所以地沉浸在里面如诗如画的江湖世界,有时吃饭都忘记了。

  他幻想着自己可以穿越到风起云涌的武侠世界,成为江湖里面中的一员,去领略江湖的奇异魅力,仗剑走天涯。

  他幻想着自己学会降龙十八掌,乾坤大挪移和九阴真经等神功,在千军万马之中来去自如,施展旷世绝学万剑归宗,打败一个个穷凶极恶的坏人,怀里搂着佳人,体会着江湖的恩怨和侠骨柔情。

  “我剑,何去何从,爱与恨,情难独钟;我刀,划破长空……”

  每当夜色人深睡觉时,他总是拿出用攒下压岁钱买的MP3,塞上有线耳塞,闭上眼睛,耳朵一次次重复地听着音乐《刀剑如梦》,脑海自由地放飞自己。

  作为曾经蓝色星球上的一员,又有哪一位少年的心里,曾经没有一个过武侠的梦呢?

  “难道上天之所以让自己重生在这个世界里,是因为……”

  苏景天突然心中有所领悟,或者是内心深处潜藏着这个无比向往的梦想,再加上九世善人的福泽甚厚,故此在自己死后,才会被转生到这个武侠的世界里。

  对,一定是这样的!苏景天越想,越发地肯定心中的猜测。

  在融合的记忆里,尽管有关这个世界模糊的记载,但他一直没有放在心里,以为不过夸大其词而已,即使原“苏景天”也会一些粗劣的武功。

  记忆所接触的人之中,振威武馆的馆主的武功最厉害,赤手空拳曾击穿过墙壁,但只怕前世一把普通的AK-47枪械,就能轻易将其打倒,远远不如武侠剧里的侠客们展现的武功厉害,摘叶可伤人,隔空一掌可碎石和身法快若闪电等。

  在前世的世界里,流传着无数的神仙传说,威能近乎毁天灭地,但在现实之中,却有谁真正地见证过呢?

  但现在不同,刚才眼前那激烈的一场战斗,却颠覆苏景天原先对这个世界的初步认知,带给了苏景天巨大的视觉震撼,如涨潮汹涌的海浪,狠狠地冲击他内心的堤岸。

  刚才清晰的一幕在向他诉说着,在这个陌生的世界里充满了各种可能,存在着他小时候所向往的一切。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