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晋隋唐 南北为赋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五章,故人之子

南北为赋 梦频惊 1046 2018.10.12 00:10

  只一夜,秣陵秋意愈发浓重。

  拜月快步进了屋里,看着躺在榻上的假寐的苏小小,弯着腰在她身边开口道:“姑娘,宫里传来消息,那位怕是要不好了。”

  苏小小掀了眼帘,乜斜着眼,看着桌上的茶雾,眸里无喜无悲,声音淡薄的问:“可说了还有几日?”

  “听秋娘说,大概是撑不到年关了。”拜月低眼看着地。

  苏小小笑了,唇边漾出的笑意凉薄至极,声音似嘲似讽:“纵然是一朝天子,过不了多久也不过是史书上的几笔罢了。”

  拜月噤声。

  苏小小也未深言什么,转而思及昨日在秦河之上设了佳人宴的王家,起了身,走到书架前,从下面的格子里拿出一个匣子,抬手将其打开,一封拆封过的密信躺在里面,谁人能想到这封看似平淡无奇的家信竟是当今皇贵妃,曾经不过是前朝臣子妾室的王漾写给前朝君主的告密信。

  信中所述,曾经不过是臣子的当今圣上与北国长公主北惊梦已私定终身。

  南北两国互相为敌已有几十年,这一消息落入前朝君主手里竟让他看见了南国吞灭北国的契机,以秦家人性命要挟,逼迫南宿砚领兵攻北,南宿砚已谙熟北惊梦用计,在他的带领下,南军以势如破竹之势打破北国防线,用时不过几个月便围了北国帝都,泱泱大国竟一朝倾覆,曾才惊天下的北国长公主在国破之时从城墙上跃下,以身殉国。

  苏小小回了神,看着匣子里的信,合上匣子将其递给了拜月,回坐在榻上,茶炉之下碳火烈红,她开口道:“去请景安王将这匣子转交给当今圣上,烦他转述,就说……”

  苏小小眸中映着炉火,火光在眸中跃动。

  “故人之子。”

  萧衍听完拜月的话,看着她手中的匣子,抬手拿了过来,淡漠的脸上神色未变,只道:“好。”

  “谢王爷!”拜月谢礼后便退下。

  萧衍走出门,站在檐下负手而立,身姿修挺如寒竹,他知道这匣子里有什么物件,这封信当初还是他帮她寻来的。

  他看着平静的潭水,良久,开口:“备马,入宫……”

  世人皆知当今圣上曾是前朝臣子,才貌双全,文武全才,深得前朝皇帝赏识,幼时便赐了他皇族之姓,名为南宿砚。

  文采斐然,后更是领兵攻北,用计之神,被南国百姓视为战神般的人物,不料南国一统河山不过一载,他便被前朝君主以造反为由要诛其九族,却不料他门下兵将合谋造反,功成之后竟然献上国玺拥其为帝。

  如今南景二十七年,他也四十有七了,开始信天,信命,竟然招了一群道士,日日炼丹,服用丹砂。

  萧衍站在阶下,隔着帘帐看着浑浑噩噩的躺在龙床上的秦銮,听着里头响起虚弱的咳嗽声,他躬身道:“臣,萧衍,拜见圣上。”

  明黄的帘帐微动,里头响起微弱的声音。

  “爱卿……免礼。”

  “谢圣上。”萧衍起身,气质卓然,一身白袍文雅至极,一点也看不出他是在战场上杀进杀出的将军。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