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异术超能 刺绝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一章 交易

刺绝 码字赚钱 4229 2006.04.02 00:41

    顾沐微一沉吟,刚想回答时,班得拉斯却抢先说道:“相信你现在应该知道异能者的念力是怎么回事了,这念力实际上就是精神力。在所有的异能者当中,控灵人的精神力绝对是最强大。但与顾先生这样的异能者有所不同的是,控灵人因为种种限制,并不能将精神力作为媒介去激发空间里的活性元素,也就无法将它转化为实质性的攻击。但精神力本身就是一种实在的能量形式,当它的累积达到了一定的程度后,自身就是一种攻击武器。而且这种武器迅速、快捷,不需要做任何的准备工作,在对手的念力或精神力没有触发的一瞬间,我们就击毁了它的构成、或是消耗了它的强度,从而让它再不能去激发周围的元素!”说到这里,班得拉斯又想起了什么,接着说道:“顺便补充一句,精神力对肉体没有伤害,它唯一的攻击对象就是对手的大脑,或者说它是靠瓦解对手的意识来制胜的。”

  郁楚点了点头,班得拉斯的解释虽然简短,但却让他明白了很多。

  “那么灵魂渗透又是什么呢?”郁楚继续问道:“也是一种攻击方式吗?”

  班得拉斯笑道:“也可以这么说。不过这种攻击方法不仅需要强大的精神力,而且还需要很多的准备时间,在这个准备时间里我们要研究对手的心理、喜好、以及行为特征等等……当然,这只是针对强者来说,普通人嘛,简单的催眠就可以达到效果了。”

  “啊,我明白了……”郁楚脱口叫道:“这就象你控制住这只幽灵一样,只要找到适合的方法和切入口,活生生的人也同样可以控制住的!幽灵是一组脑电波,活人的大脑也同样存在着脑电波,你说的灵魂渗透是不是就指控制住人的思想?”

  “哈哈,真是个聪明的孩子……”班得拉斯笑道:“广义的说确实是这样,不过这说起来很简单,真要做起来嘛……嘿嘿,没有几十年的苦练和一定的天赋,别说控制活人了,就是连一只能量最弱的幽灵都控制不住,最多也就能当一个龌龊的收灵人或者催眠师。”

  班得拉斯说到这里,忽然咦了一声。

  郁楚问道:“怎么了?”

  “奇怪,怎么会这样呢?”班得拉斯喃喃的说着。

  郁楚再次问道:“到底怎么了?”

  “实在抱歉,我现在控制的这只幽灵不知什么时候竟然产生了自我意识,而我现在离它的距离实在太远,已经很难再控制住它。所以,留给我的时间不多了……”班得拉斯看向顾沐说道:“顾先生,实话对你说了吧,我来这里并不是偶然的,而是专程来找你的。”

  “找我?”顾沐皱起了眉头。

  “是,就是找顾先生。”班得拉斯说道:“不瞒你说,你和胡天林先生之间的关系我早就知道,所以我觉得想要找你,这里肯定是一个地方。这个学校我曾经来过,而且也在这只幽灵身上留下了印记,为的就是在需要的时候能找到顾先生。”

  顾沐嘲笑道:“找我?我看是为了对付我吧,阁下可真是苦心积虑啊!”

  班得拉斯嘿嘿笑道:“我承认,刚开始我的想法确实是为了对付你,或者说能掌握到你的行踪。毕竟那时我背了三十四张猎人公会的缉单,而猎人公会的最强者‘黄金右手’也就理所当然的成了我最大的敌人。”

  微微一顿,班得拉斯继续说道:“不过现在却不同了,没有了缉单,我也就不用在躲着顾先生了。而我这次主动找上门来,其实是来谈一笔生意的。”

  “生意?”顾沐不由高声笑了起来:“班得拉斯,你觉得我们之间会有生意要做么?”

  “当然有!”班得拉斯肯定的说道。

  顾沐满脸的嘲讽之色:“好啊,你不妨说来听听,我倒真是想听听。”

  班得拉斯没有理会顾沐的嘲讽,说道:“我想请你帮我找一个人,并且在找到之后,将他送到他应该去的地方。”

  “说具体点。”顾沐说道。

  “听说过雅凯这个人吗?”

  顾沐想了想,却始终找不到对这人的印象。

  “他曾经是我的学生,三个月前,他从囚魔岛逃了出来。”班得拉斯说道,语气间竟带有一丝的愤懑。

  “囚魔岛?”顾沐显然是吃了一惊:“怎么可能?几百年来,还没有一个人能从囚魔岛逃出来啊?”

  班得拉斯郁闷的说道:“可事实就是如此,也因为他是第一个从囚魔岛逃出来的犯人,所以,为了不引起外界的猜疑,囚魔岛方面封锁了这个消息。”

  顾沐皱眉道:“即使是这样,似乎也用不着我去找他吧,我毕竟属于猎人公会,囚魔岛的事情我不好插手。况且,你的这位学生既然逃了出来,那么囚魔岛就绝对不可能坐视不管。另外我也想知道,你想把他送到哪里去?”

  “送到哪里?”班得拉斯发出尖利的笑声:“当然是把他送回囚魔岛了,这只肮脏卑劣的小爬虫还能去哪里?最适合他的地方就是囚魔岛了!”

  顾沐很清楚被关进囚魔岛的都是些什么人,而且从班得拉斯愤恨的语气中也不难听出一些什么。一旁的郁楚对这囚魔岛虽然疑惑着,不过并没有开口发问,他能瞧的出来,现在的班得拉斯心情并不是很好。

  班得拉斯的语气里开始有一丝的沮丧:“我知道囚魔岛的事情你们是不会插手的,所以我并没有找上猎人公会,而是直接找到了你。这么跟你说吧,囚魔岛出来的那些人最拿手的就是虐囚、*等肮脏的事情,他们本身就是一个个的魔鬼!要说到搜寻人犯,他们甚至还比不上一只契斯人养的魔犬。而事实上,在这个世界上,还有谁比你更懂得怎么去寻找一个人呢?猎人公会的招牌、最伟大的赏金猎人,我的黄金右手先生,除了你,我还能指望谁呢?”

  顾沐淡淡的笑了笑:“你太抬举我了,班得拉斯,说句你不爱听的话,事实上我认为该进囚魔岛的人不仅仅是你的学生。”

  班得拉斯哼了一声:“顾先生,我知道你很想把我送进囚魔岛,我可以告诉你,或许有一天你会达成这个愿望,但绝不是现在。好了,我们还是说回正题吧……顾先生,只要你能找到雅凯,并且将他送回囚魔岛,我会支付给你一样你无法拒绝的报酬!”

  “无法拒绝?”顾沐脸上写满了嘲讽:“得了,班得拉斯,你还是去找别人吧,好的赏金猎人多的是。实在不行,你还可以去找游猎者和冒险者。用我们东方人的话来说,重赏之下必有勇夫,你的那些让人无法拒绝的报酬还是留给他们好了!”

  “你这是拒绝了我吗?”班得拉斯尖声叫了起来:“哦,不,不!你不能这样对我!实话告诉你,除了一笔让你无拒绝的报酬之外,我还有一个消息相信你绝对会感兴趣的!”

  顾沐的脸上显露出一丝厌恶的神色,说道:“班得拉斯,时间不早了,我还有些事情要办,今天就到这里吧。”

  班得拉斯的声音愈发的高亢,甚至开始在吼叫:“死亡之海,死亡之海!雅凯躲进了死亡之海!顾先生,这难道还引不起你的兴趣吗?你该知道,进入死亡之海的人绝不仅仅是为了逃亡!”

  “死亡之海?”顾沐的瞳孔开始收缩,他紧紧的盯着班得拉斯问道:“你能确定他去的地方是死亡之海?”

  看见顾沐开始紧张,班得拉斯松了口气:“是,我百分之百的确定!”

  顾沐沉默了,似乎正考虑着什么。因为这沉默,房间里的气氛也开始变的紧张而沉闷,郁楚透过窗户的缝隙已经可以看到一抹淡金色的阳光了……天就在这不知不觉中亮了。

  顾沐皱着眉头,他依旧在沉吟着。一旁的班得拉斯虽然只是一团虚幻的黑影,看不出他的表情,但郁楚从那扭曲而颤抖的形体中分明瞧出了班得拉斯的期盼与不安。

  终于,顾沐开口了:“既然他去了死亡之海,那么这件事情我就无法坐视……不过,到底该怎么办,必须由猎人公会来决定。班得拉斯,你应该知道,这不是件小事,它涉及到的事情实在太多太广。我想,我必须先将消息传给公会才行。”

  “不,不,你不能这么办!”班得拉斯急切的说道:“我不想这件事情传出去,如果你答应我你单独去办这件事情的话,我会给你一样你最想要的报酬,你别忘了,我刚才说过,这是你无法拒绝的。”

  顾沐厌恶的说道:“别故弄玄虚了,你所谓的报酬到底是什么?”

  班得拉斯嘿嘿的笑着:“R1元素,也就是俗称的海蓝石,你觉得这怎么样?而且这可是两颗哦!”

  顾沐呆了一呆,随即苦笑道:“真想不到啊,班得拉斯,你对我可真是下了一番苦功啊!”

  “这是当然,了解每个人的喜欢好和弱点本来就是我的工作……”班得拉斯得意的笑着:“对于顾先生来说,在这个世界上能打动你的除了你那位美丽的红颜知己,剩下的也就是这海蓝石了。当然,海蓝石虽然珍贵无比,是所有异能者梦寐以求的极品,但在顾先生的眼里,它实在算不上什么。不过可惜的是……少了这海蓝石,你的那位红颜知己早变成一缕芳魂了。用你们东方人的话来说,这大概就叫天妒红颜吧?”

  顾沐忽然轻轻的笑了,这笑容却有一丝的苦涩。“好了,班得拉斯,什么都不必说了。只要你给我海蓝石,那么这件事情我就答应你了。”

  “你答应了吗?这可太让我高兴了!那么,这件事就多拜托顾先生了……”班得拉斯高兴极了,发出尖利的笑声继续说道:“至于具体的事宜嘛,我稍后再联系你。真是抱歉,我在这里呆的时间太长了,很难再控制住这只幽了,我们这就说声再见吧。”

  “等等……”顾沐忽然说道。

  “怎么,你要反悔吗?”班得拉斯疑惑的问道。

  “当然不是……”顾沐看了一眼郁楚,转而对班得拉斯说道:“我还有一个条件,那就是你必须答应我,离开这里后,你绝不允许以任何的方式来骚扰我的这位朋友。否则,我宁愿放弃这笔交易!”

  班得拉斯呵呵笑道:“你放心,你的这位小朋友虽然聪明的过份,但说句实话,他并不怎么适合做一个控灵人。放心吧,我是不会抢你学生的!”微微一顿,他看向郁楚又接着说道:“小朋友,用你们东方人的话来说,相见就是有缘,而且我也很欣赏你。哈哈,毕竟不是每个人都可以拒绝黄金右手的……这样吧,等我走后,你可以请顾先生帮你收起这只幽灵。你记住,这是一只刚刚产生自我意识的幽灵,它就象一个刚出生的婴儿,如果不加以引导,那么有百分之九十的几率会转换成恶灵。你可以试试和它交流,如果运气够好,能产生灵魂共振的话,那么你就会发现,拥有一只被驯服的幽灵将会是一件多么美妙的事情!”

  “这就算是我送你的见面礼吧!”静室中,班得拉斯的身影缓缓消逝,而在他消失的地方,又渐渐显现出一个幽蓝色的身影,但这身影仿佛消耗了太多的能量,显得更加的虚幻而不真实。似乎一阵风来,它就将随风飘去,而后湮灭。

  窗外,有声音渐渐响起、渐渐嘈杂。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