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异术超能 刺绝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章 解惑

刺绝 码字赚钱 2655 2006.03.22 21:18

    

  “是的,沉睡者。”顾沐点头说道:“简单的来说,沉睡者就是还没有觉察到自己是异能者的人,他们的身体在沉睡,意识在沉睡,他们从来没有意识到自己究竟是多么的不可思议!和契斯人一样,没有外部的刺激或是有意识的观察和引导,那么沉睡者就将永远的沉睡下去!”

  “契斯人?”极度的好奇心让郁楚很不礼貌的打断了顾沐的话。

  顾沐微微一笑,并没有因为自己的话被打断而有丝毫的不悦,微微沉吟后,忽然问道:“你应该听说过狼人吧?”

  郁楚呆了一呆。狼人他当然知道,只不过这种‘知道’总是局限与小说和电影里的范畴。

  “是……电影里见过……”郁楚下意识的点着头,但语气却有些结巴了。他感觉自己的头脑仿佛就要崩溃了……在这个世界上,究竟还有多少自己不知道的事物呢?异能者、沉睡者,狼人,似乎就在这一瞬间,所有的神话或是传说中的人与怪都变成了事实的存在!

  顾沐很满意郁楚的这种表情,这让他想起自己初识这一切时的情景,那时,自己心中的震惊比起眼前的少年恐怕是有过之而无不及吧?

  “契斯人在没觉醒前,和普通人没什么两样。但由于他们的体内存在着异于普通人的隐性基因,而这些基因在外部环境发生急剧的变化、又或是受到某种精神上的刺激时,就会突然异变。当异变产生后,契斯人的身体就会发生极大的改变,比如说肌肉和骨骼都会变的更加的坚韧、形体更接近与犬科动物……从这一点上来说,契斯人和小说、电影里经常说起的狼人极为类似。不过也仅仅是类似而已,他们并不完全的相同,毕竟所谓的狼人只是传说和想象力的产物。两者之间还是有着很大的差别的。”顾沐耐心的解释着:“不过你现在不用急着去了解这些,因为在这个世界上还有很多类似的存在,简单的几句话我无法向你展示一个完整的世界,还是等有时间再慢慢告诉你吧。”

  顾沐缓缓的吐着烟雾,又接着说道:“契斯人的觉醒和沉睡者的觉醒在情形上极为相似,但也同样有着很大的差别,严格的说,契斯人应该是一个有别于人类的种族。而我之所以用他们来解释沉睡者的觉醒,是为了让你个更直观的印象。相信关于狼人的电影和小说你也看过不少,有个形象在你的脑海里,我解释起来也就更轻松一点……好了,我们还是说回异能者吧。广义的来说,生存在这个世界上的每一个人都是异能者,只是每个人的能力有大有小。这就象人刚出生时,有聪明的孩子,也有苯一点的孩子,甚至还有一些天生智残的孩子。而所谓的沉睡者,就是能力较强的但却又没有发现自己有这种能力的人,只要经过适当的引导和激发,这些沉睡者就会变成真正的异能者!”

  说到这里,顾沐不由叹了口气,接着说道:“只是这种沉睡者相对与这个世界来说,实在是少的可怜。更让人沮丧的是,大部分的沉睡者终其一生,也未必能被人发现。你要知道,沉睡者的能力在没有被激发之前,和普通人没有丝毫的区别。而到目前为止,还没有人能找出一种可以检测这种特殊能力的常规方法。”

  郁楚听到这里,不由感到奇怪,问道:“既然这样,那你又是怎样发现我的呢?”

  顾沐微微一笑,脸上有一丝的狡黠,说道:“观察,长时间的观察。”

  顾沐所描述的这一切虽然让郁楚的心中震荡不已,但是他却并没有因为这样的震荡而让自己失去观察力。顾沐脸上那一瞬间的狡黠,他清楚的捕捉在眼中。微微皱着眉,郁楚问道:“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你应该是今天才认识我的。这长时间的观察又是什么意思呢?”

  顾沐反问道:“你觉得呢?”

  郁楚脑子急转,当他想到顾沐中午和谁站在这礼堂前的时候,立刻醒悟过来,不禁冷笑一声问道:“是胡天林?”

  顾沐笑了笑,一付不置可否的模样,却并没有说话。郁楚的冷笑他清楚的看在眼里,他很明白,被人在暗地里观察的滋味并不美妙。

  郁楚仍是冷笑:“我不喜欢这种感觉。”

  顾沐点了点头:“我能理解。不过你得承认,如果我不告诉你的话,这种让你不舒服的感觉根本就不会产生。换句话来说,你并没有实力去发现来自背后的目光。有时候,当你说‘我不喜欢什么’这句话时,是需要有实力做后盾的。否则不仅产生不了效果,往往还会得到与之相反的后果。”

  郁楚轻轻吸了口气,眼睛微微的眯了起来。他似笑非笑的盯着顾沐问道:“我很想知道,这相反的结果会是什么呢?”

  顾沐从郁楚的眼中分明看出一丝如刀锋般的锐利,他不由苦笑起来:“别误会了我的意思,我只是想告诉你一个常见的事实而已。如果你觉得这样的观察对你不公平,或是让你感觉到不愉快的话,那么我可以向你道歉。”微微一顿,顾沐又接着说道:“不过你应该明白,我刚才说的话并没有什么不对的地方。”

  郁楚静静的看着对方,眼中的锐利却渐渐的消散。他知道顾沐的话并没有错,当实力相差悬殊的时候,弱者确实没有资格说自己不喜欢什么。显而易见,他与顾沐之间的实力对比正是这样一个局面。另外,顾沐诚恳的语气和道歉也让他感到了惊讶。因为他知道,换了自己绝做不到这样,就象小五,永远不可能在他面前说喜欢什么或不喜欢什么,而自己也永远不可能向他说一句抱歉!

  但是郁楚并不在乎对方比自己强大,让他冷却下来的只是顾沐诚恳的语气和依旧柔和的眼神。

  沉默了片刻后,郁楚问道:“那么胡校长也是一个异能者?”无意识间,郁楚改变了对胡天林的称呼。

  “这个问题嘛……”顾沐有一丝的犹豫:“以后吧,以后你会知道的。现在我要到这礼堂处理点事情,你来吗?”顾沐收起烟斗,向郁楚发出了邀请。

  郁楚点了点头。联想起下午在这里见到顾沐时的情形,还有那些关于礼堂的神秘传言,他意识到,这次见面的时间和地点必定是有着玄机的。

  顾沐见郁楚答应下来,微微一笑,转身向礼堂走去。郁楚跟上去后又问道:“你有没有想过,或许象我这样的沉睡者更愿意过一个普通人的生活呢?你难道不觉得,你这样做其实也是一种半强迫的手段。而且并不是每个人都可以象我这样接受你所说的一切……”

  顾沐边走边回答道:“我说过,这个世界上的异能者并不多,所以,尽可能的唤醒每一个沉睡者是我们的职责。这就是传承,我们必须延续下去!而当你真正成为一个异能者的时候,你就会知道,我们的存在究竟会有什么样的意义……而且刚才我也说过,发现一个沉睡者是需要经过长时间的观察。在这样的观察里,我们要确定的不仅是被观察的对象究竟是不是一个沉睡者,更重要的是他究竟有没有坚强的心智。如果当我们发现他懦弱,缺少意志力,那么我们就会选择放弃。即使他是一个有着相当潜力的沉睡者。”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