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异术超能 刺绝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章 荒唐

刺绝 码字赚钱 3168 2006.04.03 00:10

    

  礼堂前的石阶上,郁楚于这晨风中点燃了一只烟。

  “胖子差不多也该回来了吧?”他这样想着。

  顾沐的悄然离去并没有让他意外,相反的他喜欢顾沐的这种风格。每个人在这世界上都是一个单独的存在,没有必要给人一种刻意的牵挂,来就来了,走就走,并不需要什么理由。

  抽烟的时候,他看了一眼自己的手掌心,在那里,依然有一种隐隐的灼疼感。刚才在静室里,他也不知道究竟是出于什么原因,莫名的就陷入到那种所谓的冥想中。恍惚中,他觉得着自己的手心也应该有一朵绚烂的花或是翩跹跃动的舞者,于是他按照顾沐说的方式在脑海里极力的勾勒着……渐渐的,他竟然感觉到一股热量在手掌悄然凝聚。起初只是一点温暖的感觉,但随着精神愈发的集中,这热量渐渐增加,由温暖变成了灼热,而后就是一股让他从冥想中醒来的灼疼!

  醒来的那一刻,郁楚的心中充满了兴奋,他知道自己成功了。但这种兴奋并没有持续多久,因为他知道自己想要到达顾沐的那种高度,还需要很多的时间。而时间对他来说,是最不敢奢求的……这需要多少时间呢,十年还是二十年呢?。或许,在自己有限的生命里,做一些自己想做的事情会更有意思吧?

  可是,自己究竟想要做些什么呢?郁楚又疑惑了。他知道自己从来就不是一个有目标的人,也从来没在乎过这个。但是现在,他确实是有些困惑了。

  “去他娘的吧,想这么多干什么,还是稀里糊涂的过吧!”十分钟后,郁楚扔掉手中的烟蒂,望向男生宿舍楼的方向。他琢磨着,朱有泪这一夜会遇到些什么事情呢?应该没有自己的离奇吧?

  穿过校园,郁楚来到了朱有泪的宿舍,但让他奇怪的是,胖子并不在宿舍里。他以为朱有泪溜出去吃早点了,但问过隔壁的学生后才知道,胖子竟是一夜没归。

  郁楚并没有着急,或许昨晚的约会可能存在着某种危险,但他相信,凭借胖子的能力一定会安然度过。在这个世界上,可能再没有人比他更了解胖子的应变能力和那种深入骨髓的狡诈了!而最重要的一点是,郁楚并不相信麒麟社会真的为难胖子。他们实在是太庞大了,庞大到就象一只巨型的猛兽。而在这猛兽的映忖下,胖子最多就是一只蚂蚁,也尽管这蚂蚁是阴险和狡诈的,但这猛兽实在没有任何的理由和一只蚂蚁过不去。

  即使这一切都不成立,胖子确实是有了危险,郁楚也同样不会着急。因为他清楚,这种危险绝不是因为胖子的存在而存在的,究其根源,因由一定是出在自己的身上。胖子的不归,无非也就是暂时的羁押,又或是变成了对方手中的一枚筹码……一枚使自己投鼠忌器的筹码!如果这一切真的发生了,心急起不到任何的作用,自己唯一要做的就是等待,冷静的等待。

  从朱有泪的宿舍出来后,郁楚决先定回自己的公寓睡上一觉。朱有泪没事最好,一旦有事,保有充足的体力才是他应付危局时最大的资本。

  郁楚的公寓离J大并不远,出校门后不过十来分钟的路程。这时,清晨的风已不再凉爽,空气中,热量在缓缓的流动着、积蓄着。刚刚崭露头角的夏阳即将开始新一天的肆虐。

  郁楚住的是一幢老式的公寓楼,门锁是数十年就已淘汰的电子锁。郁楚站在公寓的门前取出门卡想要开门,却发现门竟然从里面被锁死了。这种门卡是可以复制的,但郁楚只复制过一张给了朱有泪。

  郁楚不由骂了一声娘,很显然,将门锁死的不会是别人,一定是那个该死且下流的胖子!郁楚很清楚,现在在房间里的人绝对不止胖子一个,因为同样的情形已经发生过N次了。现在,他甚至隔着门就可以闻出胖子身上那股*的气味!他也曾想过收回胖子的门卡,但胖子死皮赖脸的功夫也不是白练的,无论怎样就是不肯。而每当这样的情形出现后,郁楚唯一可以做的事情就是照例将床具全部扔掉!

  郁楚无奈的点起一只烟抽着,他靠在门上,边抽边骂着娘。

  半个小时后,门里终于传出了细微的脚步声。

  郁楚叹了口气,站直了身子。

  门被拉开了一个小缝,随即一个蓬松的脑袋探了出来。这是个只有十五六岁的少女,面容妖艳却苍白,她直楞楞的看着郁楚,仿佛还没有睡醒。郁楚不由皱了皱眉,这女孩的相貌他依稀有些印象,似乎就是经常在附近飘荡着的绚族。少女显然也认识郁楚,当她从恍惚的状态中看到郁楚那张冷漠的脸时,不由一个激灵,立刻清醒了过来。

  “你手里拎着的是什么?”郁楚问道。

  少女举起手中的纸袋,畏缩的说道:“是……是床单,里面的人让我扔掉的。”

  郁楚的心头起了一阵厌恶,皱了皱眉问道:“你多大了?”

  少女犹豫了一下:“二……二十了。”

  “二十?”郁楚冷冷的盯着她。

  少女低下了头,喃喃的说道:“十 ……十五。”

  “妈的,这只猪……”郁楚咬牙骂了一声,又接着问道:“里面的人给你多少钱?”

  少女不知道郁楚究竟在骂谁,听到一个钱字后,脸色变的更加苍白,急切的辩白道:“我……我可以还给你们的,真的,我不知道他是郁哥的朋友。”

  郁楚见这女孩叫自己郁哥,不由一楞,问道:“你认识我?”

  少女点了点头,小声道:“十三街区的人没有不认识郁哥的。”

  郁楚看着这女孩畏惧的模样,不由放缓了声调:“告诉我,里面的人到底给了你多少钱?”

  少女支吾道:“三……三百。”

  郁楚皱着眉在身上一阵摸索,翻来翻去却只找出两百来块钱。他闪身让开一条路,然后将钱递给女孩,说道:“赶快拿着走人,以后别让我在这里再看到你,听见了吗?”

  少女见郁楚给自己让开一条路来,也不接钱,竟是忙不迭的跑了。郁楚见这女孩离去的背影单薄而稚嫩,不由开口骂道:“这狗娘养的朱有泪!”

  郁楚掼门而入,却发现朱有泪并没有在卧室里,而是赤条条一丝不挂的躺在客厅的沙发上。他仰面朝上,双眼直楞楞的盯着天花板,眼中满是通红的血丝。胖子的体毛浓郁,小腹下那一团丑陋的地方更是茂盛。郁楚哼了一声,用脚将胖子扔在地上的衣服踢起,恰好盖住了那一团的丑陋。

  胖子的嘴里燃着一只烟,烟燃烧了大半,灰烬落在胸前他也没有丝毫的感觉。郁楚不由有些奇怪,他知道朱有泪在思考问题的时候经常会过于投入,但现在的情形却显然不是,这样的状况倒更象是失魂落魄。郁楚这一奇怪,倒是将嘴边的话咽了回去。

  胖子忽然吐出了嘴里的烟蒂,瞪大了眼说道:“阿楚,你最了解我,你说说看,我这个人最喜欢什么?”

  郁楚哼了一声:“还能是什么,金钱,女人,权谋,除了这些,其它的你根本就没有兴趣……当然,说女人可能还不正确,应该还包括小女人,甚至是幼女。”

  胖子吃惊的坐了起来:“你他妈发什么疯,我什么时候喜欢过幼女了?”

  郁楚冷笑道:“难道刚才从我房间里走出去的是个大婶吗?”

  胖子一楞,随即明白过来,哈哈笑道:“我操,你说这个啊,妈的,不说还好,说来老子一肚子的气!”他说到这里,见郁楚仍旧是瞪着自己,顺手拿过身边的香烟点了一只,说道:“得了,别这样看着我,我还没你想象的那么龌龊。实话告诉你吧,我的确是打算找一个女人回来嘿咻的,谁知道天黑看走了眼,被这小娘皮一脸的脂粉给骗了。没办法,只好让她去你床上睡了,我呢,就老实的躺在这儿了。”

  郁楚嘲笑道:“可我记得你朱大人没有裸睡的习惯啊,难道是我这房间的风水好,朱大人忽然有了这样的兴趣?”

  胖子嘿嘿笑道:“春xiao无伴,yuhuo焚身,我他妈自己解决问题还不行啊?”

  郁楚知道这胖子虽然狡猾,但却从不和自己说谎,不由纳闷道:“那床单是怎么回事情?”

  胖子一脸的厌恶:“这小娘皮虽然小,我不忍心动她,但别人可不这样看。她这样的人,在你床上睡过一次,这床单还能留吗?”

  郁楚苦笑了几声,荒唐人做荒唐事,这胖子的行径总是让他哭笑不得。

  “妈的,总算你还有点人性。”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