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异术超能 刺绝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七章 麻烦

刺绝 码字赚钱 3374 2006.04.11 00:08

    

  靠进洗手间的时候,郁楚甚至不用放轻自己的脚步,多年的训练已经让他的步伐几乎不带有任何的声息。一如郁楚所料,洗手间里除了那个该死的老玻璃,再没有其他的人。

  老头正用冷水用力的泼洗着脸,似乎要将内心的恐惧用这冷水浇了出来。等郁楚悄无声息的贴近他的身边时,他正闭眼摸索着旁边的纸巾,这冰凉的水虽然暂时浇灭了他心中的恐惧,可也蒙蔽了他的双眼。

  郁楚冷冷的看着他,却随手将纸巾递了过去。老头没料到有人会帮自己的忙,下意识的说了声谢谢。但谢字刚一出口,他忽然醒悟过来,顾不上擦拭脸上的水渍,飞快的睁开双眼。

  “是……是你,你……你究竟想干什么?”从镜子中,老头很清楚的看到了正漠然注视着自己的郁楚。惊骇之中,他想要试着向旁边退几步,又或者干脆拔腿就跑,但在郁楚近距离的注视下,他忽然发觉自己竟失去了动弹的勇气。

  郁楚没有说话,该动手的时候他从不说一句废话,只有当目标匍匐在他的脚下时,他或许才有兴趣说上几句不要钱的风凉话。

  郁楚习惯性的并指如刀,然后向老头的肋部戳去,这是一次穿刺,当坚若铁筷的指尖接触到老头的肋下时,那里会响起一声郁楚熟悉的骨折声……郁楚在想,如果折断这老玻璃的两根肋骨,应该会使他在接下来的旅程里安稳一点吧?至少,可以保证他不再有兴趣去骚扰某个小男孩,也绝对不敢再来打扰自己的好梦了!

  郁楚忽然有了些疑惑,因为他发觉自己出手的速度似乎比平时要快上一点,而就在他的疑惑刚刚产生,还没来得及细想的时候,一阵熟悉的灼热感在瞬间贯穿了他的整个手臂!

  “噗……”

  一声微微的破裂声骤然响起,这声音极小,但听在郁楚的耳边,却犹如一声晴空霹雳!他很清楚的知道,这破裂声正来自于他的手掌穿刺的一瞬间,换句话来说,这破裂声正是人体体腔破裂时发出的声音!

  老头也在这一瞬间僵硬!

  他的眼中也有疑惑,他疑惑着,自己明明看见一只手掌刺向自己的肋下,可为什么它会象一把锋利的尖刀一样插进自己的体腔呢?难道是自己看错了?又或者是自己太老了?以至于这身体象一堵的腐朽的土墙、又或是一张薄如蝉翼的白纸,如此的不堪一击呢?但老头的疑惑也只是瞬间的闪念,很快的,随着肋下传来的似乎相当细微的一阵疼痛,他的思维终于停留在了单个的疑问点上,再也无法前行……

  老头僵硬了,郁楚也呆住了,他同样无法想象,自己为什么如此轻易的就刺穿这老头的体腔呢?他原本只是想折断这老头两根肋骨的啊!

  郁楚轻轻的吸了口气,他忽然回想起刚才的那阵熟悉的灼热感……难道是说,在自己进行穿刺的一瞬间,那刚刚凝聚的一点自己根本就感觉不到它存在的念力起了作用?

  郁楚依旧是疑惑着,这样的想法让他觉得有点无稽,但眼前的场景似乎也只有这个理由才能解释。

  看着老头逐渐冷却的尸体,郁楚忽然自嘲的笑了笑,然后将手掌轻轻的从老头的体腔里抽了出来。其实,这是他第一次杀人!在过去的几年里,他虽然经过无数次的争斗,但却从没有杀过一个人。他也知道,常在河边走,没有不湿鞋的,自己早晚会为了某些原因去杀人。他也不在乎用自己的双手去结束某些人的生命,因为在这个世界上,有很多人的存在本就是一种错误。不过他却没想到,自己第一次杀人竟然会在这种情形下发生,这似乎多少有点搞笑了。

  随着郁楚将手抽出来,老头体内的血也汩汩的流了出来。血是暗红色的,极为粘稠,郁楚还是第一次见到这么多血液从一个人的体内涌出。而随着这血液的喷涌,一股强烈的血腥味顿时充斥了这个狭小的空间。郁楚不由自主的深深的呼吸起来,不知道为什么,这血腥味竟让他的胸中荡漾起一股强烈的快感来!这是他以前从未体验过的,他甚至闭起了眼,仔细的去回忆着刚才出手的一瞬间……

  两分钟后,郁楚回到了座位上,机舱中只零星坐着几位旅客,大多数的人依然停留在酒吧里,并没有返回。郁楚坐在那里,心情依旧有些兴奋,不过这兴奋并不是来自于刚才的那一丝快感,而是因为那只老吸血鬼艾伦博士送给他的所谓的生物战甲。刚才在洗手间里,当郁楚放下老头僵硬的尸体,稍稍平缓了一下因为兴奋而显得略微有些凌乱心情,然后拧开了一旁的水闸,准备将手上和身上沾染的血污清理干净,无论如何,他总不想第一次杀人就被发现。但这时他才忽然发现,自己的手上竟然没有一丝的血渍,而与此同时,原本喷溅在衣服上的血渍也被衣服下的一股无形的力量慢慢托升起来,在空中凝结成一个个的小血珠,然后飞速的向周围散去!

  面对这样的奇景,郁楚惊诧莫名,但他并不是一个愚笨的人,很快就想通了其中的究竟。毫无疑问,老吸血鬼艾伦送的那件生物战甲正是这其中的关键。虽然郁楚仍然无法用某个原理来解释这一切,但这并不妨碍他由衷的夸赞了一番艾伦博士。在他还没有真正的控制这件战甲之前,居然就有这种神奇的效果出现,这无论如何都是一件值得高兴的事情。同时,这也让他对这件战甲充满了期待!

  既然自己的身上都不用清理,那么也就无所谓清理现场了,即使有警方怀疑上了郁楚,那么利用一个很简单的理由他就可以脱身。因为谁都知道,在这种近距离的击杀,而且死者的伤口又呈大范围放射形创伤的情况下,凶手的身上绝不可能不沾染到血迹。即使事后做了及时的清理,但在那种没有任何专业设备的环境里,彻底的清理又谈何容易?警方只需一些简单的仪器就可以查找出嫌犯身上残留下的血渍,进而确定谁是凶手。而正是有了艾伦博士这件神奇的战甲,郁楚才悠哉游哉的在最短的时间里回到了机舱。

  坐在座位上,郁楚依旧是闭目养神,似乎是因为刚才的兴奋,他渐渐的有了一丝的睡意。但这种睡意刚刚袭来时,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匆匆的行他靠近,伴随着这脚步声的还有一个稚嫩的童音。听着这脚步声,郁楚不由在心里笑了起来,很显然,刚才的小不点已经搬来了救兵,而这救兵应该就是他口中所谓的自私的哥哥吧?

  脚步声骤然而止,一个年轻而愤怒的声音响起:“人呢?你说的人呢?”

  郁楚睁眼看去,在走道里站着一个约莫二十岁左右的年轻人,这年轻人身材修长,一头黑色长发扎成了一个马尾,他的面色白皙,鼻梁挺拔,脸上的神情愤怒中却又显露一丝惯有的冷傲。在他的身边,站着的正是刚才那个小男孩。

  小男孩瘪着嘴,委屈的说道:“我怎么知道,刚才还在这呢……”

  他说到这里,忽然想起了什么,看向郁楚问道:“叔叔,你看见刚才那个老爷爷……不,是那个老头了吗?”

  郁楚耸了耸肩:“没有啊,我睡着了,刚被你吵醒呢!”

  “就知道你不会说,哼……”小男孩一撇嘴。而他身旁的年轻人却皱起了眉头,很显然,郁楚这种懒洋洋的态度他看的并不顺眼。年轻人看了看周围,忽然一把拎起小男孩将他扔在座位上,然后咬牙低声说道:“给我听好了,拖油瓶,我现在去帮你找那个该死的老家伙,你给我老实的坐在这,再也不许给我惹麻烦了!”

  小男孩做了个鬼脸,却又极快点了点头。

  年轻人哼了一声,又接着说道:“还有,这件事情你不准向家里告状,否则的话,我以后再也不带你出来了,知道吗?”

  小男孩依旧是老实的点头,但等年轻人走后,他飞快的跳到座位上冲着年轻人的背影愤怒的挥动起小拳头,又一连做了七八个古怪的鬼脸。等到年轻人的背影消失后,他也不忘送郁楚一个滑稽的鬼脸,最后居然还转过身,撅起自己的屁股朝向郁楚飞快的摇晃着。

  “小王八蛋……”郁楚苦笑着骂了一声,然后转过身去继续闭目养神。

  过不多久,年轻人去而复返,他微微皱着眉,神色不仅凝重,而且也显得相当的疲惫。小男孩迫不及待的问道:“三哥,你找到那老头了吗?你是不是狠狠的揍了他一顿,替毛毛出了口气?”

  年轻人依旧皱着眉,并没有说话,眉宇间仿佛锁着什么心事。

  小男孩一撇嘴:“啊,毛毛知道了,你一定是打不过人家!哼,亏你平时还吹自己是什么……”

  小男孩话没说完,年轻人便一把捂住了他的嘴,然后贴近他的耳边恶狠狠的说道:“不要乱说话,这不是在家里……还有,那个老头你再也看不见了,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小男孩瞪大了眼,小脸上满是震惊:“你……你……”

  年轻人叹了口气:“唉,真不该带你出来的,你可真是个大麻烦……好了,你把刚才的经过再说一遍,这件事情真是把我弄糊涂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