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异术超能 刺绝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四章 幽灵

刺绝 码字赚钱 2782 2006.03.26 02:17

    

  这琴声正是由这走廊最后一个房间里传出来的。走廊中,除了黑暗,剩下的只有无边的寂静。而在这寂静中,郁楚犹豫了。现在,是离开呢,还继续走下去?无论如何,顾沐所描述的世界总是令他向往的,而这琴声也实在是太诡异了!

  ……终于,极度的好奇让郁楚暂时遗忘了顾沐的离去和对他的反感。他轻轻的吸了口气,缓步走向了最后一个房间。

  门被‘吱嘎’的推开了,黑暗也随之驱散。

  这房间竟是意外的大,比起其它的房间来,至少要大上一倍。或许是因为这空间的增大,这房中的月光也显得格外的清晰。这清幽的月光不仅让郁楚可以看清楚这房间的布局,也同样让他轻轻的松了口气。再见了这月光,他的胸中升起一股无比的亲切感,刚才走廊上那一刻绝对的黑暗,几乎使他快要窒息。那黑暗浓郁、凝滞,是他一生中从未经历过,甚至还让他第一次体验到了恐惧的滋味。

  在这房间的正中央,摆放着一架白色的竖琴。

  这竖琴静静的立在那,月光照来,白色的琴框泛起一抹凄凉的亮色。

  郁楚不由皱了皱眉,印象中,这礼堂被封时,除了一些木制的桌椅之外,所有东西都被搬了出去。而刚才那些空荡的房间也明确了他的这种印象。这竖琴应该是没有道理被摆放在这儿的。

  是搬运工人的疏漏,还是某人故意将它遗漏在这儿的呢?

  郁楚走到竖琴边,心中却更加的好奇。原来这竖琴的底座竟是被固定在地上的,他伸手晃了晃这琴,却是纹丝不动。真是奇怪,谁会将一架竖琴固定在这儿呢?郁楚心中泛着嘀咕,一边将视线投向了房间其它的角落,但却再没有发现其它的东西。

  那么,刚才自己听到的琴声就是由这竖琴传出来的吗?如果是这样,那抚琴的人又去了哪里呢?郁楚走遍了房间的每一个角落,但依然没有什么发现。

  这琴声是从哪里来的?

  顾沐的离去真是刻意而为吗?

  源自于这礼堂中的那些鬼故事,又应该怎样去解释呢?

  盈盈的月光中,这一个个的疑问在郁楚的脑海中交错盘旋……他努力的思考着,试图在这些疑问中找出一条可以将它们串联的线索来。思考间,他的手却无意识的抚向了竖琴的琴弦……

  突然,这房中有乐声骤然响起!

  这乐声叮叮淙淙,如一条溪流在那山间、在那石上,欢快的蹦跃向前。又如山谷中疾掠过的风,吹起松涛阵阵……

  琴声悠扬,但来的也突兀,瞬间便划破这寂静的空间。

  这乐声响起的同时,郁楚一个激灵,急忙向后连退了几步,然后死死的盯着那架竖琴……尽管这乐声欢愉、灵动,但在月光中看去,郁楚的脸却因为这乐声而一片凝重!因为他清楚的知道,自己刚才虽然无意识的抚到了琴弦,但却并没有拨动其中的任何一根!退一步来说,即使是拨动了这琴弦,也绝不可能一触之下,这竖琴就会发出如此连贯的乐声!

  这乐声分明就是一首有节奏的曲子!

  月光下,郁楚又清楚的看到,这乐声回荡在房间的时候,那琴弦却纹丝不动。

  乐声不止,但这白色的竖琴却开始散发出朦朦的清光,这清光又渐渐浓烈,形成一道弧型的乳白色光晕……随着这光晕的形成,郁楚的心开始剧烈的跳跃起来,刚才于黑暗中的那种窒息感似乎又再次包围了他。他知道,他所期待的或是隐约畏惧的某些事物就要出现了!

  光晕越来越强烈,渐渐的竟然有些刺眼。而在这刺眼的光晕中,一个淡淡的身影缓缓显现在竖琴前……这身影愈渐的清晰,光晕却慢慢的散去,唯剩下一层淡淡的幽蓝色的光笼罩在这身影上。

  乐声依旧不断,但这乐声却不再欢快,不知什么时候,一股淡淡的哀愁又充斥于其中。这乐声听在耳中,如风中的铃,铃声清脆,呼唤的却是远在风外的不归人!郁楚不由轻叹了一声,这乐声分明就是思念的风语啊……在他的眼里,这幽蓝色的身影和这渐缓渐疾的乐声,构成了一副绝美的画面!

  郁楚看着这幽蓝色的身影,脸上浮现出一丝自嘲的笑容,难道这就是自己期待着的、又或是畏惧着的鬼魂吗?

  一个……一个穿着白色长袍的小女孩?

  女孩不过十二三岁,她静静的坐在那里,微微的闭着眼,只将纤纤细指在那琴弦上轻轻拨动。郁楚分明看见,女孩的手指在琴弦上滑过时,琴弦依然不动,仿佛那手指竟是空气做的一般。而在她的身下,也没有任何的依托物,她就那样悬空的坐在那里!

  不知过了多久,乐声终于渐渐歇止,但那女孩却依然没动。她静静的坐在那里,微蹙着秀眉,似乎正在凝思着什么。幽蓝色的微光中,在她悬浮的身体下,于那白色的长袍下,女孩轻轻的晃动着两只白嫩的赤足……

  房间重又归于寂静,郁楚站在那里也没有动,他怕自己一旦发出声响后,不仅会打扰了这女孩的沉思,也破坏了这绝美的画面。这一刻,他的心出奇的平静……初见这女孩时,他的心中有震撼,也有惊艳,这绝美的一幕甚至让他不能呼吸。而现在,面对这小女孩时,他只有一种想去怜她、爱她、顾她的心情。他只觉得,如果这就是鬼魂,那么他宁愿远离大多数的世人,就在这里静静的看着,静静的听着。

  女孩一直是侧身而坐,她长的极为清秀,细细的眉,高高的鼻,一双明眸若水。只是身体似乎过于单薄,一袭白色的长袍笼在她的身上,除了显出纤弱之外,剩下的只给人一种空空荡荡的感觉,仿佛一阵风来,这女孩就会如同一片秋叶般被卷起,而后随风逝去……

  终于,郁楚轻轻的咳嗽了一声:“你……你能听见我说话吗?”

  女孩没有动,也没有说话。她皱了皱眉,仿佛叹了一声,然后依然沉思着。

  郁楚有些失望,他又咳嗽了一声,准备再次发问。

  但这时,顾沐的声音却在他身后响起。

  “不用再问了,她是听不见你说话的。”

  顾沐的突然出现,让郁楚有些不满。他皱了皱眉,甚至想要出言讥讽一下顾沐的故弄玄虚,但话到嘴边,却什么也没说。

  顾沐的脸上依旧挂着淡淡的笑容,眼前这个少年让他依稀看到了少年时的自己。他还记得,当自己还是一个沉睡者的时候,也是在这样的一个夜里,在一所废弃的教堂里,他成功的通过了导师为自己设置的第一场考试。而今夜,这所有的一切虽然只是时间与地点上巧合,却又仿佛是那冥冥中早已注定的……

  刚才在礼堂中,他悄然离去,为的就让郁楚独自面对这黑暗和这黑暗中的恐惧。他想知道,在这少年冷漠和坚强的外表下,是不是有着同样坚韧的意志和胆识。而现在,面对郁楚的平静甚至于冷漠,他忽然感觉到一阵的尴尬。

  “或许,我不该用这种方法来考验他的。”顾沐有些懊恼,他忽然想起在礼堂外,郁楚知道自己被别人观察了很长一段时间后所发出的那声冷笑。那声冷笑与现在的沉默一样,都让顾沐相当的郁闷。

  不过,郁楚在面对黑暗与未知事物时所表现出的从容与镇定,仍是让顾沐感到吃惊,他甚至觉得郁楚的表现简直就可以用麻木来形容……在这静静的夜里,沉思仿佛也是可以传染的,郁楚没有说话,顾沐也没有说话。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