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异术超能 刺绝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八章 囚途

刺绝 码字赚钱 3284 2006.04.15 00:06

    

  两个星期后的一天,当郁楚刚刚结束自己的身体训练,七八个体形剽悍的警察就涌了进来。

  “嘿,你,过来签个字。”一个相貌稍微斯文一点,看似是文职警员的家伙用笔敲打着铁门,他的手里还拿着一个文件夹。

  郁楚皱着眉走了过去:“这是什么?”

  “我想你不用管它是什么了,赶快签字吧,马上就该给你换个家了。”

  郁楚没有多说,伸手接过了文件夹。这份文件是用卡尔丹所在国的官方文字所写,郁楚虽然不太认识,但勉强能看懂一点。如他所料,这就是一份类似于逮捕书的东西,而且他也看出这上面列出的罪名是猥亵罪。不过让他感到好笑和佩服的是,卡尔丹的警察倒也不是吃干饭的,居然查出了他用的化名。

  郁楚耸了耸肩,随手签上了‘张城’的大名,然后问道:“什么时候上庭?”

  “上庭?哈哈,兄弟,你居然还想上庭?你知道吗,卡尔丹有三所监狱,而在这些监狱的外面每天都有数千人围着,我想你应该知道他们在干什么吧?”

  郁楚笑道:“为了等我?”

  警察笑道:“当然是等老兄你,不过他们可不是想请你吃饭,而是想吃了你!不过我倒是挺佩服你,老兄,不仅胆子够大,而且也挺有能耐的,居然就闯了进去……不过这样也不错,因为你,我们的头儿被免职了,而我也托老兄你的福,坐上了现在的位子。”

  等郁楚签完字,一直等候在旁边的警察打开门,给郁楚戴上头套,然后将他押上了一辆囚车。

  在接下来的旅程里,郁楚都是黑暗中度过的。而当他重新见到自然光线时,已经是在一个航空中心里了。这似乎是个军事基地,除了机坪上的飞行器,郁楚所看到的全是一些身着戎装的军人,只是让他奇怪的是,他竟然看不出这些军人究竟是属于哪一个国家的。

  而这样的自然光线郁楚也并没有享受多久,很快他就被押解上了一架飞行器。这架飞行器是全封闭式的,不仅没有窗户,也没有其它任何的附属设施,有的只是带有锁铐装置的坐椅。

  郁楚被押解到这个狭小的空间里的时候,发现自己已经有了四位‘旅伴’。他之所以将这四个人称旅伴,是因为他们和自己一样都穿有囚服,只是式样各不相同,不过这也表明了这些人并不是来自于同一个国家的监狱。

  “看来这里应该是一个囚犯的中转站了,而且很有可能是一所专用的中转站。记得七叔曾经说过,死亡之海里的那所监狱是一所国际性的监狱,这样也就可以解释刚才那些军人的制服为什么不同于任何一个国家的军装……”

  郁楚被安置在座椅上后,随行的一位军警巡视了眼这座‘空中监狱’的五位乘客后,脸上带着怪异的笑容说道:“诸位,新的旅程开始了,在没有到达目的地之前,你们还有两个小时。尽情的享受这两个小时吧,这可能是你们这一生当中最后的完全属于自己的两个小时了!”

  机舱内一片沉默,包括郁楚在内,所有的人似乎都明白等待自己的将是什么。郁楚注意到,这四位自己未来的囚友中竟然还有一个十七八岁的白人少年,他的脸色异常的苍白,一双眼睛不仅呆滞,而且还蕴藏着无尽的恐惧。而另外三个人一位是黄种人,一个是黑人,另一个也是白人。这三个人年纪相仿,都在四十岁左右。但让郁楚奇怪的是,这其中的白人虽然也没有说话,但神情却显得相当的平静,再细看时,他的眼中还不时的流露出一丝惯有的残忍。

  这时,机舱中的另一位军警准备检查所有座椅的锁铐装置,以确保安全。但刚才说话的军警显然是他的上司,却开口制止了他:“库伯,你先去给我弄杯咖啡,这事就交给我了。记住,咖啡不要加糖也不要加奶,我检查完后马上就过去。”

  库伯一挺腰敬了个礼:“是的,杰森队长。”

  等库伯出去后,这位杰森队长首先检查了郁楚座椅上的锁铐装置。但郁楚却注意到,他显得有些心不在焉,双手在摆弄这些装置的时候,眼角的余光却不停的梭向了那位白人男子。而那位白人男子接触到他的视线时,眼中却流露出一丝怪异的神色。

  郁楚不由皱了皱眉,这反常的一幕让他感受到一丝危险的气息。

  杰森最后检查的正是那位白人男子,只是他这次检查的格外仔细,而且在检查的同时用身体遮挡住了其他人的视线。一分钟后,杰森拍了拍手重又站到了机舱的中心:“诸位,一分钟后飞行器就要起飞,我要提醒大家,这两个小时的旅程虽然属于你们的,但却是由掌控。我希望你们能安静的享受这两个小时,而不是给我增添一些不必要的麻烦,否则我会让他提前享受‘地狱’中的滋味!”

  地狱?郁楚不由一楞,他听的出,杰森口中的‘地狱’指的就是死亡之海中的监狱。他只知道这所监狱的全称是‘国际联盟重案及精神性犯罪研究基地’,但却不知道它还有这样一个别称。不过从七叔口中得知的信息来看,称这所监狱为‘地狱’倒也是相当的恰当。

  杰森训完话后,众人仍是一片沉默,杰森很满意这样的效果,怪笑着看了众人一眼,再没做停留,急匆匆的走出机舱享受他那杯咖啡去了。

  机舱的门被重重的关上后,这个狭小的机舱显得更加的寂静。郁楚在心里轻轻叹了口气,他本来打算利用这两个小时好好的休息一下,这段时间他确实有些累了。但刚才那些反常的细节却告诉他,这两个小时的旅程绝对不会平静!

  “只是到底会发生什么呢?”郁楚问着自己。很显然,这危险的因素应该是来源于坐在他对面的白人男子,但他却不清楚,这危险最后的指向又是谁呢?

  难道会是自己吗?

  郁楚的第一反应是联系到了自己,但很快他就推翻了这个念头。不管是谁想对自己不利,最好的时机和地点都不应该是在这飞行器上,至少卡尔丹的监狱就比这适合的多。

  虽然判断出这危险的指向并不是自己,但郁楚并不打算松懈下来,所谓城门失火,殃及池鱼的道理他还是懂的。危险就象是暴戾的龙卷风,最致命的未必就是这风暴的中心,而往往是这风暴的边缘。更何况这是在飞行器上,万一局势控制不住,最后的结局很有可能就是毁灭性的!

  这时,飞行器已经飞离了机坪,但机舱里的气氛却并没有因为脱离了地球的引力而有丝毫的缓和,依旧是沉默的可怕。坐在郁楚身边的黄种人和黑人都闭上了眼,虽然他们的表情很平静,但粗重的呼吸却彰显出他们内心的惶恐。坐在郁楚对面的白人少年依旧是睁大着呆滞的双眼,但让郁楚奇怪的是,他眼中原来的恐惧却悄然隐去,取而代之的是绝望和麻木。他就这样静静的坐在那里,半天都不动弹一下,如果不是偶尔扇动的鼻翼,郁楚真要怀疑他已坐成了一尊石像。

  郁楚的视线最后落在了白人男子的身上,但他却发现,在自己注视这家伙的同时,这白人男子的那略带残忍的目光也落在了自己的身上。两人就这样相互对视着,谁也不肯先移开视线。但这一番的观察,郁楚却更加坚信自己刚才的判断,那就是这家伙首先是这危险的来源,但却决不是冲自己来的。因为,如果真有人想对自己不利,而且也追到了这飞行器上,那么他对自己的了解应该是相当深刻的。而在这种‘深刻了解’的基础上,他派来的杀手不敢说一定是个异能者,但至少也不会是眼前的垃圾吧?

  作为一个格斗专家,郁楚从眼前的白人男子的体格和表部特征,很容易就判断出他属于一个什么级别的杀手。这人的指节粗大,看得出是经过严格的击打训练的,但关节处的肌肉却显得松弛,没有明显的线条,这也同样显示出他只是一个靠力量而不是灵活来取胜的家伙。另外,这家伙腿部异常的粗壮,一条大号的囚裤穿在他身上倒显得象是紧身裤,在郁楚的眼中,象这种块头只适合去做拳击或摔交选手,而绝不是一个好的格斗家。

  当然,郁楚也知道,如果对方是一个杀手,也未必就要靠技击格斗来致人于死地。他们可以用枪、用刀甚至于用毒,作为一个好的杀手,无论采取哪种形式去杀人,只要他将这种杀人的形式发挥到极至,那么他就是一个极品的杀手!但有一点却是共通的,也是不可或缺的,那就是这些极品杀手都必须拥有极为坚韧的意志和控制能力。而绝不是象他眼前的这位仁兄,还没开始动手,就从眼中散发出一股噬血的光芒!对于普通人来说,这眼神不仅慑人,而且残忍,看久了甚至会让人在夜里发噩梦。但对于郁楚来说只说明了一个问题,那就是对方是一个十足疯子,也是一只十足的菜鸟。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