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异术超能 刺绝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五章 质理

刺绝 码字赚钱 3194 2006.03.27 00:05

    略显尴尬的气氛随着时间的推移渐渐消散。

  寂静中,郁楚忽然笑了笑:“我想……我弄明白了一个问题。”

  顾沐站在他的身后,问道:“什么问题?”

  郁楚没有转身,答道:“你刚才问我的问题,你问我,鬼火的表象是什么,它的质理又是什么?”

  顾沐一扬眉道:“你明白了?”

  郁楚点了点头,说道:“说到表象,顾名思义,鬼火两个字就是表象,它表明的就是一种神鬼论。但我们都知道,其实鬼火就是磷火,在人体内都含有磷这种元素,当人死去后,磷是可以挥发的,这种磷在达到40摄氏度就可以自燃了。鬼火这种现象常见于夏夜里,就是因为夏季温度高,尸体腐化产生的热量难以扩散,使得温度达到了磷自燃的温度所形成的。”

  说到这里,郁楚顿了一顿,似乎在理顺自己的思路,片刻后又接着说道:“从这一点来说,似乎应该可以解释你所问的质理了。但我又觉得你的问题看似简单,却绝不是这些理论就可以完全解释的。所以我尝试着深入一点的去看这个问题,结果我发现你所问的问题其实就是答案!”

  此时的房间中,月光更加的清晰,而在那一层幽蓝色的微光中,白袍小女孩依旧低着头晃荡着两只小脚,她对这房间中正对话的两人置若罔闻,只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

  顾沐说道:“接着说下去。”

  郁楚说道:“其实这个答案很简单,磷本身是一种元素,而当它燃烧后就转换成了一种能量。所以我就问自己,既然鬼火可以是一种能量的体现,那么这鬼魂、又或者说是幽灵,它为什么不可以是另一种能量形式的体现呢?就象这小女孩,从一开始她就是一个虚幻的光影,这就可以解释成为----她是以光能量的形式来展现自己的。我相信,如果我现在上去触摸她,除了空气我绝不会碰到任何的实体……”

  “表象、质理……人们看见离奇的事物,却没有深入的去研究,又或者说没有能力去研究,这就形成了流传至今的鬼魂和其它的传说。我想,这也就是你所说的表象。而质理则更是简单,鬼魂确实是存在的,它是以一种能量的形式存在的,就如同鬼火和磷火,同一种存在,两种不同的表述方式而已。也尽管这两种表述方式代表的是两种不同的思想。”说到这里,郁楚忽然轻轻的叹了口气,又接着说道:“只是,我仍然想不明白,这鬼魂究竟是怎么形成的呢,它是以一种什么方式从活生生的人转变成一种能量的呢?还有就是这种能量究竟是以一种什么形式存在的呢?”

  “难得你这么短的时间就抓住了问题的中心……”顾沐从脸上流露出一丝赞赏的笑意,说道:“不错,你分析的很对,鬼魂的存在其实就是一种能量的表现形式。通常的,我们会将种产生于大脑中的能量形式称为思想波或是记忆组的。”

  “思想波吗?”郁楚脱口说道:“啊,我倒是忘了,我记得在前年,就有一位研究灵异学的教授来J大举办过专题讲座 ,我也去听过。现在回想起来,我刚才的想法其实就是脱胎于他的理论,只是自己没有意识到而已。”

  他说到这里,转过身来看向顾沐:“这么说,人死以后,大脑中的记忆组确实是可以保存下来的吗?”

  顾沐笑道:“这个问题似乎不用再问了吧,你眼前的这小女孩可是实实在在的明证。”

  郁楚又问道:“那么,她是一个比较特殊的存在呢?还是说人死后,思想波都可以保存下来呢?”

  顾沐摇头道:“人死如灯灭,思想波可能是所有能量形式中最脆弱的,也是生存要求最高的一种形式。你知道,到目前为止,人类的科学已经是相当的发达了,人们不仅可以远离地球去居住在没有污染的太空城,而且也不必为特殊资源之外的泛资源而大动兵戈。但让我们遗憾的是,直到今天,我们对人体内部的探索却迟迟没有什么进展,尤其是对脑部的研究。比如说,人类究竟是怎么产生思想的,它又是如何运做的,这所有的一切我们都无从得知。我们只知道,人死后思想波就会消失,而我们却没有任何的办法来留存它。”

  郁楚点了点头,说道:“确实是这样,要是人死后的思想波都可以保存下来,现在的世界还不知变成什么样子了。不过,有些思想波为什么可以保存下来呢,比如我们现在看见的这小女孩。”

  顾沐说道:“就我所知,这至少要有两个条件。一就是死者在生前对某件事情有着极其强烈的愿望,导致他的思想波在死前突然爆发,远远超过了平常人的强度。这样,就为它的留存创造了条件。第二,这组留存下来的思想波虽然比平常人强大,但一旦离开人的脑部后,相比起外部空间来说,它还是弱的可怜。这就需要一个保存它的容器,否则的话,最多一分钟的时间,它就会烟消云散。”

  顾沐的这番话让郁楚不由微微皱起了眉,似乎是想起了什么。

  顾沐将少年的神色看在眼里,问道:“有什么疑问吗?”

  “疑问倒没有。”郁楚摇了摇头:“只是你的话让我想起了鬼怪小说中的描述,小说里说,人在生前时,如果有相当大的冤屈或者对什么事物有了执念,就有可能在死后变成不被地府接收的怨魂。而且这些怨魂也大多会借存在一些什么古玉啊、砚台啊之类的东西里。”

  顾沐呵呵笑道:“借用你刚才说的话,一样的存在,不同的说法而已。其实啊,很多的传说,听上去无稽,但它至少是表明了一个事实。就拿这个思想波留存于脑部之外的方式来说吧,在小说里,它无非是借存在什么古玉里、砚台里。而事实也证明,思想波的留存也必须借助一些构造适于它的容器,这种容器大都是矿物质的器具,或者是质地坚硬的木制器具。而古玉和砚台就是一种矿物质。”

  郁楚不由看向房中的那架竖琴:“这么说,这小女孩应该就是借存在这竖琴的琴框里了……不过我还是有一点不明白,这种思想波既然是一种能量形式,也尽管它可以留存于外部空间,但它应该是越来越弱的吧。能量虽然是守恒的,但它总是不能避免被转换的啊。从另一种意义上来说,转换不就意味着消失吗?”

  顾沐脸上现出一丝的无奈,说道:“这个问题我也无法正确的回答你,我只能说,思想波这种能量应该是一种可以创造能量的能量,就象我们异能者的念力。或许,它可以通过某种方式从外部空间获取其它的能量形式,从而保证自己的存在吧!”说到这里,他微微一叹,说道:“人的生命形式是这宇宙里最为玄妙的事物,我们可以臆测,可以妄论,但似乎永远也不可能真正的了解它!

  郁楚听了这话,不由黯然,顾沐的话让他想起了自己……自己的存在岂非也是一种无法了解的玄妙吗?无论祖辈付出多少的心血,却找不到任何的方法来减缓体内细胞的疯狂代谢,而自己所能做的唯有在这有限的时间里,尽量按照自己的方式去生活,去感受,却永远无法改变什么。

  “那么,她为什么不能听见我说话呢?”郁楚看着小女孩,静静的问道。

  顾沐解释道:“声音的传递是通过声波来实现的,而思想波在没有任何媒介的情况下,是无法收到声波的。这和聋哑人听不见声音是一样的原理。”

  郁楚点了点头,问道:“那怎样才能和这些游离于人体之外的思想波交流呢?”

  顾沐笑道:“我想,你应该注意一下我们对这种存在的称呼。”

  “称呼?”郁楚微微一楞,随即明白过来:“啊,是了,它们既然是一组思想波,那么想和它们交流,就必须用适与它们的方式,也就是说我们可以用思想波和它们交流……”

  说到这里,郁楚明显有些兴奋,走上前几步,说道:“我先来试试……”

  顾沐一惊,急忙抓住郁楚的胳膊,沉声道:“千万别乱来!”

  郁楚惊讶的转过头,问道:“为什么。”

  顾沐吸了口气,说道:“这种游离于人体之外的思想波,远比普通人脑内的思想波强大。你想想,如果它们不强大的话,又怎么能生存下来?作为一个普通人,在没有经过训练的情况下,一旦和它们产生交流,是很容易引起脑神经紊乱的,严重的,甚至会导致整个脑神经系统彻底的崩溃。”

  郁楚并没有自己的鲁莽而显出丝毫的后怕,只是皱起眉头问道:“为什么会这样呢,难道仅仅是因为它们的强大?”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