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异术超能 刺绝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一章 酬金

刺绝 码字赚钱 3138 2006.03.23 14:45

    

  “我姓柳,柳成龙,因为行五,所以别人也称我为柳五,而社里的年轻人更喜欢叫我一声五叔。朱先生风华正茂,而柳某又痴长几岁,如果愿意的话,你也叫我一声五叔吧。”简陋的斗室里,坐在朱有泪对面的中年人温言而道。

  柳五,柳成龙?

  朱有泪不禁有了一丝的纳闷。在他的印象里,麒麟社的主管人员当中似乎并没有这样的一个人。但从柳五的气质、风度以及他身边保镖的身价来看,胖子绝不相信他只是一个类似于接待员的角色。不过胖子转而就找到了问题的根源,这麒麟社的名称虽然更象是一个民间的帮会组织,但至少在表面上却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商业集团,而且是超大型的集团。它的麾下共有二十八个子公司及三个行业联盟,所涉行业更是包括了电子、生物、星际开发等多项领域。当然,麒麟社之所以称为麒麟社,就说明它并不仅仅只是一个纯粹的商业集团。胖子更清楚的知道,麒麟社的前身原本就是一个地下社团。虽然它真正的底细和来路没人能摸的清,道得明,但在这层商业的的外衣下,它的原始架构应该还是遵循着老式社团的套路。这样一来,没听说过柳成龙这个名字也就不足为怪。简单一点的说,那些所谓的高级成员至多也就是一些商业上的人才,又或是必要时可当替罪羊的傀儡,而眼前的这位柳成龙显然才是这麒麟社真正的掌控者,又或是掌控者之一!

  想清了这其中可能的因由,胖子心中也有些得意,觉得自己平时的努力到底是没白费。这几年来,他一直弄不明白,象麒麟社这样的超级社团为什么会把总部设在J市,并且还建立了一座极为奢华的麒麟山庄。J市的历史虽然悠久,知名度也不算低,但更多的却是以文化名城的面貌出现在世人的面前。至于商业、科技以及城市建设,都要远远落后于其他同等规模的城市。稍有规模的企业,别说是市外的,即使是发源于J市,为了能更好的发展、生存,也大都会选择离开这座城市。所以,胖子对这座麒麟山庄的存在和其间的不合理性自然就有了不小的兴趣。而有了兴趣,发掘和收集与之相关的资料也就变成了胖子的工作。

  胖子微微一欠身,叫了一声:“五叔。”

  柳五摆了摆手,示意他坐下,说道:“说句实在话,在你没有踏进这个房间之前,我是很有些失望的。”

  “失望?”朱有泪一扬眉:“五叔可以告诉我原因吗?”

  柳五说道:“我失望的原因很简单,因为我最希望看到的并不是你。”

  朱有泪立刻明白过来,微微一笑:“原来是这样……实在抱歉,我的搭档不太喜欢与人接触,尤其是业务方面的接触。所以这一次我只好单独赴约,虽然是惯例,不过还是要请五叔原谅。”

  柳五笑道:“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习惯,不可强求。不过话又说回来,当第一眼看到朱先生时,我又觉得……”柳五说到这里,微微沉吟,又说:“我又觉得朱先生或许才是我真正想要找的人。”

  朱有泪听到这里,终于是糊涂了,他皱起眉毛说道:“我是五叔要找的人?五叔,你这话可真让我糊涂了。”

  “糊涂?”柳五呵呵笑着:“算了,来日方长,先糊涂着吧,这个话题我们以后再谈。”

  说到这里,柳五神色一正,接着说道:“既然朱先生已经来了,我们还是进入正题吧。我想问一问,朱先生能否完全代表你的那位搭档呢?”

  朱有泪干脆的回答道:“不能。”

  “不能?”柳五皱起眉问道。

  “是,不能。”朱有泪说道:“即使可以,这也是有限度的。”

  柳五继续问道:“什么样的限度呢?朱先生可以说的具体一点吗?”

  朱有泪沉吟了片刻:“这个很难具体的说明,不瞒五叔,我们在接某一单生意的时候,考虑的因素有很多。首先要衡量自己有没有能力去完成客户的委托。其二是考量客户的支付能力和信誉。再其次就是要考虑这单生意中的具体对象,如果对象是弱势群体,又或是完成这单生意后,我们会处于一种内疚的情绪当中,那么,我们是不会考虑这些生意的。”

  微微顿了顿,胖子喝了口茶,又接着说道:“如果一笔业务里并不包含我刚才说的这些因素,那么我想,我是可以代表我的搭档的。除此之外,我只能说,能给五叔和麒麟社效劳,首先是我们的荣幸,但是我们也有我们的原则,如果有什么不敬的地方,还请五叔包涵。”胖子一口茶下肚,心中对自己的这一番话隐约有些得意。这番话既表明了自己处事的立场,又给了对方一个谨小慎微的印象。其实胖子自己也知道,这些立场和印象都是他妈的狗屁,从踏进这座山庄的时候,他就对这单还不见影子的生意志在必得。因为他知道,如果这单生意只是杀人放火的事情,那么这世上自然有大把的人抢着去做,根本就轮不到自己,这样一来,所谓的原则、立场更是无从谈起。至于给对方谨慎的印象,无非是掩饰心中的真实想法,他相信,这柳五既然找到了自己和郁楚,那么自然是做足了功课。事到如今,谨慎、矜持,这所有的一切不过都是一块块的石子,起的就是问路的效果。

  柳五点了点头说道:“你的意思我明白了,换句话来说,如果我不能将这笔生意的具体内容说出来,朱先生是不肯给我一个具体的答复了,是不是这样?”

  朱有泪微微一笑,却并没有开口。

  柳五也喝了口茶,眉头微微皱起,似乎在心里斟酌着什么。

  两分钟过去后,柳五说道:“你刚才说的那些因素我过滤了一下,我觉得我需要你们去做的事情和你们的原则并没有什么冲突。但关键是,当我说出具体的内容后,你却拒绝了我。到那时,我又该怎么办呢?”

  说到这里,柳五原本看着茶杯的眼睛忽然抬起,眼中射出炯炯寒光,紧紧的盯住了朱有泪的脸。他话中的含义很清楚,那就是一旦他说出了具体的内容,那么等待胖子的无非是两个结局。第一种结局自然是乖乖应承,第二种结局嘛……沉海、活埋、还是浇成一方水泥柱子,那倒是任君选择了。

  面对这样的眼光,饶是胖子自诩心理素质过硬,心中也不禁咯噔一下。他明白,自己这次面对的绝不是一般的客户,稍有不慎,对方必然会将自己生生的吞进肚子,而且绝对不会吐出一丝半点的骨渣来。但越是这样,胖子心中就愈是兴奋,刚才闪现的利益空间也在他眼前无限的膨胀……心中微一沉吟,胖子放下手中的茶杯,一咬牙站了起来。

  “五叔,今天能站在这麒麟山庄里,见识到五叔的风采,有泪感到十分的荣幸。但说到具体的事情,我想我可能要使你失望了,也尽管有泪诚心实意的想为五叔你做点事情。”

  “哦……”柳五慢慢收回自己的目光,问道:“为什么会说使我失望呢?”

  胖子暗自咽了咽口水,脸上却微微而笑:“我觉得五叔你首先没有诚意,在具体的内容没有说出来之前,却预示了可能的下场。有泪虽然不才,但也不愿意在这样的情形下答应你一些什么。所以我想,在你还没有说出具体的内容之前,有泪还是来得及跟你说一声再见。再迟一点,我怕……呵呵”

  柳五冷笑道:“你这算是什么呢,是临威不屈,还是临危退缩呢?或者,我还可以理解成这是你的一种以退为进的谈判手法呢?”

  “好只老狐狸,这都被你看出来了……”也不知是骂、还是赞这柳五,朱有泪在心中暗自嘀咕了一句,口中却笑道:“无论五叔理解成什么,我觉得现在说一声再见,应该是最正确的选择。”

  “很好,很好……”柳五点了点头,说道:“既然说到了诚意,那么你看这样如何,库班……”柳五说到这里,扭头叫了一声身后的黑大个。

  被称为库班的半机械人上前一步,他似乎早有准备,从怀中取出一张支票摆放在了桌上。

  柳五指着桌上的支票,笑道:“朱先生,你看这样算不算是一种诚意呢?”

  朱有泪此时仍是站着,这张支票静静的摆放在桌上,他居高临下,对上面一连串的数字看的是再清楚不过了。但是这一看,他的心脏却相当不争气的狂跳起来……

  “妈的,要死人了,要死人了!”胖子在心里大喊着。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