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异术超能 刺绝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章 恐惧

刺绝 码字赚钱 3254 2006.03.21 14:34

    

  礼堂前,郁楚停下了脚步。他有些疑惑的看着礼堂前站着的两个人。在郁楚的印象中,J大的校长胡天林是难得见到一次的,他似乎总是在忙碌着,忙碌在另一个与学校并没有什么关联的世界里。郁楚听胖子说,这位胡校长很有可能代表J市的学界参加今年的市长选举。如果选举失败,也极有可能移民到不落之城。不过,郁楚对这些并不感兴趣,虽然他现在并没有什么事情,但也不想因此而停下脚步,去多看一眼这位难得一见的校长大人。让郁楚感兴趣的是站在胡天林身边的那人。

  烈日下望去,在满头大汗的胡天林的身边,那位中等身材,略显消瘦的中年男子,让郁楚竟然生出了一种莫名的感觉。这种感觉极其模糊,来的也很突兀,因此郁楚疑惑的停下了脚步。

  礼堂前,胡天林的表情很恭敬,手指着礼堂的某一处,正皱着眉毛说着些什么。中年男子并没有说话,表情淡定,只是微微的笑着。胡天林比这位男子高出了半个头,身材也魁梧了许多,但在郁楚看来,两人站在一起时,中年男子那种略带着沧桑的从容气质,很容易就让人忽略了校长大人的存在。

  仿佛是感受到了郁楚的目光,远处,中年男子忽然转过身来朝着郁楚微微一笑。而胡天林似乎也看到了郁楚,他微微的皱了皱眉,凑近中年男子的耳边轻轻的说着些什么。

  郁楚也笑了笑,但是他随后发现,这中年男子落在自己身上的目光,竟渐渐的转为一种惊奇,仿佛是在自己身上见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情。郁楚不由低头在身上巡视一番,当确定身上并没有什么异常之后,又再次将视线投向了礼堂的方向。但令他失望的是,中年男子在校长的引导下,已经走进了礼堂。

  郁楚自嘲的笑了笑,为自己刚才的那种感觉很是惭愧,在J大的几年中,他甚至没有刻意的用视线去追寻过一个女生,但此时,他却为了视线中一个中年男子的消失而感到怅然,这实在是让他有些汗颜。不过话说回来,这个中年男子从容的神色确实让他想起了自己的叔父……

  “一杯柠檬水,一包‘大地’”

  郁楚走进学校后门口的冷食店里,找了个靠窗的位子坐了下来。

  这是一家规模很小的店,店主是一个七十多岁的老头,和郁楚相当的熟悉。在进J大的第一年,郁楚还曾经在这里打过一个月的短工。

  “胖子没来?”老头端着冷饮走了过来,然后坐在郁楚的对面,静静的看着他。他的目光中,很自然的流露出一丝的关怀。

  “七叔,你该退休了,或者买一台智能管家在店里……”郁楚岔开了老头的问话。

  七叔笑了笑:“还早着呢,按照现在人的平均寿命,我至少还有三十年可活,你说说,我要是不开这店,这剩下的三十年,你让我干什么去呢?再说这个小店有我一个人就够了,那些个机械人,我信不着啊!”

  “七叔,我的烟呢。”郁楚提醒着老头。

  “少抽一点,这东西对人身体没什么好处。”七叔坐在那里并没有动。

  郁楚笑了:“我抽的不多,是给胖子带的。”

  “尽哄我这个老头,我还不知道你!”七叔苦笑着,无奈的站起身去柜台处取来了一包烟。

  “拿着,这是低焦油的,比大地好。”

  郁楚伸手去接,但手伸出一半时,他的视线却移向了窗外。窗外,在学校的门口处正传来阵阵的喧闹声。

  “怎么了?”七叔疑惑的将目光投向了窗外。在那里,四五个二十左右的少年正围在校门口肆意的喧哗着。见了这几人,郁楚心中一乐,但从嘴角处却撇出一抹冷笑,妈的,想瞌睡来枕头,等都不用等了。

  郁楚站起身朝门外走去。

  “烟,你的烟……”身后,七叔大声的叫着他。

  “七叔,我去见个朋友,麻烦你给我换包大地,十分钟后我就回来。”

  看着郁楚离去的身影,再看一眼窗外的喧闹,七叔仿佛明白了什么。他微微皱起双眉,苦笑着叹了口气。

  郁楚慢慢的走了过去。烈日下,他的脸上没有一丝的汗渍,而随着行进的步伐,他原本平静的目光却显得愈发的冷漠,最后直至与一种可怕的空洞。郁楚很喜欢这样的感觉,极度的平静,心中只是一片空荡。

  校门口,喧哗声依旧飘荡着,但很快,随着郁楚的逼近,这声音渐渐歇止。门口的五个少年不约而同的转过头向郁楚看去……接下来是一片寂静,树上的蝉鸣也戛然而止。

  郁楚静静的看着这几人,却并没有说话。这几人面面相觊,其中一人显然是认识郁楚,他的眉毛急剧的跳着,相当不情愿的站了出来:“是……是郁哥啊,你……你有事找我?”

  郁楚淡淡的问道:“小四呢?”

  “小四?”那人脸上的表情开始滞顿,烈日下,豆大的汗珠从他额头涔涔而下,然后滴落在地面上,顿时摔的粉碎。他期期艾艾的说:“小四……小四有几天没见了……”

  “算了,就你吧。”郁楚眯起了眼,看向街道右边的一条小巷,说道:“跟我去那边。”

  右边的小巷是条死胡同,环境相当的僻静,而且也不算狭窄,正适合于解决某些事情。郁楚话中的意思已经相当的明显了。那人脸色瞬间苍白,不由自主的退了一步,然后急切的解释着:“郁哥,我不知道小四什么地方越过了界,但你有什么话我一定带到,而且保证小四给你一个交代。”

  “是吗?”郁楚眉毛轻轻一挑,然后静静的看着这人,他的脸上除了一丝淡淡的嘲讽之外,再没有其它的表情,也没再说话。

  沉默往往是一种无形的威压,郁楚就这样直视着那人,他的眼神漠然而空洞。而在这样的注视下,那人的心渐渐的下沉……他对站在自己眼前的郁楚实在是有着很深刻的了解。他知道,如果自己今天不走进那条小巷,想要站着回去的几率绝对是小于零。其实,对于他这种人来说,砍人或是被人砍已是家常便饭,他也不害怕血腥,出来混的,这点觉悟他还是有的。只是,无论是砍人还是被人砍,他的底限是一命换一命,或者,至少能确定自己砍的是个‘人’!而现在,在他的腰中就有一把最新式的大口径‘雷克伦’枪,只要他愿意,他似乎随时可以将郁楚的脑袋轰个粉碎!

  但是,这仅仅是似乎而已,他并没有这么做,甚至,他连想都不敢去想!

  因为他永远也忘不了一年前曾发生一幕,还有至今仍在他体内的四根支撑手骨和腿骨的合金条!对他来说,郁楚是个不死的恶魔,也是他一生永远也醒不来的梦魇……一年前,别人都叫他小五。某天夜里,他跟着自己的兄弟伏击了眼前的这个人。他至今还清楚的记得,那一晚他们一共去了十八个人,带了四把枪,十四把砍刀。而对手只有一根随手抢来的铁棍。但是,当他们将带去的弹匣打完了,刀刃也砍卷了,甚至已经开始弯腰大口喘气的时候,却发现在他们的面前仍然屹立着一个满身血污的身影!于是他们开始惶恐了,畏惧了,甚至来不及招呼一声同伴就开始了各自的逃窜!

  那一晚,他们去了十八个人,也回来了十八个人。由于是突然的袭击,再加上跑的及时,他们并没有受什么损伤。但这并不是结束!两星期后的某个夜晚,郁楚光临了他们经常聚集的一座废弃的空楼,对于他和他的同伴们来说,那一晚,他们终于体会到了什么才是真正的恐惧!那一天他们一共有二十三个人,其中有三个女性。二十分钟后,当郁楚离开废楼时,二十三个人的四十六只手和四十六条腿全部粉碎性的骨折!

  他还清楚的记得,当他们去医院的时候,一共来了八辆救伤车。郁楚出手迅捷、利落、而且无比的阴毒、精准,他的每一脚踢出,或每一拳砸出,都恰到好处的落在腿骨或手骨最容易断裂的地方!在那座废楼里,当二十三个人全部躺在地上呻吟时,甚至连一滴的鲜血都没有流下!

  然而,这还并不是他恐惧的全部。他还记得,在袭击的那天晚上,仅他自己至少就砍了郁楚两刀,而当郁楚出现在废楼里的时候,他看上去却似乎比任何一个健康人还要精神百倍。没有伤痕,没有疲惫,有的只是无尽的怒火和杀机!这奇怪的现象不仅让他产生了极大的疑惑,更让他感到一种无可抵挡的来自于未知的恐惧!自那一天之后,因为这恐惧,他终于明白了一件事。那就无论在什么地方,也无论是什么时候,当自己再次面对眼前的这人时,他永远也不可能产生反抗的念头……因为在他内心的最深处,郁楚就是不死恶魔的化身,也是他这一生永远的梦魇!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