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异术超能 刺绝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章 初会

刺绝 码字赚钱 3180 2006.04.13 00:21

    

  “啊,小姐的午餐送来了吗?”

  顺利的通过安检后,郁楚推着餐车来到第八十九层楼。第八十九层楼似乎并没有太多的客房,从楼道口一出来,映入郁楚眼帘的就是一间华丽的大厅。而当他推着餐车没走几步,就被一个老的似乎已经站不稳的老太婆拦了下来。

  “哦,可怜的小姐,她吃的永远是这么少……”老太婆看了一眼餐罩下食物,发出了夸张的哀叹声。

  “请问,漪萝绿小姐的午餐是直接送到餐厅,还是交给您呢?”郁楚看了一眼远处的餐厅,故意这样问道。这层楼的格局他早已了然于胸,而且根据七七的情报,他也知道眼前这个老太婆是绝对不会代劳的。

  果然,老太婆仿佛受到了侮辱一般,愤怒的叫了起来:“嘿,没礼貌的年轻人,你怎么能让你一个老人替你做这些事情呢?而且还是这种低贱的事情?你要知道,这可是你份内的事情,难道你想因此而丢掉这份工作吗!”

  郁楚从脸上挤出一丝慌张的神色,急忙说道:“对……对不起,我是第一次给漪萝绿小姐送餐,不知道规矩,请您原谅我吧。”

  老太婆的叫声引起了大厅里其它人的注意,但很显然,这种事情他们并不是第一次见到,淡淡一瞥之后,各自会心一笑,然后又将视线转向了的其它地方。郁楚却注意到,从这些人站立的方位来看,他们应该是保安人员,但奇怪的是,他们并没有配备任何的武器。甚至在他们的脸上,多少还带有一些保安人员不应该有的散懒的神色。

  “得了,得了,不用装成一付可怜巴巴的样子了。现在,推着你餐车去花园吧,小姐今天在那里用餐。”

  得到老太婆的赦免,郁楚立刻流露出感激的神情,连连的点头,然后推起餐车向通往顶楼花园的电梯走去。只是他刚走几步,却又被老太婆叫住了:“等等,你等等……”

  郁楚转过身来,问道:“您还有事情吩咐吗?”

  老太婆狐疑的看着郁楚,说道:“我想起来了,我刚才不是吩咐你们送两份午餐吗?怎么现在只有一份?”

  两份?郁楚先是一楞,但随即就意识到,肯定是哪个环节没衔接好。不过,这只是个小问题,似乎不难补救……但让他奇怪的是,所有的人都知道,漪萝绿不仅是个素食者,而且从没有和任何人一起进过餐。现在,这老太婆却说叫了两份午餐,那么,究竟是谁会有这样好的运气和漪萝绿共进午餐呢?这真是让人好奇!

  郁楚心里胡乱琢磨着,口中却解释道:“实在抱歉,我并没有接到这样的吩咐。我想可能是哪一个环节出现了不应有的失误的吧?又或许……或许是您吩咐这件事情的时候,我已经推着餐车上来了。您知道,从下面上来是需要一段时间的,而且还要经过好几层的检查,他们也来不及通知我……但不管怎么样,这肯定是我们的失误,如果您允许的话,我现在就下去按照您的要求让人重新做一份……”

  老太婆自己却有些不耐烦了:“不用了,不用了,等你再上来时,小姐就该没胃口了。算了,你还是先上去吧,不过是个小毛孩而已,呆会我给他拿些零食就行了……”老太婆叨唠着,自顾转身离开了郁楚。

  小孩?原来是个小孩啊,郁楚心中释然,暗道这传言果然不虚。他见老太婆走开,也不敢多停留,推起餐车径直向电梯走去。而当他穿过大厅时,心中又掠过一丝异样的感觉,刚才那些看似保安的人,在他擦身交错的一刹那,竟然给了他一种极大的压力。这些人的表情相当和气,擦身而过时,甚至还有人对他点头微笑,但眼光在他脸上停留的时候,却又显得异常的精练。这短短的几步路走过,郁楚竟然起了一身的冷汗!他甚至觉得自己已经被人发现,再往前走,只不过是别人为自己布好的一个陷阱,而那些和气的表情和微笑,正是对自己走向陷阱的鼓励!

  等走进电梯时,郁楚才稍稍松了口气。管他是不是陷阱,反正自己唯一的目的就是被他们抓住,只要让自己顺利的见到漪萝绿,这任务就算完成了。不过有机会的话,郁楚倒是想摸一摸这些人的底……他们究竟是些什么人呢,竟然给了自己这么大的压力?

  一层楼的距离,电梯转瞬即至。当电梯门打开后,郁楚轻轻吸了口气,从容的推着餐车走出了电梯。

  这是个巨大的花园,郁楚一眼望去时,却意外的发现,这里似乎并没有人。没有保安,没有随从,也不见他的目标人物--漪萝绿……不,并不是没有人,在花园的右角,在那丛绿树之间,却有一阵低低的的吟唱在婉转徘徊,在缓缓流淌。

  这竟然是一首儿歌,歌中的大意是一个温柔的母亲给顽皮的孩子讲述一个久远的童话故事,这故事里有王子,也有公主……

  这吟唱声仿佛如一阵轻拂的微风,在瞬间就充斥了郁楚的心底,让他不由自主的向这歌声轻轻的迈进。他走的很慢,也很小心,他生怕自己的莽撞急进,会打断了这美妙的声音!

  漪萝绿的歌声,郁楚不是没有听过,他也曾经被漪萝绿那不似人间的美妙歌喉所打动过。但那仅仅是打动,并不是感动!

  但这一刻,郁楚却莫名的庆幸起来,他庆幸自己仅仅是个骚扰者,而不是一个真正的刺杀者。他不知道,如果自己真是一个刺杀者,当面对漪萝绿时,当自己被如此美妙的天籁所包围时,究竟还有没有勇气发出致命的一击?他唯一可以确定的就是,在这一刻,他有了生命中第一次的感动!而这样的感动并不仅仅是因为漪萝绿的歌声,严格的说,感动他的应该是漪萝绿所吟唱的这首儿歌。这儿歌让他想起了自己的过往,想起了自己从未见过的母亲……

  一个咏唱灵魂的歌者!郁楚轻声叹了口气,他不得不承认,外界对漪萝绿的评价确实没有任何的夸大!同样的一首儿歌,数以千万计的人都会唱,但却从没有一个人能让他有如此之多的感慨!

  转过绿树丛,映入郁楚眼帘的首先是一方草地,然后是这草地上正侧身而卧的女孩。这女孩一袭白色的纱裙,她斜斜的侧卧,阳光下,这女孩白金色的长发和水蓝色的眼眸以及绿色的草地,在郁楚的眼中构成了一付绝美的画面!

  在女孩的怀中,正酣睡着一个幼童。女孩轻轻的拍着幼童,替他理着额头前散乱的头发……如玉般的指尖轻轻于黑色的发丝中穿过,她的仪态是那般的温柔而又和谐。而在这女孩水蓝色的眼眸下,一方白色的纱巾微微拂动,婉转低沉的歌声正是从这纱巾下缓缓倾出,而后又与这阳光中的花园漫漫飘荡、徘徊……

  这就是漪萝绿吗?郁楚轻吸了口气,在心里问着自己。

  郁楚忽然停住了自己的脚步,这一刻,他有些犹豫,他在想,自己该不该去破坏这美丽的画面呢?尤其是漪萝绿的怀中还有一个孩子,他虽然并不在乎别人的眼光和看法,但欺负妇孺的事情他终究还是厌恶的。也尽管他真正的目的只是想吓唬吓唬她们。

  郁楚虽然停下了脚步,但因为他停的突兀,餐车上的餐盘却发出了一声轻微的碰撞声。

  漪萝绿飞快的抬起了头,等她看清楚眼前的人只是一个侍者后,不由轻轻的笑了:“你是来送午餐的吗?我现在还不饿,你先放在那儿吧,呆会在上来收拾,好吗?”

  呆会再上来?郁楚也笑了,他推着餐车缓缓向前走去,无论如何,他还清楚的记着自己来的目的……好在周围没有人,只需稍稍的吓唬一下就可以了吧?等那些保安上来后,再看见自己手中的那把裁纸刀,即使自己真的是无辜的,也没人肯理会自己吧?

  漪萝绿见这侍者并没有理会自己,不由轻轻蹙起了秀眉,稍稍一顿后,等她想要开口再次提醒这个不知进退的侍者时,她却忽然楞住了……侍者的脸上带着一丝嘲讽的讥笑,这笑容显然不是善意的,但不知道为什么,就在漪萝绿的心中因为这笑容而暗生警意时,这侍者苍白的面容上那冷漠而又倔强的眼神却又让她心中隐隐一疼。

  这眼神冷漠、倔强,却又从容淡定,在这和熙的阳光下,却仿佛是那黑色的夜空中掠过的一道凄美而又孤独的闪电!

  漪萝绿轻轻的掩着嘴,极力让自己不发出惊呼声,这时她虽然也恐惧着,但她却相信,眼前的这侍者决不会伤害自己……她说不清这信任从何而来,就象她同样不知道自己的心究竟为什么而疼,但是,她却坚信着自己的判断!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