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异术超能 刺绝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章 撒挞

刺绝 码字赚钱 3366 2006.04.15 00:07

    

  “那么你自己呢?你知道怎么去面对死亡时的恐惧吗?”

  寂静的机舱里原本只有白人男子的喃喃自语,但一个冷峻的声音却突兀的响起!

  自白人男子脱离镣铐的束缚时,机舱里的黑人和黄种人也都被惊醒。所不同的是,在目睹眼前的这一幕后,黄种人的神情更加的惊恐,刚开始他想要大声的呼救,但一触及到白人男子凶残的目光后,却再不敢开口,只紧闭着双眼不断的颤抖着,再不敢多看白人男子一眼。而黑人的反应却截然不同,他原本呆滞的神情在一瞬间消失,虽然仍旧是静静的坐在那里,但一双泛着锐利光芒的眼睛却炯炯的盯住了白人男子的背影……而当这白人男子即将动手的时候,他终于开口了。

  这黑人异样的神情自然没有逃离郁楚的视线,而当这黑人挺身而出时,就仿佛是看到了一幕戏剧的最高潮,郁楚忽然觉得,眼前的这一切真他妈有趣极了……在很长一段时间里,郁楚都觉得这次任务相当的无味,因为他不知道这任务最终的目的,也不知道自己要在死亡之海呆多久。当然,以后或许会有很多有趣的事情发生,但那毕竟是以后,至少是在目前,他仍是别人手中的一枚棋子。而做棋子的滋味让他很不爽,也很无奈!

  但现在郁楚却不这样认为,眼前的一幕虽然和他的任务无关,但至少让他感受到了一些刺激……王子、杀手,还有及时出现的英雄,这绝对算得上是一幕高潮迭起的华丽的大片!他真的是很期待,接下来又会发生些什么?

  白人男子慢慢的转过身来,他死死的盯着黑人问道:“抱歉,你刚才说什么?”

  黑人冷笑道:“我说,你自己学会面对恐惧了吗?尤其是面对死亡时的恐惧!”

  “该死!”白人男子疾步向黑人走过去,他一边走一边大声说道:“那么让我来告诉你吧,死亡是这个世界上最美妙的事情,尤其对我来说!在面对死亡时,我唯一要做的就是去享受它,而你所说的恐惧,在我眼里它根本就不存在!”

  这白人男子的声音越说越大,到了最后他甚至开始吼叫起来:“那么,你又是谁,一个英雄?还是一只卑鄙龌龊的黑色爬虫?”

  白人男子的神情愈发的狰狞,眼中血丝纵横,透射出无尽的疯狂。当他走到黄种人的身边时,他忽然一把抓住他的肩膀,怒声吼道:“你来告诉我,我眼前的这只黑色的蚂蚁是什么?告诉我,他是一只爬虫,是一个黑鬼!”

  黄种人剧烈的颤抖起来:“不要……不要杀我,我求求你了……”

  “哈,你这个懦夫,难道你只会求饶吗?”白人男子暴烈的吼叫着:“黄种人和黑种人都是这个世界上最卑劣的种族,他们统统该死!啊……对了,杰森说过,你就是那些狗屁的以太阳为上帝的人,哈哈,一个被毁灭了的民族,一个黄种人里最低贱的民族。让我送你去见你们的上帝吧,你们根本就不配生活在这个世界上!”

  白人男子狂笑着,一拳将黄种人的鼻梁打断,他甚至来不及看一眼自己的战果,又怒吼着朝一旁的黑人冲了过去:“现在让我来告诉你什么叫恐惧吧,该死的多管闲事的黑鬼!”

  但就在这白人男子冲到这黑人面前的一瞬间,黑人却闪电般的站了起来,他堪堪抵着白人男子的鼻子狰狞的笑着,嘴角处显露出两颗寸长的獠牙:“我想你应该安静一下了。”

  白人男子被眼前这诡异的变化吓的一个激灵,他实在想不明白,为什么眼前的这个黑人会突然长出两颗只有野兽才会有的獠牙,而这一个激灵也使他停止了自己的脚步。但就在这时,黑人却闪电般的出手,他的中指暴长,变成一根又长又细的利刺,深深的扎进了白人男子的脖子!

  郁楚在一旁看的很清楚,这根看似利刺的手指和某种动物的爪子极其相似,唯一不同的就是它更长、也更锐利一些!

  黑人冷冷的注视着瞳孔正慢慢扩散的白人男子,一边轻轻的抽回自己的利爪,一边轻声说道:“你和我一样,没经历真正的死亡的就不知道什么是真正的恐惧!而现在,我已经从你的眼中看到了恐惧……”

  白人男子从喉中发出咯咯的声音,他伸手想要去抓住面前的黑人,但随着他脖子中的利刺被抽出,身体顿时失去了平衡。随即,在发出一声巨大的声响后,他庞大的身躯终于倒在了地上!

  黑人的足踝仍然被锁着,但他却毫不费力的就挣脱了,而且并没有损坏镣铐,郁楚在一旁看的清楚,在脱离镣铐的一瞬间,他的足踝竟是神奇的缩小了直径。

  黑人走向少年,微微的鞠了个躬:“让你受惊了,威廉王子。”

  少年看着眼前诡异的一幕,已经惊讶的说不出来话了,他艰难的吞咽了几口吐沫后,才勉强开口说道:“你……你是谁,你为什么要救我?”

  黑人恭敬的回道:“我叫撒挞,是你的哥哥莫瑞斯王子让我来的。”

  “撒……撒挞?”少年艰难的问道:“你……你的手是怎么回事情?你究竟是什么人?”

  撒挞笑道:“威廉王子,我想这个问题你就不用问了。我唯一可以告诉你的就是你的哥哥曾经救过我一次,所以我答应他,我会保证你的安全。当然,你也看到了,我和你们有些地方不太相同,但我想,从今天开始,这应该是你和我之间的一个小秘密!并且它只局限于你和我之间,你不可以告诉任何人,包括你的莫瑞斯哥哥。”

  少年楞楞的点了点头,随即又下意识的看了一眼郁楚,问道:“可是现在他们都看到了你啊,还有外面的人,我们该怎么办呢?”

  撒挞耸了耸肩:“放心吧,威廉王子,这些我会处理的。而且我还要告诉你,这一趟旅程我们会接着走下去,无论如何,死亡之海是一个很不错的避难所。至少你的格林哥哥无法将自己的触角伸到那里,否则他也不会急着在这飞行器上来杀你了。”

  一旁的郁楚忽然轻轻的笑了,撒挞的口气已经很明白的告诉了他,自己就是这撒挞下一个要清理的对象。不过在这撒挞身上发生的一幕还是让他感到了不小的吃惊,他在心里嘀咕着,难道这就是顾沐告诉自己的‘契斯人’吗?

  “请问阁下,你会怎么处理这件事情呢?”郁楚笑着问道,他知道眼前这人绝不好对付,但是压力越大,他的心态就越平静,这是他过往的经历和自身性格所决定的。

  撒挞微微皱起了眉,他慢慢的走到已是满脸鲜血,但似乎还有一口气的黄种人的身边,利索的在他的脖子上轻轻一刺。然后看向郁楚说道:“你觉得这样的处理妥当吗?”

  少年在一旁轻呼一声:“不要啊,撒挞。”

  撒挞看向少年,微微笑道:“威廉王子,生命是这个世界上最为宝贵的事物,为了保护它,在必要时我们必须做一些决断。而现在,我不想让别人知道你是谁,也同样不想让别人知道我是谁,所以,我做出了自己的决断。”他微笑的说着,又看向郁楚:“你觉得呢?”

  郁楚耸了耸肩:“不错,很好的决断。换了我也会这样做,不过嘛……”

  撒挞奇道:“不过什么?”

  郁楚轻笑道:“不过有人并不同意你的决断!”

  撒挞皱了皱眉,刚想问这人是不是郁楚自己,但话到嘴边,他却忽然转身,因为已经他知道郁楚所说的人是谁了!

  在他身后,正摇摇晃晃的站立着满身血污的白人男子!

  撒挞冷笑道:“真没想到,你的命可真长!”

  白人男子的眼中依旧是无尽的疯狂,由于脖子被刺穿,他已经无法说话,只在喉咙里发出一些莫名的嘶叫声。他勉强站稳自己庞大的身躯后,忽然用力撕开了自己的上衣!

  他的上衣一经撕开,所有的人都楞住了,而一旁的少年更是惊呼起来。每个人都看的很清楚,在这白人男子赤裸的胸膛上分明贴着一块威力巨大的液氢zha药!

  郁楚不由叹了口气,无奈的收敛起自己的笑容,他很清楚,只要这zha药爆炸,别说是这小小的飞行器,就是一座足球场也会被它轻易的毁灭!他原本打算在撒挞分神对付这白人男子的时候,自己趁机发起攻击,但现在看来,倒是自己一相情愿了。

  “妈的,这家伙还真是够疯狂的!”郁楚重又笑了起来,不过这笑却是无奈的苦笑。

  白人男子从喉咙中发出古怪的笑声,他一边踉踉跄跄的走向少年,一边伸出满是血污的手去按动zha药上的引爆装置!

  撒挞脸上的神情急变,他想要去做些什么,但却又清楚的知道,在这种情形下,自己任何的举动都是徒劳的,他根本就没有办法去阻止这个疯狂的白人男子!他的速度已经够快,但是又怎么快得过那按动揿钮时的闪念瞬间呢?

  这一瞬间,他不由悔恨的闭上了眼,他只怪自己过于相信自己的实力,却忽视了某些人的生命力确实要比普通人强上一点,尤其是那些疯狂的人!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