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异术超能 刺绝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七章 夜谈

刺绝 码字赚钱 3244 2006.03.29 11:51

    

  “我亲爱的老朋友,你是怎么了,脸色这么难看?难道是因为看到了我吗?”小女孩继续发出尖利的笑声:“可是据我所知,你是非常想见到我的啊,难道是我弄错了吗?”

  面对着这尖利而刻薄的笑声,顾沐忽然深吸了口气,竟是意外的平静了下来。他面色如水,语带嘲讽的说道:“不错,三个月前我确实是非常的想见到你,但是现在嘛……呵呵,实在是抱歉的很,班得拉斯先生,对你的出现我只能表示遗憾,因为这并不意味着什么!”

  顾沐说到这里,彻底平复了下来,脸上重又泛起一抹淡淡的微笑。

  “你这样说实在是太令我难过了,你要知道,这一段时间我可是无时无刻不在想着你啊!”

  顾沐‘哼’了一声,说道:“得了吧,班得拉斯,我找了你三年,你躲了我三年。我虽然不知道你到底用了什么方法,竟然让公会撤消了你的三十四张缉单,但这并不表示你就是一个好人。所以我想你还是收敛一点的好,你该知道,赏金猎人也并不总是为了钱而工作,必要时,我会抽出时间去见你的。”

  “你这是在威胁我吗,亲爱的顾先生?不过我想这可能没什么作用……”班得拉斯的脸上浮现出一丝得意的神情:“你们猎人公会的最高准则就是每张缉单都必须经得起最严格的推敲,换句话来说,缉单被撤消只有两个原因。一是被缉拿的对象已经归案,二就是缉单的本身就是一个错误。而你们这些赏金猎人呢,却又偏偏固执的要死,哪怕是迎面走过一个十恶不赦的家伙,只要他身上没背上缉单,你们也总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哈……这可真是有意思,这算是什么?是遵循自己至高无上的原则呢,还是不做任何无用功?哦,是的,是的,毕竟每张由猎人公会开出来的缉单都意味着一笔数额巨大的金钱呢……”

  顾沐对班得拉斯的嘲讽毫不在意,淡淡说道:“我们有我们的原则,不过我想我可能没有必要、也没有义务向你解释具体的内容……还是那句话,没有缉单我同样可以去见你。只是希望真到了那一天,班得拉斯先生依旧能有现在这样的好心情!”

  这一次轮到班得拉斯‘哼’了一声,那张原本稚嫩的脸庞上露出了些许的不自然和一丝的畏惧。显然,他很清楚的理解了顾沐这番话背后所暗藏的警示。

  一旁的郁楚已是有些傻了。赏金猎人?猎人公会?还有这原本已被确定的幽灵在瞬间又变成了什么班得拉斯……郁楚的心不由咚咚的乱跳着,这所有的一切究竟是怎么回事呢?竟是如此的迷离,如此的奇异!

  郁楚的眼中渐渐的散发出一些奇异的光芒,他忽然感觉到,此时的自己竟是如此的向往着顾沐所描述的神秘世界……狼人、猎人、幽灵,还有这诡异的班得拉斯,天啊,这世界上究竟还有多少事物是自己所不了解的呢?

  就在郁楚心神激荡的时候,在这个城市的另一端,朱有泪也同样心神激荡着。只是,这一次引起他心神激荡并不是那一张八十万的支票……

  离开柳五后,胖子乘坐升降机又再次回到了那座奢华的大殿。在那里,一辆汽车已启动引擎正等候着他。看见这辆车,胖子微微一笑,他知道接下来就该重复来时的程序了。不过,因为怀中的那张支票,胖子的心中显然再没有了来时的那种不爽的感觉。

  让胖子略有些惊奇的是,他没再看到刚才的那个中年黑人,现在陪伴他的正是那个半机械人库班。

  “对不起了朱先生……”库班同样彬彬有礼的递过来一个黑色的头套。

  朱有泪笑了笑,耸了耸肩,表示自己并不在意,然后很老实的戴上了头套。坐进车后,他以为自己将独自离开这里,但车身猛然一沉,他的身边已是坐住了一人。车身下沉的幅度和一股混浊的带有蒜臭味的呼吸,让胖子轻易的判断出身边坐的人正是体形庞大的库班。这蒜臭味令他厌恶,但同时也有些奇怪,他知道作为柳五的贴身保镖,这库班的身份并不算低,至于让他来做这些本该是杂役做的送客的活吗?

  这算是什么?

  是表示柳五对自己的重视?

  还是他担心自己会在这山庄里做一些不利于他的事情呢?

  天性使然,坐在车里的胖子反复的思考着这个问题,但却找不出任何的答案来。不过因为这个小小的疑问,朱有泪自己也感觉到有些好笑。他觉得自己是不是有些精力过剩又或是太过敏感了呢?这真的只是一个小的不能再小的事情了,或许只是这半机械人想搭个顺风车出门找些乐子呢!

  但是几分钟后,胖子心中的疑虑却渐渐浓厚起来,因为他发现这车行使的方向并不是来时的路。虽然胖子并不真正清楚来时的路究竟应该怎么走,但他却知道,来的时候自己并没有听到什么水声。而现在,靠近车窗的他却清楚的听到了一阵潺潺的水声,似乎在这路边,正流淌着一条小溪!

  难道这里的出路和来路都是区分开来的吗?

  似乎是感觉到了朱有泪的疑虑,一旁的库班贴近了胖子的耳边轻声说道:“不用紧张,朱先生,十分钟后有人要见你。”

  但胖子并有表现出任何的紧张,他只是恶心,恶心着库班的口臭……因为这口臭,他甚至没有心情听进哪怕一个字!

  他极力的屏住呼吸,意图避免库班嘴里散发的蒜臭味进入自己的呼吸道。生有洁癖的他,宁愿让这半机械人用金属臂将自己打晕,也不愿意再受这恶臭的折磨。胖子唯一庆幸的是自己还戴有头套,他不敢想象,没有这头套阻挡了部分的恶臭味,自己会不会疯狂的跳起将这龌龊的半机械人扔出车外呢?当然,前提是自己有这个能力、又或是放弃了自己的这条小命。

  好在库班说完这句话后就离开了胖子的耳朵,也再没有说话。

  几分钟后,车子终于停了下来。

  在库班的引领下,朱有泪从车中走了出来。随即库班说道:“朱先生,你现在可以摘掉头套了。”

  胖子飞快的取下头套,来不及看一眼周围的情况,便用力的呼吸了几口新鲜的空气。等胸中恶心的感觉稍稍平复后,他发现这里是一个不算太大的花园,这花园里草木郁郁,格局也极为讲究。

  库班看了一眼胖子,指着面前的一座红砖砌起的小楼说道:“朱先生,你可以进去了。”

  朱有泪疑惑的问道:“要见我的人就在这里吗?”

  库班嘿嘿笑了笑,说道:“朱先生,如果换了我是你的话,在这麒麟山庄里,我绝对不会提问。我要做的只是看可以看的,听可以听的。”

  “是吗?”胖子耸了耸肩,他对库班这句明显是警告的话显得并不在意。即使是刚才的柳五也不能让他感到畏惧,又何况是这柳五的保镖呢?但就在他迈步走向小楼时,他的心中却忽然升起一种古怪的感觉。

  胖子停住了脚步,扭头看向库班说道:“那么库班先生,你能告诉我,某个人在这里约见我的事情柳先生知道吗?”

  库班的脸上浮现出一丝古怪的神色来,干笑了几声后说道:“你进去后自然就会知道。”

  胖子皱了皱眉毛,说道:“这么说,柳先生并不知道你把我送到了这里,是不是?”

  库班并没有回答朱有泪的问题,只是说:“任何人在麒麟山庄里都只有一个选择,那就是绝对的服从我们的安排。至于你的那些问题,我想还是先放在你的肚子里比较好。”

  胖子心中依然疑虑着,但脸上却飞快的笑了笑,伸手在库班的肩膀上拍了拍:“我是个好奇的人,老兄不用把我的话放在心上。”库班身形庞大,个头少说也在两米以上,朱有泪虽然也不矮,但伸直了手臂去拍他的肩膀却显得有些滑稽。库班对这样的举动显然有些不满,飞快的抓住胖子的手腕,冷笑道:“过度的好奇心往往是一个致命的弱点。”

  “或许吧……”胖子耸了耸肩,极力的压抑着手腕上的疼痛说道:“老兄,你弄疼我了。”

  库班嘿嘿笑了几声,终于是放开胖子的手腕,然后转身钻进了旁边的汽车。朱有泪看着慢慢驶去的汽车,不由骂出声来:“我操,一个铁皮架子装他妈什么深沉!”刚才抓住胖子手腕的正是库班的那只金属臂,当时胖子只觉得手腕上仿佛是套上了一个烧的通红的铁箍,巨大的疼痛险些就让他不顾风度的尖叫起来。

  稍稍揉了揉手腕,胖子迈步向小楼走去,因为库班的举动,刚进山庄时那种不爽的感觉又再次出现在胸中。而在这种郁闷的感觉中,他又更多的体验到了一种神秘和刺激,这小楼中究竟是谁想见自己呢?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