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异术超能 刺绝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六章 猎人

刺绝 码字赚钱 3285 2006.03.28 12:40

    

  顾沐解释道:“我刚才说过了,这些思想波之所以能存在于这个世界,多半是由于它们在生前有着很强烈的执念,而这些执念又大多数是因为怨恨而起。这么跟你说吧,这些思想波并不能主动的感受到外面的世界,它们只是活在自己的回忆里,在没有外部干扰的情况下,它们只是在一个没有交流的世界里重复着自己的过去,但也因为这种无休止的重复,它们的执念也不断的加强着。而一旦这种状况被打破,也就是说,普通人和它们产生交流后,它们会将这种疯狂滋长的执念疯狂的传输给和它们交流的人……”顾沐为了加深郁楚的印象,一连用了两个疯狂。“这就象一个孤独已久的人,在遇见了一个可以交流的对象后,不管对方是否愿意,总是喜欢喋喋不休的将自己的一切都说了出来。不过,这毕竟不是正常的交流,人的脑部是相当脆弱的,在没有防范的情况下,接受超过自己可承受的脑波时,轻一点的会引起脑神经系统紊乱或崩溃,最严重时,甚至会直接导致脑死亡!”

  听完顾沐的解释,郁楚眉头舒展开来,说道:“这么说来,只要不去主动的招惹它们,就应该不会有什么意外发生……”

  顾沐摇头说道:“你错了,在大多数情况下,的确是这样。但仍有很多的例外,比如说某个思想波意外的强大,而且生前留下的执念也过于强烈,它们就很可能会对外部世界有一定的感受能力。而在这样的情况下,它们就会主动的和人交流,一旦交流产生,它们会用种种幻象来迷惑交流者,甚至还会驱使交流者去替他们完成自己的执念……”顾沐微微皱起眉,接着说道:“这种可以主动和人产生交流的思想波百分之九十五以上都是有侵略性和危害性的,通常,我们会把它们叫做恶灵。”

  顾沐说到这里,看向一旁的小女孩,说道:“不过你放心,你现在看到这个幽灵并不是恶灵……其实你之所以可以看见她,也是因为她的执念比较强烈,她会操控周围的能量不断的显现自己生前的模样和重复自己生前最喜欢做的事情。而你所听见的音乐声也是通过思想波来传递的,不过这只是一种单向的传导,只要你不去主动的招惹她,就不会存在任何的危险。换句话来说,这个可怜的孩子仍然活在自己的世界里,她并没有找到和外界沟通的方式……”

  一旁的小女孩依旧摇晃着双脚静静的沉思着,只是她的脸上不时的露出一抹微笑,仿佛是忆到了什么开心的事儿。

  她想到了什么呢,一根酸甜的棒棒糖,还是母亲口中那悠然而又恬淡的摇篮曲呢?郁楚这样的想着,心中竟隐隐的有一丝的痛。

  顾沐也悠悠的叹了口气,说道:“其实它们也很可怜,每个存在都必然是因为生前的种种不幸。就象这个小女孩,谁又知道她的执念是什么呢,谁又知道她生前遭受过什么样的不幸呢?”

  郁楚没有说话,他沉默着,顾沐的话也正是他心中所想的。

  良久,他才开口问道:“你今天就是为了她而来的?”

  顾沐点头道:“来J大是因为你,来礼堂是因为她。你该知道,眼前的这个幽灵虽然没有造成什么严重的后果,但从理论上来说,每个幽灵都有成为恶灵的可能,因为她们总是在不断的壮大着。所以…… ”

  郁楚不等顾沐将话说完,皱着眉问道:“那么你准备怎么处理她呢?”

  顾沐从口袋中掏出一个如黄豆般大小的玻璃球,说道:“替她换个家,这个玻璃球我们称它为藏灵珠,它可以将幽灵完整的收纳进来,而且不会伤害到它们。这也是一般的‘收灵人’必备的东西。”

  郁楚并没有理会‘收灵人’是一种什么样的存在,依旧皱眉问道:“为什么不彻底的把它们毁灭呢?”

  顾沐不明白郁楚为什么会有这样的念头,同样皱起眉说道:“你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想法?要知道,它们既然出现了,也就有存在的权利,特别是在它们没有造成危害之前……”

  郁楚摇了摇头:“我并不是这个意思……我只是觉得,象它们这样的存在并不是一件愉快的事情,我相信,如果它们能感觉到自己究竟是一种什么样的存在,它们一定会选择永久的毁灭!”

  顾沐惊讶的问道:“为什么?”

  郁楚脸上一片平静,但眼神却异样的灼热,说道:“人在生前的不幸也许并不算什么,因为每个人的生命中总是要遭受这样或那样的痛苦。只是,人们总以为离开这个世界后,所有的痛苦都将不再成为痛苦,但却没有想到,痛苦过深后,灵魂却永远也得不到解脱。就象这幽灵的存在,重复着过去,永远活在自己的回忆里,也永远没有解脱的时候,这或许才是最大的不幸。如果是这样,为什么不选择毁灭呢?我总觉得,只有毁灭,才是解脱一切痛苦的根源,哪怕这种毁灭是别人替自己选择的!”

  月光下,顾沐的心中忽然有了些凝重的感觉。他意识到,眼前这个少年的心思比自己所看到的、所感受到的,要深沉的多。这少年就象一团迷雾,倔强、冷漠,却又幽深。而在这迷雾里,还有一种让他不寒而栗的东西在轻轻的飞扬,他不知道这东西到底是什么,他只知道,这迷雾自己无法看透,更无从去捉摸……

  这种感觉来的如此突兀,顾沐不由沉默了。

  郁楚忽然淡淡的笑了,说道:“其实不仅仅是它们,如果有一天我觉得自己的生命里有了太多的痛苦时,我也会选择毁灭。”

  顾沐脸上有了一丝的不悦,沉声说道:“仅仅是因为畏惧痛苦,就选择自我毁灭,这是不是太懦弱了一点呢?”

  郁楚耸了耸肩,说道:“得了大叔,我只说要毁灭自己的灵魂,并没有说要毁灭自己的肉体,毁灭不毁灭的还是等我死了以后再说吧!”

  这突如其来的一声‘大叔’让顾沐有些哭笑不得,不过却又觉得郁楚的想法多少还是有点道理的。

  “既然来了,就看看我是怎么收灵的吧,以后你少不了还会碰上这样的场面。”无奈的摇了摇头后,顾沐走上前几步看着那小女孩,轻吸了口气,然后又缓缓的吐了出来。随着这呼吸,他手中的玻璃珠登时散发出一层淡淡的荧光。这荧光渐渐增强,呈波浪形向着兀自沉思的小女孩笼罩了过去。

  郁楚虽然知道这小女孩只是个幽灵、是一组记忆体,就象是一部不断重复播放着的老电影,并没有任何外延的情感。但因为这画面实在过于凄美,这孩子也实在惹人怜惜,因此心中隐隐的生出一丝不忍。不过,顾沐刚才已经将幽灵的来历和可能发生的状况说的很清楚了,所以他并没有做出任何的举动,只是按着顾沐的吩咐,仔细的观察着这一幕。无论如何,好奇总是人类共有的天性,对人对事向来持无所谓态度的郁楚,也并不能免俗例外。

  在这不断扩散的荧光前,女孩身上的那层幽蓝色的光芒渐渐淡薄,她幻化出来的形体也渐次扭曲……但就在这时,郁楚清楚的看见,这女孩的脸上突然露出一丝狡黠且诡异的笑容来!

  郁楚心中陡然掠过一丝不安的感觉。他虽然不知道这样的状况意味着什么,但他却清楚,这样的笑容绝不应该出现在一个孩子身上,即使这孩子只是一个幽灵!这笑容中有得意,有狡黠,甚至还有一丝成年人才会有的邪恶!

  两年有别于普通人的特殊生涯,已经让郁楚学会在最短的时间里揣摩出一个不经意的表情里所蕴藏的意味。他来不及细想,张口想要提醒顾沐小心,但在这时,他却发现顾沐早已停了下来。

  那玻璃珠散发出的荧光也突然消失。

  顾沐将玻璃珠在手中慢慢的捻着,眼睛却微微闭起。更让郁楚奇怪的是,顾沐不仅将眼睛闭起,更是将头偏向了一侧,仿佛一个盲人正用自己的耳朵在探听着某处的动静。

  “啊哈!”那小女孩忽然爆发出一声尖利的笑声。“我亲爱的朋友,这世上最伟大的赏金猎人,能在这里见到你,实在是太荣幸了!”

  笑声尖利,嗓音也同样尖利。在这宁静的夜里,这声音仿佛来自于一只正在冷笑的夜枭!

  顾沐突然睁开双眼,从眸子里迸射出一道如鹰隼般锐利的眼神来,而他脸上郁楚所熟悉的如春风洋溢的表情也在瞬间消失。郁楚在一旁看去,心中忍不住咯噔一下,这时的顾沐竟然在一刹那间完全改变了自己的气质!他不再是一抹轻轻荡漾的春风,而实在就是一柄深藏鞘中的利剑!这剑尽管仍在鞘中,但杀气却缓缓渗出……这样的杀气郁楚实在是太熟悉了,因为每次当他面对猎物时,也总能在胸中体会到一抹同样的气机!

  顾沐终于说话了,他的口气有如寒冰。他望着那小女孩,一字一字的问道:“班得拉斯?”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