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异术超能 刺绝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章 便笺

刺绝 码字赚钱 3069 2006.03.21 14:35

    

  两秒钟,只不过是短短的两秒钟!

  这剩下的一人不敢相信仅仅在两秒钟内,一切都已改变。他甚至开始相信,那地上躺着的某个同伴一定是死去了!

  而当郁楚看着这人的裤裆正流淌着某种令人作呕的液体时,他已经失去了再次动手的兴致。其实,他对暴力并没有天生的嗜好,对他来说,暴力只不过是一种手段----一种达到目的的手段!他想要的,只不过是想在这些人的心里种下一颗恐惧的种子而已!而现在,看着面前正瑟瑟发抖的这只菜鸟,他知道,这颗种子已经开始发芽了!

  郁楚掸了掸衣服上并不存在的灰尘,转身向巷外走去,在不远处的冷食店里,还有一杯冰凉的柠檬水正等着他。

  靠在墙上的小五并没有看自己的那些同伴,对他来说,刚才的一丝不忍只是下意识的,因为这让他想起了自己刚才的处境。而现在,对于这些违背了自己意愿的人,他们比墙角里的那堆垃圾并不显得更有价值。其实,在刚才的一瞬间,仍然有一种***在诱惑着他,这种***在郁楚转身的一瞬间尤为强烈,他甚至下意识的握紧了插在腰后的那把‘雷克伦’的手柄!

  但是就在***最强烈的那一刻,时间却仿佛过的更快,两秒钟后,一切已经结束了。***如潮水,在无情的现实面前,它来的快,去的却更疾!小五不由在心底哀叹了一声,他知道,刚才的一瞬间是自己驱除恐惧的最佳时机,错过了这个时机,他永远也不可能、或者说没有勇气朝正离去的那个身影举起手中的‘雷克伦’了……永远,永远!

  “郁哥,我有一个问题想问你。”

  就在郁楚转出巷口的那一刻,小五忽然叫住了他。

  “我一直有个疑问想问郁哥你,不知道……”

  郁楚耸了耸肩膀:“问吧。”

  小五咬牙说道:“我想问郁哥,按照我们之间的过节,你完全可以让我们在这个世界上消失,但为什么每一次你都放过了我们?”

  “食物链,明白吗?”郁楚眯起了双眼:“对我来说,这个社会就象一个巨大的食物链,而你们就是其中的一环。没有你们,我的生存就会出现问题。当然,真没有了你们,新的小四和小五以及新的‘十三少’会以更快的速度出现,但对我来说,新人的出现就意味着新一轮的较量。就象现在躺在你身边的这帮菜鸟,尽管没有什么威胁,但总是要消耗我很多的时间。你要知道,我是一个很懒的人,可以话,我甚至希望这天上能掉下馅饼来……”

  小五忽然笑了:“是啊,你已经在我们的心中种下了恐惧的种子,相对于其他人来说,我们就象是一具傀儡。尽管你并没有控制我们,但关键的时候,或者说在你需要的时候,你随时可以收起我们身上那根看不见的操纵线。而这根线就通往我们内心最深处埋藏着那颗种子的地方……郁哥,其实你有没有觉得,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我们更象是同一种人。”

  郁楚有些讶异,他第一次觉得这个小五并不象一个简单的混混,至少,一般混混的嘴里是绝不会说出这些话来的。真他妈的,这狗娘养的世道,流氓都象教授了……郁楚心里有些乐了,这让他想起学校里某些喜欢单独辅导女生的教授来,他们和小五这样的流氓似乎也没什么区别吧,都他妈是狗娘养的!

  郁楚嘿嘿的笑了:“算是吧,不过这又能说明什么呢?这是一个现实的世界,生活在这里的人不仅要面对别人的戒心和敌意,同时还要面对自己心中的恐惧。这样吧,看在教授的份上,我给你一个忠告。你记住,恐惧的种子之所以深种,那是因为在你的心底有着适合它的土壤。想要不再恐惧,你首先就要铲除这块土壤”

  “教授?”小五迷惑了,自己有当教授的亲友吗?

  郁楚很认真的点了点头:“嗯,教授,你们都是一个娘养出来的。”

  小五苦笑起来,他并不笨,郁楚话里的揶揄他还是听得出来的。不过对于郁楚的土壤理论,他仍是似懂非懂。沉默了片刻后,他见郁楚并没有马上离去,又鼓起勇气说道:“最后一个问题,或者……或者说这是我的一个请求。”

  郁楚点了点头,示意小五接着说下去。

  小五苦笑着说道:“郁哥,我实在是想不明白,关于林家兄妹的事,其实只要你说一句话,小四绝对不敢不听,你实在没有必要象今天这样。如果说你想让我们畏惧你,一年前你就已经做到了,又何必每次都给我们上一课呢……再说,这里面根本就没有我什么事情,老实说,刚才我真是吓坏了。我以为……以为今天真的就挂在这里了。”

  看着小五的可怜样,郁楚心里有些不耐烦了,冷笑着说道:“这个问题很简单,我给你两个理由。第一,因为你们是人渣。第二,因为我喜欢!”

  ……一个小时后,郁楚推开了24号宿舍楼某个单间的房门。

  和J大所有的单间宿舍一样,属于朱有泪的这个房间也小的可怜。房间里除了一张床和一张桌子外,剩下的地方甚至不够让郁楚来回走上两步。不过地方虽然很小,但却异常的整洁,与一般男生宿舍惯有的杂乱却是大相径庭。

  24号楼的男生们都知道,朱有泪有洁癖,这与他一个胖子的形象确实有些差异。在一般人的印象当中,但凡人一胖,必然就会懒,这与某种动物的习性也是相通的。不过朱有泪的存在可以说打破了人们的偏见,在朱有泪的房间里,你绝不会看到任何脏乱的迹象。而且你也不会看到他在相连的两天里穿同一件衣服,当然,这也包括了内衣和鞋袜。

  对于24号楼的学生们来说,朱有泪的房间绝对可算是一个禁区,如果个人卫生没有达到相当的标准,是很难进入这个禁区。总的来说,朱有泪同学的洁癖可以用一句话来概括,那就是他可以容忍你叫他一声胖子,但他却绝不容许你在他的脚下吐上一口痰!

  不过凡事总有例外,比如郁楚,他就可以随意进出朱有泪同学的这个禁区,而且还可以在里面乱弹烟灰什么的。现在,郁楚就将自己硕大的身躯重重的甩在了朱有泪的床上,同时惬意的点上了一根烟抽了起来,他丝毫没有注意到自己鞋子上的灰尘已经毫不留情的玷污了那雪白的床单。

  但朱有泪却视若未见,现在的他正皱着眉紧盯着摆放在桌子上的一张纸。

  郁楚抽完烟,将口袋里的三千元扔给了朱有泪。

  朱有泪看着桌上的钱,微微一抬眼问道:“完了?”

  郁楚点了点头,岔开话题问道:“没去听课?”

  “这两年来你见过我去听课吗?”朱有泪的脸上露出一抹嘲讽的笑意:“正等着老胡给我一张‘劝退书’呢。”

  郁楚笑着说道:“可这一年的学费和住宿费也不是一个小数目啊。”

  朱有泪哼了一声:“你难道不觉得J大是这个城市里最安全的地方吗?你别忘了,朱某人也已经是名声在外,别人拿你没办法,但却不妨碍他们惦记着我这一身的肥肉!”

  郁楚笑了笑,并没有理会胖子的牢骚,这样的对话他和朱有泪之间已经进行了无数次。在两人之间,彼此都有着相当深刻的了解,他们很清楚,学业对于其他人来说,或许是人生中头等的大事,但对于他们这种爱走偏锋的人来说,实在是一件相当无趣的事情。其实,单论智商和对事物的理解程度,朱有泪算得上是一个罕见的天才了,他在J大的第一个学年里就拿足了别人三年才能修完的学分,这就足以说明问题!但同样让人惊奇和困惑的是,当这个辉煌的学年过去后,这位朱某人却再没有翻过一次书,也没有听过一堂课。

  郁楚从床上坐了起来,将视线投向了胖子正看着的那张纸。“这是什么?”

  朱有泪的脸上显出一丝的异样的神情,将那张纸递给了郁楚,说道:“你自己看看。”

  郁楚疑惑的接了过来。这是一张便笺,上面龙飞凤舞的写了一排字:今晚十二时,麒麟山庄。这张便笺上没有写明抬头,也没有注明落款,只是在信笺的右下角印着一枚血红色的麒麟。

  郁楚微微一楞:“麒麟社?”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