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异术超能 刺绝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章 秘密

刺绝 码字赚钱 3384 2006.03.21 14:33

    

  J大的后门就是十三街区,在那里经常混着一群自称为‘十三少’的少年,男孩口中的‘四少’就是其中的老四。其实所谓的混,不过就是以暴力和恐吓的手段刮刮附近居民和学生们的油水,间或也诱骗一些懵懂无知的女学生上chuang之类的事情,离真正的黑社会却是差的很远。但郁楚也同样知道,象‘十三少’这样的小集团虽然都是由一些混迹街头的小流氓和‘绚族’组成,但它却是某些社团的基石。在J市,一些大型的社团总是有一些见不得光的事情需要人来做,而做这些事情的人也毫无例外的是从街头混混们中遴选而出的佼佼者。这些人不仅熟知这个城市低层阶级的人与事,而且心中够狠,手头够辣,一些在桌面上无法解决的事情,到了他们的手里,往往用一些相当简单的手法就轻松的解决了。

  对于这些混混,郁楚并没太多的恶感,让他恶心的是那些‘绚族’。这是一群仅仅为了一克的毒品,又或者是一付最新式的悬浮滑板,就会毫不犹豫的出卖自己的肉体和器官的人。他们无所谓对象,只要有人买,他们就卖……同性、异性、年老、年少,又或是一个肾脏、半片的肝……只要有片刻的欢愉,一切都不再重要!在他们的眼中,苍白的活着永远不比一时的绚烂更有意义,更何况这个世界上实在有太多可以让他们堕落的理由!

  “你怎么会惹上他们?”

  “我……我可没惹他们!”男孩在分辩着什么,脸色涨的通红。

  “这并不重要。”郁楚耸了耸肩膀。 “重要的是,你现在应该把某些东西从你的口袋里取出来,然后再放入我的口袋…… 我想,胖子应该跟你说过我的规矩。”

  男孩立刻明白过来,从裤子的口袋中掏出一卷皱巴巴的钞票递给了郁楚。

  郁楚接过钞票,随手装进了口袋,问道:“你想怎么解决?”

  男孩见郁楚并没有清点这些钞票的意思,不放心的问道:“你……你不数数?”

  郁楚说道:“没必要,穷人总是对钱有着特殊的感知。如果我没说错的话,这卷钞票中有两张是五百的,五张两百的,另外还有十张一百的,一共是三千块。是不是这样?”郁楚看了一眼面前目瞪口呆的男孩,又接着说:“我不仅知道这是三千块,而且我还知道这钱是你借来的,如果我猜的不错的话,你的债主一个是男生,另一个却是女生……”

  “你……你怎么知道是我借来的?”男孩惊讶的叫了起来。

  郁楚看着眼前男孩满脸的惊讶,心中感到相当的有趣。其实这不过是简单的逻辑推理罢了,在接过这卷钞票的同时,他就闻到一股淡淡的香水味和烟草味。香水是那种很廉价的香水,香烟也同样如此,正是适合与学生的消费水平。根据郁楚的经验,只要自己能分辨出的味道,它的存在一般都不超过半个小时,所以,他很自然的就推断出这钞票的来历。而更重要的一点是,对于一般的学生来说,三千块并不是一个小数目,想要在短时间内拿出这笔钱,‘借’便成了唯一的渠道。当然,这其间也会有差错和例外,比如说这位林姓男孩的债主恰好就是一位爱抽烟的女生。

  “我今天来的目的是帮你解决麻烦的,而不是回答问题的……说吧,这件事情你想怎么解决。”

  “我也不想把他怎样,我只要求他不要再缠着我妹妹!”

  ……十分钟后,郁楚慢吞吞的朝学校的后门走去,那里有一家冷食店,他可以叫上一杯冷饮和一包烟,然后慢慢的等待着。现在他要做的只是等待……林姓男孩刚才已经将自己的事情大致的说了一遍。大约在一个月前,与他同在J大求学的妹妹和‘十三少’中的四少谈起了一场莫名其妙的恋爱。但他的这位妹妹很快就发现自己的这位‘恋人’并不是自己理想中的白马王子,所以她向四少提出了分手。但作为‘十三少’的一份子,这位被称为花心大少的四少爷从来没有被人甩的习惯和先例,而且他也不愿接受这个结局,因为这个林姓少女确实是一位相当出色的美人儿。理所当然的,对于一个靠暴力生存与世的混混来说,接下来发生的事情就再自然不过了……如果事情真象相反的方向发展,始不乱,终不弃,又或是所有的事情都好合好散,那郁楚只能叹一声世道艰辛了!就在昨天,仅仅两个星期没接到活的胖子还大骂着:这狗娘养的世道,还让不让人活了?

  整件事情的经过郁楚并没有听的很仔细,他也懒的去听仔细。他只知道那位少女姓林,而那位四少自己也并不陌生,甚至可以说相当的熟悉。拿钱办事,对于郁楚来说,事情就是这么简单,他甚至懒的去问一声这位少女究竟叫什么。根据胖子的记录,类似的事情在郁楚退学前后已经做了五十七起。在J大这样一所具有相当规模的学校、以及学校附近的几个街区里,种种无法用正当手段去解决的事情实在太多,比如一笔烂债,一次纠纷和一些感情上的痴缠,这些都可以为郁楚带来一份不算少的收入……当然,能得到这份收入的基础是郁楚的身手和他那种接近与残忍的手段。从他五岁的时候起,在叔父的教导下,他每天要花上四五个小时甚至更多的时间去研习各种格斗技巧和反复的用腿、掌击打一根碗口粗的铁柱。和那种神奇的自我愈合功能一样,在郁楚的体内,似乎流淌着无穷无尽的能量,别人能跳过一米半的高度,他单腿就可以跳过一米半。别人一拳可以击碎一块砖头,他却可以毫不费力的击碎五六块。但是,这种近乎与自虐般的研习,却并不是郁楚想要的选择,他从来就不是一个勤奋的人。只是从他生下来的那天起,他的精力就异常的充沛,如果每天不消耗掉这些精力,他甚至会亢奋的几天睡不着觉。

  在郁楚入学的第一年,他就代表J大参加了J省的自由搏击大赛。但那一次郁楚并没有取得名次。小组赛第一场比赛时,在已经胜出的情况下,他果断而残忍的折断了对手的一只胳膊,原因是对方在交手时用秽语侮辱了他早已不在人世的母亲。最后,根据赛会规则,他被驱逐出了比赛。不过,事情并没有就此结束,那时的郁楚年少气盛,好胜之心让他在比赛结束后,在赛场外堵住了那次比赛的冠军,一个职业的搏击手。郁楚提出了自己的要求,他要和这位冠军切磋一次。冠军对这样的要求自然是不屑一顾,在他的眼里,郁楚不过就是一个想要出风头的小屁孩。所以,他不仅断然拒绝了郁楚的要求,而且还无情、刻薄的嘲笑了他。但是这位冠军在十秒钟后就为自己错误的决定而后悔了,因为当他的嘲笑声还回荡在旁观者耳边时,他的右手已被如一只恶狼般扑上来的少年折成了两段……断人手臂,听着那骨头发出的‘喀嚓’的脆响,郁楚似乎对这一举动有着特殊的嗜好。

  包括朱有泪在内,很多人称郁楚的这种嗜好为变态,但郁楚自己却知道,每一次和人争斗的时候,他并不象平常人一样内心充满了亢奋。其实在这样的过程中,他的心态是相当平静的。因为他清楚,只有在极度冷静的状态下,才可以在最短的时间内找出对手的破绽,并合理的选择有效的手段一举击溃对手。不错,就是击溃,而不是击倒,只有让对手彻底的失去战斗的能力,才可以确保完全的胜利。而且这样做的另一个好处就是不仅使对手彻底的丧失战斗力,还可以从心理上去摧残对手。对郁楚来说,残忍的手段并不是最终的目的,而实在是一种对自己的保护。郁楚喜欢让每一个和他交过手的人,当再一次相遇时,总是会情不自禁的从内心的最深处,迸发出一声骨头碎裂时的‘喀嚓’声!

  从球场到J大的后门有相当长的一段路,太阳直射在郁楚的脸上,让他不得不眯起双眼的同时,心中也厌恶起这‘漫长’的一段路来。他现在所渴望的是一杯冰凉的柠檬水和一只香醇的烟卷,刚才在球场上,他的烟盒已经空了。

  郁楚慢慢的走着,同时将视线转向了路旁的礼堂。

  “这座礼堂已经荒废了有三年了吧?”郁楚回忆着,他想起了自己唯一一次进入这座由红砖砌成的礼堂时的情景……那应该是在欢迎新生的晚会上吧?

  不知道为什么,自那一次晚会后,这座礼堂突然就被学校封了。学校并没有给出什么理由,只是禁止学生出入其中,为此还在礼堂门口设立了专门的门卫室。不过,在私下里,关于封闭这座礼堂的原因仍是流传了开来。原因很简单,也很恐怖,那就是这座相当古老的礼堂里闹鬼了!

  对于这样的传闻,郁楚自然不肯去信它,但对于大多数学生来说,虽然同样不肯相信,但骨子里天生的那种对未知事物的恐惧仍是让他们不敢靠近这座礼堂,甚至,在夜里,在他们的寝室里,这座礼堂也是‘卧谈会’上一个相当忌讳的话题。因为很多老生都知道,在某年某月的某一天,他们确实看见了专业人员从礼堂内抬出了几具尸体。据传闻,那些尸体有腐烂的,也有新鲜的,竟然不是一个时期里的尸体……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