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异术超能 刺绝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八章 墒情

刺绝 码字赚钱 3336 2006.04.11 00:09

    

  音乐之城,卡尔丹。

  站在卡尔丹的街头,看着街旁满目青翠的树木,郁楚不禁深深的吸了口气。因为地域的不同,卡尔丹的夏日就如同春天,气候宜人,风景宜人,空气中的氧气似乎也格外的充盈。郁楚站在这街头,心中不禁有些感叹。这三天里,他在空中鸟瞰过很多的城市,这些城市的规模及建设都相当的不错,但因为百年前的核战,以及几百年来人类疏于对环境的治理,在地球上,绝大多数的城市都被各类的污染所困惑。而在郁楚的国家里,更是有四分之一的国土被沙漠所吞噬。绿色少了,氧气少了,城市的天空也大都是昏黄一片!

  J市也算是少有的没被污染的城市,郁楚一直认为自己能生活在那里也算是一种幸福,但现在看来,J市和卡尔丹还是有着不小的差距。也难怪这卡尔丹和漂浮在太空中的星城一样,成了地球上少有的几个严格控制人口的城市,生活在这里的人非富即贵,即使是来这里旅游,也需要先交纳一笔高额的保证金才可以获得一张通行证!郁楚想,如果不是因为麒麟山庄的这单生意,在自己的有生之年里,怕是很难踏上这块土地吧?

  按照和柳五的约定,郁楚来到卡尔丹的一所名叫黑色风暴的酒店住了下来。在这里,他将有一天的时间来恢复自己因为旅途而引起的疲惫。一天过后,就会有人将下一步的行动计划送过来,而到那时,他就将真正的踏上一条不知通往何方的旅途!不,这不是旅途,或许将它称为征途更为恰当一些!

  郁楚住进酒店时,用的是一个叫张城的假名,具体的身份是一家亚洲贸易公司的商业代表。而现在,我们的这位商业代表正躺在浴池里,享受着卡尔丹最为驰名的黑雪茄。

  青色的烟雾袅袅上升,而后弥漫在狭小的浴室里,黑色风暴并不是一家高档次的酒店,虽然服务和设施都不错,但至少这浴室的格局确实是局促了点。不过这并不影响郁楚的心情,因为这黑雪茄,他甚至喜欢上了这狭小的空间。雪茄燃烧后的香味缭绕弥漫这水雾之中,混着池中浴液的茉莉香味,形成了一股奇特而又让人昏昏欲睡的气味,这气味在这狭小的空间里盘旋不去,竟是历久愈浓……郁楚在想,在这种舒适的情形下,如果是胖子躺在这里,他会干些什么呢?郁楚不由看了一眼浴池边的一个黄色按钮,这是一个呼叫器,只需轻轻一按,酒店就会以最快的速度送上这个按钮所代表的服务……

  与此同时,在卡尔丹最大也是最豪华的酒店里,林墒情正慢慢的踱着步,他的眉头微微的皱着,一付若有所思的样子。这间酒店名为‘乐之风情’,林墒情站着的地方正是这家酒店其中的一个会客室,而在林墒情不远的地方,他最小的弟弟林毛毛正在排列成行的椅子上欢快的跳跃着。

  林墒情看了一眼林毛毛,心情立刻变的郁闷起来,他不知道这个惹事的麻烦精自己还要带多久,如果可以的话,他宁愿少活一年,也不愿意跟这个小家伙呆上一个月的时间。因为他知道,不管是谁,只要和林毛毛在一起呆上一天,他的寿命至少会减少一个月!天知道,这才出来几天的工夫,他就无比心疼的发现,在自己相当拉风的黑色长发里,竟然出现几根白头发!

  想着忍疼拔去的那几根头发,林墒情不仅郁闷着,心里更有一种欲哭无泪的感觉。

  “只是,在飞行器上,究竟是谁杀了那个老头呢?”郁闷了一会,林墒情将自己的心绪重新纳入到刚才的思路上。“残忍的手段,一击致命的招法,甚至连必要的事后处理都没做,就那样肆无忌惮的走了……这究竟是什么人做的呢?”

  林墒情正是郁楚那天在飞行器上遇见的年轻人,而一旁的林毛毛也正是那个调皮顽劣、冲着郁楚晃屁股的小男孩。那天在飞行器上,当林墒情在洗手间里看到老头死时的惨状和诡异的伤口,他唯一可以确定的就是凶手和自己一样,是个异能者!因为普通人绝没有在不使用工具的情况下、可以在瞬间穿刺人体体腔的能力。他也曾怀疑过身旁那个懒洋洋却又相当冷漠的年轻人,但让他疑惑的是,他在这个人的身上竟看不到一丝的能量波动。

  “这实在是太奇怪了,除了他,别人的可能性实在是太小了。难道是他的念力已经达到了一个相当高的水准,而使自己无法察觉吗?这似乎不大可能吧?看他的岁数,比自己似乎也大不了几岁。在这个世界上,在相若的年龄段里,绝对不会有人超过自己这么多!”

  “但无论如何,自己总算是欠这个人一份人情,可恶,我最讨厌的就是这个……唉,都是这个小麻烦精,不仅害的自己欠别人的人情,还害的自己险些虚脱!”在飞行器里,林墒情为了不引起更多的麻烦,他耗费了几乎所有的念力才让老头的尸体彻底的消失,先是腐蚀、分解,最后是高温融化。这对于只善于凝聚易燃元素的林墒情来说,要将尸体先行腐蚀、分解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光聚集那些被称为黑暗元素的吞噬性元素,就几乎要了他的小命!

  “三哥,三哥,漪萝绿姐姐什么时候来啊,毛毛都等了这么久了!”

  林墒情正想着心思的时候,林毛毛对折磨那些可怜的椅子已经失去了兴趣,一蹦一跳的跑了过来。

  “我哪知道,人家肯不肯见你这个小毛头,还是两说的事情呢。你别忘了,我来这里,只是我们林家为了兑现当初的承诺,谁知道人家现在还需不需要咱们保护?”林墒情白了一眼林毛毛,没好气的回答道。

  林毛毛对来自于林墒情的白眼自动过滤,笑嘻嘻的说道:“是啊,是啊,我听南宫家的那个胖姐姐说过,去年她们家和阿列克家当值,结果连漪萝绿姐姐的面都没见着……嗯,毛毛年纪还小,以后会有很多机会见到漪萝绿姐姐的,所以这次见不见都没关系。不过有些人可就不一样了,他这次完成任务后,就应该去一些古怪的地方进行历练。这一去可就是好几年耶,唉,毛毛真替他难过,如果这次见不到漪萝绿姐姐的话,这个人不知道会有多么的伤心……”

  林墒情听到这里,不由脸上一红,一把拎起林毛毛,恶狠狠说道:“小毛头,不要到处乱说话,当心我将你尿裤子的事情说出来。”

  林毛毛咯咯笑着:“毛毛还小,尿裤子很正常啊。妈妈说了,再过两年就不会啦,绝对不象三哥你一样,到了十岁还尿床呢!”

  林墒情登时头大如斗,他看着林毛毛那张可爱却又可恨的小脸,只想将他远远的扔了出去,然后自己再买块豆腐来一头撞死算了。他不明白,这小人精不过四岁半的孩子,却哪来的这些鬼灵心思?淘气一点也就算了,最可恨的是,这小家伙仗着家里人宠,居然用听故事的方式,一点一滴的将自己小时候的糗事全掏了出来,没事就用来要挟自己。别的不说,单就这一份心计,哪里还象是一个四岁半的孩子?

  林墒情绝望的想,再过几年,自己结束了历练期后,干脆就不回家了。因为按照林家的传统,再过几年,林毛毛就将成为他的学生,就如他自己,正是被自己的二哥林悠然一手调教出来的。

  “三哥,快放下毛毛,有人来了,你可不能让外人看咱们林家的笑话啊。”林毛毛看着林墒情的背后,小声的说着,又趁机在林墒情的身上踢了几脚。

  林墒情哼了一声,有些不情愿的放下了林毛毛,虽然会客室中铺了足有半寸厚的地毯,但身后传来的轻微的脚步声,他仍是很清楚的听在了耳中。

  “是林家的三公子和四公子吗?呵呵,幸会了,幸会了。”

  林墒情的身后响起一阵爽朗的笑声,这阵笑声本是远远传来,但最后一个音节纳入林墒情的耳朵的时候,这笑声已是在他背后两米的地方了。林墒情急速的转身,向来人看去。

  这来的人约莫四十出头,东方人的脸孔,笑容朴实和蔼。来人已走到眼前,林墒情不好怠慢,急忙微微躬腰:“在下林墒情,不知阁下是……”

  来人呵呵笑道:“林公子不用客气,别阁下不阁下的了,你就叫我阿努吧。”

  “阿努?是厉阿努吗?大名鼎鼎的黄金战队的第四任队长?”林墒情不由瞪大了眼。而一的林毛毛也兴奋的叫了起来:“哇,你是毛毛的偶像的队友哎,快告诉我,叔叔,毛毛的偶像是不是也在这里?”

  被林墒情称为厉阿努的人仍是一付朴实的笑容:“林公子客气了,现在黄金战队可不是当年的黄金战队了,自从黄金右手加入猎人公会后,真正的黄金战队就解散了。至于现在的黄金战队,是由一些仰慕者自发组织的,他们不愿意一个传奇般的战队就此消失,故而不知天高地厚,成立了新的黄金战队。承蒙顾先生和他的朋友们的不弃,竟然默许了我们的存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